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故事:我們那相濡以沫的小愛情

(Daily Life : Love )
相濡以沫, 小愛情, 福音站新聞, J Gospel News, 福音站感情生活, 情感揭秘,

又到畢業季,昨天還留連校園花前月下,今天就要各奔東西。在這人生的十字路口,誕生於象牙塔的愛情也面臨著巨大的考驗。

也許在麵包和愛情面前,你們一起選擇了愛情,誓將愛情進行到底;也許畢業季便是你​​們的分手季,曾經浪漫的分分秒秒,就像夏日熾熱地面上的那滴水,一轉身,消逝無影。  

如果願意講述你的畢業季情感故事,請聯繫我們的講述記者。

(記者同時加了任群和她男友馬帥的QQ。馬帥先通過了驗證,所以先和他聊了一會。午休時間,任群也上線了,她說,有些事馬帥不會說,還是晚上我們聊。她告訴記者,她已經和很多人講過自己和馬帥的故事,每說一次,就能回味其中的甜蜜。)

  愚人節的表白

我和馬帥是同班同學,但在大學三年級以前,很少有接觸。只是彼此知道班上有這麼一個人,熟悉起來是在大三寒假,那個寒假我們回家都很晚。有一天我剪了頭髮,在QQ空間裡發表了感想,沒有想到馬帥很快就跟著評論了幾句。這下我們聊了起來,說了很多事情,感覺特投緣。從那一刻,我們從同學變成了朋友。

  寒假回家之後我們繼續聊著。平時我是習慣早睡的,可為了等馬帥上線,我開始晚睡。用網絡語言說,我就是被他“制約”了。我們兩個都是心直口快開朗樂觀的人,對很多問題有驚人相似的看法。比如說,我們認為在一個家庭裡,男人就是應該去拼搏,女人當好賢內助就行。當馬帥知道我是這個想法之後,還有點吃驚——因為我的成績非常好,年年拿一等獎學金,他一直以為我會是事業型的女性。

開學之後,因為我們都準備考研,自然就一起上自習,感情很快升溫。馬帥向我表白是愚人節那天,他給我寫了一張字條:我很喜歡你,你喜歡我嗎?我沒有立刻回答他,因為我有我的顧慮,我很怕有一天他不理解我,會對我不好。

(馬帥說,有一次上自習,他聽到她讀“English”這個單詞發音不太準,於是就糾正她。任群可是成績最好的女生呀,他說了這話之後就怕她不高興,覺得他是班門弄斧什麼的。可任群不僅沒有不高興,反而跟著他邊讀邊笑。就是那個笑讓他徹底沉淪,決定大膽表白。)

  接受他的求愛

  你問我有什麼顧慮?這要從我高三時說起了。高三以前,我的成績很好。家裡條件不好,我初中住讀三年,就吃了三年從家裡帶的泡菜和豆瓣醬。高三那年寒假正好遇到雪災,寢室條件太差太冷,於是就暫時住到外婆家。外婆不巧又住院了,所以家裡就我一個人。住了一個星期,外婆說要出院,我就去醫院把鑰匙還給外婆了。

  當晚我回家,外婆還沒有出院。我正發著燒,就要弟弟去醫院把鑰匙拿回來。晚上我在家睡得昏昏沉沉的,突然小姨和小姨夫衝進來就對我嚷,半天我才聽明白,外婆家被盜了。因為家裡只有我一個人,小姨和小姨夫認定是我偷的錢。我說不是我,他們說,那小偷進來你沒有聽見?怎麼可能呢。我百口莫辯,只知道哭。

沒有想到小姨居然跑到學校去跟班主任說了這事。因為小姨鬧得厲害,同學們也隱約知道了。一時之間,我覺得所有人看我的眼光都很怪異。後來小姨和小姨夫鬧著報警,我媽媽冒大雪從山里趕出來,才勸好了小姨。我很傷心,覺得人窮,連親戚都不相信你,會肆無忌憚傷害你,讀書好又有什麼用呢。於是我開始自暴自棄,想著在外打工賺錢。因為這個原因成績一落千丈,最後只考上了二級學院。

這些事情,我沒有瞞著馬帥,都和他說過。起初我怕沒有立刻答應他,會傷害他的小驕傲。可同時內心裡,我希望他能明白我的顧慮,不要催我速速下決心。馬帥果然沒有催我,只是靜靜等我。突然我就明白了,找到一個這麼理解自己的人多不容易,錯過這村沒有那店了,所以我答應了他。

