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姻:基督教快樂主義的組合

(Daily Life : Love )
情感專欄, 感情生活,

約翰·派博

《以弗所書》5章21-33節:

“有當存敬畏基督的心,彼此順服。你們作妻子的,當順服自己的丈夫,如同順服主。因為丈夫是妻子的頭,如同基督是教會的頭,他又是教會全體的救主。教會怎樣順服基督,妻子也要怎樣凡事順服丈夫。你們作丈夫的,要愛你們的妻子,正如基督愛教會,為教會舍己。要用水藉著道把教會洗淨,成為聖潔,可以獻給自己,作個榮耀的教會,毫無玷汙、皺紋等類的病,乃是聖潔沒有瑕疵的。丈夫也當照樣愛妻子,如同愛自己的身子,愛妻子便是愛自己了。從來沒有人恨惡自己的身子,總是保養顧惜,正像基督待教會一樣,因我們是他身上的肢體。為這個緣故,人要離開父母,與妻子連合,二人成為一體。這是極大的奧秘,但我是指著基督和教會說的。然而你們各人都當愛妻子,如同愛自己一樣。妻子也當敬重她的丈夫。”

保羅的婚姻觀源自上帝的話,耶穌基督就是上帝的話,是寫成舊約的靈感來源。上帝並不是一個使人混亂的上帝,他的話總是前後一致、互為一體的。所以當保羅想要探究婚姻的奧秘時,他必須到上帝的話語——耶穌及經文中去尋找。當他透過基督和經文找到上帝關於婚姻的教導時,他發現婚姻是一個包含著許多含義的極大的奧秘。今天我與大家分享的就是關於婚姻的兩點奧秘以及它在我們生活中的運用。

創世記中的婚姻

《以弗所書》5章31節引述的是《創世記》2章24節的內容:“因此,人要離開父母與妻子連合,二人成為一體。”接下來保羅在32節中說:“這是極大的奧秘,但我是指著基督和教會說的。”保羅知道《創世記》2章24節中所說的婚姻是指基督和教會說的,因此他說婚姻是個極大的奧秘。讓我們回到《創世記》2章24節,仔細考察一下這節經文的內容以及它與創造之間的關系。

根據《創世記》第二章的描述,上帝首先創造了亞當,然後把他獨自放在伊甸園中。到了第十八節我們看到上帝說:“那人獨居不好,我要為他造一個配偶幫助他。”上帝要給亞當造配偶並不是因為他與上帝之間的關系出現了問題,也不是因為他一個人管理伊甸園太過艱難。而是因為上帝所造的人是一個樂於分享者。上帝創造我們的目的不僅是要我們承受他的恩典,更是要我們與他人分享他的恩典。如果人不將自己所承受的恩典與他人分享(好像電流的傳輸一樣),生命就無法完全(這不並僅僅指婚姻而言)。我們分享的對象必須是人,而非某種動物。在《創世記》2章19-20節,上帝將成群結隊的動物帶到亞當面前,讓他明白這些動物並不是“給他造的配偶。”當然,動物對人的幫助很大,但它們卻不是上帝給亞當造的與他一同承受生命之恩的配偶(彼前1:4-7)。只有人才能接受、感謝並享受上帝所賜的恩典。亞當需要一個能夠與他一起分享上帝之愛的人,這是動物們做不到的!我們與所愛的人一起觀賞北極光和我們與寵物狗一起欣賞北極光的感受是截然不同的。

因此,《創世記》2章21那裏說:“耶和華神使他沉睡,他就睡了;於是取下他的一條肋骨,又把肉合起來。耶和華神就用那人身上所取的肋骨造成一個女人,領她到那人跟前。”上帝使亞當明白動物並不能成為他的配偶,只有從他骨中的骨,肉中的肉所造的人才能成為他的配偶――這人與他有些相似,但又不太一樣。上帝沒有為亞當創造另一個男人,而是造了一個女人。亞當一看到她,就認出她與動物的不同之處,知道這女人才是自己的配偶:“這是我骨中的骨,肉中的肉,可以稱她為女人,因為她是從男人身上取出來的。”

