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憤青”的信主曆程 --- 遇見釘十字架的耶穌基督

(Family Foundation : Gospel Corner)
憤青, 信主曆程, 信徒見證

小時候我無數次設想過自己的未來,但從未想到自己有天會信耶穌,更沒想到自己將來會做傳道人,以傳福音為自己一生的使命。信主之後再看自己走過的這28年曆程,恍如隔世。不是我找到了上帝,而是上帝找到了我這個浪子。我自己找到的,全是假神;上帝親自尋找我,讓我通過祂獨生的愛子耶穌基督來到祂這位真神面前。耶穌不是讓好人更好的道德裝飾品,而是讓罪人的罪得到上帝赦免的救贖主。真正的救主不在醫院裏、不在學院裏、不在寺廟裏,也不在慈善榜單上,而是在十字架這副殘忍的羅馬死刑刑具上,因為耶穌來,不只是要改變我的身體、思想、靈魂、道德品行,而是要救我脫離上帝對罪人發出的永恒烈怒。遇見釘十字架的耶穌基督,我才看清楚上帝是怎樣的上帝,我是怎樣的我。

從理想主義者到憤怒的青年

在認識耶穌之前,我是一個憤怒的青年——人稱“憤青”。這個稱呼是我大學快畢業時,一位同學送給我的。當時,他要用一句話總結一下班裏同學的特點,給了我這個稱呼,我並不喜歡,從沒想過別人會給我貼這麼一個標簽,因為我自認為還是非常理性、客觀的,不像“憤青”那樣用情緒說話,但現在想來,當時的我就是這樣一個“憤青”狀態——充滿憤怒、怨恨、苦毒。

原先我以為,我之所以變得如此,跟學的專業有關。我是新聞系的學生,2004年剛入學時,一位老師就激情澎湃地跟我們說,作為新聞系的學生,一定要有新聞理想,為此,要做好兩點:第一,要有悲天憫人的情懷;第二,要有廣博的知識。我當時深以為然。高考後填志願,我之所以首選新聞專業,一是羨慕記者們可以在各地到處跑,很自由,二是想要為弱勢群體伸張正義,很高尚。所以,一聽老師這麼講,我想自己真選對了,也願意朝著他所說的這兩方面努力。

但後來,我了解的東西越多,批判性越強,對這個國家、這個社會越來越不滿。為什麼老百姓生活壓力這麼大?為什麼教育、醫療、住房成為新的三座大山,壓得大家喘不過氣來?為什麼司法如此腐敗、經濟貧富差距如此之大?為什麼普通民眾的道德水平也越來越墮落?“道德缺失”,這是我大一時頻繁聽到的詞彙。

我與同學、老師經常一起討論、甚至辯論,最後,我把一切原因都歸結在政治體制上——一黨專政是罪魁禍首。尤其當我了解了一些關於“六四事件”和建國後的一些曆史真相後,徹底對這個政黨失望了。

我入大學前並不是這樣。從小跟父親一起看新聞聯播,我對黨的領導沒有懷疑,我相信雖然底層官員不好,但高層還是好的。沒想到,在很多重大曆史事實上,我被欺騙了,真相原來不在新聞聯播裏,不在教課書上。於是,被欺騙的惱恨讓我徹底憤怒了,我變得越來越偏激,只要一有機會,我就批評各個領域裏的不公平、不正義現象,而且我自認為不是沒水平的謾罵,而是有理有據地在認真證明我的觀點,為此,我去讀許多相關方面的研究資料,也在書本上找到許多“同道中人”,比如魯迅、李敖、餘傑。因此,即使在同學中有點特立獨行,但我仍確定“吾道不孤”。

可是我畢竟人微言輕,最經常聽到我這些“牢騷”的只不過是我的同學、老師而已。所以,到最後,我在大家眼裏就成了這麼一個“憤青”似的人物,自己活得很痛苦,也讓周圍的許多人活得不容易,因為誰也不想自己身邊有個刺蝟,不小心就被紮到了。

我不確定是否每個“憤青”都有過一段給自己的感情生活造成毀滅性影響的初戀,但在我這裏是這樣的,初次表白的失敗,讓我在感情上變得更敏感易傷、也更麻木冷漠,誠如魯迅所說:“遇見說不出的冷,火便結了冰。”

