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曲心肝寶貝

(Family Community : Story of Glory Hom)
父親的回憶, Father's Words,

        文筠被主接返天家以後某天, 當現實生活回歸正常, 日出而作日入而息的規律從新運轉時, 突然發覺心靈創傷的潰爛才剛開始; 因為幾乎每次開車就想到她, 文筠特別喜愛駕車, 記得她六歲那年, 曾經有一次偷偷自己爬上車中學著轉呔盤開車, 因車停在斜坡上又忘記拉手掣, 結果車開動了, 向後一直滑流出大街, 眼看到車在移動, 小小的文筠正在駕駛坐上, 心中突感不妙, 只要有一輛車轉入我家門前的這條大街, 她必死無疑, 一煞那車流過了大街, 平時也算繁忙的街上, 那刻卻出乎想像的平静, 沒有任何車子轉入大街, 但車卻仍向對面的屋子衝去, 我們見狀立刻大叫, 跑去試圖停住車子, 不然撞入別家屋子, 就是別人必死無疑, 眼看車子正要撞入那屋子大門時, 車子意外地被門前的一條綱索擋住, 她沒因此怕了開車, 十七歲未到她正式跟老師學車, 兩三課以後, 一直到考取駕駛執照都是我教她, 其實她學得很快, 也開得很好, 路試只考了一次便通過, 多次回大學的三個多小時車程, 都是她開車, 我在旁安然睡覺, 可能是我教她時特別嚴厲, 責罵聲特別凶狠, 所以她開車也十分凶狠, (香港人會說她那手車十分辣)她總是要證明給我看, 女性開車不會輸給男性, 從她孩提時駕駛單車、踫踫車到長大後開著家中的車, 她都從未發生過任何意外, 她經常夢想開著屬於自己的車, 與同學、朋友周遊各地, “Make a Wish Foundation” 一個專門給癌症病人實現夢想的組織, 答應要給她實現一個願望時, 職員問她你想我們給你實現甚麼願望? 她第一個願望所提的就是: 可不可以送我一部車? 職員很禮貌地解釋, 因怕病人開著他們所送的車發生意外, 所以機構不會給病人對現這種願望。

        畢竟, 有一天她收到一輛送來的車, 看看帳單竟然價值兩千多美元的輪椅, 她一點興奮都沒有, 我感受到她相反的內心有點激奮, 後來她真的很抗拒使用這輪椅。愛開車的人必會明白, 特別愛開快車之輩, 能隨心所欲快速地從一個目的地去另一個目的地, 能掌握時間與距離, 能不斷看到事物從車子兩旁飛過, 那種滿足與刺激的感覺只有愛飛車的人才能明白。
文筠愛飛車, 因在她現實生活中, 從她心靈的深處知道, 也許自己的生命年日不長, 所以坐上駕駛坐便要與時間徑爭, 我明白, 所以我一點都不介意幫她清理衝紅燈的罰單。

        當她第一次發現血癌, 在醫院化療被折騰得死去活來之際, 她大伯答應病好出院後, 便要送她一輛新車回大學使用, 她立刻精神百倍, 天天上網尋找她心愛的車款, 可惜她等不到開著那輛車子了, 大伯只能將她選好的模型車款, 放入棺木與她同去。

        今天我仍開著車子, 走著同一條高速公路, 以往每次將近醫院時, 總會跟文筠打賭那個出口比較快到醫院, 今天仍去問她, 彷彿她就坐在我車上, 但再聽不到回應了。
        一晚如常地太太在醫院上班, 獨個兒隨便走進唐人街一間小餐館吃晚飯之際, 背後的電視傳來陣陣歌聲唱著「心肝寶貝, 突然在眼前….」內心有種刺痛的感覺, 那幾句歌詞叫我心如刀割, 強忍淚水, 連飯也再吃不下便離開; 我們都很想她, 太太兩次夢到文筠, 連她的同學也夢見過她, 為何我一次也夢不到?

       晚上開著車子回家, 又經過那高速公路, 又問文筠, 那個出口快? 再無回答……...因她已經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