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筠你帶走的實在很多

(Family Community : Story of Glory Hom)
father's words, 父親的回憶, Glory's story
 
生無帶來甚麼, 死卻帶走了很多 (生沒有帶來, 死卻全帶走)
 
誰說死不能帶走東西? 文筠你這樣走就帶走了很多東西:
你帶走了我們父母多年來為你付出的心血
你也帶走了我們在你身上多年來的愛顧與盼望
你帶走了我們一家歡喜快樂憂困共負的時刻
你也帶走了很多人對你的愛與禱告關心
 
文筠Daddy Mommy 沒有怪你帶走了那麼多, 反而怕你沒有帶著這些就走了, Mommy多年來, 作你補習老師, 付出很多時間、心血來培育你, 細心教導你, 你一直都沒有叫她失望, 帶回來不少優異成績的奬狀; Daddy 多年來也給你講聖經故事, 雖然我自己也不覺得細心, 但最少也是盡心教你, 深信這刻你必取得那生命的冠冕, 不會叫我失望, 我們為你付出的心血必不會付之東流。
 
你帶著我們多年來的愛離去, 相信你永遠都記得, 到那天我們天上相會時, 你便不會看我們如陌路人。文筠只要你在那裏有滿足的喜樂, 不再有痛苦病患的折磨, Daddy與Mommy 今後失去一家三口的往日甜美生活也是願意的, 你也帶走了很多人的愛心與關懷, 那麼你在遠處的生活, 在永恆路上必定不會再那麼孤單, 我們很難過不能跟你一同走進那永恆天地, 但最少我們的愛仍可永遠陪你走。
我們真的很高興你能帶那麼多東西離開, 回想起來反而覺得過往給你的太少, 身旁愛你的人若知道你今天就去, 一定盡他們所能都給你。
 
那天在加護病房, 也是最後一天, 你開始交代有甚麼要帶著離開, 有甚麼要留不能帶走, 你一開口就說要戴上那個才買了兩個星期的假髮, 自你十四歲第一次化療, 頭髮脫落開始, 這萬千條經過神允許而掉下的煩惱絲, 沒有一同把你人生的煩惱掉得一乾二淨, 反而為你加增了數不盡的苦惱, 畢竟廿二歲的少女, 那會喜歡天天光著頭見人, 她知道當天她要起行了, 她也不想光著頭去見神。我們了解你仍想給愛你的人保持著那個純真少女的美貌, 所以 Mommy親手幫你畫眼線, 也是最後一次了, 我們忍著睙含笑地看你睡在棺木內, 雖然有點面目全非, 但加上這個你愛的假髮, 仍可隱約找回你昔日的美貌。
 
保羅也囑咐提摩太, 趕緊來看他最後一面時, 把他留於加布的那件外衣也帶來, (提後4: 13) 保羅正在獄中, 要外衣作甚麼呢? 他第一件向乾兒子提摩太要的就是這外衣, 因他要走, 出遠門他便想起這件外衣, 也需要這件外衣。
 
其次她想起她深愛的手提電腦, 這個天天陪著她的工具, 上課、打論文、與朋友聯絡, 她要告知我開這電腦的密碼, 但我安慰她說, 這個不重要, 遲些日子再講吧! 因我真的不願意她這天就離開, 她接著說, 不錯這個不重要, 你總可找到人破解我的密碼。話題一轉便講到她的日記, 不多, 但也記下了她的心路歷程, 你們一起看吧! 內中很多我不開心的日子, 她的意思是看後我們便會體諒她離去的心意, 會祝福她別離我們的無奈。
 
保羅也要提摩太帶來給他那些書卷, 更重要的是那些皮卷, 相信皮卷就是當時極珍貴的聖經經卷, 那些書卷便會是保羅自白己書寫留下的保羅書信, 他沒有留下大筆遺產給後人或教會, 但他留下了十多封書信, 叫世世代代的信徒因此蒙恩, 文筠沒有這麼遠大的心志, 她寫下的日記只是想我們不要誤會她, 她也很軟弱, 並非那個很多人尊重她看她為抗癌勇士的文筠, 她是被迫, 也許是無奈地被放到鬥獸場上, 要演好、要演完這場人生之戲, 因世人與天使都在觀看, 她不想當主角, 也渴望平凡, 但命運之神卻為她計劃了這一切。

正如摩西雖然生於一個平凡的家庭, 但卻落在一個極不平凡的時代, 所有猶太人生下的男嬰都要死, 他長於一個極不平凡的家庭背景, 埃及王宫, 他擁有極不平凡的權力、學問與智慧, 更寶貴的是他有一顆要作不平凡大事的心, 結果一個極平凡的爭吵使他變成誤殺犯, 逃離曠野四十年, 這四十年平凡的牧羊生活, 叫他甘於平凡之際神又選中他要帶以色列人出埃及, 作了一件歷史上極不平凡的工作, 以色列的民族解放英雄, 命運真的似在作弄人。

很平凡的人, 很想作不平凡的事, 作了不平凡事的人, 極想作個平凡的人。這是甚麼道理呢? 明知一切物質我們死時帶不走, 卻偏偏用一生去聚積, 放棄與周圍身旁的人的關係也在所不惜, 放棄家庭子女甚至數十年夫婦感情也亳不動容, 結果那刻來到時, 身旁一大堆物業帶不走, 能帶走的感情關係卻已被自己一手所毀, Glory 我們為你高興, 雖然你離去時銀行戶口只有十五美元, 但你帶走了用多少錢都買不到的感情關係, 上千人來送你最後一程, 不少人甚至在禮堂外站了兩個多小時, 為的就是要見你最後一面, 你安心帶去吧! 我們不會怪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