在認識耶穌之前,我是一個視愛情為至寶的人。我覺得生命當中不能沒有一個知心伴侶,沒錢沒關系、沒權沒關系,但是沒有愛情,我覺得一切都缺少意義。可是,大一下學期我向一位混得很熟的同班女生表白,結果被對方一封充滿同情又態度堅定的信給拒絕了。此後一個月,我做夢都經常夢到被拒絕。從那開始,我就抑鬱了,雖然表面看起來,我還是積極樂觀,甚至變得玩世不恭,但裏面的心開始一點點往下沉,我發現心靈的深處就像無底洞一樣,一直都沒著沒落的。做一些別的事情,讀書、打工、實習,可以暫時轉移我的注意力,但當停下來開始思想,或者被什麼事情觸發,我就像割斷了動脈一樣,憂傷的情緒汩汩地往外湧,止都止不住。

到大三下半學期,我追求的自由、愛情、公正、真實,都被徹底破碎了,人生進入一種虛無狀態,前途一片迷茫,不知道該往哪裏去,也不知道為什麼會這樣,到底怎麼了這是?為什麼一個驕傲的人會淪落到這種地步?我當時心裏一點動力都沒有了,不知道為什麼要活著,不知道活著的意義究竟在哪裏。於是,我開始厭世,有了自殺的念頭。那時,正好隔壁宿舍樓一個男生跳樓死了,我當時也認真地想:我要是死的話,到底是跳樓、跳湖,還是跳海呢?到最後,一點僅存的理智讓我沒走到那一步,讓我想起我還有家人,我暑假還剛輔導過一個表弟的功課,跟他關系也挺好。但當時我跟家人的聯系其實也極少。

要活著,可是實在沒有奮鬥的動力了,生活的意義到底是什麼?

我選修宗教學的課,想從宗教裏尋求答案,但是老師只教知識,不是信徒,他講佛教、基督教、伊斯蘭教,但他自己是黨員,也不會帶我們信什麼教。教科學史的一位老師自稱是基督徒和希臘主義者,課上也給我們讀過一段聖經,但他不去教會。我報考哲學系的研究生,一方面是為了給自己找個學業上的目標,有個奮鬥的動力,另一方面也想知道我究竟該為什麼活著。可是,依然沒有答案,我的心還是空落落的,感覺活著跟行屍走肉沒啥區別。

二進教會卻選擇了異端

在我這驕傲的人徹底走入死胡同時,一個室友的父親病逝,他後來開始接觸基督教,但信得並不清楚。一天,他從外教家裏拿回來一本聖經、一本《遊子吟》,我當時雖然生命已經徹底枯竭,但還是很瞧不起這兩本書,不是因為我看了裏面的內容,事實上我以貌取書,覺得它們的版式和封面實在俗氣,與那些大部頭的學術著作沒法比,隨便翻看了兩眼,更覺得自己的第一印象是對的:聖經沒有文采,《遊子吟》更是離題萬裏,一本講科學與信仰的書,竟然借用唐朝詩人孟郊的標題,太文不對題了。現在想來,當時之所以如此輕看聖經和為聖經、為耶穌辯護的書,是因為我極其無知又驕傲自大,根本不懂什麼是聖經裏說的浪子回家。

但上帝沒有因為我輕看祂的話就徹底放棄尋找我。2007年聖誕節期間,我正在圖書館複習考研,一位同學發短信問我:願不願去教會。其實他自己還沒信,到現在也沒信。我當時對教會是什麼根本沒概念,但是竟然答應了他。我倆那天去晚了,趕上他們為新朋友唱歌,我就記得一句,說“我們歡迎你”,我當時感覺挺奇怪:為什麼要歡迎我?不過心裏還是覺得挺溫暖。後來在那裏吃了點東西,他們送給我同學一本聖經,給他做了個禱告,我們就離開了。我繼續忙自己的事,沒再去教會。

