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餅二魚與五千男丁

(Daily Life : Story)
動人故事, 約翰福音

小時候隨母親在教堂聚會,印象最為深刻的聖經故事莫過於耶穌行五餅二魚的神跡。後來才知道,除了耶穌複活的神跡外,五餅二魚是唯一在四本福音書中皆有記載的神跡,或許這就是傳道者樂於引用此段經文的原因吧!但現在想來,主因還是小時候對美食的喜愛,所以對有關吃的故事總是記憶猶新。其實,神跡的意義,不止在處境的現實性,更在屬靈的指導性。就五餅二魚的神跡而言,現實性在於主變少為多,讓餓者得飽足;指導性則是耶穌是生命的糧,是主的晚餐的預示,也可以說是彌賽亞筵席的預嘗。

餅和魚是加利利海附近平民百姓的日常食物,也是最為普通的食品。 《約翰福音》說到孩童帶的是大麥餅(參約6:9),一般的餅是用小麥制成,在當時的社會中,大麥餅是“最為廉價的面包”,是窮人家的食物。魚,是指經過處理的魚幹或醃魚,體形較小,可能如沙丁魚般大小,用作吃大麥餅的調味品,幫助人能吃得下那又幹又粗的大麥餅。

“五”與“二”應該沒有什麼特別的含義,只是碰巧的數字,重點是為了說明很少的食物而已。《馬太福音》說道,“吃的人,除了婦女孩子,約有五千”(參太14:21),可見人數之眾。按照猶太人的傳統,婦人和孩子是不和男子在公開場合一起吃喝的,馬太雖然沒有提及婦女和孩子的精確人數,但卻沒有忘記婦女和孩子,在這裏我們看到,沒有任何一種人被排斥在耶穌的恩典之外。

五餅二魚何以能讓五千男丁吃飽還有餘?有人曾解釋:這並不是無變有、少變多的神跡,而是“使自私者變為慷慨者的神跡,這是在埋怨的心中產生愛的神跡”。當時跟隨耶穌的人,不可能不帶食物,試想在黃昏時分,各人饑腸轆轆,把食物拿出來,唯恐分給別人自己不夠,不願與人分享,而在一個毫無私心的孩童的感召之下,各人自慚形穢,自私的心靈得以融化改變,心甘情願拿出食物,彼此分享,最後還飽而有餘。

以上富有想象力的解釋,最多只能讓自然主義者更容易接受這個故事,卻無法說明五餅二魚神跡在耶穌事工中的重要意義。猶太人所期待的彌賽亞能夠再賜給他們嗎哪,耶穌行五餅二魚的神跡就是對彌賽亞身份的表示和宣告(這也是四福音都記載該神跡的重要原因),即或以“感召論”解釋得通五餅二魚讓五千男丁吃飽,又如何能說通“耶和華賜嗎哪給在曠野的以色列人”和“以利沙用二十個餅喂飽了一百

人”的神跡呢?神跡中孩童的慷慨之獻,確實給人以靈性上的激勵,但並不能以此作為合理化解釋神跡的主線,否定神跡的真實性和超然性。

少許奉獻交在主手便能成為眾人的祝福,少許的恩賜能力交在主手便能成為神國度的榮耀。摩西手中的一根杖交給神,在埃及行出了無數轟轟烈烈的神跡;大衛手中牧羊時用來趕跑野獸的投石器交給主,能分毫不差地將歌利亞一石斃命;馬利亞手中真哪噠香膏交給主,這罐香膏成了激勵人心、流芳百世的“一件美事”。今天,你手裏有什麼?一把鋤頭?一個聽診器?一支粉筆?一個鼠標?一支螺絲起子?一把廚刀?還是一個麥克風?無論你手裏拿著的是什麼,總不要忘記主的話:“拿過來給我。”(參太14:18)

作者:加靈

來源:《天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