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大段 列祖的历史 - Ⅱ以撒(25:19-26:35)

(Family Foundation : Bible Study)
信徒進深課程, 圣经提要, 创世记, 信徒神學, 创世记释义, 創世記, 顾约瑟, 江西省基督教两会,

Ⅱ以撒(25:19-26:35)

圣经记载的以色列四位列祖的历史中,以撒着墨最少,且总是把他与父亲亚伯拉罕和儿子雅各连在一起,很少有独立的篇章。这不等于他是其父与子的附属品,而是他甘当配角,与世无争。尽管以撒的性格和属灵生命不及他的父亲亚伯拉罕,但他仍然是以色列民族一位伟大的先祖,因为他是神的应许之子,以色列后裔是从他而出的。
以撒最优良的品质是顺服神。当他还是童子时,他父亲在摩利亚山上把他献为燔祭,捆绑他,欲杀他,但他没有哭闹、反抗、挣扎;在他成年时,他的父亲全权委托仆人为他择媳,不让他参与,他也没有异议。因为他知道,父亲所做的都是出于神的旨意。正因如此,他的一生平稳安静,万事亨通,不像他的儿子雅各那样到处乱抓,充满坎坷与磨难。

一、以撒的后代(25:19-26)
亚伯拉罕去世后,圣经没有按顺序记载以撒的生平,而是以跳跃式的笔法记载以撒的后代。可见以撒是位承前启后的人物,他在神的永远计划中起着桥梁的作用,就如施洗约翰在主基督之前起着先锋作用一样。

1.雅各与以扫的出生(25:19-26)
利百加与撒拉一样,结婚后迟迟不育。二十年后以撒为此事专一向神祈求(21上),神就使利百加怀了孕(21下)。但好事多磨,"孩子们在她腹中彼此相争"(22),这是人类的始祖亚当与夏娃犯罪后遗留下来的天性,使人在"母亲怀胎的时候就有了罪"(诗51:5)。利百加不堪痛苦,求问耶和华,神将宏大的计划晓谕她--"两国在你腹内,两族要从你身上出来"(23上),而且神的计划是反常规、反传统的--"将来大的要服侍小的。"(23下),这打破了古代长子得天独厚的优越享受。这是神"爱雅各,恶以扫"(玛1:2下一3上)的缘故。 这对孪生子不仅在母腹里相争相斗,而且在出娘胎的第一秒钟起就以打架的姿势出现--弟弟抓住哥哥的脚跟(26),并且世世代代打下去。哥哥以扫浑身发红,预示以后他为了一碗红豆汤就出卖长子的名分(30)。以扫又名以东,是以东人的祖先。以东人居犹太国东南西珥山一带,世代与以色列民为敌。弟弟雅各的"抓"是尽人皆知的--抓长子名分、抓祝福,抓名抓利抓虚荣,却什么也抓不到。最后他紧紧地抓住了神,神的祝福便临到他。

2.雅各与以扫的特性及父母的偏爱(25:27-28)
以扫好动,常在田野狩猎,他捕获的野味换得父亲的偏袒;雅各喜静,常住帐棚陪伴母亲,得到母亲的呵护(27-28)。父母的偏爱一方,是导致兄弟关系恶化,加剧家庭破裂的催化剂,这是做父母当引以为鉴的。

3.以扫轻看长子名分(25:29-34)
犹太人的长子可得四种福分:得父亲的祝福(参27章);得着家业的权柄(参撒上20:29);得双份家产(申21:15-17);得为全家祭司的尊职(撒上20:29)。但以扫却为一碗红豆汤出卖了长子名分,他的人生是何等的糊涂,何等的可怜。 以扫人性的缺陷昭然若揭。
①没有节制--不但累,而且"累昏了"(29)
以扫整日在田野狂奔乱跑,既是撒野图痛快,又是为了博取父亲的欢心,追寻猎物,为父亲解馋。他的不节制的野性使他"累昏了"(29),以致做出失去理智的事。 人应当勤劳,但不可蛮干,神创造黑夜的目的就是为了让疲劳的人休息。但许多人没命地干着,结果什么也没享受到就累垮了。
②目光短浅--只图眼前微利,不管将来的后果(32-33)
买卖是建立在互惠互利,公平交易的基础上的,买卖双方都须维护自己的基本利益。像以扫这样轻率愚蠢地贱卖自己尊贵的名分、优厚的利益的人古今未有。
③没有思考--只顾"吃了喝了……走了"(34)
三个"了"字形象地刻划了以扫大大咧咧的卤莽性格。但他并非真的不拘小节,日后当他知道自己的利益已不可挽回时,就对弟弟起杀心(27:41)。

