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上帝眼中,我很美---黃美廉

(Family Foundation : Gospel Corner)
上帝, 黃美廉, 名人見證, 信徒見證

有一個女孩,從一出生就罹患了腦性痲痹,運動神經和語言神經受到傷害。她從小只能全身軟軟地臥在床上或地上,口水常常不停往外流,沒有一點智力的樣子。醫生判定她活不過六歲。但她卻靠著無比的毅力與信仰的扶持,在美國拿到了藝術博士。

有一次,她應邀到一個場合演"寫"(不能講話的她必需以筆代口),會後發問時,一個學生當眾小聲地問:“你從小就長成這個樣子,請問你怎麼看你自己?你都沒有怨恨嗎?”這個無心但尖端的問題讓在場人士無不捏一把冷汗,深怕會深深刺傷她的心。

只見她回過頭,用粉筆在黑板上吃力地寫下了“我怎麼看自己?”這幾個大字。

她笑著再回頭看了看大家後,又轉過身去繼續寫著:

一、我好可愛!

二、我的腿很長很美!

三、爸爸媽媽這麼愛我!

四、上帝這麼愛我!

五、我會畫畫!我會寫稿!

六、我有只可愛的貓!

七、還有……

忽然,教室內一片鴉雀無聲,沒有人敢講話。她又回過頭來靜靜地看著大家,再回過頭去,在黑板上寫下她結論:

“我只看我所有的,不看我所沒有的。”眾人安靜了幾秒後,一下子,全場響起了如雷的掌聲。那天,許多人因著她的樂觀得到激勵。

這個樂觀的女孩是誰?她,就是美國南加洲大學藝術博士,在台灣開過多次畫展的黃美廉女士。

上帝的眼裏,我很美——黃美廉

在打擊中學習站立

在別人眼中,我只是一個沒有希望的怪物孩子。甚至有的鄰人看到我又瘦又怪的模樣,就對外婆說:“你的孫女,將來只有到馬戲團給人看的份了。”外婆只是摸摸我的頭,擦著我的口水,不發一言地將我緊緊抱在懷中。現在回想起來,我才明白,原來外婆是多麼忍耐,並堅強地面對別人異樣的眼光了。

我那個基督徒爸爸有一個信念,那就是:“上帝所賜的,都是對人有益,凡出於上帝都是美好的”。我的爸爸媽媽不但不放棄我,反而更加愛護我,他們每天都會抱抱我、和我玩,對我說聖經故事。而且他們會抱我出去探望朋友,並對朋友介紹說:“這是我的女兒,上帝愛她,我們也愛她。”這點影響我很深,上帝是愛我的,盡管我的身體殘障,但上帝和家人永遠都支持我、愛我。

我的求學過程曆盡千辛萬苦,不但身體不便,在心靈上更要承受別人異樣的眼光。有時候,惡毒的話語以及拳頭、木棍對我的暴力欺負就像銳利的刀片,把我的心割成一片一片的,血肉模糊,但我慢慢地學會了堅強自己,學會修補自己的心。

小時候,我常被小朋友用棒子追著打。一些同學常常欺負我,甚至有天一位女同學對我說:“看你這副樣子,書讀得再好也沒有用。”聽到這樣的話,一種被羞辱的情緒讓我感到非常生氣,但是我又找不到合適的話去回她,只好在第二天拒絕上學。我對媽媽說:“我會看報上的字了,我也會算算術,何必還要到學校讀書呢?”媽媽不顧我大哭大鬧,硬是給我穿上制服,抱上腳踏車,還是送我去上學。

到了學校,吳素藯老師問我為什麼不肯來上學,我就說出原因,吳老師對我說:“美廉,你本來是很愛讀書的,不要因為別人說你什麼,你就不要讀書,想要放棄學習你所喜愛的。你喜歡作文,就應該讀更多書才能充實你自己。”聽了吳老師的話,我體會到自己應該讀更多的書,不應該因別人的話而灰心失望。

盡自己的本分

知道讀書是一回事,但讀得很辛苦又該怎麼辦呢?我想反正都是痛苦,不如就好好讀書。

我對上帝說:“主啊!我要做一個好孩子、好畫家,請你賜給我智慧與勇氣去面對一切吧!”我就一步一步盡自己的本分做好我該做的事情。我進加州州立大學洛杉磯分校讀書,主修藝術,副修心理學。當我剛進大學時,走在校園裏,看到一般的同學,有一點自卑,因為我在殘障中學整整待了五年,換新環境,也沒有安全感,但是我努力做好一個學生該做好的工作。

我畫素描不知道畫斷幾百只炭筆,我作畫比一般藝術系的學生待在畫室的時間多很多倍。我打字打得比一般人慢,因為我的運動神經不協調。於是別人一兩個小時打好的報告,我可能花七八個小時才打完。我花了比同學更多更長的時間在課業上。辛苦是有回報的,我從大三到藝術博士班畢業,都沒有向家人要過一毛錢,因為我就用獎學金去交學費和生活費。

生命中很多苦難是存在的。這不能說是誰的錯,也許越想是誰的錯,心中的恨意就越濃,對我們一點幫助都沒有,只會產生更大的壓力和沖突。求上帝賜給我們一顆平靜安穩的心去面對,一點一點改變自己的心,然後慢慢改變環境。即使環境沒有改變,但我們仍然勇敢又心平氣和地去做好我們該做的事就好了。

做更堅強的人

有人說,既然你那麼信仰上帝,為什麼不讓他醫治妳呢?

記得小時候,我也曾問上帝:“主啊!為什麼你不治好我呢?你知道我是多麼希望有一個正常的身體,過一個正成人過的生活嗎?”

上帝當時沒有回答我的問題。但隔天,我去一間書房,看到牆上的一句話:Do not pray for an easy life, Pray to be a strong person.(不要祈求生活平順安逸,當祈求成為一個堅強的人。)這句話在我心中一直都有著影響力。到現在,我仍然相信,如果上帝願意的話,我一定可以被完全醫治好,但是上帝有他的旨意,他要我從我的殘缺中學到那份屬於自己的功課。

雖然我們有時候困惑、灰心、失望,但這些終將過去,因著我們所經曆的,我們可以去安慰與教導那些和我們有同樣遭遇的人,而且活得更有信心、更有力量,從失敗的經驗才知道如何去擁有和珍惜更大的成功。

來自博文建造幸福家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