上帝為亞當造出一個與既像他又與他十分不同的人,唯有上帝能使他們兩人全然合一地生活在一起。兩個完全不同的人與兩個完全相同的人所享受到的合一是不同的。歌唱時,如果我們唱的是同一個音調,稱為“合唱”。如果我們唱的音調各不相同,有唱女高音的,有唱女低音的,有唱男高音的,有唱男低音的,稱為合聲,會聽的人都知道,各個音部合在一起的合聲比一個聲部的合唱更能打動人心。所以上帝為亞當創造了一女人,而不是一個男人作他的配偶。他創造的是一男一女結合的婚姻,而非兩個男人結合的婚姻。上帝創造的是異性結合的婚姻,而非同性之間的兄弟關系。

注意第二十三節和第二十四節之間的連接,這兩節經文由24節開頭的連詞“因此”連接到一起。23節中提到兩件事情。首先,經文講了一個客觀事實,即女人是由男人的骨肉所造;其次,經文提到亞當的主觀感受,夏娃的被造使他感受到極大的快樂。“這是我骨中的骨,肉中的肉!”從這兩件事看,《創世記》的作者在24節中引申到婚姻的關系:“因此,人要離開父母與妻子連合,二人成為一體。”也就是說,上帝起初由男人的骨肉中造出一個女人,然後將她帶到男人面前,是要讓他們懂得彼此之間那種骨中的骨、肉中的肉的一體關系。24節讓我們看到,婚姻是男人必須要離開他的父母,與上帝為他所造的女人而非其他受造物結合,體會二人成為一體的合一關系。這就是保羅在聖經神的話語中所看到的內容。

婚姻的奧秘

保羅知道耶穌基督就是上帝的話語。他對耶穌有著深刻的認識,與耶穌有著親密的個人關系。他從耶穌的教導中明白教會就是基督的身體(弗1:23)。人借著信心得以與耶穌基督及其他信徒連合,以致我們在“基督裏都成為一”(加3:28)。信基督的人組成基督的身體――在基督的生命中成為有機的整體,有基督的靈居在這個有機的整體中。從基督與教會的關系中,保羅看見婚姻關系中與之相似的地方。他發現了丈夫和妻子二人成為一體(創2:24)與基督和教會成為一體之間的關系。因此他向教會說:“我為你們起的憤恨,原是神那樣的憤恨,因為我曾把你們許配一個丈夫,要把你們如同貞潔的童女獻給基督。”他將基督比作新郎,教會比作新娘,他們之間所訂立的是婚約的關系。將新娘(教會)獻給新郎(基督)可能要到主第二次再來時才能夠實現。關於這點《以弗所書》5章27節有所描述。看起來保羅是借著《創世記》中關於男人與女人之間的婚姻關系,描述並闡明了基督與教會之間的關系。

當我們這樣解釋時,卻忽略了一件非常重要的事。讓我們回過頭去看看《以弗所書》5章32節是怎麼說的。在引述了《創世記》2章24節關於男人和女人二人要成為一體之後,保羅說:“這是一個極大的奧秘,但我是指基督和教會說的。”婚姻本身是一個奧秘,遠比我們肉眼所見的意義深遠得多。但這個意義是什麼呢?我認為這個意義是:上帝並不是借著基督與教會之間的合一反映出男人和女人的婚姻關系,而是借著男人和女人的婚姻關系反映出基督與教會之間的關系。《創世記》2章24節所說的奧秘指的是婚姻關系是對基督與教會關系的喻表或象征。上帝不會隨意做任何事情,每件他想要做的事都有著他的目的和旨意。當上帝決定造男造女,創立男女間合一的婚姻關系時,是在明確了自己的兒子和教會的關系之後,有目的地創立了婚姻這個模式,這個模式是他在永恒中就定下的旨意。婚姻是個奧秘,它所蘊涵並顯明的意義遠超過我們所能看見的婚姻的外在形式。上帝在婚姻中借男女間合一的關系反映出他兒子基督與他的新娘教會之間合一的關系。我們凡是在婚姻中的人都當好好思想這是何等的奧秘與神奇,上帝竟賜恩給我們,讓我們在婚姻中效法永恒境界中那更深遠、更偉大的美妙無比的屬靈關系。