 二、以撒家庭的发展(26:1-33)
基拉耳是非利士的重镇,也是一座古城(20:1-2)。当年,亚伯拉罕和撒拉在所多玛与蛾摩拉被毁后,离开希伯仑到基拉耳时,以撒已怀在他母亲撒拉的腹中(20:1,参17:17-21;21:5)。约八十年后(参21:5;25:7),以撒带领全家也到了基拉耳。

1.饥荒与神旨(26:1-5)
"在亚伯拉罕的日子,那地有一次饥荒"(1上)。"那地",指迦南境内;"饥荒",指12:10所叙的饥荒。巴勒斯坦一带常有周期性的饥荒,亚伯拉罕初到那里时就遇上了,并且不经祷告就私下埃及。现在以撒也遇见了饥荒(1中),他惊慌失惜地带领全家南下到基拉耳(1下),可见人的软弱都有共性的。
此处经文中的亚比米勒与20:2中的亚比米勒为同一个王号的两个不同的人。"亚比米勒":是非利士王的称号而非人名,有如埃及的法老,罗马的该撒一样。
当以撒准备效法他父亲到盛产粮食的埃及逃荒时,神向他显现,拦阻了他的盲动(2)。人是健忘的,但神永远不会忘记亚伯拉罕在埃及的遭遇,他不愿父子两代都在法老面前抱愧蒙羞。尽管基拉耳也是外邦人的集居地,以撒在那里也会遇到麻烦,但比起埃及是有质的不同的。
神指示以撒寄居在基拉耳(3上),应许赐福给他,并再次重申与亚伯拉罕所立的约--承受土地为业,子孙众多,"地上万国必因你的后裔得福"(4)。神普降宏恩的缘故是因为亚伯拉罕的信靠与顺服。

2.以撒说谎(26:6-11)
这段经文记载以撒重蹈父亲的覆辙,与妻子利百加兄妹相称以减轻心中恐惧(7)。这使我们看到,人若离开了神的保守,最刚强聪明的人也是懦弱的低能儿,这是亚当子孙的天性。其实以撒的忧虑只是杞人忧天,因为他们"在那里住了许久"(8),没有人对利百加的美色动淫念,更没有人加害于他。倒是亚比米勒看出了"兄妹"的破绽,下了一道禁令(11),当然,这道禁令是从亚比米勒与他国民的切身利益出发的(10下),而不是诚心要保护以撒夫妇。

3.以撒日增月盛(26:12-17)
以撒毕竟是神的应许所生的儿子,他吃一堑,长一智,悔改走义路,归耶和华为圣,神就施恩给他,使他在信心的道路上扬声大笑。这就是以撒名意在他生活中的印证:戏玩→嘲笑→欢笑→开怀大笑。 以撒悔改后,神的恩典像江河水一样涌流不息。原先闹饥荒的,现在农作物"有百倍的收成"(12)。以畜牧业为主的时代,牛羊是财富的的标志,如果光有农业丰收,只能是"只有温饱,没有小康",但他成了"大富户","有羊群牛群,又有许多仆人"(13-14)。仆人不仅数量多,且很得力,圣经中记载的两个最忠心的仆人都是为他服务的,一个是为他择妻的老仆人,一个是利百加陪嫁的乳母。圣经中没有提到利百加的死,倒是记载了她的奶妈的死和厚葬(35:14-15),可见她对以撒家庭的功劳之大。
以撒不仅"昌大,日增月盛",而且灵性光景也提高到一个新的高度。当基拉耳人因嫉妒,而将当年亚伯拉罕的仆人所挖的井"全都塞住,填满了土"(15),亚比米勒又向以撒下逐客令时,以撒默默地离开了。
亚比米勒为什么在以撒说谎犯罪的时候没有伤害他,而在他的百姓欺负以撒的时候赶走他呢?这是双方力量的转变。当以撒举家逃荒初到基拉耳时,亚比米勒视他们为无靠的难民,保护他就显出自己的强大与宽宏。如今,亚比米勒眼看以撒比他们"强盛得多"(16),构成对他们的威胁,又明知是自己的百姓理亏,担心以撒报复,后果不堪设想,故以恭维他强盛为名,行驱逐出境之实。

