志取之孫子兵法 -九地篇 (第十一篇)

(Daily Life : Kwokmanation)
孫子兵法, kwokmanation, 民化島, 活與孫, 九地篇, scheme, strategy, art, of, war, 孫武, sun, tzu, history, and, warfare, 國民, 志取
活與孫 -九地篇 (第十一篇)_mp4
活與孫 -九地篇 (第十一篇) audio
志取之孫子兵法 - 孫子的生平志取之孫子兵法 - 火攻篇 (第十二篇)志取之孫子兵法 - 地形篇 (第十篇)志取之孫子兵法 - 行軍篇 (第九篇)志取之孫子兵法 - 九變篇 (第八篇)志取之孫子兵法 - 軍爭篇 (第七篇)志取之孫子兵法 - 虛實篇 (第六篇)志取之孫子兵法 - 兵勢篇 (第五篇)志取之孫子兵法 - 軍形篇 (第四篇)志取之孫子兵法 - 謀攻篇 (第三篇)志取之孫子兵法 - 作戰篇 (第二篇)志取之孫子兵法 - 始計篇 (第一篇)志取之孫子兵法 - 用間篇 (第十三篇)

活與孫(11) - 地篇

By Kwokman

Published: 24th July, 2007


九地篇是地形篇的延續﹐為何以這樣多篇幅談地形?任何事情未發生都難預計﹐地形有如周圍環境﹐能否察覺環境改變而隨機應付﹐是事情的關鍵﹐掌握軍事法則要知九種不同地方﹐有散地,有輕地,有爭地,有交地,有衢地,有重地,有圮地,有圍地,有死地。有些以前也提過﹐散地﹕本國境內的作戰地區﹔輕地﹕敵國週邊地區﹔爭地﹕先到得利﹔交地﹕相方皆能到達﹔衢地﹕毗鄰諸候國﹔重地﹕深入敵國﹐背靠眾多城邑﹔圮地﹕山林沼澤﹔圍地﹕進路陝窄﹐退路于迴﹔死地﹕不成必死。在散地不宜輕言進攻﹐軍隊留戀家鄉便會逃跑﹐在輕地也不可停留太久﹐士卒仍會留戀故土﹐遇上困難便會放棄和逃跑。在爭地有機會便要佔領﹐先佔領便有利﹐若敵軍已佔領了便不要勉強進攻﹐在有利情況才可進攻﹐若敵軍已佔領了便不要勉強進攻﹐以免過量消耗資源﹐在交地己軍不可中斷﹐以免敵人有機可乘﹐在衢地要主動結交爭取諸侯支持﹐深入重地要搜掠糧草﹐在圮地要迅速通過﹐在圍地要設法突圍以防敵軍圍剿﹐在死地要號令將士本死一戰還有一線生機﹐擅戰的將士使敵軍前後不能配合﹐主隊跟分隊不能協調﹐長官與士卒不能互相援助﹐上下級將士不能互相支援﹐軍隊被擊散便不能結集﹐集合了也不能統一行動﹐對己方有利才出戰﹐如果敵人眾多而嚴整﹐應如何應付?是要先奪對方的最珍惜的重地或物資﹐便可將其擺佈﹐用兵要快﹐攻打時要敵軍意想不到﹐攻敵人最沒防的弱點﹐愈深入敵軍重地﹐己軍便愈團結﹐敵人便難抵擋﹐在敵國富庶之地搜掠糧食能保己方供應﹐要注重將士的休息和嚴整﹐便能提高士氣﹐聚積戰鬥力﹐要巧妙部署兵力使敵人無法揣測﹐封殺己軍退路﹐軍隊便寧死不屈﹐不怕死的將士大有能力﹐更會盡力作戰﹐愈是絕境愈見勇敢﹐愈是深入敵方境地﹐軍心更強﹐逼不得以唯有本死戰鬥﹐軍隊不需指揮也會自行戒備和辦事﹐不需管束便互相幫助﹐不需命令便會服從﹐但要禁止迷信和謠言防止猜疑﹐但要留意迷信和信仰之分﹐信仰不一定迷信﹐有信仰還會認識公義﹐不需身陷絕境都會為正義而鬥﹐孫子說提高士氣可置軍隊於死地﹐同時說不能令軍隊過度疲勞﹐指揮軍隊不是要將很多任務重壓士卒﹐最重要是士兵有向前的焦點﹐管理層的常盡力有效運用員工﹐任務重壓員工身上﹐管理吃力時員工責任又重大﹐上下級同時辛苦﹐相方都處於高壓而效率低﹐缺乏休息祗令效率和士氣下降﹐留意身處死地會本死戰鬥﹐所以別將敵人趕進死地﹐必須為敵人留後路﹐擅戰者如控制率然蛇﹐常山地的蛇﹐擊其首則尾至﹐擊其尾則首至﹐擊其中則首尾俱至。要使士卒英勇作戰如同一人﹐視乎平日管治﹐即政治﹑天時﹑地利﹑將領﹑法制﹐但要上下部隊發揮作用﹐還得利用地形﹐令軍隊上下奮勇團結如同一人﹐帶兵的將領要鎮定和深不可測﹐辦事公正嚴明有條理﹐作戰的機密和意圖不讓士卒知道﹐不斷改變常規﹐更換駐軍的陣地﹐令士兵估計不到將領的目的﹐戰爭如帶領士兵向上爬﹐以梯爬上後便棄掉長梯﹐令士兵向同方向繼續爬﹐以上是對內之策略﹐對外如不了解諸侯國意圖便不要結交﹐不了解地形不能輕言行軍﹐不以土駐作響導便得不到地利﹐以上缺少一項都不能爭霸天下﹐討伐大國的迅睫要讓敵人來不及結集反抗﹐強大兵威加於敵國﹐諸侯都不敢支援﹐這樣即使不結交諸侯都能站穩﹐戰爭裡需要異常的獎賞﹐打破常規的法令﹐指揮軍隊如同祗揮一人般靈活。

