詩篇中的7篇懺悔詩

(Family Foundation : Christian Apologetics)
詩篇, 懺悔詩, 福音站新聞, J Gospel News,

      (JGospel 北京時間 2015年10月28日)曆代教會從詩篇中選出七篇懺悔詩,作為複活節前心靈上的准備。這七篇懺悔詩分別是第6篇、第32篇、第38篇、第51篇,第102篇、第130篇、第143篇,在此結合相關資料,試作簡要介紹,權當拋磚引玉,深信眾聖徒在靈修默想這些篇章時會有更多領受。

  第六篇病中的祈禱

  病與罪,雖沒有必然的聯系,但說到起初還是有聯系的。人在疾病的面前會體認生命的脆弱,收斂性情的狂妄,承認人的有限與有罪。詩人感知這些,便為罪憂傷痛悔,祈求神的憐憫,祈求神的拯救。“耶和華阿,求你轉回搭救我。因你的慈愛拯救我。”馬丁路德在論到這首懺悔詩時說:“大衛求神要以憐憫良善責備他,不要以怒氣懲罰他。”

  詩人除了病痛的折磨外,還被仇敵接連攻擊。這使他極度傷痛,唉哼困乏,身心俱疲,漫漫長夜,淚水流長,以致“把床榻漂起,把褥子濕透”。在這樣的境況裏,對神的信心是力量的源泉。詩人的口中不提別神的名號,單單仰望耶和華。在這首詩篇中大衛八次提到耶和華的名,因這寶貴的美名就得了安慰。神的名在罪人心中總是最為寶貴的。在神面前有為罪憂傷痛悔的心就必蒙神的喜悅,以致得救。

  第三十二篇認罪與蒙赦的祈禱

  這首詩描寫了大衛犯罪後心裏的痛苦感受,同時也流露出認罪後得蒙赦免的由衷喜樂。“閉口不認罪”時就發出痛苦的呻吟,因罪感時刻蠶食心靈,又如烈日炙烤,生命枯幹。但若以神為“藏身之處”,又如進入逃城,在“陳明我的罪”時就有“得救的樂歌四面環繞我”。有人有錯遮蓋,有人有錯就改。掩蓋的事沒有不顯露的,有話說,“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為”,我添句,“就算人不知,神也不可欺”。神的手黑夜白日重壓己身,也是人的生命不能承受之重。但承認並離棄罪過的,必蒙憐恤。(箴言28:13)耶穌基督永不失效的寶血要赦免人心靈中因罪所受的虧損,將“罪痕”塗抹;全知的主不會健忘,雖記得我們的罪,卻不記念我們的罪,神的愛不計算我們的惡,這是莫大的救恩。神若究察,雖能站立?

  人皆有罪!看到別人“落水”,不能得意忘形,自以為虔誠;也不可興師動眾,自以為是主。

  有罪為什么不懺悔?人常常計算認罪的代價,卻不去計算不認罪的代價。懺悔的滋味固然不好,可有否想過罪蒙赦免的滋味呢?“凡心裏沒有詭詐,耶和華不算為有罪的,這人是有福的。”這首詩篇開頭是認罪之憂,結束就是快樂之福。

  這首懺悔詩,《懺悔錄》的作者奧古斯丁也很是鍾愛,每每念及,淚流滿面。據說,當他年老體衰之時,不能起床,就要人將這篇詩寫在他床邊的牆上,如此在痛苦之中,因誦讀此篇就得了很大的安慰。

  第三十八篇受苦者的祈禱

  這是一首求告詩,也是一首悔罪詩。詩人作此詩時可能身患災病,加上良心之譴責,其時眾叛親離,又有“又活潑又強壯”的仇敵,無理恨之,與之為敵,他的痛苦誠已達到極點,在這種時候,詩人乃向耶和華呼求。“耶和華啊!求你不要撇棄我,我的神啊,求你不要遠離我。拯救我的主啊,求你快快幫助我。”

  詩文對罪惡的認識可謂深刻。“我的罪孽高過我的頭”。對因罪而受的痛苦的描繪也很逼真。詩人願意向神呼求,願認罪求神救助。

  第五十一篇悔罪的祈禱

  這是七篇懺悔詩最偉大的一首,是詩篇中最動情緒的一首,也是最為人所熟知的。馬丁路得曾說:“教會中或唱或求,沒有比這篇再用得多的。”

