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智非見證 - 靠神走出死蔭幽谷

(Family Foundation : Gospel Corner)
靠神走出死蔭幽谷, 李智非, 蒙主醫治, 癌癥康復, 信徒見證

他說:“如果人生能夠重新來過,我一定選擇在20年前就信靠上帝,早信主,早蒙恩,過有平安有喜樂的日子。可是,現實中的我卻驕傲自大,不相信基督的救恩,生活在罪中,我雖賺得了世界,卻幾乎陪上了性命,肝硬化,腎衰竭,幾次昏迷吐血,直至肝腎移植,後又患血癌,人生急難一路由神保守眷顧,方知祂又真又活……”

要賺得全世界
1987年,18歲的李智非躊躇滿志,隻身一人來到多倫多求學深造,他的人生目標簡單而且明確:學有所成,事業發達,財源滾滾。在畢業後的短短幾年內,智非如願以償,成為一個大贏家。事業上,他勢不可擋,工資越來越高,職權越來越大。跟同事競爭,他占盡上峰;與朋友相比,他出人頭地。他年輕、健康、有成就,他覺得自己無所不能,無往不勝。北美91年經濟大蕭條時,他順利進入一家加拿大的銀行,拿到計算機工作;在別人為找工作處處碰壁時,他的簡歷百發百中,面試技巧亦是高人一籌,2000年電腦泡沫時期,多少人失業,整個IT行業岌岌可危,智非卻僅用十天的時間就輕易拿到高薪的工作,為那些大批裁員的公司設計遣散費方面的程式。他覺得自己勢不可擋,非常滿足。他也選擇動盪的人生,在美國,加拿大幾度搬遷,又移居羅馬為聯合國做專案。他曾在北美、歐洲、亞洲的各大城市的上空飛來飛去,俯瞰世界……

內心孤苦荒蕪
儘管智非的學業、事業、金錢夢想逐次實現,他的內心卻常覺無依無靠,少有喜樂。他覺得自己的人生有很大的空白和缺失,可他說不清到底是什麼。在求學的最初兩年,面臨學業的壓力,遠離親人,沒有一個朋友。他的內心掙扎於強烈的自卑和自尊之間,他覺得自己像一台機器,拼命學習,打工,內心裹在冷漠的硬繭裏,常令自己窒息。他找過學校的心理輔導,接受過每週一次的心理治療。後來,他決定去參加教會的崇拜,神的話語伴著他走過一段孤獨和疲憊的路,那時候,他雖然決志信主了,但是卻將信將疑,並不願意打開心門去接受從神而來的亮光。

在後來的幾年中,智非仍然選擇哪里對事業發展有利他就去哪里。他向著更高的事業和金錢目標努力,不去考慮人生的方向,不去考慮愛與尊重的需要,更不考慮信仰和屬靈的問題。在智非的眼裏,一切都是交易,一切都是利益關係。他不相信人與人之間會有真正的愛,他也不去想什麼是永恆的生命……

遭遇人生巨變,跌入穀底
智非的情緒一度很糟,對同事和下屬動不動就大發脾氣,寫郵件打電話去訓人。雖然是全球專案經理,但他並沒建立有效和諧的人脈。2006年,因為產業發展方向的變動,公司關閉了在加拿大的企業,智非第一次嘗到了被裁員的滋味。他從事業的巔峰重重地跌落,長時間地沉浸在失業的沮喪和對現實的不滿之中。那時候,孩子還小,他在家裏帶孩子,也趁機可以休養一下,準備東山再起。

不幸的是他的身體開始亮起了紅燈,曾經得過的慢性肝炎,突然轉化為肝硬化,肝能指標急驟下降,需要大量服用抗炎症的藥。接著,肝病未去,慢性腎炎又開始發作並惡化,短短幾個月,智非幾次進出醫院,時好時壞,不知前路如何。似乎惡運來襲無法阻擋,內心的空洞幾乎將他吞噬,他時常覺得天地萬物都與他格格不入,私心雜念和患得患失使他對生活失去盼望。原本以為自己滿有把握的事業,金錢和健康,一下子都沒了,他完全跌入人生穀底……