原文 --  

孫子曰:用兵之法,有散地,有輕地,有爭地,有交地,有衢地,有重地,有圮地,有圍地,有死地。諸侯自戰其地,為散地。入人之地不深者,為輕地。我得則利,彼得亦利者,為爭地。我可以往,彼可以來者,為交地。諸侯之地三屬,先至而得天下眾者,為衢地。入人之地深,背城邑多者,為重地。山林、險阻、沮澤,凡難行之道者,為圮地。所從由入者隘,所從歸者迂,彼寡可以擊我之眾者,為圍地。疾戰則存,不疾戰則亡者,為死地。是故散地則無戰,輕地則無止,爭地則無攻,衢地則合交,重地則掠,圮地則行,圍地則謀,死地則戰。

所謂古之善用兵者,能使敵人前後不相及,眾寡不相恃,貴賤不相救,上下不相收,卒離而不集,兵合而不齊。合於利而動,不合於利而止。敢問:敵眾整而將來,待之若何?"曰:先奪其所愛,則聽矣。"兵之情主速,乘人之不及,由不虞之道,攻其所不戒也。

凡為客之道:深入則專,主人不剋。掠於饒野,三軍足食。謹養而勿勞,並氣積力,運並計謀,為不可測。投之無所往,死且不北。死焉不得,士人盡力。兵士甚陷則不懼,無所往則固,深入則拘,不得已則鬥。是故其兵不修而戒,不求而得,不約而親,不令而信。禁祥去疑,至死無所之。吾士無餘財,非惡貨也﹔無餘命,非惡壽也。令發之日,士卒坐者涕沾襟,偃臥者淚交頤。投之無所往者,諸、劌之勇也。

故善用兵者,譬如率然。率然者,常山之蛇也。擊其首則尾至,擊其尾則首至,擊其中則首尾俱至。敢問:兵可使如率然乎?"曰:可。"吳人與越人相惡也,當其衕舟而濟,遇風,其相救也,如左右手。是故方馬埋輪,未足恃也。齊勇如一,政之道也,剛柔皆得,地之理也。故善用兵者,攜手若使一人,不得已也。

將軍之事:靜以幽,正以治。能愚士卒之耳目,使之無知。易其事,革其謀,使人無識。易其居,迂其途,使人不得慮。帥與之期,如登高而去其梯。帥與之深入諸侯之地,而發其機,焚舟破釜,若驅群羊。驅而往,驅而來,莫知所之。聚三軍之眾,投之於險,此謂將軍之事也。九地之變,屈伸之力,人情之理,不可不察也。

凡為客之道:深則專,淺則散。去國越境而師者,絕地也﹔四達者,衢地也﹔入深者,重地也﹔入淺者,輕地也﹔背固前隘者,圍地也﹔無所往者,死地也。是故散地,吾將一其誌﹔輕地,吾將使之屬﹔爭地,吾將趨其後﹔交地,吾將謹其守﹔衢地,吾將固其結﹔重地,吾將繼其食﹔圮地,吾將進其途﹔圍地,吾將塞其闕﹔死地,吾將示之以不活。故兵之情:圍則禦,不得已則鬥,過則從

是故不知諸侯之謀者,不能預交。不知山林、險阻、沮澤之形者,不能行軍。不用鄉導,不能得地利。四五者,不知一,非霸、王之兵也。夫霸、王之兵,伐大國,則其眾不得聚﹔威加於敵,則其交不得合。是故不爭天下之交,不養天下之權,信己之私,威加於敵,則其城可拔,其國可隳。施無法之賞,懸無政之令,犯三軍之眾,若使一人。犯之以事,勿告以言。犯之以利,勿告以害。投之亡地然後存,陷之死地然後生。夫眾陷於害,然後能為勝敗。故為兵之事,在於佯順敵之意,並敵一曏,千里殺將,是謂巧能成事者也

是故政舉之日,夷關折符,無通其使﹔勵於廊廟之上,以誅其事。敵人開闔,必亟入之,先其所愛,微與之期。踐墨隨敵,以決戰事。是故始如處女,敵人開戶,後如脫兔,敵不及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