4.以撒的宽阔襟怀(26:18-25)
以撒退居基拉耳谷后,他的仆人挖出了一口活水井(19)。基拉耳人现在不玩填井的把戏了,而是"争竞",因为水源是人畜的命脉,他们懂得井的价值了。但"争"比"填"更具挑衅性,更具血腥味。"填"是暗中的,单方的近乎顽童恶作剧的举动,忙了半天谁也得不到好处;而"争"是公开的,双方强悍的牧人为各自的利益面对面的争斗。但以撒以善胜恶,又退让了。又挖井,又相争;又相争,又挖井,连挖三口井才使冲突平息。 以撒为他仆人挖的前两口井分别起名为"埃色"("相争"之意)与"西提拿"("为敌"之意),是极具讽刺意义的,基拉耳人在争得井的同时,也沾上了恶名。也许是基拉耳人为臭名而羞愧,也许是井多不再缺水,也许是以撒的善胜过了他们的恶,当以撒的仆人挖第三口井时,他们不再争竞了。
于是,以撒为这口井起名为"利河伯"意思是"宽阔"。这不仅预示了神的恩典宽阔,以撒今后的道路宽阔,也显示了他胸怀的宽阔。基拉耳人步步相逼,以撒如果针锋相对,无论是道理或武力方面他都占有优势,但他没有这样做。以撒一而再,再而三的退让不是软弱,也不是他的涵养高,而是他的灵性光景好。
神是在以撒一再退让,往他父亲创过业的别示巴迁移的当夜向他显现的(24上),真可谓"退一步海阔天空"。神怎样赐福给亚伯拉罕,也怎样赐福给以撒(24下),以撒知恩报恩立刻作出回应,筑坛求告耶和华的名(25)。
神的祝福使以撒更加敬虔,更加顺服,更加仰赖神。神的祝福使不信的人看到:人的眼前利益比起神的永远祝福只是沧海一粟。

5.以撒与亚比米勒结盟(26:26-33)
亚比米勒王就是在"明明的看见"耶和华与以撒同在(28上)的情况下,主动从基拉耳赶到别示巴要求与以撒缔结互不侵犯盟约的(28下-29),就如先前他的父亲亚伯拉罕在这里立约一样,这表明以撒在外邦人中已经站稳了脚跟。"看见"不同于听见,以撒得胜的生活见证使外邦人看见--"蒙耶和华赐福"(29)的人无论走到哪里,无论做什么事,都有神的保佑。这是结盟的原因。
"以撒就为他们设摆筵席"(30),筵席是为朋友与贵客预备的,双方坐在一起轻松愉快地吃喝,一笑泯恩仇。盛筵为次日的彼此起誓(31)营造了良好的气氛。
结盟给以撒带来新的喜讯--"得了水"(32)。这口井是以前亚伯拉罕在世时挖的,后被基拉耳人填满了土,以撒命仆人重新挖出来,但水源干涸了。就在以撒追求与人和睦相处的时候,神使这口井活水涌流。以撒"给那井起名叫示巴"(33),其实是恢复了他父亲所起的"别示巴"的井名。

6.以扫成立家室(26:34-35)
以扫任意妄为的野性再一次大发作,他违背祖父不要娶迦南地的女子为妻(24:3)的遗训,不仅娶了,而且一下子娶了两个(34)。"养不教,父之过",以撒因贪吃野味而纵容以扫,利百加因偏爱雅各而忽略以扫,他们完全没有尽到做父母的责任,从28:6-8节经文中可知,他们平时根本没有告诫以扫不可娶迦南地的女子为妻。此时"以撒和利百加心里愁烦"(35),晚矣!
有解经家认为这段插曲如果放在25章之后会更联贯,但圣经如此编排是恰到好处的,这与下一章的家庭剧变前后呼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