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願投資永存的產業 - 李仲歡

我願投資永存的產業

李仲歡

  貧窮的童年

  我父母都是台山人,在村莊長大,出身貧寒,沒機會讀書。我出生前,父母期待是男嬰,結果生個女孩,便給我起名「仲歡」意謂「仍然歡喜」。七兄弟姐妹中,我排行第六。父親身材矮小,性格暴戾,動輒毒打子女,我小時很不喜歡他。父親在廣州工作,留下媽媽帶著我們在鄉下辛苦耕田。

  鄉下人常拜泥的、木的偶像,食物拜祭偶像後全家共享。年紀小小的我好奇地問:「我們用食物拜祭,之後自己又吃,這些神怎樣吃呢?」媽媽不許我問,只叫我吃。當時受進化論教育,老師說:人是猴子進化來的。但猴子一直是猴子,究竟人是怎樣進化來的?祖父怎樣來的?我一直對這些問題很好奇,在其中兜轉不開。

  讀完五年級,因家貧媽媽叫我停學,她說:「女子遲早要嫁人,多讀書也無用。」於是我沒升小六便出來工作。一星期工作七天,每天工作十至十二小時,沒有休息,這樣的日子過了一年多。全廠卅人,年紀、身材都是我最小,常受恥笑;在家又是幼女也被兄姐欺負。

  來美後思考人生問題

  一九八六年爸媽帶著我和弟弟移民美國,後來兄姐也來了。來美後,我有機會再讀書,甚至升大學。初時覺得再讀書既無聊又無奈,為了謀生沒辦法。感謝上帝,縱然讀得很辛苦,也讓我捱過去了。讀書時,朋友常邀我去團契,聽講座,玩遊戲,漸漸發覺藏於心底多年的問題:「人是怎樣來的?」「這世界是怎樣來的」……聖經都講得清清楚楚:人和世界都是上帝創造的,耶穌是上帝的兒子,為救贖我們的罪,被釘十架,三日後復活,讓我們有永生的盼望。聽來很神話,但耶穌講的道理令我很佩服。只是儘管聽了,未肯接受。朋友約去布道會或參加活動,有空就參加。當時年輕,又有男友,不覺得需要耶穌。心想:信了耶穌常要去教會,很多事情不能做,實在無此必要。

  直至有一次聚會,有人被鬼附,須要替他趕鬼。我坐在前排,見一個被鬼附的年輕人,牧師和長老按著他禱告,他口吐白沫,「呀!」的一聲大叫,鬼就離開他了。我被嚇得魂不附體,開始認真思想人生問題。知道世上真的有鬼,鬼可令我們死,死又很可怕!之後有一段日子,我只想著死亡的問題。心想:如果我不認識耶穌,死了要去地獄,很慘呀!於是學習禱告,說:「耶穌呀,你是誰?請你照顧我,不要讓我死去;如果不幸去世,請接納我。」但仍不肯真信耶穌。我本有中國傳統民間信仰,到美後接觸到不少宗教,為要研究清楚才作抉擇,以免受騙,所以常看各種宗教的書,知道釋迦牟尼、關公、觀音、毛澤東等都只是歷史人物;只因人們心靈空虛,就去尋求那些人手所造的「神」。

  姑母來美後,替人占卜為生。我初到美國時,也跟著她拜,幫她拿祭品,賺取零用。聽說有些人看見美國唐人街和香港的黃大仙廟裡有邪靈伏在柱上。記得小時候鄰村有些占卜算命的人,擺壇上香時,邪靈就上身。然而,上帝要我們相信祂,只與祂有心靈相交,叫我們相信主耶穌是上帝的兒子,聖靈住在我們心中,無論何時,聖靈都引領我們。唯獨信耶穌的人,有上帝的印記,可以升到光明、美麗的天堂。

  老人院中何以渡餘生?

  一九九一年,我找到兼職,在一間低收入老人院裡當護理員。常見老人過世,深感死亡是如此接近。前一晚才跟某老人道晚安,翌日早晨就聽說他已去世,叫人概歎!於是想到自己也有一天會死去。後來全職照顧老人,常有老人離世。追悼會時,若死者已信耶穌,家人會為他唱詩;但未信耶穌的,特別是華人,家人則哭得很厲害。誠然,生、老、病、死是人生所必經,一定要面對的,但人若無耶穌的生命,活在世上很無聊!老人家常哭訴家裡不和諧,很痛苦;年紀大了,沒有盼望;子女已自立,配偶又離世,不知怎樣渡餘生?但有信仰的老人就比較開心活躍,常去聚會,上街逛逛,愛幫助人,生活很有意思;而無信仰的人,只是坐以待斃。

