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音見證:死亡邊緣的拯救

(Family Foundation : Gospel Corner)
福音見證, 死亡,

我們去醫院探訪的時候,一邊探訪主內肢體或親屬,一邊留心觀察周圍有否神要揀選的人,也在探訪的時候傳了很多福音。他們接受福音後,不僅肉體得到了醫治,也悔改歸主了。但也常會遇到危重病人,神志不清,隨時就會離世,不能與其說話交流了,就不再去探訪、禱告,就放棄了。但在多年的探訪工作中,我發現雖然有人神志不清或成了植物人,並且隨時就會離世,但上帝仍然不放棄他們。

我的同事吳英趁雙休日回農村老家打理她的牛奶場,路上出了車禍。因出事的地點在郊外,打哪邊的120都很遠,耽誤了時間,到醫院醫生說為什么不早些送來,太晚了。但還是為她做了開顱手術。當時醫生說做也是白做了,因為頭裏邊全是淤血。

等到星期一上班時,在文印室聽我一個信主的同事說:“聽說吳英出車禍了,可重,難活成了。”我心裏馬上緊張起來,因為我已經把這個同事作為傳福音的目標,並且為她禱告了很長時間了,准備好了傳福音的書,想找機會給她傳福音。但同她一個辦公室的是個男同志,我想等哪天她一個人在辦公室時,我好給她口傳福音,也送書給她,但還未找到機會,她就出事了。

我就在文印室與這個同事一起禱告,求神救吳英,存留她的性命,給她聽福音接受福音悔改的機會。但當時根本不知道她傷得那么重。緊接著我打聽出她在的病房,就去看她。

一看心裏就非常可惜,因她傷得太重了,如果呼吸機一停,她馬上就是個死人,只是家裏人不想她這么快離去,用呼吸機維持著。我為她禱告時眼淚不知不覺就出來了,因為這個靈魂在上帝面前該多么寶貴。我就給陪護她的家人傳福音,讓她們都和我一起禱告,求神開恩。我禱告神:“主啊,你看她的靈魂甚為寶貴,她還沒有信主,如果走了可真是下地獄了。求你救她,存留她的生命,給她認識你經曆你的機會,給她到你面前認罪悔改的時間和機會,也顯出你的神跡大能來,借她揀選她全家的人和親戚朋友。”當時她丈夫和女兒都跟我一起禱告。

之後,我天天為她禱告,一有空就去醫院看望,誰在醫院照顧她,我就給誰傳福音,也讓她們跟我一起禱告。這次我請了一個70多歲的老姊妹同工,老姊妹撲通跪在病房的地上為吳英禱告,我也撲通跪下,她妹妹看見了,也跪下和我們一起禱告,並說:“只要讓俺姐大見好,我也上教會信主去!”吳英的丈夫女兒等家人也都跟我們一起禱告。

從這次探訪後,再去醫院見到吳英時,她的身上有點發軟了,原來渾身就像是石膏一樣又涼又硬,真的像死人一樣。這下我就更有信心了,不斷去看望,又帶上別的老姊妹與我同工,她有按手禱告的恩賜。等再去探訪時,她睜開眼睛了,但不認識人,狂躁亂動。後來她由特護監控病房轉到普通病房後,原來搶救她的醫生,應邀來這個病房看朋友的家人時發現了吳英,因太吃驚了,一下子說了不該說的話:“呀!你還活著?!”因他為吳英做開顱手術時,看見頭裏邊的情況,認為她百分之百是死。等她神志清楚時,我就給她講耶穌傳福音,並給她說:“吳英,你不會說話,若心裏清楚,就心裏喊主救我,饒恕我的罪,醫治我的病。禱告後,我們說阿們,你也心裏和我們一起說阿們。”慢慢地她好起來,就能出聲和我們一起說“阿們!”

她出院回家時,還說不成話,只會說一個字或兩個字,也不會走路,偏癱在床上,我們就隔一天去探訪一次,一直持續兩年多。家裏人來照顧她看望她時,我們就抓住機會傳福音,也讓她們跟我們一起禱告。她們接受福音了,我就給他們買聖經,讓帶回老家上教會聽道去。借著這個同事,神整整揀選她全家和婆家、娘家共10口人。現在我的同事完全恢複正常,洗衣服做飯樣樣都能幹,神不僅救了她的身體,更重要的是救了她的靈魂;也救了她全家。她兩口子已經受洗了,她的侄女去年也受了洗禮。

有了這次經曆,再遇著這種情況我就有了信心。

這次是一個和我住得非常近、也非常同心的姊妹,她公爹遭遇車禍成了植物人,幾個月了,連眼睛也沒有睜過一下,什么也不知道,吃飯都是通過鼻管打進去,就是在等時間了,根本活不了。我隨姊妹一同去看望,醫生讓他家裏跟他最熟悉的人跟他說話,好有助於讓他蘇醒過來。但沒有人能讓他醒過來。我去跟他說話,他不認識我,更沒有反應。但我突然看見吊瓶的藥單上有他的名字,就有個感動,肯定他對自己的名字最熟悉,就先在心裏禱告求神做工,懇求主救他,如果真的他在世的日子到了,求主讓他醒過來接受福音,再把他接走。然後來到他床邊說:“誰叫李正太,耶穌愛李正太,耶穌救李正太!”他猛地睜開眼睛。我非常高興,就跟他說話,給他傳福音。

