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大段 列祖的历史 - Ⅳ约瑟(37:1-50:26)

(Family Foundation : Bible Study)
信徒進深課程, 圣经提要, 创世记, 信徒神學, 创世记释义, 創世記, 顾约瑟, 江西省基督教两会,

Ⅳ约瑟(37:1-50:26)

约瑟是雅各与拉结所生的儿子,在兄弟中排行第十一。约瑟的名意是"增添"(30:24),这是拉结的心愿,因她在雅各四个妻妾中是最后一个生育的,受尽了耻辱。她生了约瑟后,希望再增添一个儿子,使她扬眉吐气,也希望这个儿子能为家族增添祝福。后来约瑟果然做了埃及的宰相,救了以色列全家与全埃及的人。 约瑟十七岁时与哥哥们一起牧羊,后遭兄弟们的嫉恨,被卖到埃及。 约瑟三十岁开始治理埃及全国(41:46),并在埃及地结婚(41:45),生了两个儿子,大儿子名叫玛拿西,小儿子名为以法莲(41:50-52)。 约瑟一生的年岁是一百一十岁,死在埃及地。约瑟死前留下信心的遗嘱,将他的遗体搬到迦南地。约瑟的骸骨在以色列民出埃及时被安葬在示剑,这是雅各在迦南地为他的子孙购置为业的地方。
一、约瑟被卖(37:1-36)
1.约瑟在家不受兄长们的欢迎(37:1-4)
圣经记载约瑟的生平始于他为父亲牧羊之时(2上),那年他是十七岁的童子。 约瑟在家是个不受哥哥们欢迎的人,他受排斥的原因是--
①雅各过于爱约瑟
约瑟是雅各的第十一个儿子,但雅各却为他"作了一件彩衣"(3下)。
据当时的风俗,只有长子才配穿彩衣,这引起了雅各众子们的嫉恨。雅各为何要这样作?一是雅各在他的四个妻妾中只爱拉结一人,他的本意只娶拉结一人,而约瑟是拉结所生的长子,从某种意义上说,约瑟是他心目中真正的长子。二是流便与雅各的妾犯奸淫,失去了长子的尊荣,雅各有意以约瑟取代流便(参35:22;49:3-4;代上5:1)。
②约瑟的诚实无伪
约瑟的哥哥们常在一起狼狈为奸,约瑟不仅不与他们为伍,而且,"将他哥哥们的恶行报给他们的父亲"(2下),使哥哥们怀恨在心。退一步讲,约瑟不与他们同流合污,他本身的圣洁,对他兄长们的行为就是一种审判,即使约瑟不向父亲报告,他们也会群起而攻之的。
2.约瑟的两个异梦(37:5-11)
①第一个梦
这个梦与耕作有关,暗示约瑟以后要给受饥馑威胁的人带来祝福。后来,事实证明正是如此,当"饥荒遍满天下"(41:56)时,他的哥哥们向他求粮,"脸伏于地,向他下拜。"(42:6下)这是神藉着梦使约瑟在兄弟面前显为至尊。
②第二个梦
这个梦与天象有关,预示约瑟将被高举。古时候,天文的表号都是代表统治者的。约瑟的第二个梦表示雅各全家都是有权柄的,太阳代表父亲,月亮代表母亲,星星代表十一个兄弟,而他则高过整个家族中所有的人。这个梦也被后来的事实所应验。 约瑟的哥哥们与他的父亲对这两个梦有着两种不同的反应,"他哥哥们都嫉妒他,他父亲却把这话存在心里。"(11)
③异梦与乱梦之别