  我想,信耶穌不用花一塊錢,有那麼多好處,自己又怕死,於是開始信耶穌,學習禱告,較穩定的參加團契聚會。上帝說世上有罪惡,有苦難,但祂會與我們同行,成為我們的力量,我決定作聰明的投資者!終於一九九三年接受水禮,加入三藩市播道會。浸禮時要上台分享,怎料我上台後哭了出來,說不出幾句話。聖靈感動我,為自己的過犯而激動!回想起來,我信耶穌並非偶然,小時在鄉下間中也聽香港的基督教廣播,有一次電台也廣播說:「朋友,如果你要得到一份禮物,請將清楚的回郵地址寄給我們,我會寄禮物給你。」我為人市儈,好小利,所以寄信給他們,結果收到一本小日曆。我相信他們收到信後,就為我禱告,聖靈已在我心中播下種子,以致來美後,一聽到福音就入心。

  從市儈變社工

  從鄉下去廣州謀生時,常想著賺錢,只要有錢賺,做什麼也不怕,曾跟著朋友做無牌小販售賣衣服鞋襪。若衣服破了洞,我用手指按著,不讓顧客看見就賣出去了;在中國大陸貨物出門概不退換。為了賺錢,埋沒良心,實在不該!後來才發覺,因自小家貧,兄弟姐妹多,食物不足,所以錢在我心中很重要。來美不久,跟朋友談話,「錢」字常掛於口,朋友說:「Ellen,你怎麼了?每句話都講錢。除了錢,你還有什麼可說的?」細心一想,是啊,真沒有什麼好說的。我本來讀商科——酒店管理,什麼都講錢;努力賺錢,只為要吃好穿好,可以出外旅遊。認識耶穌後,知道錢不是萬能的,它不能令我健康,不能給我真正的安全,也不能叫我有喜樂。錢只是生活必需品。物質是外在的,會朽壞失去;屬靈生命才是永恆,最寶貴的,於是毅然的改讀社工。真想不到自己會從市儈變為社工,樂於助人,不再注重金錢。

  以前,我覺得人的生命沒什麼價值。小的時候,每當媽媽心情不好,或遇到挫折,或衣食不繼,就對我說:「你出世時,知道不是男的,真不想要,丟在垃圾箱算了。」我頑皮時,媽媽就說:「早知你那麼頑皮,就不要你了;反正家裡不夠吃。」令我感到自己的生命毫無價值!當時真有不少人生了子女,若有缺陷,或不喜歡便遺棄,沒有法律保障。我信了耶穌後,人生觀不同了,知道人是上帝照自己的形像造的,在祂眼中很寶貴,於是很珍惜自己和別人的生命。

  人會突然死去,突然大病,突然失去所有

  我在一九九五年十二月底結婚,之前那段日子發生了一些事,給我很大衝擊!十二月中某星期一,比我大兩三歲的好朋友突感肚痛,進了三藩市醫院,原來患了肝癌,不到一星期就去世了,遺下一雙年幼子女。我們在廣州已認識,來美後重逢,是能傾心吐意的好友。叫我深感人生命的脆弱。

  結婚前一個星期,接到另一個好友的弟弟來電,說他們家失火,他姐姐被燒死了。她與我同年,本答應在婚禮幫忙。後來才知道,失火時全家逃了出來,但她突然想起一些東西,就入屋尋找,竟被熏死了!喪禮那天正是我的婚期,地點隔一個街口,時間差不多。我問上帝:「上帝呀!禰究竟要我學什麼功課?」

  幾天後到夏威夷渡蜜月,第一晚丈夫發高燒至華氏104度,胡言亂語,立刻送醫院。時值夜半,下著大雨,環境陌生,不知如何是好。於是禱告說:「上帝呀!我現在開車送丈夫去求診,請禰領路。」丈夫在車上一直叫著:「好冷呀!好冷呀!」感謝上帝,左拐右轉的竟找到一間醫院,那晚在醫院渡過。翌日早晨返回酒店,休息一會便出外散步;但走沒幾分鐘,丈夫說不舒服,於是折回,驚見車子被人敲壞,財物盡失。結婚前,兩位好友先後離世;蜜月期間要住急診室,又被打劫,為什麼呢?可是回心一想,失去的都是身外物,便泰然處之。感謝上帝,賊人沒用槍挾持強搶,丈夫亦復原了。我悟到人會突然死去,突然大病,突然失去所有,人生是如此莫測!但感謝上帝,賜我們永恆生命、屬天盼望!

