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足的秘訣 ▎威爾斯比解經書《歌羅西書》

(Family Foundation : Bible Study)
知足, 經書, 歌羅西書,

我靠主大大的喜樂、因為你們思念我的心、如今又發生。你們向來就思念我、只是沒得機會。我並不是因缺乏說這話、我無論在甚么景況、都可以知足、這是我已經學會了。我知道怎樣處卑賤、也知道怎樣處豐富、或飽足、或饑餓、或有餘、或缺乏、隨事隨在、我都得了秘訣。我靠著那加給我力量的、凡事都能作。然而你們和我同受患難、原是美事。腓立比人哪,你們也知道我初傳福音,離了馬其頓的時候,論到授受的事,除了你們以外,並沒有別的教會供給我。就是我在帖撒羅尼迦,你們也一次兩次的打發人供給我的需用。我並不求甚么饋送,所求的就是你們的果子漸漸增多,歸在你們的帳上。但我樣樣都有、並且有餘;我已經充足,因我從以巴弗提受了你們的饋送,當作極美的香氣,為神所收納、所喜悅的祭物。我的神必照他榮耀的豐富,在基督耶穌裏、使你們一切所需用的都充足。願榮耀歸給我們的父神、直到永永遠遠。(腓利比書四10-20)

“他的問題就在於他是一個溫度計而不是恒溫器!”一個執事說的這句話引起了牧師的好奇。他們在討論誰有可能當選委員會的成員,有人提出了吉姆的名字。

“牧師,是這樣的,”執事解釋,“一個溫度計不會改變周圍的事物——它只是記錄溫度。它總是上上下下。但一個恒溫器會調節周圍的環境,在環境需要改變時便去改變它們。吉姆是個溫度計——他缺乏改變事物的能力。反而,是環境在改變他!”

使徒保羅是一個恒溫器。他不會因環境的改變而出現靈性上的起伏,他會勇往直前,平穩地作工和事奉基督。他在這封書信的末尾所寫的個人介紹表明他並不是各種環璄的受害者,而是各種環境中的勝利者:“我無論在什么景況,都可以知足”(腓利比書四11);”凡事都能作”(腓利比書四13);“但我樣樣都有”(腓利比書四18)。保羅不需要飲食奢侈才知足,他在基督豐富供應給他的屬靈資源中找到了滿足。

知足並非自滿,也不是一種基於無知的假平安。自滿的信徒不會關心別人,而知足的基督徒卻樂於分享他的祝福。知足不是逃避爭戰,而是在爭戰中持有平安和信心。“我無論在什么景況,都可以知足,這是我已經學會了。”(腓利比書四11)這一節經文中有兩個非常重要的詞——“學會”和“知足”。

“學會”這個詞的意思是“透過經歷學會”。保羅的屬靈的滿足不是打從他得救的那一刻便有了,他要經歷生命中的許多艱辛,才學會如何知足。“知足”這個詞意為“從容的”。它描述一個人有內在的資源,所以他不需要依靠外在的代替品。希臘文中這個詞的意思是“自給自足”,是禁欲主義哲學家最喜歡的一個詞。但基督徒不是靠自己而充足,他是在基督裏面充足。因為基督在我們裏面活,我們是充足的,能應付生命的所有要求。

保羅指出了三樣奇妙的屬靈資源,能讓我們沒有缺乏,享受豐盛。

1、神超越一切的護理(腓利比書四10)

在充滿科學成就的世代,越來越少聽到神的護理。我們有時會認為,世界是一個巨大的自然機器,當它的輪子正在轉動的時候,連神自己也無法幹擾它。但神的話語清楚地教導我們神在大自然和神子民的生活中所做的護理工作。“providence”(看護管理)這個英文單詞由兩個拉丁詞組成:“pro”指“之先”,而“video”指“看見”。神的“護理”指神事先已經看見了。這不只是代表神有先見之明,神的“護理”包含更多的涵義。它是神在事先作工,安排環境和狀況,為要成就他的旨意。

我們所熟知的約瑟和他哥哥們的故事演繹了神的護理的意義(創世紀三十七-五十)。在約瑟十七歲的時候,他的哥哥們因為妒忌他,而將他賣為奴隸。他被帶到埃及,在那裏神啟示他在七年的豐年後會有七年的荒年。透過約瑟為法老解夢,這個事實被揭示出來。也因此,約瑟被立為埃及的宰相。分開二十年後,約瑟的哥哥們與他和解,他們也明白了主所做的一切。

