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仰見證:在拆毀中建造

(Family Foundation : Gospel Corner)
信仰見證, 拆毀,

假如你追求幸福,並為幸福而生活,你永遠不會幸福——鍾馬田

信仰見證:在拆毀中建造

成長/信主經曆

我出生在山東東營,父母是當地煉油廠的職工,他們在我大概四五歲時離婚。我和我母親兩人生活了幾年後,在我十歲左右時到了繼父家生活。讀完高中後,我到北京繼續讀大學,畢業後到了國家所屬的媒體單位工作,先做了三年編輯,後來做了三年電視節目編導。目前在一家主內機構工作。

我家裏是我的姑姑先成為基督徒的,每次我去她家時,她都會給我講福音。當時我知道一點福音的內容,但是並不相信。在大學畢業前一段時間裏,自己感到對未來迷茫和一些不確知的懼怕,不知道自己要往哪裏去,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活著。在這樣的一個情況下,一次去姑姑家,她問我願不願意相信這個上帝,我就跟她做了決志禱告。後來姑姑把我介紹給當時還在北京居住的張奶奶和嶽爺爺,從那時起我就開始每隔一周或兩周到他們家查經。2006年我跟著他們到昌平的一個姊妹家裏,和其他來自不同地方的人一起受了洗。

沒有被翻轉的生命

在張奶奶家每次都是和幾個爺爺奶奶一起讀經,當她發現在同一座樓裏有一個年輕人的教會時,就鼓勵我到那個教會去。所以我大概是06年到了現在所在的教會。一是我那時工作有時需要周日上班,另外我雖然受了洗,但並不知道什麼是福音,所以沒有委身教會,以至於我現在幾乎不記得那時的講台內容了。我那時候過得生活和沒有信主前的生活是一樣的,信仰在我生命中根本不是什麼重要部分。

我開始在這教會穩定下來是從2009年5月參加詩班起,當時工作崗位的調整也讓我可以每周日來教會聚會。但回看接下來很長的一段時間裏,福音、耶穌在十字架上的救恩沒有和我有真正的關系。我的生活可以說沒有被福音支配,更談不上耶穌成為我生命的主。

我會因為自己的益處而撒謊,不僅是日常生活上的欺瞞,工作上也是為了多得利益而誇張事實、故意掩蓋,並利用職務之便收受灰色收入;內心冷漠,不真正關心別人,不相信這個世界上有真正的愛和對他人的付出,認為誰都靠不住,只有多積累些錢是實實在在的;對生活當中很多事情是抱怨的心態,工作中背後論斷人、抱怨;脾氣也很不好;內心非常敏感、沒有安全感,不知道很多事情的對與錯,容易受到他人的影響;凡事權衡自己的得失,自私自利,不願意付出;愛慕虛榮,追求人的認可和贊揚……

總之現在回頭看那時的自己,是一個只是周日來教會禮拜、參加周中小組、退修會,外在活動一個也不缺乏,但內裏沒有基督生命的假信徒。好像掛在樹幹上的樹枝,裏面不是和樹幹連著的,樹幹中的生命和我沒有關系,我也結不了果子。

借著我對婚姻的渴望,神的憐憫臨到

我生命真正開始被神觸摸和帶領,是借著我生命中的具體問題開始的。

因為我從小成長的環境,我之前對婚姻是不信任的,從來沒有認真想過婚姻究竟是什麼,只是認為別人怎麼樣自己怎麼樣就可以了。在了解了神給予的婚姻的美好後,自己也開始慢慢有了對婚姻的向往。大約從2011年開始自己對婚姻的渴望不斷加強。並模仿別人也列了一個對另一半要求的單子,禱告來求神為我成就;但在禱告一段時間看不到神有什麼作為後,我就開始對神有懷疑,也抱怨他,心裏暗暗的怪他不為我做事。從那時起我自己裏面的罪惡也逐漸地顯明了出來。

當時自己有個很強烈的感受就是羞恥感,因為自己是單身,於是我就認為這是因為自己不好,所以才沒有弟兄喜歡自己;同時我對那些有男朋友或丈夫的姊妹心裏產生嫉妒,甚至是心裏對他們有憎恨,因為他們讓我深深的感到自己不如他們;另外自己也越來越敏感於任何關於婚姻或者戀愛的事情,如果別人提起,我不是很氣憤,就是冷漠的離開;記得一次主日小組分享,由於人多,弟兄和姊妹分成兩組。當姊妹們分享說自己懷孕了,被求婚了,快要生產了,我裏面都受刺激而產生對神極大的抱怨,以至於坐不下去就離開了教會。回到家中我邊哭邊氣憤的問上帝,他這樣做究竟是為什麼,如果覺得我該死可以直接要我死,為什麼這樣羞辱我。直到2012年春天退修會,我已經對神憤恨到不願意領聖餐的地步了。