2008年,我考研沒考上,來到北京工作。8月3日下午,我又去了一間教會,但不是為了信仰,而是為了見一位爭取民主、自由的作家,買他一本書,國內已經禁止他出版了。我去的有點晚,他們在唱歌,我被其中一首歌深深打動了,特別想哭,歌的名字叫《耶穌愛你》,“這世界有個千年不變道理,那就是耶穌愛你”,我當時想,怎麼可能,還有人愛我?!四年多來,我一直沒有從表白被拒絕的陰影裏走出來,我以為不可能有人愛我。但這裏卻在反反複複地唱,耶穌愛你、耶穌愛你,唱完一遍又一遍,我很快就學會了。離開教會之後也反複地想這歌詞。當時教會的帶領人建議我繼續去教會,但我沒再去,還是繼續活在自己的世界裏,忙自己的事情。

可是一周之後,我卻跟一個異端教派的人接觸上了。這個異端叫“耶和華見證人”,不相信耶穌是神,不相信人有靈魂,不相信有地獄。現在我確信,這是徹底違背聖經的,而且他們竟然出於對地獄的懼怕而把聖經許多關鍵經文篡改了,但當時我對這些毫無分辨力。雖然在宗教學的課上了解過一點基督教知識,但這些遇到真正的靈性爭戰絲毫派不上用場,反而讓我喪失了警惕,歸根結底還是因為我太驕傲,太相信自己了。

我跟他們接觸時就知道他們是異端,但那時我是“憤青”,對異端這樣的“弱勢群體”抱著同情心,覺得自己和他們是一個陣營裏的,憑什麼政府給人家亂扣帽子,宗教信仰要自由,要包容。我也瞧不起一切假正經,憑什麼有些教派自認為是正統,卻給別人定性為異端,我當時認為,每個人都可以有自己的信仰,沒有對錯之分。

另外,我對愛情的渴望也讓我在選擇接觸異端這件事上喪失了辨別力。我當時看上了這個異端教派裏的一個小女生,想要追求人家,也是她幫我介紹的老師,帶我學習。

這樣,我認識了兩個日本人,開始跟著他們學習一本小冊子,夾帶著翻看聖經。而追女生的想法後來很快放棄了,因為見了兩次面後我得知,她有男朋友。

在異端學了大概一年半之後,我也開始很熱心地傳他們的教,覺得信這個能讓人得到心理安慰、精神寄托。經我介紹,一個有同性戀傾向的女同事答應跟異端教派的人學習,但後來又反悔了。她後來跟我說,因為他們是異端,所以不打算跟他們學了。我之前提醒過她,可以先上網查一下,然後再決定。

因為這件事,我突然意識到,我需要認真考慮教義的對錯。我現在確信,這是上帝在我心裏動了工,讓我迷途知返,不然當時我不會在教義這些問題上較真,只要大家在一起開開心心就好了,教義對錯沒什麼重要的。

一位從小信主的初中同學幫我梳理了一下所信的內容,最終我糾結於兩點不能確信:一,耶穌是不是神;二,到底有沒有地獄。接下來,我開始大量查資料、查經文,想用自己的理性分辨清楚這兩點,甚至夢裏有時也在想這問題。但過了5個多月後,我徹底投降,我根本搞不懂、確定不了,一會兒覺得異端說得對,一會兒覺得正統教會說得有道理。

一天晚上,我精疲力盡,在心裏默默向上帝禱告,我說:上帝啊,如果你真地要拯救我,求你告訴我,哪個對,哪個錯,我到底該去哪個教會?第二天晚上,我在地鐵裏碰到三個陌生的基督徒,年齡跟我相仿,簡單介紹後,一個弟兄問我:“你有什麼問題?”我說,你相信有地獄嗎?他笑著反問我:“你相信審判嗎?”我說我相信。他說:“那就好。”於是三個人就下車了,只陪我坐了一站地。我反複想這件事和那位弟兄對我說的話,突然感覺又害怕又高興。害怕的是原來真的有神,上帝真地存在,祂聽了我的禱告,讓三個活生生的基督徒來回答我的問題,原先我以為祂離我很遠,但這次經曆讓我一下子意識到,祂就在我身邊,而且祂連我想什麼都知道,這太可怕了!但我也感到高興,因為我糾結這麼久,終於開始有確定的答案了。我之所以不願相信有地獄,是因為我自己有套標准,我想決定什麼樣的人該下地獄、什麼樣的人不該下地獄,但只有上帝有權柄審判人,決定人靈魂的永恒去處——天國還是地獄,我不是上帝,沒有這個資格,而且,上帝是絕對公義、良善的,祂不會冤枉一個好人,也不會放過一個罪人。