“這是神差我在你們以先來,為要保存生命。”約瑟說。(創世紀四十五5)

“從前你們的意思是要害我,但神的意思原是好的。”(創世紀五十20)

“我們曉得萬事都互相效力,叫愛神的人得益處”(羅馬書八30)。

這便是神的護理:神管理並完全掌管生命中的一切事。

保羅在他生活和事奉中經歷過神的護理,讓他能夠寫下神的護理令腓立比的教會關心保羅的需要,而這正是在保羅最需要他們的愛的時候。他們一直都很掛念他,但卻一直都沒有機會去幫助他。今天許多的基督徒都有這種機會,但卻沒有去關懷!

生命不是一連串的意外,它是一連串的命定。

“我要定睛在你身上勸戒你。”(詩篇三十二8)

亞伯位罕稱呼神為“耶和華以勒”,意思是“主必預備”(創世紀二十二14)。

“既放出自己的羊來,就在前頭走。”(約翰福音十4)

這就是神的護理,知足的奇妙源頭。

2.神永不失信的能力 (腓利比書四11-13)

保羅很快便讓朋友知道他並不是在抱怨。他的喜樂不是靠環境或事物,他的喜樂來自一些更深切的東西,除了貧窮和富足之外的事。我們大部分人都學會如何“處卑賤”,因為當難處來時,我們會立即跑到神面前。但只有少數人知道如何“處豐富”,順境比逆境對信徒造成更大的傷害,“我是富足,已經發財,一樣都不缺。”(啟示錄三17)

腓立比書四章12節中的“知道”和腓立比書四章11節的“學會”是不一樣的。“知道”指“初步了解秘訣”。這個詞被異教徒用來指“內在的秘密”。經過試煉和考驗,保羅被傳授了無論是在卑賤或富足的情況下一會回家都能知足的奇妙秘訣。“我靠著那加給我力量的,凡事都能作。”(腓利比書四13)正是基督在他裏面的力量,給他靈裏的知足。

大霧籠罩著芝加哥的奧黑爾國際機場,我乘坐的航班被延遲了。我坐在客運大樓看書,安靜地求神在這個旅程中實現他的計劃。我的附近有一位男士也在等同一個航班,但他就像一只困在籠裏的獅子踱來踱去,他用來形容那場霧的語言令整個氣氛更加低迷!我在想,這是一個沒有任何內在力量源泉的人。不久,他問我為什么航班那么遲我還可以那么冷靜,而我有了機會與他分享福音。

由紐約上州途經紐約市飛回芝加哥時,我們需要繼續在肯尼迪機場上空等候一個多小時。當空中小姐宣布我們會遲一小時降落,一個在走廊另一端的男人大叫“拿酒來!”這是當事情不如意時,他唯一的幫助來源。

自然界的一切都依賴於隱藏的資源。巨大的樹讓它的根深深紮入泥土裏,吸取水分和礦物質。河流的源頭是雪山。一棵樹最重要的部分是你看不到的那個部分——根系,而一個基督徒生命中最重要的部分只有神能看到。我們無法抵抗生命中的壓力,除非我們憑著信心去汲取神深深的資源。保羅依靠基督的力量在他的生命中工作(見腓利比書一6,21;二12-13;三10)。“我可以……靠著基督”是保羅的座右銘,這也可以成為我們的座右銘。

對腓立比書四章13節,J. B.菲立普斯的翻譯是:“我靠著住在我裏面那一位的力量,凡事都准備好。”(I am ready for anything through the strength of the One who liveswithin me)。《當代聖經》(The Living Bible) 的翻譯是:“我靠著給我力量和能力的基督的幫助,凡神叫我作的,我都能作。” (I can do everything God asks me to with the help of Christ who givesme the strength and power )不管你喜歡哪一種翻譯,他們都在說同一件事:基督徒所需要的所有能力都在他裏面,足以應對生命的要求。我們只是需要靠著信心來支取這能力。

每一個基督徒都應該讀一下霍華德·泰勒博士和他的太太所寫的《戴德生的屬靈秘密》(Hudson Taylor’s Spiritual Secret)這本書。這本書向我們揭示了一位去中國宣教的偉大宣教士生命中內在能力的原則。多年來,戴德生都努力工作並且感覺到是基督在供應他的一切需要,但不知為什么,他在事奉中卻缺乏喜樂或自由。一封朋友的信打開了他的眼睛,讓他看到了基督的充足。他說:“不是相信我自己的信心,而是望向那位信實的主。”這是他生命的轉折點。每時每刻,他吸取基督的能力來應對每一天的責任,而神的能力帶著他走過生命的每一程。

