擁抱我們的小恐懼

(Daily Life : Love )
擁抱, 小恐懼, 福音站新聞, J Gospel News, 福音站感情生活, 情感揭秘,

擁抱我們的小恐懼

1、恐蜘蛛症

戰勝這種恐懼的第一個階段,就是讓自己看蜘蛛的圖片。

2、恐血症

看見血或者​​聞到醫院的氣味就讓恐血症患者不舒服。可以嘗試收縮腹部來緩減不適症狀。

3、幽閉空間恐懼症

要知道人可以在一個密閉空間裡存活。你應該強迫自己戰勝這種恐懼,它太妨礙日常生活了。

王荔怕蟲子,那些軟體的、多足的、肉肉的無脊椎的蟲子,常常令她花容失色。 “這種時候測我的心率,比跑完1000米可能還要快。”有時候正在摘菜洗菜,偽裝得極好的菜青蟲探一下身子,她嚇得跳起來,一腳踢翻垃圾筒,一手打碎案板上的碗碟。鬱悶!飯當然不做了,也不吃了。

張姝怕蟑螂怕得要死。一看見黑黑大大的它們,她就緊張得不能動彈,不能呼吸。有一次她找一隻杯子,剛打開地櫃門,突然發現了黑壓壓的它們的大​​部隊,它們四散奔逃中,張姝坐在地上大哭不止。 “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我會怕它們,其實它們見到我跑得比劉翔還快,我可以下藥殺死它們,它們卻不能對我怎麼樣。可我還是怕,還做噩夢。”

胡大成則是害怕地下的、比較封閉的地方,雖然很方便,但他從不敢坐地鐵上下班。女友一直渴望和他一起去逛北京的東方廣場地下一層,看看電影什麼的,那裡也有好些牌子的衣服是女友的心頭好,可是女友只要一提,他就推說有其他急事。這能瞞多久?要不要告訴女友自己其實是害怕?可一個大男人害怕這個,好說不好聽,丟人呀!

害怕狗,害怕蝴蝶,害怕幽閉空間,害怕一個人待著據世界衛生組織(WHO)統計,每兩個成年人中就有一個受到某種恐懼的困擾,有些稍微嚴重點的恐懼已經妨礙了一些人的正常生活。法國心理學家克里斯托夫·安德烈(Christophe André)認為,如果一種恐懼症不是太嚴重,形成的時期不是太早,就可能靠自己的力量克服它。也就是說,我們能夠接納我們的恐懼,並與我們的恐懼和平相處。

一個失調的警報器

讓我們來想像一下一部車的警報。正常情況下,它只會在玻璃或者車門被砸壞的時候響起。它的聲音不高也不低,它持續的時間不會太短,足以讓人聽見,引起人的注意,但又不會讓整條街的人都驚慌失措,同時,我們也可以讓它停止。但如果這個警報器失調,它的響聲就會完全不同:它會響得太快、太強、太頻繁、太持久,結果就是令人疲憊,不合時宜。

正常的恐懼就如同一個運轉正常的警報器。它的作用是引起人們對危險的注意,並面對危險。

 相反,病理性的恐懼就如同一個失調的警報器,它會引發出​​一些奇怪的反應。例如,聽到天氣好壞之類的話題也會臉紅,或者由於地窖裡有蜘蛛就不敢下地窖……這種非理性的強烈恐懼引發的反應是逃離,它已經構成一種恐懼症。

對日常生活的干擾

正常的恐懼屬於情緒的範疇:其強度是有限的,是某種真實的危險處境引發出來的,但它對人並不構成妨礙,而是讓人採取適宜的行動來保護自己,如登山者對高處的害怕讓他們小心翼翼,保證自己的安全。

屬於恐懼症的恐懼,是一種病態的恐懼:它無法控制,並不是一個危險的處境引發出來的,它妨礙人的行動並且持續出現,會影響到人的整個生活,它讓人產生“千萬不要讓我碰到”之類的念頭。最常見的恐懼症,涉及動物、自然元素(水、高處、黑暗、雷雨……)和公共場所,也有一系列與身體有關的恐懼症,如害怕窒息、嘔吐、摔倒……

