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兒死後的第一個復活節

(Family Community : Story of Glory Hom)
父親的回憶, 復活節, 信心, 祈待,
我不認為女兒文筠是死去, 按聖經說她只是睡了, 又或是她是被無限的時間吃掉了。時間之口是一個無邊的黑洞, 它究竟吞噬了多少生命, 叫他們不知去向? 究竟生命被死亡吞噬? 還是死亡被生命超越? 當我們從這個世界消失, 我們會去那裏?
        她媽媽幾次在夢中見到文筠, 連她的同學也夢見她, 為何我一次都沒有見到她, 天天起來我只能摸摸她相片中的面頰, 其實白天除了不斷工作的時間外, 我無時無刻都想她, 想到她拖著已經衰竭的軀體在死亡的門口等待著, 她性格雖柔和但內心卻很倔強, 她本是不肯輕易放棄的人, 但實在已支撑不住了, 她要去的那一刻大叫Daddy, Daddy….每次回想都使我心碎, 醫生圍著她急救, 我立刻穿袍入ICU, 握著她的手本要鼓勵她撑下去, 結果還是微聲跟她講安心去吧!
      面對死亡的到臨, 我們真的能够不留戀、不執著、不恐懼? 記得她離去前一兩天, 她的眼神完全是一個嬰兒的眼神, 無知、單純、迷茫, 她沒有恐懼的神情, 只有安祥等待甚至輕微有點似準備入大學時的輕奮, 她要去了, 她幾次要我幫她睡得直一點, 她不要彎著個身離去, 最終她真的睡了, 她甚麼時候醒來呢? 號銅未次吹響又是何時呢?
        復活節前一天, 在她墓前看到我們種下的黑色鬱金香開始發芽生長出來了, 我很興奮的不單單是, 如此難種的品種加上如此土地都可叫它生長, 乃是生命的復生透過那幾條長出來的小苗, 提醒我到那天她都要復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