  以前覺得結婚很可怕,費時多時。我認識不少人婚姻出現問題:吵鬧、打架、虐待、離異……因此對婚姻有恐懼感。很多與我年紀相近、與我差不多時間來美的朋友都是同居的。我交男友約會時,心想同居就可以了,不用結婚。信主後,聖靈改變了我,男友又很有恆心地等了兩年,終於答應嫁給他。婚後由於彼此性格、背景和習慣都不同,生活在一起,自然有很多適應,很多學習。如果不是上帝在我們中間,肯定已離婚。感謝主,藉著聖經教導我們夫妻相處之道,又告訴我們,子女是上帝所賜的產業,要我們悉心教導。子女年幼,我曾有三年沒出外工作,在家照顧他們,很開心,更看見上帝在他們身上的奇妙作為。我來美最大的得著,不是取得美國護照、拿到學位、可到處旅遊,而是認識了主耶穌,做個平凡而滿足的人。有主同行,藉著禱告加我力量,面對所經歷的一切,慢慢又學會了寬恕、體諒別人。

  深信全家會得救

  聖經說:「當信主耶穌,你和你一家都必得救。」漸漸上帝感動我向父親傳福音。父親有個壞習慣,一日三餐,無酒不歡。有一次,我向上帝禱告:「上帝呀,現在我要向父親傳福音,但他脾氣很壞,如果他不想聽我傳講,用東西擲我,請禰保守。」接著很開心地走到父親面前,說:「我現在信了耶穌……」話還未說完,他就講了一大堆道理,且罵道:「耶穌是誰?你小時,我不做工,誰養大你……」我不想跟他爭辯,惟有住嘴。當時父親雖然憤怒,但沒打我,很感謝上帝!

  一九九六年六月,我剛畢業,某天上午接到電話,得知哥哥下班時發生車禍,心情極差。於是趕去看個究竟。哥哥驚惶萬分,車子全毀。當時只有他一人工作,嫂嫂在家照顧子女。哥哥因驚嚇過度,精神失常。幾天後的星期日,我們兄弟姐妹如常茶敘,談到哥哥前一晚半夜起來,與人談話,但看不見那人。後來才知哥哥兩三日前,請了一個親戚上門做法事驅邪,把一些符放在身上、車上和床上,招惹邪靈。我立刻致電嫂嫂,問及這事,她說:「對呀,這兩晚你哥哥都半夜起床,與人交談,我聽不到對方說什麼,灑了一點醋後,就聽到他們一問一答,但看不見那人。」上帝感動我向嫂嫂傳福音,說:「這情況只有耶穌可以幫助你。」跟著向她簡明扼要地解釋誰是耶穌,並告訴她,我們有需要,耶穌隨時會幫助,建議她相信耶穌。她答應了,我們一起禱告,之後她覺得很溫暖,很舒服。於是我請求牧師拆除他們家中的偶像和符之類的東西。

  哥哥因受過度刺激,加上邪靈上身,要留院觀察。很感謝上帝,兩星期後,他康復出院,至今沒事了。由於這件事,嫂嫂先信耶穌,媽媽跟著信。現在二姐、哥哥和他子女都信了,在未來的日子,我很有信心全家(包括爸爸)都得救。爸爸現在七十多歲,偶而不舒服,入院治療,我第一件事就是為他祈禱,跟著慰問他,與他分享福音。由於他生病,即使罵我也不太厲害。以前我常怨恨父親,現在祈求上帝賜我力量原諒他,多為他禱告,希望他有一天接受主。

  管理永存的產業——生命、靈魂

  我也抓緊機會向身邊的人傳講。雖然工作上不容許我向人傳福音,但可以分享自己的經歷,來幫助他們。過去我在鄉下只讀過五年書就到廣州工作,一九八六年移美至今,共做五十份不同的工作,各方面的經歷也不少,可給別人一些鼓勵。

  我們真應該稍停腳步,放下自我,思想一下:人為何生存在這世上?是否生兒育女,日出而作,日入而息就是生活?其實,上帝讓我們活在這世上是有使命的,有責任管理這個世界和自己的「財產」——不是指我們的金錢、房屋,這些都會成為過去。乃是指人的生命、靈魂,是永存的產業。試想,你現在的光景是否可以一生如此?有道是「人無千日好,花無百日紅」,須知世事隨時會改變,只有上帝永恆不變。有祂同在,無論得失、順逆,時間轉移,世途多變,我們也可以有從祂而來的喜樂和平安。人往往暢達時,意氣風發;失意時,無奈悲歎,左求右拜,拜偶像,求平安。其實,上帝就在我們心裡,平安就在我們面前,只是人是否願意去求。盼望大家不要等到苦難臨到,才去尋找真神——主耶穌。請把握今天,讓祂進入你的生命!


摘自[成琳的部落格],特此鳴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