效法基督與教會的關系

那麼婚姻的奧秘有哪些可以應用在我們的現實生活中呢?我會提到兩個方面,也是《以弗所書》主要涉及的兩點。一個是丈夫與妻子的關系應當效法上帝旨意中基督與教會的關系。另一個是在婚姻關系中夫妻雙方應當以滿足配偶的快樂為自己的快樂。也就是說,婚姻應當是基督教快樂主義者的組合。

首先,如果上帝所設立的婚姻預表的是基督與教會的關系,那麼在婚姻中的丈夫與妻子應當怎樣做呢?保羅提到兩點。一點是提給作妻子的,一點是提給作丈夫的。提給妻子的建議在《以弗所書》5章22-24節:你們作妻子的,當順服自己的丈夫,如同順服主。因為丈夫是妻子的頭,如同基督是教會的頭,他又是教會全體的救主。教會怎樣順服基督,妻子也要怎樣凡事順服丈夫。

根據婚姻的喻表,妻子代表的是教會。妻子當像教會順服基督一樣順服自己的丈夫,因為基督是教會的頭。23節說:“丈夫是妻子的頭,如同基督是教會的頭。”頭至少意味著兩件事。一是基督是供應者或拯救者;二是基督是掌權的或萬有之首。“頭”這個詞在《以弗所書》4章15至16節還用到過兩次,那裏說基督作為頭是全身的供應者。《以弗所書》1章20-23節那裏說基督作頭是掌權者。

惟用愛心說誠實話,凡事長進,連於元首基督。全身都靠他聯絡得合適,百節各按各職,照著各體的功能彼此相助,便叫身體漸漸增長,在愛中建立自己。(弗4:15-16)

頭是聯絡身體的關鍵,目的是要身體得以增長,供應身體增長的需要。讓我們來看看《以弗所書》1章20-23節是怎麼說的:就是照他在基督身上所運行的大能大力,使他從死裏複活,叫他在天上坐在自己的右邊,遠超過一切執政的、掌權的、有能的、主治的和一切有名的,不但是今世的,連來世的都超過了。又將萬有服在他的腳下,使他為教會作萬有之首。教會是他的身體,是那充滿萬有者所充滿的。

上帝使基督從死裏複活,使他成為萬有之首,執掌權柄,超過一切執政的、主治的和掌權的。從《以弗所書》的經文可以看出,丈夫在家庭中作頭的地位,指的是他在婚姻中要承擔盡可能滿足妻子需要(除了要滿足妻子的物質需要,還要保護並愛護她)的重大責任。同時他還要承擔管理並引導家庭的重大責任。

《以弗所書》5章24節那裏說:“教會怎樣順服基督,妻子也要怎樣凡事順服丈夫。”妻子順服丈夫的基本意思是:妻子承認並尊重丈夫在保護配偶並滿足配偶物質需要上承擔更大責任;願意在基督裏服從他的權柄和帶領。根據《以弗所書》5章22節在范圍上的限定,妻子必須是在“基督裏”順服自己的丈夫。妻子不應當讓丈夫在婚姻中的權柄超過基督在婚姻中的權柄,也不應當順從丈夫犯罪,而是要持守基督,以順服的靈反對丈夫犯罪的意志。在丈夫犯罪時,她可以在態度和行為上拒絕與丈夫的犯罪行為認同,並期望丈夫棄罪從善,使她能尊重丈夫作頭的權柄,使他們的婚姻重新恢複和諧。妻子喻表教會,妻子順服丈夫喻表的是上帝所預定的教會對基督的順服。

我們再來看看丈夫。保羅說,丈夫喻表的是基督。《以弗所書》5章25節說:“你們作丈夫的,要愛你們的妻子,正如基督愛教會,為教會舍己。”23節說丈夫是妻子的頭,意思是說,丈夫愛妻子要愛到甚至甘願為她舍命的地步。正如耶穌在《路加福音》22章26節所說:“你們裏頭為大的,倒要像年幼的;為首領的,倒要像服侍人的。”那些自己陶醉在電視節目裏,把自己的妻子當作使喚丫頭一樣呼來喚去的丈夫,已經因著電視棄拒了基督。基督曾拿毛巾束腰為使徒們洗腳。如果你想成為一名基督徒式的丈夫,就應該效法耶穌而不是電視劇裏的什麼黑幫老大。