信仰見證:在拆毀中建造

神讓我知曉我問題的根基在哪裏

在這樣痛苦的過程中,我發現這一切的背後都是神。如果沒有人喜歡我,那是神阻攔人喜歡我;如果我沒有婚姻是因為我自己很差,那也是神讓我成為差的樣子;慢慢我發現我終於找到了那個使我淒慘的背後指使者。於是我的對他的憤怒,隨著我對自己狀況的不滿越來越大;但同時我也意識到:自己根本不是這個指使者的對手。我怎麼抗衡得了那個掌管一切的上帝。於是從那時起,我渴望婚姻的問題,轉換成了另外的問題,那就是:這個神究竟是怎麼樣的?他對我究竟是懷著什麼樣的心意?

當時我不否認神對我的救恩,所以因為這個救恩,我不否定上帝對我的愛;但同時我自己另外設立了一個衡量上帝是否愛我的標准,即上帝是否給我那我最在意的婚姻。按照這個標准,我便認為上帝是不愛我的。結合兩者,於是我那時的說法是:我承認神是愛我的,因為他拯救了我,但是他的愛在我的身上是保留性的。我堅持自己對家庭的渴望不是犯罪、過分的要求,所以既然他給別人不給我,那他就是偏待人,而這又和他宣稱的自己不一樣。

在這期間盡管我學完了新一、新二的課程,但是我所學的內容只是停留在我腦子裏,自己活著的樣子和學的東西是分離的。我不知道這是什麼問題,不知道究竟是什麼阻隔著我真正和神有真實的關系,和神有真實的關系是什麼樣的?我裏面對神的認識、對他的救恩、對真正的福音認識一片混亂,自己也不知道該怎麼辦。

神打開我的眼睛,讓我看到自己的本相

2012年下半年,神借著我對婚姻感到絕望的痛苦,使我來到他的面前。和之前責問的態度不同,這次因為絕望而感到自己徹底的無力,所以我只能是來求他。我真切地求他讓我知道為什麼他這麼安排,哪怕是讓我知道他為什麼不像愛別人一樣的愛我。

就在我向他求告之中,他讓我看到了自己的罪,我很多之前的心思意念不斷地展現在我的面前。過去那些認為很正常的、不是罪的想法和做法,在那時讓我感到深深的羞恥。例如我常常論斷別人,認為別人這不如自己、那不如自己,而如今我深深覺得自己被神厭惡;神使驕傲的人降卑,是謙卑的人升高。我看到神在一些謙卑的人身上一直有看顧和祝福,而我這個自以為是的人卻最終蒙羞;我感到自己因為自己的驕傲就像那海裏的沫子一樣,真是可恥的;我又想到自己之前列出的希望神給的配偶的單子,我假冒偽善地把“愛主的弟兄”列在第一條,其實自己在意的是這人能不能給自己舒適的生活;我心裏真正想身邊弟兄姊妹需要的時候很少,更多的是關注自己的所需,將自己各樣的難處、委屈不平和所求看做是世界的中心;我之前口上承認自己是個罪人,但是我沒有真正覺得自己因為自己的罪該死;我也不真的覺得耶穌死在十字架上和我有什麼真切的關系;耶穌在十字架上的死在我裏面是淡淡的,我不因為這樣的事情而感激、或者觸動,沒有的。

我至今仍不知道神在其中做了什麼奧秘的事情,因為在我不斷的禱告中,他讓我意識到了自己是個真正的罪人,不是理性上的承認,而是實在看到了自己壞透了,沒有神願意人有的一絲美好,而這樣的我真的就是該死的,因為這樣的存在對其他人、對這個世界沒有什麼益處。也就在這個時候我忽然知道了耶穌在十字架上的死和我是有實在關系的,那上面的血是為我流的。如果沒有耶穌這樣的流血,我當受那罪人的刑罰,在世上承受神的憤怒,並在將來承受那永火。這不同於以前的“耶穌為所有人死,我又包含在所有人之中”的這個邏輯關系。

繼而我認識到了自己在神面前的真正位置,對於神的至高至聖,渺小又敗壞的我跪在神的面前都不是應該的位置,而應該是更低更低的。想起我之前居然在神面前無知悖逆的責問他,居然自己制定衡量他的愛的標准,我實在覺得神真是對我有憐憫,才使得沒有讓我當得的憤怒臨到我。