  在這首詩歌中大衛對罪性和罪行做了深入剖析:“我是在罪孽裏生的”,這是“人有原罪”的聖經明證。“我向你犯罪,惟獨得罪了你,在你眼前行了這惡,以致你責備我的時候,顯為公義;判斷我的時候,顯為清正。”罪是指違背律法,得罪了人,但罪更是指對神的聖名的羞辱,是得罪了神。

  為自己的罪在神面前憂傷痛悔,向神坦白承認,這是犯罪者獲得赦免必備的條件。大衛祈求賜恩惠的神做三種清洗罪的功夫:塗抹──免去罪債;洗淨──將罪踐踏(因猶太人洗衣時是用腳踏搓,使汙穢之物洗脫);潔除──將罪除掉。我們若認自己的罪,神是信實是公義的,必要赦免我們的罪,洗淨我們一切的不義。(約一1:9)求恩主擦去我們生命中的罪痕,將我們的罪踏在腳下,丟在海中,永不記念。

  我們從詩中還看到,神沒有從我們收回聖靈,(本篇是頭一次在詩篇中提到聖靈)罪得赦免,神重新將正直的靈、樂意的靈、聖靈賜在詩人的裏面。為此向神感恩,“高聲歌唱你的公義”,“傳揚贊美你的話”。

  第一百零二篇吐露苦情的祈禱

  本篇在篇首注明是:“困苦人發昏時候,在耶和華面前吐露苦情的禱告。”

  人世多變遷,無論是個人,是民族,在急難困苦中可向永生的神吐露苦情。

  本篇悔罪詩,大約寫於耶路撒冷被巴比倫人毀滅之後。詩人為自己也為民族切求。

  詩末作者仰望創造天地的神,信心有了飛躍。認識到上帝是永不改變的。在這樣困苦的時候,還是在神的永性上得著安慰,因為知道這些痛苦不過是暫時的,而且必然是很快過去的。

  第一百三十篇深處的祈禱

  這是列在“上行之詩”中的一首懺悔詩。

  首句表明是“從深處”向神求告,是從心靈的深處,在患難的深處,抑或是罪惡的深處發出的。

  詩人切望神的赦免之恩,因而產生了對神的等候和仰望神話語的心。

  在為自己向神認罪的同時,也代國家向神認罪。他那份憂國憂民的心腸亦令他想及整個以色列民同樣需要救贖恩典的來臨,因此他並勸民仰望神。“以色列阿,你當仰望耶和華;因他有慈愛,有豐盛的救恩。”同時亦向他們保證,神的救贖將會施行於其子民身上。

  此詩簡潔、精美,雖短卻多金句,可謂妙語連珠。有聖經學者稱之為“像珍珠一樣寶貴的短詩”,是詩篇中特殊的作品。馬丁路德認為此詩是最美的詩篇,他甚至稱它為有保羅氣質的詩篇,因為這詩篇論及保羅所強調的“罪得赦免”和“因信稱義”等問題。

  第一百四十三篇心靈發昏時的祈禱

  本篇是詩篇最後的一首懺悔詩。詩人外有仇敵逼迫,內在心靈軟弱發昏。“我的靈在我裏面發昏,我的心在我裏面淒慘”,求神垂聽祈禱。

  開篇求神“不要審問仆人”表達出帶著罪過到主前的人自覺無地自容。但因“追想”神,“思想”神,“默念”神,“渴想”神,得聽神“慈愛之言”,知道當行的路。因“專心仰賴耶和華,不可依靠自己的聰明;在你一切所行的事上,都要認定他,他必指引你的路。不要自以為有智慧,要敬畏耶和華,遠離惡事。”(箴言3:5-7)人為己罪向神懺悔,神有赦免之恩,是叫人敬畏他。“要修平你腳下的路,堅定你一切的道。不可偏向左右,要使你的腳離開邪惡。”(箴言4:26-27)“有一條路,人以為正,至終成為死亡之路。”死是人的生命不能承受又必須承受之重。死亡帶著黑暗陰影悲涼向人步步逼近,好在“清晨的日光臨到我們”,要照亮一切坐在黑暗中死蔭裏的人,“把我們的腳引到平安的路上”。誰是“清晨的日光”?就是從複活晨曦所照射的那個空墳墓裏複活的主,生命的主。他就是道路、真理、生命,叫一切信他的人,雖然死了也必複活,不至滅亡反得永生。我們認定他,跟隨他的腳步!“這是正路,要行在其間。”

來源:福音時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