因不知道神給他還有多少日子,怕他哪一天會突然離去就沒辦法傳福音了,我就很有負擔,抽時間一趟接一趟地往那裏跑,給他講耶穌,講十字架救恩。姊妹說:“你看,公爹是俺家人,可是你比我跑得還勤呢。”因他氣管切開了,不能說話,姊妹在照顧他的時候說:“爸,如果你願意接受耶穌,讓耶穌救你,你不會說話就點點頭。”他就點點頭,就這樣他得救了。之後的一天夜裏快12點時,他被神接走了,姊妹去醫院時害怕,就叫上我一起去。我給他穿襪子和鞋時,身上軟乎乎的,知道他走得很平安。

後來,我兒媳的外公重病住院,我和丈夫去看望他,去之前我禱告神:主啊,你看他的靈魂甚為寶貴,倘若可行,求你存留他的性命,那怕讓他醒過來一會兒,接受福音再接他走。

到病房後,兒媳的母親在照顧他。她告訴我:“父親啥也不知道,也不認人了,已經好多天不睜眼了,醫生說就是等個時候,三兩天的功夫。”我就給她傳福音講耶穌,讓她悔改歸主,也讓她為父親禱告求神救他。正說話的時候,她父親突然睜開眼了。因這樣的重病人如果不抓緊時間傳福音,可能再也沒有機會了,今天你看到的是活人,明天來可能就在太平間裏了。我就趕緊跑到他病床前俯他耳邊說:“誰叫靳叢火呀?你是不是叫靳叢火,如果你聽見了,你就是靳叢火,你給我點點頭或答應一聲。”他聽見我說他的名字,眼睛馬上發亮,很興奮的樣子,並且“嗯”地答應我一聲。我就繼續跟他說:“你叫靳叢火,耶穌愛靳叢火,耶穌救靳叢火。你難受時,就心裏喊耶穌救我。你喊他,祂就救你。”然後我帶領禱告,讓他家裏人和我一起說“阿們!”

過兩天我再去看他時,他比前幾天好多了,我知道是神已經答應禱告,施恩與他了。我看他睜眼了,就又去喊他名字,給他傳福音講耶穌。兒媳的母親說:“父親一直就不睜眼,家裏人誰喊都不睜眼,只要你一來他就睜眼。”我又俯在她父親耳邊跟他說耶穌愛你,耶穌救你,你願意不願意,願意的話你說“阿們”。他一邊一邊點頭示意一邊想說話,但因嗓子太幹,還插著管子,也沒有力量,就沒有說成話。然後他就興奮地伸出兩只手比劃著,兒媳的母親說:“高興了,又想拍手哩。”我就拿住他的手說:“叔(我們河南對兒媳的外公叫叔或伯),拍手歡迎耶穌的吧,歡迎耶穌來救你哩。”他興奮了好一會兒,我上前給他按摩腿和手臂,帶領禱告的時候,兒媳的母親主動跟我說“阿們”了,她家裏都是拜偶像的。

隔了一天,我和邢姊姊一起再次來看望。剛進去時,他雖然睜著眼,但眼睛沒神。邢姊姊就貼近他的耳朵給他傳福音,一喊他的名字,他馬上反應強烈。跟他講耶穌救你,赦免你的罪,醫治你的病,願意的話你點點頭或答應一聲,他用力地從嗓子眼裏說出:“中!”然後他又對著他女兒(兒媳的母親)笑,她女兒說:“你看他笑了、笑了……”因他病了十幾年了,多少年都沒有笑過了。一會兒功夫,看出他非常喜樂,臉上充滿光彩,是神喜樂的靈進去他裏邊了。

沒多久他就出院了,非常平安。兒媳回來跟我說:“俺外公現在可好,俺媽說這都你婆婆禱告的功勞。”因她們剛聽說福音,還不明白,所以這樣說。我說是主愛你外公,如果主不愛他,我再禱告也沒用。

到第二年他平安地被神接去了,兒媳的母親說:“出院後一直都挺好的,沒想著他會這么快走了,就沒有預備衣服,沒做任何准備。當把衣服弄好拿來時已經過去好幾個小時了,但穿衣服時身上軟乎乎的,真是有神。”是他從父親身前身後這些事情上看出神的大能和奇妙的作為了。

後來我們教會講道的徐姊妹不知聽誰說了,見到我時說:“姊妹可有愛心,聽她們說,有的人已經啥也不知道了,你還在為他禱告呢?”事後我琢磨,他身體有病,魂不清楚,但只要有口氣,他的靈還在。只要有口氣,就有做工的機會,主不放棄,我們就不能放棄。並且神救一個這樣的危重病人,往往會揀選一大群人,包括他的家人、親戚朋友和同病房的人都信主了。

來自博文建造幸福家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