當我放棄和上帝爭奪權力、地位,不再和祂強嘴爭辯時,我的心徹底打開了。耶穌就是道成肉身的神,聖經裏有許多經文可以證明,比如耶穌說“我與父原為一”(約10:30)、“人看見了我,就是看見了父”(約14:9),至於為什麼聖父、聖子、聖靈都是神,卻又是一體的,我承認,這是人有限的理性無法想明白的,在聖經沒有言說之處,我應該敬畏地選擇沉默,“隱秘的事是屬耶和華我們神的;惟有明顯的事是永遠屬我們和我們子孫的,好叫我們遵行這律法上的一切話”(申29:29)。當我學會順服時,上帝寫在聖經裏的話就開始向我啟示,讓我能夠真得讀明白,讀進我的生命裏。“神阻擋驕傲的人,賜恩給謙卑的人”(雅4:6,彼前5:5),當我降服在上帝面前,承認祂是神,我不是時,我開始走進聖經啟示的這位真神上帝,而不是之前自己構想出來的假神。

地鐵上遇見那三位基督徒後,沒過幾天又發生一件事,讓我徹底決定離開耶和華見證人這個異端組織。

一個周三的晚上,大概九點,我去給那裏的一位朋友送自行車鑰匙。剛到門口,我聽到裏面有好多人在聊天、歡笑,等他們意識到有人敲門後,瞬間安靜了。開門後,看到是我,熟人,驚恐的眼神馬上放松下來,長舒一口氣,但我腦海裏立刻閃過一句話:“邪靈也信,卻心驚膽戰。”這是耶和華見證人自己翻譯的聖經裏的一句,出現在和合本聖經雅各書2:19,裏面說:“你信神只有一位,你信的不錯;鬼魔也信,卻是戰驚。”於是,我離開了這個呆了兩年的組織。從人情上講,他們待我很好,但從信仰上講,他們信錯了,屬於魔鬼的陣營,也需要被耶穌拯救出來。

現在想來,我在異端裏除了知道有一位上帝之外,對於祂究竟是怎樣的性情、和我有什麼關系、怎樣才能真地認識祂,並不清楚,只是被其中的人情吸引,覺得有個精神寄托、心理安慰挺好的,但如果想要的只是這些,其實不一定非得信耶穌不可,信別的宗教也行。但別的宗教重善惡,而耶穌基督看重的是生死。

耶穌為我被釘十字架

2010年10月份,我穩定在正統教會聚會,抓住一切學習機會,要明白聖經到底在說什麼,耶穌到底是誰?祂和我有什麼關系?

終於,我開始徹底認罪悔改。我承認,我是自以為是的人,極其驕傲,因此會自認為掌握了真理,對一切都持質疑、批判的態度,但我所掌握的其實不過是人說出來的道理而已,是相對的,不是絕對的。聖經裏說,耶穌基督才是真理,上帝的話才是真理。我成為“憤青”,其實是在標榜自己是正義的,也是維護正義的,但當我看到釘十字架的耶穌基督時,才知道只有祂是正義的,“他被罵不還口,受害不說威嚇的話,只將自己交托那按公義審判人的主”(彼前2:23)。我不僅不正義,而且心思意念都被扭曲、玷汙了,我批評別人、批評政府,其實我自己也和他們一樣,甚至比他們更差。

我沒有真正的愛心,反而極其自私、冷漠,貌似想維護正義,其實不是真得為了對方好,更不是為了榮耀上帝,更多是為了發泄自己的情緒,拿別人當出氣筒。我經常諷刺、挖苦與我親近的同學,並以此為樂,我寫的一些文字裏充滿了暴戾之氣,充滿對人的輕視,以至於當我信主之後根本不願再打開那些東西看。我被恨意充滿時,根本不把自己仇視的人當人看,根本不認為他也是按照上帝的形象和樣式造的,我本來追求自由、平等,但當我的利益被侵犯、欲望不被滿足時,我就根本不管什麼自由、平等,先發泄完自己的情緒再說。但當我看釘十字架的耶穌時,我才明白什麼叫真愛:上帝為救仇敵,竟然殺死自己的兒子替罪人贖罪、償命。

