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藤健二:因基督信仰走進戰爭中苦難的人群

(Family Foundation : Gospel Corner)
福音見證, 信徒見證,
上帝幫我奪回叛逆的兒子(上)董凡的見證:從佛門居士到基督徒主帶我走出家庭陰影美國女孩稱昏迷後上天堂遇耶穌 怪病全好生命見證:流產的恩典孤兒不孤了奇妙真活的神我信主耶穌的過程和經歷李智非見證 - 靠神走出死蔭幽谷感恩的淚李媽媽的故事感謝主,恩典真的很大為什麼我感受不到神的存在?酒巴嘗到主的恩典神恩見證:背十字架的人生見證:當我來到十字架前奧運會田徑冠軍理查茲:神也會為你做同樣的事祈禱的應驗孫越父女見證母愛的煎熬與偉大天堂和地獄如此真實葛培理妻子路得的優美一生在上帝眼中,我很美---黃美廉一個“憤青”的信主曆程 --- 遇見釘十字架的耶穌基督福音見證:死亡邊緣的拯救格雷戈裏.史雷頓的見證信仰見證:在拆毀中建造【基督徒戀愛見證】笛和我的故事——交往清單病殘臥床22年的愛情見證周傑倫與基督徒母親的愛野地百合的婚姻見證——送給還在等候另一半的大齡肢體菜花甜媽說的信仰見證前黑老大洪漢義帶病靠主堅持作見證:唯有真神救人假神害人美女扎托佩克見證:你可以很酷仍持守貞潔電影《收容箱》導演見證基督徒廖智分享“黑暗與曙光”耶穌的愛拴住了我郭易君弟兄見證:從此,有信有望有愛

北京時間2月1日,極端組織“伊斯蘭國”發布了新的視頻,其中顯示日本人質後藤健二慘遭殺害。後藤的母親在1日的採訪中表示,她希望人們可以繼承後藤的遺志,創造一個沒有戰爭的社會。

日前,聯合國、日、美、英、法多國對日本人質被殺發出強烈譴責。日本內閣總理大臣安倍晉三表示強烈憤慨:“窮凶極惡而且卑劣,卑劣到不行的恐怖行為,我們感到非常憤怒”

英國首相大衛·卡梅倫指人質被殺令人震驚。他指出後藤健二被處決一事,再次提醒人們伊斯蘭國是魔鬼化身,賤視人命。

後藤是一名資深記者兼影片製作人,亦是一名富有強烈正義感和堅強信念的基督徒。在遭綁架前,他最後一次出現在公眾視野中是在去年十月底,當時後藤發布了一則簡短視頻,顯示他正從土耳其境內進入敘利亞境內ISIS的首都拉卡。

2014年6月,後藤同意想要學習如何在戰亂地區生存的工程承包人員湯川遙菜的請求,讓他同自己一道,從伊拉克來到敘利亞。湯川去年8月在敘被“伊斯蘭國”綁架後,後藤認為自己對其負有責任,向家人表示要營救湯川。

出發之前,他在自行拍攝的影片中說,無論發生何事,責任在自己,不會怨任何人,請大家不要責怪敘利亞人民,並希望敘利亞內戰盡快結束,更在影片末立志要“活著回來” 。

後藤所在的教會的會友告訴《華爾街日報》的記者,他們最後一次見到後藤是在去年8月的一個主日敬拜當中。當得知後藤被綁架後,許多華人教會和日本教會都為後藤極其家人禱告,盼望後藤能夠平安歸來。

據了解,後藤1991年從東京法政大學社會學系畢業後,後藤投身媒體界,並於1996年創辦了自己的新聞媒體製作公司“the Independent Press”。1997年,後藤正式受洗成為基督徒。那一年,他30歲。

後藤健二大學的老師西鄉泰之教授稱,後藤曾在學校學習有關全世界與兒童有關的問題的課程,並於半年內36次授課,播放了自己親自拍攝的中東及非洲等地的地域紛爭的視頻,一邊以研討會的形式和同學們互相交換意見、交流,一邊向同學們傳授有關孩子的權力和貧困等知識。

