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把与宝剑

(Family Entertainment : Books)
末世的預言, 小說, 屬靈小說,

火把
1、火把
我坐在伦敦的旅馆房间里。
我感到焦躁不安,想要走到邻近的白金汉宫。
虽然我明知自己这次来对了地方,来对了时候,但这却是我所经历过最困难的服事旅程之一。
我开始回想有关这次旅程的预言。
我把头靠在椅背上休息一会儿。
突然间,我进入另一个世界。
我站在海滩上,海水轻轻地拍打我的脚。
我想我一定是在做梦但我知道我并不在睡觉。
我看着绚烂的天空;
我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日落或日出。
我开始思索,为何无法分辩它是日出或日落。
接着,我留意到空气:它不只是干净、新鲜;我每吸一口气,便感觉自己更年轻,心智更活跃,思想愈加敏锐、清晰。
我观看远方的山岭,开始仔细端详。
它们看来离我至少有五十哩,或是更远;空气太干净,我难以确定。我爱山,也曾见过世上最雄伟的一些大山,但这些山比我所见过的更美妙。
他们好像巨大的堡垒城墙,展现力量和决心,却又友善而吸引人。
我继续往下看到群山和我之间的海水,思考是否有一条路可以绕过海水,使我到达山岭。它们虽然离我那么远,我却被它们深深地吸引,想要马上过去。
我觉得应该更仔细地观察海水。它也是完全清澈,带着一丝丝蓝色,天空形成强烈对比。我很难想象还有比这里更完美的地方。奇怪的是,它好像是我的家,是我所归属的地方。
我整个人以妙不可言的方式苏醒起来,好像从梦境中醒过来进入现实,而这个现实又远比梦境来得更为美妙。
然后,我注意到有个像人的形体在海滩上向着我走过。
我从老远便看到祂拿着一柱火把,散发着与天空相同颜色的光芒。
从祂坚定却从容的步伐,我马上知道那是主。祂从来不匆忙,因为时间也听名于祂。当祂走近时,我看到祂穿着白袍子,前面束着金带。
祂的衣服和袖子边缘镶着金色的图案。
祂说:“这是日落和日出。
一处的日出就是另一处的日落。
你活在一个时代的日落,和另一个时代的日出。
这就是你来这里的目的:了解你所处之代的末了,和即将来临之时代的开始。”
祂走近来,将火把伸出,示意要我接住。
祂说:“这是你的。我点着了这火把,但你必须让它持续燃烧。”
我接过火把,却没想到它是那么轻;因此,我想它也一定很脆弱。主回应我的想法,说:“它既不轻,也不脆弱。它比地球更重、更结实。这是我同在的光。若不是我靠近你,你就拿不住。你如果偏离我的同在,它就会变重;你如果偏离我太远,就不得不将它放下。那时,就会有别人把它捡起来拿住。只要紧贴着我,就可以继续持有它。”
我继续察看火把,这是主继续说:
“这个火把所吸收的空气是属天的,而非属地的。
如果持火把的人在属天的领域里与我同行,世上就没有任何能力可以将它熄灭。
它的亮度和能力在乎持火把者的生命,以及他与我靠得有多近。”
我还在注视火把时,主已经开始沿着海滩走下去。
祂才走了两步,就发觉火把变重了;我赶快跟上。接着后面有另一个声音开始说话。
“就连火把本身都能使你分心,影响你跟随祂。”
我回头看到一个中年人,穿着简朴的修道士服装。
他有一张正经而喜乐的脸。我们一边走,他一边说:“在你的世代里,持火把者会多如过往所有世代的总和。
当你遇见其他持火把的人,会认得他们;你们必须彼此鼓励、帮助。
你们没有一个人可以单独站立得住,所以必须与其他持火把得人连结。你们联合起来,便能胜过抵挡的邪恶势力。藉由这火把的光,你们可以使众人、众城、甚至列国得着自由。”
这时,我注意到火把在呼吸--它是活的!
我用双手握紧它时,就有一股能力流贯我的全身,仿佛在我身上接通了某种电路。我的视野扩展,心思更加敏锐,并且感觉力量加增。
我无法理解怎么会有人愿意舍弃这样的宝贝。
主插进来说:“你还没有感受到它的痛苦。我以我的话语托住宇宙;是我的话语使你能够握住这火把。
这火把是我同在的光,也是你们所谓的‘运动’。
我是活生生的真理,而活的真理总是在运行。
起初圣灵就在运行,而祂从未停止运行。生命是会运行的。”
与我们同行的修道士接着说:
“我们在祂里面生活、行动。圣灵总是在运行。
当祂运行在空虚混沌之上,祂就带来生命。
那就是祂的目的--将邪恶在世界造成的混乱转化为新的生命。你若随着圣灵的生命而行,你的灵便会吐露出创造力。”
“你是谁?”我问道。
“你们称我为多马.金碧士(注:ThomasaKempis(1380-1471),著有《效法基督[TheImitationofChirst])。”
“很荣幸见到你。
我很熟悉你的作品;它帮助我渡过了一些黑暗的时光。事实上,整体而言,我觉得除了圣经以外,它是我所读过最强而有力的著作之一。”
多马继续说话,好像根本没有听到我的评语。
“严重的黑暗时期很快就会来临。我活在地上时曾面对黑暗,但不及你即将目睹的。记住,你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