怎样界定异梦与乱梦?异梦是在有健康的身体、健康的思维、健康的意念之下所作的记忆非常清晰的梦,乱梦则反;异梦是完全出于神的,不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的幻觉,乱梦则反;异梦必会藉着时间、环境、生活而应验,乱梦则反。 即使是异梦,也是人在灵性幼稚的时候神启示人的一种方式。例如以赛亚先知,开始阶段见异象、异梦,后来当他生命成熟时,耶和华的话就直接临到他。 我们应承认一件事,教会时代是圣灵时代,圣灵会根据特别时期、特别需要、特别因由,藉着一些人将神的旨意向人显明,例如圣经上的许多奥秘是藉着保罗显明的。那时有奥秘,现在也有,且是隐藏的。怎样识别是圣经的奥秘还是异端邪说,这就需要我们以圣经为本,用属灵的敏锐目光去辨别分析,看其是否符合圣经的真意。
3.约瑟遭兄长们的阴谋陷害(37:12-28)
①约瑟的顺服(12-17)
约瑟是个纯洁无瑕,心地善良的人,他因受到父亲的宠爱,被哥哥们嫉恨与孤立(4)。但他毫无戒心,把两个异梦都毫无保留地告诉他的哥哥们,使他们对他更加恨之入骨。他们在日常生活中串通一气,向他泄愤,但约瑟对他们毫无防范之心。
约瑟的哥哥们去示剑究竟是出于什么目的?是以得胜者的姿态去耀武扬威,还是以好奇的心理去窥视示剑人的现状?但他们很快又离开了。他们的随心所欲可苦了诚实认真的约瑟,他四处找啊找,以致在田野走迷了路。当他知道他的哥哥们已经去多坍时,本有理由打道回府了,因他父亲是要他到示剑去找他的哥哥们的。但他出于爱心,还是拼命地"去追赶他哥哥们"(17中)。
②约瑟的被害(18-24)
约瑟的哥哥们"远远地看见他"(18上),不是看见他独自在荒野寻觅、呼喊哥哥们的感人情景,而是一眼看见他身上穿着的那件使他们妒火中烧的彩衣,于是,"同谋要害死他"(18下)。当雅各的其他几个儿子合谋要杀约瑟的时候,长子流便出来讲话了(21下-22上),他的话起了缓冲作用,保全了约瑟的性命。 神的保护是很奇妙的,他拣选一个人站出来主持公义,并不等于该人就是一个义人。流便犯有乱伦之罪(35:22),而且,按理他是最恨约瑟的,因为,雅各把象征长子权利的彩衣给了约瑟。但他在关键时刻,真心"要救他脱离他们的手,把他归还他的父亲。"(22下)并且,在他的兄弟们瞒着他把约瑟卖掉时,他悲痛得"撕裂衣服"(29)。雅各的四子犹大出点子把约瑟卖掉,这较之杀害约瑟要好得多。但对犹大这个人也不能用简单的"好"或"坏"来评判,下一章的经文就详尽地记载了他的恶行。因此,救约瑟脱离死亡,不是流便与犹大的功劳,而是神的奇妙带领。一个真正蒙神喜爱的人,无论处在何种险境,都会得到神的保护,"虽然行过死荫的幽谷,也不怕遭害"(诗23:4)。
③约瑟的被卖(25-36)
约瑟好不容易找到了哥哥们,欢呼雀跃地朝他们跑去,但"嫉妒是骨中的朽烂"(箴14:30),他们恶狠狠地剥掉了他身上的彩衣,然后,"把他丢在坑里"(24上);然后,心安理得地"坐下吃饭"(25上)。这如同后来的犹太人钉死了主耶稣后吃逾越节的筵席一般(参约18:28)。
"人的尽头是神的起头",当约瑟处于危难绝望中时,神藉着外邦人的手解救了他。把约瑟卖到埃及,这是神救赎计划的开始。假如没有被卖,约瑟就不可能作埃及的宰相,不可能连续七年"积蓄五谷"(41:35),使全埃及的人,也使雅各一家在"饥荒遍满天下"之时(41:56),"可以存活,不至于死。"(42:2下)
约瑟的哥哥们把他像奴隶一样卖给以实玛利人(28),得了二十舍客勒银子。这是古代犹太人自五岁到二十岁的男人的身价(利27:5)。
