禰是我的眼 陳群鈺:視障人生更勇敢

試想,當個天生全盲者或是視力漸失的視障者,哪一個恐懼比較大?陳群鈺,於中國學園傳道會擔任全職禱告同工的姊妹,因著青光眼及一場失敗的手術,自大二起就漸漸失去視力。

 

「先是右眼,再來是左眼。」再不久就得和這個繽紛的世界影像說再見的她,可貴的是那顆心依然感恩而樂觀。

 

是誰關了燈? 失去視力的前兆

 

國三歲月,正值花樣年華,就在群鈺準備考高中的過程,有一天眼前突然進入黑暗。「眼睛睜開看不到,還以為有人關了燈…其實我的眼睛天生就不是很好,小時候點了很多種眼藥水。」待醫生查明視力漸失的原因,原來是罹患青光眼,視神經也因此開始萎縮。

 

「除了天生體質外,醫生也說和我從小到大點的眼藥水裡,摻有高含量類固醇有關。」當時和家人住東勢,醫療並不發達,加上沒有積極就醫反訴求多種民俗療法,因而錯過黃金治療期。「高中三年就跟著家裡到處拜拜、算命、吃中藥,西醫沒有積極進行。」

 

「我想,如同《聖經》中所說,虧損是因為無知的緣故。」回想高中未信主、很多事並不是太積極,她略有懊惱,但本可選擇怨天尤人,但一路走來仍不忘感恩父母、家人的愛與支援。

 

信仰進深 視力反漸失

 

 

家人、主內朋友的相伴扶持,讓多次動手術的煩亂化為喜樂力量。     

「大一我還行動自如,反而是信主之後,視力開始明顯退化。」在朋友的帶領下,陳群鈺在就讀逢甲大學企管系大一時,進入學園傳道會的學生團契。「一聽屬靈四律中耶穌的福音,我就信了,心裡沒有太多疑惑。」但沒料到的是,視力惡化的狀況隨著信仰腳步的進深,而愈烈。

 

團契、短宣隊、教會、功課,豐富陳群鈺的大學生活,樂觀的她心想:「神一定會醫治我。」只是當她發現10元硬幣掉在磨石子地上,而無法分辨錢幣和地板的差別時,「我知道事情嚴重了。」升大二時,她選擇休學二年,好好治療、休息。

 

「光是右眼,就動了10次手術。」雖已盡力,但在大二時,她終究失去了右眼的光明。「那年是1998年的8月。」

 

剩下單眼的視力,群鈺選擇回到學校,開始申請殘障手冊、申請考試時間延長30分鐘、申請A4考卷要放大成A3尺寸…「這一切都要調適,在在顯出我和別人開始不一樣,其實心裡很不自在。」但還是得學習面對,從辛苦貼著電腦螢幕、放大書本每一頁,努力直到畢業。「後來想想,我其實只是換一種方式生活,也許失去了某項能力,但不代表我是不完全的。」失去視力,反而使她更勇敢。

 

「因為休學二年,在我拿到證書的那一刻,感覺自己像是從逢甲醫學院畢業!」笑看人生巨變,仍不忘幽默。

 

不是一定要得醫治 才能顯出神的榮耀

 

 

使用導盲杖、坐公車用大字卡…面對生活上的諸多不便,群鈺也請大家多體貼視障者的需要。      (照片提供/陳群鈺)

 

失去視力,不時有人會說:「妳為什麼還沒有得醫治?」、「一定是沒有信心!」也總有基督徒對她的狀況,丟出一些「診斷」。

 

「祂不醫治,一定是對我有偏見。」群鈺說自己一開始想法也很負面,尤其早期特會、醫治聚會都去參加,但神的醫治卻一直沒有臨到。「而且,當別人知道我是禱告同工,而我連自己的病都沒有得醫治,他們會怎麼想…」各種思緒,都曾經縈繞心頭,久久不去。

 

祂幫助我,祂是很好的神,但是祂為什麼就是不醫治我呢?

直到一次看電視,神用了約翰福音第9章挑戰她。「難道一定要醫治妳,才能顯出神的榮耀?」眼睛看不到,的確痛苦,但是是否一定要得痊癒,才能夠為神做見證?陳群鈺開始思想神放在她心中的這個問題,也開始明白「得醫治與否」的關卡若沒有越過,自己永遠會在意。「我沒有得到答案,心裡一定會不是滋味,傳福音時也一定缺一角。」看清內心的想法,是成長的開始。

 

果然,群鈺說出跳脫關卡的關鍵金句:「如果我不因著身體的侷限,依然活出神給我的價值,不也是彰顯神的作為和榮耀嗎?」把醫治與否的時間放下,一切交由神決定,她也決定不再讓「是否得醫治」,阻礙自己與神之間的關係。

 

 

「創作、讚美神,開啟了我永恆的視野,不再定睛在目前的難處上。」感受主愛,是群鈺創作的驅動力。    

無人比禰卡疼我 心中湧出美詞

 

「現在的我只能靠左眼,看見形體的模糊外觀。」尚可見微光的左眼,已進行過2次角膜移植,而右眼的神經已壞死,「目前還沒有醫療技術能使神經再生。」雖然視力漸失,但群鈺心中的感恩卻愈發顯多,讓人感受到「有神疼的小孩果然不一樣!」

 

略懂樂理的她,信主年日10多年,心中不時出現美妙的詩章頌詞,都會加以記錄。「那就像是靈裡深處發出對神的讚美!」她會先在鋼琴上先彈出旋律,錄下來後再請朋友幫忙把音符騰出來,「目前手中約有10多首的作品,也想和大家分享。」未來,若在路上見到一位邊用導盲杖走路、邊唱歌讚美主的視障女孩,也許她就是群鈺!

【無人比禰卡疼我】           詞曲/陳群鈺

(台)這個世界,無人比禰卡疼我,

喔主,當我寂寞孤單,禰來尋找我;

為我罪過,忍受痛苦拖磨,禰猶原用溫柔來陪伴我。

禰恩情這睨大,我欲怎樣報答,甘願為禰獻上我的性命;

我欲向禰歌唱,唱出滿滿感謝,吟詩謳佬禰永無煞。

 

(國)我在等待,屬於我的真愛,真心的關懷,何時向我敞開;

茫茫人海,禰向我走過來,擁我入懷,我心意禰明白。

何等奇妙的愛,長闊高深的愛,超越我所求所想的精彩;

禰常與我同在,禰是我的最愛,今生今世不更改。

 

來源:今日基督教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