急難中,呼求天父上帝
來不及問為什麼,來不及想清楚前塵後世,智非被安排住進了深切護理病房,他的腹部開始積水,並出現腦中毒現象,他開始吐血,昏迷,意識不清,整個人從140多磅急速下降到99磅。他瘦得皮包骨頭,手無縛雞之力……各項檢測結果,化驗報告顯示,他必須施行肝臟,腎臟器官移植手術,醫生告訴他,很多人都在排隊等器官配對,排在他前面的有好幾百人,而且很多人因為等不到匹配的器官而去逝。智非在恐懼和絕境中第一次仰天長歎:“上帝啊,生死主權在你,施捨在你,拿去也在你,我一無所有,朝不保夕, 但我已知道,沒有神的拯救,我就無路可走。唯有尋找你,抓住你的應許,才得平安。”

當智非在絕境中呼求上帝之時,他的母親打通了城北華基教牧人員的電話,很快地,一些愛主的弟兄姐妹伸出了援手,有的當車夫,往返于醫院和家中;有的當保姆,看護兩個年幼的孩子;有的做飯,有的煲湯。四面八方的援助招之即來,這些素不相識的人,帶著上帝的愛,帶著弟兄般的真誠和關切出現在智非的身邊。為他禱告,給他讀聖經,放CD給他看。一度剛硬的心被神的愛溫暖著,從來不相信人間有無緣無故的愛,從來不奢望真情真意,智非第一次流下感動的淚水。他說:“過去幾十年我只知道世間冷漠,想像不到神的愛竟是如此奇妙,神賜人間天使,他們愛我,關心我,他們安慰我,給我信心,切切地為我禱告,祈求神的保守和眷顧。” 病床上,他仿佛看到神的榮光,聽到愛的呼喚……

神賜出人意外的平安
2007年9月12日,智非在重病中接受了滴禮,受洗歸入基督耶穌。他開始禱告,讀聖經,思想神的心意。他的心從恐懼和黑暗中走了出來,第一次感受到主愛的溫暖,他在禱告中明白,即使我們不知道明天將如何,但神已經把永生的信念和今生的平安播在他心中。他開始懂得感恩,也重新審視過往的人生,知道曾經的驕傲,忌妒和怒氣都是罪,而他在聖經中得到安慰:“神為愛他的人所預備的,是眼睛未曾看見,耳朵未曾聽見,人心也未曾想到的。”(林前2:9)他相信神透過這句話給他應許,要使他得救。那時候,救命急需的器官在哪里,沒有人知道;病體的狀況能不能等到移植,沒有人確定;移植能否成和排異的情況如何,無法預測。智非相信神要救他,必有供應。

神的大能彰顯,使一個個的不可能成為可能: 重症之下,他的器官排期提到了最前,最好的肝腎專家和醫護人員準備好了,教會的兄妹們晝夜為他禱告。11月26日,護士通知說是有人捐獻同體肝腎,與智非配型合格,第二天一早馬上進行器官移植手術。

手術出乎意料的成功,術後幾乎沒有排異反應,醫生和病友都說他非常幸運,但智非告訴他們:不,這不是運氣,這是上帝的愛,是神跡。帶著新的肝腎,更帶著重生得救的新生命,他回到了家中。經歷了神的奇妙大能,智非的太太和父母都決志接受基督為救主。

第二次神跡
2010年,智非再次被查出患有血癌,需要進行化療和幹細胞移植,肝腎專家和血液專家都多次會診,討論可能出現的併發症,如臨大敵,但智非卻顯得格外平靜,滿懷信心,他說:“神已經救我出死入生,祂一定會再次創造神跡。”

在醫院裏,智非與護士和病友們一起查經,禱告,舉行特別崇拜,他還開通了名為“第二次神跡”的博客,鼓勵病友和讀者信靠神,在神的話語裏經歷每天的平安喜樂。前去探望的朋友們從智非身上看到了神的勇士的鬥志和頑強,紛紛受到鼓舞。他從詩篇91章得到神的應許: “因為他專心愛我,我就搭救他;因為他知道我的名,我要把他安置在高處他若求告我,我就應允他;他在急難中,我要與他同在。我要搭救他,使他尊貴。我要使他足享長壽,將我的救恩顯明給他。”

經過一年的化療和幹細胞移植,如今,智非又一次出院了,他的主治醫生說:從醫40多年,從來沒有看見肝腎血三項成滿移植的病例,真是醫學的奇跡。智非卻說: 只有神可以成就這奇跡,因為祂掌管萬有,擁有生命的主權。神留我在世上,是要我為祂作美好的活見證,我要全人全時間地榮耀上帝……

 

來源:全球基督徒見證分享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