  拉著我的手走上​​講台

沒有想到後來馬帥會當著所有同學的面再次表白。我記得他拉著我的手走上​​講台,然後說,以後我和任群就在一起了,你們做個見證呀。他甚至還買了糖發給大家吃。我記得他說過,這輩子只好好愛一個女人,會珍惜。如果真沒有緣分在一起,就娶個女人過日子算了。

我們算是那種校園黃昏戀了,確定關係不久,大四實習就來了。馬帥告訴我,他選擇去北京,見見世面多賺點錢。他說北京會很辛苦的,要我留在學校好好準備專業八級的考試。我說我和你去,他還是不鬆口。他說等他實習期結束有了工資,再把我接到北京。我知道他是怕我辛苦,可和他在一起,再辛苦我都願意。經不住我的軟磨硬泡,馬帥最終答應帶我一起去北京。

  上半年夜班他瘦得脫形了

剛到北京時,我和馬帥身上一共只有五百塊錢。我和他家境都不好,我們學費都高,我最後兩年學費都是貸款的。但從實習那天開始,我們約好不再找家裡要錢,自己養活自己。揣著那五百塊,心裡慌得很。畢竟這是消費那麼高的北京。

馬帥實習的公司要和美國公司聯繫,是需要上夜班的,所以他過著日夜顛倒的生活。我呢,呆在家裡給他做飯。因為我們沒錢呀,如果我出去找工作,坐地鐵吃飯都要錢的,不如在家做飯還能省一點。從答應馬帥追求那一刻,我就有當好賢內助的心理準備。況且那段時間馬帥因為上夜班,胃口非常差,就我做的飯他還能吃一點。

馬帥拿到工資交了房租,我們才真正鬆了一口氣。這時我才有一點點錢出去找工作。等我們再次回到武漢,回到學校,同學們都說認不出馬帥了。上了半年的夜班,他瘦得都脫了形。

雖然馬帥拿到了工資,但我們要交電費、水費、租房的中介費。房租只能按月交,房東經常來催租。北京的夏天挺熱,我們連個電扇都買不起,厚著臉皮跑到鄰居那裡借電扇。我每天做飯都不敢買肉,要不喝粥要不就是麵條。馬帥回家吃一餐,我就只吃一頓。他回家吃兩餐,我才吃兩頓飯。

  這些苦我都不介意。想起我初中三年的泡菜生涯,這點苦算不了什麼。何況身邊有一個陪我吃苦的人,一起吃苦也是幸福的。

  沒有大愛情只有小日子

兩個人在一起,說沒有矛盾是不可能的。我有時還是會有女孩的小性子,偏偏馬帥嘴巴笨,不會哄人。不過我們吵架時間不長,總有一個人提前轉圜,慢慢地馬帥也學會了哄我。有時明知道他是哄我呀,可聽著卻挺真誠。

我們在北京是省吃儉用,可他還是會花心思送我禮物。剛來北京的第一個情人節,他沒送我花,他送給我一套家裡穿的睡衣褲。我假裝生氣了,他一本正經地說:我花大價錢送你花,花是很好看呀,可第二天,最多一周就凋謝了。我送你睡衣褲,你在家穿暖和一點,就不會生病。身體好不是比什麼都重要嗎。確實,北京有暖氣,我沒有適合在暖氣房裡穿的睡衣褲,只能穿著秋衣褲,長此以往是容易生病。經他這麼一說,我當然不會生氣了,只有開心和溫暖。

馬帥運氣好,在公司表現好,順利簽約了。我憑著專業八級和過硬的成績也找到了不錯的公司。雖然生活暫時還是艱辛,但我們都相信小日子會越過越好。

(任群說完以後,馬帥又給記者補充了一點小細節。他說,如果任群不是這麼真實的女孩子,他真不敢要她跟自己一起吃苦。別的女孩子都喜歡錦衣華服,可任群老是“揀”別人的衣服穿。寢室女孩子穿過幾次就不喜歡的衣服,她一點都不介意會拿過來穿。起初同學都還有點尷尬,可看任群態度坦然,後來寢室女孩有不穿的衣服,第一時間就拿給她了。在一起生活之後,錢不寬裕,任群把每一筆錢都計劃得很好,讓他完全無後顧之憂去拼事業。他說要努力成為任群崇拜的男人。)

來源:武漢晚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