《以弗所書》5章21節“當存敬畏基督的心,彼此順服”成為整段經文的主題句。光從這節經文看,我們還不能推論說這節經文的意思是說,基督順服教會的樣式就是教會順服基督的樣式。教會對基督的順服是甘心接受他的引導與帶領。基督順服教會是以謙卑仆人的方式服侍教會。基督說:“為首領的,倒要像服侍人的”,這時他不是說,你們作首領的就別作首領了。即使當耶穌跪在那裏替使徒洗腳,他的領袖地位也是不容置疑的。因此身為基督徒丈夫,我們不應忘記當我們承擔著對妻子和家庭在道德和屬靈上的管理責任時,我們也同時承擔著謙卑服侍他們的責任。

婚姻所喻表的第一個奧秘是,婚姻反映的是基督與教會的關系,其中妻子喻表的是教會,丈夫喻表的是基督。當婚姻中的夫妻雙方都以這樣的眼光彼此相待,那麼他們應當是這個世界上最幸福的兩個人。因為他們已經活出了神的話,活出了耶穌基督。婚姻所喻表的第二個奧秘,也是最後一個奧秘是:夫妻雙方應當以對方的快樂為自己的快樂。我們在聖經中再也找不到比《以弗所書》5章25-30節更清楚地表達基督教快樂主義的經文了。這段經文清楚地指出,婚姻當中之所以擁有如此多的痛苦,是因為夫妻雙方只顧著尋找自己的快樂,而沒有顧及自己的配偶快樂。這段經文教導我們要以尋求配偶的快樂為我們的快樂,因為這正是基督為我們樹立的榜樣。以滿足配偶為樂。

讓我們先來看看《以弗所書》5章25-27節的內容:你們作丈夫的,要愛你們的妻子,正如基督愛教會,為教會舍己(他為什麼要為教會舍己),要用水借著道把教會洗淨(他為什麼要把教會洗淨),成為聖潔,可以獻給自己,作個榮耀的教會,毫無玷汙、皺紋等類的病,乃是聖潔沒有瑕疵的。

基督為教會舍命,是因為他希望自己所迎娶的是一個美麗的新娘。他忍受十字架的痛苦,是為了得著擺在他面前的婚宴的快樂。然而什麼是教會最大的快樂?難道不是將自己以新娘的身份無瑕無疵地獻給至高無上的基督嗎?基督是在教會的快樂中找到了自己的快樂。可見,基督在這裏為丈夫們所樹立的榜樣就是要以尋求妻子的快樂為自己的快樂。

《以弗所書》5章28節把這點講得很清楚:“丈夫也當照樣愛妻子,如同愛自己的身子,愛妻子便是愛自己了。從來沒有人恨惡自己的身子,總是保養顧惜,正像基督待教會一樣,因我們是他身上的肢體”保羅深知基督教快樂主義的一個重要根基就在於:“從來沒有人恨惡自己的身子”這句話上,即使是那些選擇自殺的人,也是因為不想讓自己的身體遭受更多的痛苦才選擇自殺。從本性上來說,我們都是愛自己的人,我們願做任何事為使自己感到快樂。保羅並不是在阻止我們去尋求快樂,而是幫助我們尋求到使自己快樂的正確方法。他告誡婚姻中的夫妻雙方:“當知道你們彼此之間已成為一體。因此,如果你只是為了滿足一己之樂而以損害配偶的快樂為代價,那麼你所做的無異於是在摧毀你自己最大的快樂。但是如果你能全身心地尋求配偶的快樂,你尋求的也正是自己的快樂,你們的婚姻也就活出了基督與教會的親密關系。”

我在這裏做的見證並不能增添神話語的分量,但我還是很想與大家分享。我在1968年結婚的同一年發現了什麼是真正的基督教快樂主義。這些年來,我和娜艾爾遵照基督的教導,一直在熱切尋求那份深入而持久的快樂。盡管我們做的還不夠完全,偶爾也會忽略對方的快樂,但我們恒久、熱切地在滿足對方的快樂中尋求自己的快樂。可以見證的是,我們為此得到了主的獎賞。當我們成為婚姻中的基督教快樂主義者,切實履行自己在婚姻中的角色,我們的婚姻關系就喻表了基督與教會的關系,這一屬靈奧秘的彰顯就使上帝得到極大的榮耀。阿們!

原文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