"以实玛利人"与"米甸人",在本章第25节、27-28节、36节及39章第1节中交替出现,二者同为亚伯拉罕的后裔。以实玛利人是亚伯拉罕从使女夏甲所生的后裔(16:15),米甸人是亚伯拉罕从基土拉所生的后裔(25:2)。
④雅各遭骗(29-35)
年迈的雅各遭到儿子们的欺骗,是因为他曾欺骗过别人,"人种的是什么,收的也是什么。"(加6:7)雅各骗人与被骗都是与羊有关的。他用羊皮裹在脖子和手上,骗取了父亲的祝福;他用带斑纹的树枝对着白羊交配,产下带斑点的羊归己,夺取了舅父大量的财产。而现在,他的儿子们用羊血染红了彩衣向他报丧,其骗术可谓是青出于蓝胜于蓝。
也许有人要问,雅各犯罪悔改了,为什么还要受到惩罚?人若知罪认罪,神是会赦免人的罪的,但神不挪掉人犯罪所产生的罪果。否则人们白天犯罪作恶,晚上流泪悔改,就不会对罪的刑罚恐惧战兢了。
"我必悲哀着下阴间到我儿子那里。"(35)这是雅各信心的看见,他认识到人有灵魂,人死后灵魂是不死的。
二、犹大与他玛(38:1-30)
本章经文在以色列整个家族史中有着重要的地位,因它关乎大卫王室的家谱背景(38:29;得4:18-22;太1:1;路3:33)。本章经文与《路得记》为同一主题的变奏曲,两个事件都涉及到弥赛亚的世系,经文中所记录的"罪和计谋"都有特定的家庭意义。他玛原本有权成为犹大继承人的母亲,只是一系列不幸事件的发生,使她不得已与公公犹大发生乱伦关系,但不管怎样,这是极其严重的罪行。然而,在基督的家谱上,竟有犹大和他玛的名字(太1:3;路3:33)。这就说明了神的恩典遮盖了人的一切罪恶,基督先祖之所以蒙拣选,绝对不是他们本身的道德彪炳,而纯粹是出于神的怜悯和恩惠。
本章经文的插入打断了有关约瑟的记载,但它深刻地揭示了犹大的劣性,这对彰显约瑟的美德起了对比作用。而且,可使读者对约瑟的命运产生悬念。
1.犹大家"无后"之忧(38:1-11)
①犹大对婚姻的轻率(1-5)
犹大在婚姻上的草率态度与后来在婚姻上惨败的大力士参孙何其相似。犹大无视"不要娶迦南的女子为妻"(28:1)的祖训,参孙不顾父母的竭力反对娶仇敌非利士人的女儿(参士14:1-3);犹大与路旁的"妓女"同寝,不知不觉中犯了乱伦之罪,参孙与妓女打得火热,泄露神所赐的力量源泉的奥秘。他们所处的时代不同,但犯罪的性质是相同的,都是被情欲所诱。
犹大在一位亚杜兰人的朋友希拉家里作客时,一看到迦南人书亚的女儿,不知其姓甚名谁,不知其禀性如何,不经父亲的同意,就"闪电式"地与之成婚,并连生三子。圣经没有记载犹大妻子的名字,只说她是迦南人书亚的女儿(2、12),显然,她是不配在圣经上留名的。
人名地名释义: 亚杜兰--"人民正义"的意思,位于伯利恒西南约四十华里。大卫在逃避扫罗王的追杀时,曾躲在此地的洞内(参撒下23:13)。 希拉--"高贵"之意,是犹大的朋友。 书亚--"丰富"之意。 珥--"警醒"之意。 俄--"罪愆"之意。 示拉--"平安"及"祷告"之意。 基悉--"欺骗"之意。
②罪在犹大家孳生(6-11)
犹大婚姻的轻率、失败,导致他的三个儿子不敬畏神,行耶和华眼中看为恶的事,使整个家庭在罪中恶性循环。尽管犹大给他的长子取了个好名字"珥",意即"警醒",但珥还是行耶和华眼中看为恶的事,结果,短命无嗣(7)。