耶穌在約翰福音十五章葡萄樹與枝子的講道中也教導了這個功課。他是葡萄樹,我們是枝子。枝子唯一的用處是結出果子;否則,倒不如把那枝子燒了。枝子不會透過自己的努力結出果子,而是靠吸取葡萄樹的生命。“離了我,你們就不能作什么。”(約翰福音十五5)當信徒維持和基督的相交,神的能力便會幫助他度過。“我在基督的豐滿裏,一切都充分滿足了”(I am self-sufficient in Christ’s sufficiency)(腓利比書四13)。

神的超越一切的護理和永不失信的力量是我們可以支取的兩個資源,能夠讓我們充足地應對生命裏的各種任務。但還有第三個資源。

3.神永不改變的應許(腓利比書四10-20)

保羅感謝腓立比教會送給他的慷慨禮物。他將他們的奉獻和三樣我們所熟悉的事物作比較。

【1】發芽的樹(腓利比書四10)。“繁茂”(flourished) 這個詞的意思是一朵花或一棵樹開花或發芽(編者注:這個詞的意味在中文聖經中不太能看出來,和合本譯作“發生”。保羅在這裏要表達的是腓立比人對他的關懷,很旺盛地生發出來。)。我們常常走過屬靈的“冬季”,然後春天來了,就有了新的生命和祝福。樹本身並沒有被拔起或移動,環境也沒有改變,不同的是我們裏面有了新的生命。

【2】一個投資(腓利比書四14-17)。保羅將他們的宣教奉獻看作一個投資,會給他們帶來豐厚的屬靈紅利。“溝通”(communicate)一詞就是我們所熟悉的“相交”(fellowship)一詞。教會進入一個施和受的階段,教會給予保羅物質的供應,並從主領受屬靈的供應。主在保管賬簿,而他永遠不會漏付任何一筆屬靈的紅利。在物質上不與他人分享的教會是可憐的。

【3】一個祭物(腓利比書四18)。保羅把他們的饋送看成是屬靈的祭物,獻在榮耀的神的祭壇前。

在基督徒的生命中這被稱做“靈祭”(彼得前書二5)。

我們獻上我們的身體作為活祭(羅馬書二1-2)。

還要以頌贊為祭(希伯來書十三15)。

行善是奉獻給主的祭物(希伯來書十三16)。

還有我們有特權為基督嬴得失喪的靈魂獻在他面前為祭(羅馬書十五16)。

這裏保羅將腓立比的信徒看作祭司,把他們的奉獻當作祭物獻給主。根據瑪拉基書一章6至14節 ,我們需要把我們最好的獻給主。

保羅並沒有把這些饋送簡單地看作來是自腓立比教會的禮物,他把它們看作從天上而來的對他的需要的供應。保羅所信靠的是主。腓立比書四章18節和19節是很有趣的對比。如果我們想闡釋保羅的話,就可以這樣說:“你供應我的需要,神就將供應你的需要。你供應我的一個需要,而神將供應你一切所需。你在貧窮時施舍,神會在他榮耀的豐富中供應你所需要的一切。”

神沒有答應供應我們因貪婪而想要得到的東西。當神的兒女在神的旨意裏,為神的榮耀事奉時,他的所有需要便會得到供應。戴德生常常說:“按照神的方式,為了神的榮耀,來做神的工作,斷然不會缺少神的供應。”

一名年輕的牧師來到一個教會,那個教會習慣每年通過晚餐會、義賣會和類似的方法提高年度預算。他告訴他的工作人員,他不能同意他們的計劃。“我們向神禱告,求神來供應所有的需要,”他提議。“在月末的時候,支付所有的賬單,把我的薪金留到最後。如果不夠支付我的薪金,受苦的就是我而不是教會。但我並不認為有人會受苦。”工作人員們認為這個牧師和這間教會都會撐不下去,但這卻沒有發生。每個月的賬單都還清了,到了年底還有盈餘,這么多年來這還是頭一次。

知足是因為有充足的資源,我們的資源是神的護理、神的能力和神的應許。這些資源使保羅面對生活的每一個要求時都能夠充足,而它們也可以使我們充足。

轉自博文建造幸福家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