患恐懼症的女人是男人的兩倍

所有的研究都顯示同樣的結果:患恐懼症的女人是男人的2倍!這種男女差別源自幾個原因。進化心理學家將此上溯到史前時期的人類遺傳:負責狩獵的男人不應該害怕;而負責守護火種和孩子的女人應該保持高度警惕,需要利用恐懼。

進化讓性別之間的這一差距得以延續。小女孩對於父母、親人和社會傳遞的恐懼更為敏感,這可以歸因於她們在人際關係和情緒領域更為敏感,她們能更好地觀察和解碼周圍人的情緒,這種能力的好處是讓她們富有同情心,壞處是她們容易感染上別人的恐懼。此外,在我們這個時代,父母仍然更能寬容女孩的恐懼,而傾向於鼓勵男孩戰勝自己的恐懼。

讓恐懼變得正常

恐懼症是對於某一特定情形的過激的情緒反應,如同過敏是免疫系統對特定過敏源的過激反應。為了治療恐懼症,就需要喚醒然後弱化這種條件反射,方法就是以漸進方式重複進入讓自己恐懼的情形。行為和認知治療就是基於這個原理,多種科學研究證實了它的有效。

所以,恐懼症是可以治癒的,有時甚至可以通過某種快捷、驚人的方式,其前提是要學會直面自己的恐懼。這一過程類似對某一類過敏源的脫敏。例如,為了治療鴿子引發的恐懼症,首先可以看鴿子的照片,接著看真正的鴿子,然後去有鴿子的廣場……

並不一定要讓恐懼徹底消失(那當然好了),而是讓恐懼變得正常:讓人適應、弱化恐懼,與它們和平相處,在不影響日常生活的情況下,帶著點小恐懼的人更讓人憐愛不是嗎?

 1、別著急,要漸進

過分的恐懼限制了我們的自由,將我們變為它的奴隸,我們必須以漸進的方式反抗它。可以把過分的恐懼看成一個不請自來的客人,區分你自己想要的(自由地生活)和你的恐懼想要的(奴役你)。

2、找出恐懼的源頭

找到恐懼的源頭總是有用的。但是把所有時間和能量都用於尋根問底是無用的。要敢於直面你的具體的恐懼對象。

3、放鬆和冥想練習

訓練自己接受自己的恐懼,比如跟它說“你不過就是恐懼罷了”;同時,也要接受最糟糕的情形,跟自己說“我首先要接受這些讓我害怕的想法和形象,然後我會帶著更多的力量和平靜行動,最終不再恐懼。”

4、養成面對它的習慣

過分的恐懼通常是過激情緒導致的,而​​過激情緒永遠不會消失,它也是一種財富。所以,要養成面對自己的恐懼的習慣。如果你有人際交往恐懼,你可以參加戲劇表演;如果你怕狗,你就試著去撫摸所有你遇見的狗。

媽媽怕蟲子,孩子也可能會怕?

一位媽媽接受采訪時說,她7歲的兒子,這兩年突然開始怕蟲子了,而在5歲之前,兒子根本不怕蟲子,他可以用手捉蟲子,還經常弄死蟲子,甚至兒子還鼓勵她:媽媽,小蟲蟲不咬你,不吃你,你不用怕!可現在,兒子怕蟲子的表現跟她一模一樣。難道是母親將自己對於蟲子的恐懼傳遞給了孩子?

廣州白雲心理醫院心理治療師張宜宏認為:“孩子在母親一開始表達對蟲子恐懼的時候,在內心就接受了母親傳達過來的恐懼,只是他當初沒有意識到。孩子在母親眼中看到的常常是自己,一個對蟲子有著很強恐懼的母親,她那種緊張不安的眼神自然會讓孩子的自體中瀰漫著一種恐懼的特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