神也讓我因為認識到了世上的一切終將過去,而對將來有了真實的盼望,也是我過去不曾真正體會的。這段經曆被我看作是跟隨主道路上的一個裏程碑,我做了文字和圖片的記錄當做路上的標記,就像當年雅各弄的石頭,我想如果我將來忘記了神的帶領,就回來找這個標記重新啟程。

從此神給我持續的功課

1)關於自己被誰認可、被什麼標准衡量

之前之所以自己因為單身而感到羞愧,是因為自己以這個世界的標准來定自己的身份,比如認為自己的好壞取決於自己是不是被一個男性認可、是不是有一個家庭,是不是別人有的自己也有;

但神後來借著我在門徒訓練課程的學習,讓我知道:我的身份是在基督裏的,這是我生命最重要的身份,而決不是這個世界上的標准或者習俗;我很不堪,在神面前站立不住,但是神看我,是透過主耶穌看我的,主耶穌在他眼中既為完全,那我也就是被看為完全的了,而既是完全,就不是我自己所認為的這樣的不好、那樣不好,或者受世界標准的轄制。當我認識到這一點時,心裏有很大的喜樂:是的,我知道自己照著聖潔、公義的神來說,我很汙穢、悖逆和不堪,但神卻因我的信看我為義,看我為完全。所以我不必再看這世界的標准和要求了,我一個神的兒女,當來尋求神國度的美好,我在這個世界上和世上的人有什麼可比較的。難道婚姻的缺失,能使我的神的兒女的身份不在了?難道這能改變神對我的看法?“誰能使我們與基督的愛隔絕呢?”(羅馬書8:35)

有了這樣的認識之後,我慢慢的不再以婚姻,或者其他世界上的事情來衡量自己了,而是開始專注於神是怎麼看待我。這不是一個一蹴而就的過程,中間有反複和失敗,但是“神兒女的身份”不斷在我裏面清晰和確定,仇敵的謊言也隨之漸漸變少。

2)對於仇敵作為的認知

之前那些在我裏面的心思意念,比如“神對我的愛不完全”、“我不夠好以至於不配有婚姻”等等,我其實不知道這樣的想法是從哪裏來的,只是深深的感到,這樣的心思使我懷疑神的信實和慈愛,使我落入黑暗之中。後來我知道了這些都是從仇敵來的謊言,我開始知道自己真正的敵人是誰了,於是就開始求神每當我難過、低落或者混亂的時候,就帶著我、幫我知道自己裏面的各種聲音,哪些是從仇敵來的,哪些是他的話語。後來我發現,那些讓我懷疑神、懷疑神的大能、公義、或者慈愛、信實的聲音,都是從仇敵來的,他們想讓我不相信神是聖經裏講述的那位神,讓我懷疑神的屬性;那些讓我遠離神、心裏對神冷漠,那些讓我心裏焦躁不安、對將來有懼怕、對自己隨便論斷的聲音,那些讓我落入黑暗的心思都是從仇敵來的。越多了解仇敵的作為,越是體會那節經文所說:“勿要謹守、警醒,因為你們的仇敵魔鬼,如同吼叫的獅子,遍地遊行,尋找可吞吃的人。你們要用堅固的信心抵擋他,因為你們在世上的眾弟兄也是經曆這樣的苦難。”(彼得前書5:8-9)

在這些時候神就會憐憫我,讓我禱告求他帶領我辨認和抵擋那些仇敵的作為。有時候不容易,爭戰時間長並且過程艱難;有時候仇敵則很快就會退去;但在不斷經曆這些之後,我真的是知道:我們的神聽我們的禱告,並且他願意保護我們不受仇敵的攻擊。後來我慢慢地了解了自己軟弱的方面,就會在意識到可能會有仇敵攻擊的時候,提前禱告預備自己的心,求神讓我不在仇敵的試探中失敗。就如聖經上說:“又拿著信德當作藤牌,可以滅盡那惡者一切的火箭。”(以弗所書 6:16)

3)對於聖潔生活的認知和渴慕

過去我以為聖潔一詞僅僅是適合用在神身上的,不知道這個詞在信徒身上是什麼樣的含義,也覺得自己和這個高高遠遠的詞沒有什麼真的關系。但聖靈慢慢在我裏面有了位置、可以做工後,聖潔這個詞了開始進入了我的裏面。

在語言上,先是明顯的不合神心意的言談,然後是外在看似沒什麼,但內裏隱藏更深的不潔淨的話語。比如聽到別人分享自己剛剛的收獲時,我會講:“那當然了,--就是--”,而其內涵的意思是:我早就知道了,這麼淺顯的事情你才知道。驕傲和對人的輕視就通過這一兩句話來傷害別人。神讓我透過自己的言語,更清楚的看到了自己何等的不潔淨,以前隱藏的更深更多的罪越來越多的呈現了出來:自己的驕傲、對別人的嫉妒、隨時的爭競、自己要掌權、對世界上事物的貪愛等等。