當我面對耶穌時,我才知道我心裏究竟有多肮髒,多齷齪。我看黃片,心裏詭詐,不誠實,不正直,不愛人,常常充滿恨意,為了自己在人前得點好處就歪曲、隱瞞事實。聖經裏說,這些不是性格缺陷,而是罪,讓上帝極為憤怒。祂造人,本是為了讓人彰顯祂的榮耀,不是為了讓人活在心思意念、言談舉止都是汙穢、敗壞的糞堆裏。

我讀了聖經才知道,當時如此看重愛情,是把它當成偶像來拜了。我這麼以自我為中心的人,只想讓別人來愛我,根本不懂真正的愛意味著舍己。以別神代替耶和華的,他們的愁苦必加增。當我把自己當成別人的主人,想要控制、占有時,上帝重重地擊打了我,為的是讓我知道我不是主。真神只有一位,我把愛情當偶像來拜,惹起上帝的憤怒。

聖經一條條揭露出我的罪來,我再也沒有資本和上帝強嘴、為自己辯護,我傷害了人,我得罪了神,我要受到上帝極重的刑罰,比我生不如死時的痛苦狀態還可怕千萬倍。

但上帝竟然法外開恩,祂沒有懲罰我,而是讓自己獨生的愛子耶穌替我死在了十字架上,我反而被無罪釋放了。天底下怎麼會有這樣的道理?誰不愛自己的孩子,更何況是愛的源頭上帝自己呢?真神怎麼竟然是這樣的?但這就是真正的福音,我只有通過為我釘十字架的耶穌基督,才認識了真正的上帝:祂絕對公義,又絕對慈愛,要解決這矛盾的性情,只有通過十字架上的代贖。

我認罪悔改,接受耶穌做我的救主和生命的主宰,接受這位反反複複說愛我、愛我的神做我唯一的最愛。此後,我的整個人生煥然一新。我有了新的追求,有了新的動力。

我渴望讀聖經,一個字一個字地讀,反反複複地讀,上帝的話也像瀑布一樣傾瀉進我的心裏,滋養著我的生命,因為我不再驕傲地高舉自己、對抗上帝,而是願意完全接受祂說的每句話,遇到問題,承認肯定是我錯了,而不是祂錯了。

我渴望禱告,遇到大事小事都跟上帝說,我願意花時間和上帝說話,因為這位上帝不再是高高在上、不可接近的神,而是借著為我舍命的耶穌基督,成了我在天上的父親。

我也渴望把耶穌基督拯救罪人的好消息傳給更多的人,這次,我確信傳的不是異端,而是真的生死攸關的信息。不信耶穌,罪人都要去自己該去的地方,就是地獄,我知道在人間痛苦地生活著已經生不如死了,如果進到地獄,永遠和上帝隔絕,永遠見不到光明,永遠沒有盼望,永遠被烈火焚燒是多麼可怕的事情!我不願我的家人進到那裏,我要告訴他們,帶他們認識耶穌。我也願意告訴陌生人這個消息,我沒什麼錢,但我有帶給人永生的信息,是金錢買不到的。

我有了新的性情,會厭惡上帝所厭惡的,也有說不出來的喜樂。我被愛了,被一位根本不值得為我犧牲的上帝的獨生子舍命愛了,我心裏充滿感激,覺得無比幸福!

我有了新的盼望,不再企圖改造這個社會,因為這個世界要被上帝徹底毀滅,真正的盼望不在地上,而在天國,罪人需要的不是幫他們修理房子,而是趕緊移民,不是到美國,而是到天國。耶穌死後第三天複活了,這不是神話、不是傳說,而是事實。我信我將來一定會複活,一定進天國。

以前,我自視為救主、也能給自己甚至給別人做主,但試圖救世而不能之後,我變得憤世嫉俗、玩世不恭,直至厭世輕生,這時我才知道自己需要被拯救,我不是自己和別人的主宰者,只有耶穌——釘十字架的耶穌基督,祂才是我和所有罪人真正的救主,也是天地萬有的主宰者。罪人,只有到耶穌基督這裏才能得到赦罪的真自由、真平安。感謝上帝這永不改變、驚世駭俗的救贖大愛!

來自博文建造幸福家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