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世贸大厦84层逃生-布赖恩.克拉克(Brian Clark)


布赖恩是住在新泽西州的加拿大人。当第一架飞机撞击世贸大厦时,他正在世贸大厦另一大楼的84层。9.11的第二天,布赖恩在CBC新闻中这样说。

  “我们看见另一大厦上的火球,知道自己都还一切正常。随后有一个紧急通知‘这栋大厦是安全的,没有必要撤离,各人可回自己的办公室。’”

  作为一名消防安全管理员,布赖恩一开始就留意到这个通知。

  “这大约是在第一次撞击爆炸后的18分钟。”

  当第二架飞机撞击到他所在的84层下面几层(79层)时,布赖恩仍在他的办公室。

  “门框扭曲着,象醉汉一样从墙外跌落。突然,周围变得满是灰尘。我迅速拿起口哨和手电筒,把口哨套在脖子上,一面吹着一面喊,‘出去!出去!大家赶快离开!’手电筒就象是雾中的一盏桅灯。我们又象是置身在朦胧的夜晚,开始下楼。”

  “走在象是铺满面粉的地板上,我们只下到了81层,就遇到了从下往上来的人群。他们说‘不要下去,下面着火了。’”

  当时,公司的一群人挤成一团,试图作出正确的决定:是上去还是继续往下?一位妇女坚持,他们必须上到顶楼,因为这样能被直升飞机救走。

  “他们让我们当中的人信服并返回上面。我不象他们那么理性。正当我自己在心里斗争该做什么的时候,我听到有人在狠敲墙壁。”

  布赖恩没有弃置不顾,而是去救这个正在呼救的人,后来得知此人名叫史坦理(Stanley Praimnath,请参阅他的见证《从世贸大厦81层逃生》)。此举不仅救了史坦理,也救了布赖恩自己。当时史坦理正困在残骸碎片中,布赖恩救他出来后,领他到了消防楼梯井。

  “在我去救助史坦理并领他回到楼梯井时,我开始带下来的那些人都退回到上面去了。那时,我不再疑惑了,要下楼去。我们觉得很害怕,因为只有我和史坦理两个人。”

  如果不是救助了史坦理,布赖恩不一定会冒险下楼。

  “后来,史坦理感谢我救了他,但事实上,也是史坦理救了我的命。因为他将我从疑惑中拉出来。我正在想是上去还是下去时,他拉着我离开了那地板或是楼梯间,不久,我们就下楼。”

  他对大多同伴的遇难深感悲伤,虽然仅自己得救,但他没有内疚。“我作出的决定是基于当时的情况,他们也是。我对他们的选择深感悲伤。我接受这个事实,我在这里。当时,每个人都在同样的环境中尽其所能了。”

  逃出大厦后约两个小时,他回到在新泽西州的家中,异乎寻常的镇定。

  他第一次感情的爆发是在5天后,9月16日,当时他应邀在教堂讲台上致辞。当他站在讲坛上,突然泪如泉涌,下面的会众也一起落泪。

  作为成功的从80层以上的楼层逃生的四个人中的一位,布赖恩知道自己是幸运的。9.11后,他也曾经历神经衰弱、绝望等一系列的情绪低落,他还第一次感到自己无法工作。

  “我好象飘走了。我曾在这个世界里,但现在,这个世界仍然继续存在,而我却不在里面了。”

  “有时,我感到自己只不过是世界里的一粒砂子。”

  “我仍然很难相信,这么多的人离去了,这一切是真实地发生了。”

  欣慰的是,他显然已经走出了情绪的低谷。他现在仍在曼哈顿的一间临时办公室工作。灾难发生的八天后,他开始工作。他看上去同以前没有区别:虽然已经54岁却显得年轻,在同样的地区,穿同样的衣服,受聘于同一家公司,继续做经纪人——这是他从1973年就开始的职业。

  然而,他所做的事与从前大不相同了。他所在的公司有61人死在世贸大厦里。他以前的业务是在商贸及金融上,但现在则是为孤儿寡母们理财,在二月份就经手了约50万美元。

  遭袭后的一段日子,他变得非常敏锐,他注意到以前从未留意的东西,如纸片掠过人行道的轨迹;映在空中的树枝的形状;落在马路上雨水的气息等等。“我留意到了这些美,它们随处可见。”

  布赖恩有了第二次生命。他把更多的时间花在增进与教会内的会友的关系上,这些人包括他周围的同事和邻居。

  “现在,这是很自然的事。它激励着我。”

  总之,如果他改变了,他说,是变得比以前好了。“现在,我更享受生活,关注此时此刻,十分喜乐。”
布赖恩正在接受CBC新闻节目的采(2001年9月12日)。
布赖恩.克拉克(Brian Clark):
年龄: 54/span>
职业:高级行政主管,欧元经纪公司(Euro Brokers)
家庭:妻子黛妮(Dianne),有四个孩子
住地:纽约(Mahwah, N.J.)

相关英文资料:

  Brian Clark's Story

  "Teflon man" moves on and finds new joys in life

  A panicked rush down 84 floors

  Above the Impact: A Survivor's Story

  史坦理(Stanley Praimnath)的见证《从世贸大厦81层逃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