按照当时的婚姻习俗,兄长死后无嗣,弟弟要续娶兄长遗孀,所生长子归在死者名下,为亡兄立后(8)。犹大也要他的次子俄南如此行,这是不合乎神所命定的"二人成为一体"(2:24)的神圣婚姻法的。当时风行此俗,是因以色列人片面地理解神对亚伯拉罕的应许--"我必叫你的子孙多起来,如同天上的星,海边的沙。"(22:17)他们以为儿子死了,如果没有后裔,那么神的应许就会落空。这种误解导致不正当的婚风蔓延。有人也许会说,摩西在《申命记》25:5-10中不是也提到:弟兄中有人去世无后,要由其他兄弟尽本分,娶死者之妻吗?但这纯粹是为了宗嗣的延续,而不是为了放纵情欲。况且,这段经文中也明确规定,若有执意不愿意娶兄弟亡妻的,也可到长老跟前妥协解决。犹大的次子俄南被神处死,是因为他本末倒置,他为了情欲与兄嫂同房,却不肯为他的哥哥留下后代,恶劣地用了体外排精法(9),这便污秽了床,成了苟合行淫的人了(参来13:4)。
犹大没有透过两个儿子的死认识神的公义管教,没有认识"罪"与"死"的因果关系(参雅1:15),而是归咎于媳妇他玛"克夫",担心小儿子示拉也会像其他两个儿子一样死于不吉利的儿媳妇他玛之手,故用谎言把她打发走。
2.犹大与他玛的苟合(38:12-26)
从字义上看,犹大对他妻子的死感到很高兴(12上),但这节经文的"安慰"是指犹大妻子的丧期过了以后而言的。 "剪羊毛"(12下),是中东一带在羊肥毛丰的季节举行的贸易集市盛会。
他玛在父家守寡,她牢牢地记取犹大的话,苦苦地等待示拉长大成人好来娶她,但望眼欲穿不见诺言兑现。她知道自己上当受骗了,便以特殊的方式来成全为犹大家传宗接代的使命。
他玛知道公公生性好色,就选择了去剪羊毛的必经之地(14下),"用帕子蒙着脸"(14中),侨装妓女等候犹大。蒙脸的妓女属于高级妓女,低级妓女是不蒙脸。当时的社会有两种妓女是不受歧视的:一是受委曲,为伸张公义而当妓女的;二是宗教上的妓女,即庙妓。他玛属第一种妓女。他玛设下圈套,犹大不仅就范,还留下代表他身份的印、带子和杖。他玛既达到了目的,又保全了自己的性命,免于被当作"淫妇"而烧死。难怪后来真相大白时犹大自叹不如:"她比我更有义"(26上)。
犹大的感叹是有道理的。一是犹大虽然无意乱伦,却是为了发泄情欲而犯淫乱之罪的,尽管他不再与她玛同寝(26下),但以他的天性,完全有可能再去找别的妓女;而他玛则是为了完成传宗接代的义务屈当"妓女"的,而且仅此一次,事后仍规规矩矩地守寡(19)。二是犹大言而无信,小儿子长大成人了,却没让他娶他玛;他玛却不因被弃而生怨恨,一心要为犹大家繁衍子孙。三是犹大不如他玛智慧,欲火攻心时不顾自己的身份地位,把什么都交出了。
他玛是无辜的、智慧的,她值得同情,却不足为取。因为神不愿人用犯罪的手段去做好事,这是新约的原则。她虽然是无奈的,但罪还是罪,苟合还是苟合,"你是赦免他们的神,却按他们所行的报应他们。"(诗99:8)赦免出于神的慈爱,报应出于神的公义。
3.孪生子的出生(38:27-30)
他玛生了一对孪生子,分别起名为法勒斯和谢拉。这对兄弟出生时的情景,很像雅各和以扫出生时的争斗(25:22-26),"红线事件"成为犹大家族津津乐道的佳话。到此为止,犹大家跌宕的风波趋于平息,丑事却有了意想不到的结局,可谓是"负负得正"吧,这是神拣选人的超常规的方法。这对孪生子的出生,为犹大族未来的发展奠定了基础,法勒斯在族谱上列为长子,大卫是他的后代(参得4:18-22),道成肉身的基督也出于此族。
 