看到這些,自己對自己感到絕望,因為自己的汙穢和罪是天然的、時時的從內裏往外迸發,就像沒有了閥門的管道,汙水難以靠人手壓住使其不往外湧流。但因為這種對自己的絕望,使得我只能來求靠神,我不知道神會怎麼做,但我相信神喜悅我分別出來成為聖潔,因為他是聖潔的。我也慢慢注意到聖經中神多處有對我們聖潔的要求:“你要告訴以色列全體會眾,對他們說:你們要分別為聖,因為我耶和華你們的神是聖潔的。”(利未記19:2);“你們要追求與眾人和睦,並要追求聖潔,非聖潔沒有人能見主。”(希伯來書 12:14)

神帶領我操練自己的口舌,很多晚上我為了白天輕率的言談而感到羞愧,求神饒恕我,並帶領我第二天在言語上的謹守。可往往第二天又失敗了,然後又是認罪悔改,又重新立志。這樣反複幾次後,我終於學會了一點點慢慢開口講話的功課。這使我裏面有著很大的喜樂和鼓勵,是我之前在不知道何為在神面前安靜,在不知道何為快快聽、慢慢說的時候,所不曾明白和體會的。

神也帶領我在糾察自己的罪行上有了比以前認真的心。不再像之前,只是覺得自己裏面聖靈被壓抑,隱隱約約的知道自己得罪了神,但是不知道究竟自己犯了什麼罪。而是來到神面前求神讓我知道究竟怎樣得罪了他,並為這個清楚的罪認罪悔改,也求神的赦免和改變自己。

信仰見證:在拆毀中建造

看到神的忍耐、慈愛和美意

去年年底周姐有一次到教會送東西,對我說:“趙姊妹,我感到神在你身上做了很大的工,你現在人柔和、喜樂,樂意幫助別人。你知道嗎?大概一年多以前,在我眼裏你就像一個小刺蝟,我都不敢和你說話,生怕不小心你就脾氣爆發了。當我聽說一個姊妹叫你去她家裏住段時間的時候,我心裏就想:怎麼敢叫她去家裏呢?難道就不怕她在家翻了天?”

我當時聽了心裏很開心自己在周姊妹心裏的新樣子,我們一起感謝主,也感謝神使用留我居住的姊妹一家。當晚我沒有多想,但是她的話在接下來的一天裏一直在我心裏徘徊。晚上我心裏特別渴望對神訴說,沒想到剛開口幾句就忍不住哭了起來,一邊指著聖經,一邊不斷的贊歎:你真是聖經上講的那位神啊!

對我如此暗淡和殘破的一個生命,神這些年來一直沒有放棄,就是在我懷疑他、悖逆他、指責他的時候,他仍愛我,並一天天的等著我、改變我。我不知道他奧秘的工是怎樣做的、以及在何時做的,但我相信他的同在和他的大能在每次的主日禮拜中、主日小組裏、周中的小組學習中、周二禱告會上、和弟兄姊妹的分享中、詩班一起的禱告裏、姑姑以及其他弟兄姊妹的交談裏、讀經時、禱告中,甚至和周圍人彼此的誤解傷害和饒恕中——直到那天因著周姐的提醒,我才看到了神在我身上極其慈愛的心意,非世上的人能給的,非這個世界能有的。

而當我想到,自己過去還滿心期待以破敗的樣式進入婚姻時,更是知道自己的無知和瞎眼,而神的智慧和慈愛讓我無話可說,並且滿是感謝和贊美。

將來真正對神的信靠

前段時間家裏的事情,對我來說猶如較大的水流沖向自己。我也深深感受到,平時自己不知道自己在基督的根基上站立的怎麼樣,當真正面對事情的時候,才知道真實的光景如何。一切人為的、虛假的、看似不錯的信仰,在真正的難處面前都站立不住,那時能依靠的只有真正的信心。而這真正的信心不可能來自於人自己的邏輯、道理和知識,而是來自於生命和耶穌基督真正的關系,也唯有來自於耶穌基督這真正的磐石。這給我很大的看見和鼓勵,那就是:只要實實在在的在主裏的信靠,不要那些貌似屬靈、貌似有長進、貌似興旺,但卻是草木禾秸的東西。

現在我仍然不知道將來和家人會面臨怎樣的生活,我也仍然還沒有進入婚姻,但是我知道這一切都在神的手裏。他是我唯一的信靠,我也願意真正的信靠這位造天地、掌管一切、深愛我們甚至將自己的獨生愛子賜給我們的那位。

(山東趙姊妹)

來自博文建造美好家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