西鄉教授稱:“後藤健二是親自前往世界中出現紛爭的地域並親眼看到孩子們真實狀況的為數不多的自由記者之一。他曾控訴’對於孩子來說,戰爭是最侵權的行為’。”

《日本時報》指出,基督教的獨立記者後藤健二沒有以記者身份自居,他一直有感自己的使命是向外界講述戰爭中受苦人民的故事,更特別關注戰地兒童的情況。他的朋友表示,後藤認為自己身為日本基督徒,有責任去敍利亞採訪,因為英美記者在當地工作有困難。

後藤認為他日本記者的身份將給予他一些安全的保證,因為日本從沒有參與過任何空襲或者攻擊基地組織的活動,而只是提供人道主義救援,這幫助他可以前往那些西方記者已經無法自由前往和報導新聞的地區。兩三年前,後藤曾被基地組織逮捕,然而他向該組織頭目解釋了自己的目的之後,被該組織釋放。

據了解,後藤經常參與聯合國人道支援機構的組織活動,包括聯合國兒童基金會和聯合國難民署。他還曾就塞拉利昂的“滴血鑽石”問題和童軍現象、盧旺達大屠殺和倖存者愛沙尼亞艾滋村的青少年母親等等發行了DVD和相關的書。據他的朋友們介紹,後藤幫助難民、窮人與艾滋病患者,關心學齡兒童。

對於自己的工作抱負,後藤表示他去敘利亞的目的並不是為了報導戰爭,而是去關注那些在戰爭中遭受苦難的人們,“那些我去採訪報導的地方遭遇著巨大的困難,但即便在那裡,人們也每天堅強地生活著……那些人總有些話要說,有信息要傳達。如果我能幫助他們將信息傳遞給世界,那麼就可能促成某種解決方法……若真那樣,我也就可以說,我的工作是成功的了。”

後藤對於自己的工作有著極大的熱情,他表示:“我想要擁抱人群。那是我表示親近的最好方式。藉由擁抱,我可以與人們談話。我可以傾聽他們的想法、痛苦和希望。”

雖然深入戰區有著極大的生命危險,但後藤生命中有著一股更強大的力量讓他可以得勝懼怕。“我曾經在許多令人恐懼,甚至威脅我生命的地方工作,但是我相信上帝總是會以我不知道的方式幫助我。”他曾在媒體採訪中表示,“我為能活在這個時代而感恩,也許命喪’異鄉’無人收屍會很寂寞,但我知道天父、耶穌會來迎接我,我就不會寂寞。”

BBC駐東京記者傅冬飛報導說,目前東京政府官員已前往後藤家陪伴其妻子後藤凜子。據後藤母親石堂順子此前介紹,一直保持低調的凜子不久​​前剛誕下兩人的第二名女兒。

對於兒子的慘死,石堂順子(78歲)稱無法以言語形容自己的感想。在東京都內家中接受的媒體採訪中,她說,“健二已經離開了。看著健二帶著悔恨死去,我已無法形容此刻心情。現在唯有悲傷的淚不斷湧出。但我相信,這份悲傷不能成為憎恨的鎖鏈。真切希望我們能繼承健二遺志,創造一個沒有戰爭的社會,將孩子們的生命從戰爭和貧困之中解救出來。”

長兄後藤純一則感謝日本外務省等部門的努力,還有日本以至於世界各地群眾的支持。後藤被綁架後,引起日本廣泛關注。據媒體報導,1月28日,東京的日本民眾們在安倍府邸外燭光守夜,聲援後藤健二。

此前不久,在紐約工作的一名日本電影製作人在臉譜網站上創建了一個叫“我是後藤健二”的主頁,類似於法國《沙爾利周刊》被恐怖襲擊後,人們打出的“我是沙爾利”,得到了2.5萬人關注,有過千人發送自己的照片以示支持。

願神賜下平安與安慰在後藤健二的家庭中。

感謝神,感謝後藤健二為這世界的奉獻。願我們能創造一個沒有戰爭的社會。為這個世界祈求。

來源:樂果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