三、约瑟被囚(39:1-23)
本章续第37章的经文,记叙约瑟的生平。本章首尾两段经文的结构对称,以"耶和华与他同在"为对称轴,以在法老的内臣家当奴与在狱中当囚两组事件为对称点,平行展开,突出了"耶和华与他同在,他就百事顺利"(2、3、5、21)这一中心内容。
1.奴隶约瑟备受信任(39:1-6)
一个被卖的奴隶本是人下人,要受苦中苦的,可是约瑟却得到了主人波提乏的重用,成了主人的心腹,掌管了主人家巨细一切事务。这不是护卫长波提乏的仁慈,也不是约瑟有特别的才干与特别的运气,而是神在亲自动工。因为约瑟只不过是个不谙世事的十七岁少年,他很单纯,也很稚嫩,这从他与兄弟们的相处中便可看出。但他到了波提乏家为何一下子就变得那样聪颖、那样练达、那样精干?这是因为"耶和华与他同在!"有了耶和华的同在,逆境变顺境;有了耶和华的同在,黑暗变光明;有了耶和华的同在,眼泪变欢笑! 耶和华与什么样的人同在呢?与敬畏神的人同在,与圣洁无罪的人同在,与诚实忠心的人同在。"耶和华同在"不但是蒙恩者本身的经历,也使他周围的人蒙恩(5)。
"他主人见耶和华与他同在,又见耶和华使他手里所办的尽都顺利"(3),正是这种"看见",使"波提乏将一切所有的都交在约瑟的手中"(6上)。
2.英俊约瑟遭色诱与囚禁(39:6下-20)
约瑟不仅是个聪明能干,稳妥可靠的好管家,还是个仪表堂堂,举止高雅的美少年。他像磁石一样吸引着周围的人,主人器重他,用人们敬重他,主母对他更是神魂颠倒。以波提乏的身份与地位,他所娶的妻子必定是个妙龄美女,但护卫长整日侍候君侧,无暇陪伴娇妻。寂寞中的少妇,见到翩翩少年约瑟,像孔雀般展屏作态,要与约瑟同寝(7)。这对一个孤独无助的奴隶来说,对一个青春勃发的年轻人来说,本是个千载难逢的机会,而且,他寄人篱下,主母是惹不起的。但约瑟斩钉截铁地拒绝了,并晓之以理--无论是从人的角度还是从神的角度,都不可得罪(8-9)。恬不知耻的主母并不死心,使出浑身的解数,以裸露的华衣,销魂的媚眼,挑逗的语言天天勾引约瑟(10上)。圣洁的约瑟毫不动心,但他顾及主母的名声,没有向主人透露其妻的丑行,只是采取了回避态度,"不和她在一处。"(10下) 欲火烧心的主母哪肯罢休,瞅住无人的机会,拉着约瑟的衣服向他动起手来(11-12上)。约瑟用了"金蝉脱壳计",丢下衣服就跑(12下-13)。主母恼羞成怒,抓住"物证",像狮子般地咆哮,反诬约瑟欲强暴她,把圣洁的约瑟投进监狱(13-20)。
整个过程中,约瑟没有申辩,没有鸣冤喊屈,"他被欺压,在受苦的时候却不开口"(赛53:7),因为他坚信:患难是神化装的祝福,患难必有神的美意,患难将把敬畏神的人带到更高、更美、更荣耀的境界,"经过水火,你却使我们到丰富之地。"(诗66:12)以后的事实证明果然如此。约瑟若不被投进监狱,就不可能认识酒政,就会一直在波提乏家当用人。虽然被重用,但充其量只不过是个高级奴隶,与以后的"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宰相有天壤之别。
3.囚犯约瑟享受殊荣(39:21-23)
本段经文与第一段是对应的:

在波提乏家为奴(1-6)

在狱中为囚(21-23)

耶和华与他同在(2下、3上)

耶和华与约瑟同在(21上、23中)

他就百事顺利(2下)

他所作的尽都顺利(23下)

约瑟就在主人眼前蒙恩(4上)

他在司狱眼前蒙恩(21下)

波提乏将一切所有的都交在约瑟手中(6上)

司狱就把监里所有的囚犯都交在约瑟的手下(22上)

波提乏……除了自己所吃的饭,别的事一概不知(6中)

凡在约瑟手下的事,司狱一概不察(23上)

波提乏……除了自己所吃的饭,别的事一概不知(6中)

凡在约瑟手下的事,司狱一概不察(23上)

从以上的经文比较中可看出,有耶和华的同在,约瑟无论处在何种境地,都是蒙恩的。约瑟在波提泛家蒙恩,在监狱中同样蒙恩,且是更稀奇的蒙恩。因为阴森的牢狱中关押的是一帮无恶不作的罪人(当然也有蒙冤受屈的),通常是新犯人要时时听命于老犯人,处处提防老犯人的拳脚。但温文尔雅的约瑟一入狱就去管理他们,且使他们服服帖帖地受管。否则,司狱就不会"一概不察"(23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