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徒信主經歷鄧永新:在網絡中我找到了神

鄧永新 -- 記於1998年4月
去年八月,我滿懷著為自己所愛的家人去開創新生活的渴望,獨自一人從位於中國西北角的新疆省到澳州唸書,併計劃在以後的日子把妻兒接到身邊來。但誰想到兩個月後,我從家書中收到令人震驚的消息──我三歲的獨子,鄧少寒〈乳名『笑笑』〉,被疹斷患有復雜、罕見的先天性心髒病,醫生說我兒能活著已經是一個奇蹟,並勸我的太太接受這個殘酷的事實,無須抱太大的希望和努力去改變這既定的命運。

當時隻身處在異國的我,得知這不祥的消息,內心的煎熬和焦急,實在達到極限。因為自小接受無神論教育,家人的愛是我唯一精神上支柱,現在面對這問題,我只感到大廈將傾,一切皆成氣泡而滅!然而,雖在絕望中,為了小兒子的生命,我必須想盡辦法挽救!我把我兒子的需要,透過網絡向全世界所有慈善及醫療機構發出求救。每天我都機乎是不眠不休的坐在計算機旁邊,希望神蹟出現。一個星期後我開始收到一些響應,但都是一些關懷和問候,沒有能提供實際幫助的。

在絕望中,我在半夜伏在地向我從不認的神祈禱:請將小兒子的生命展延,我願替他承受所有的病痛和危險!

不久,我收到了一連串不尋常的響應——我看見了曙光。

我收到來自世界各地來自基督徒的幫助:位於瑞典的一個人權組織為把我們的需要放在他們的網頁上;美國和德國的兩名心臟科專家讓告訴我兒子的病並非沒有希望,並表示願意作進一步的了解;後來在美國Oregan的一個名為“快樂的臉”(中文)的組織更四處為我們奔跑,甚至更協助我們申請到整家人來美國的簽證,並為我們安排到南加州的UCLA大學醫院接受診療!同時,他們也介紹了一位住在洛杉磯的美國太太給我認識,她名叫Brenda,她兩歲的兒子同樣有先天心髒病。 Brenda為我們在這裡的生活及醫療安排一切,並為我們籌了數千美元以作醫院初步檢查之用。由於醫療費用極為龐大,她更為我們聯絡上基督教角聲佈道團,為我兒子的手術籌務經費。

看見神如此奇妙的帶領,看見這許多被祂差派來幫助我們的天使,我打從心底發出感恩:感謝神,祂為一個將殘的燈火帶來生機,垂聽了我這無神論者的乞求。

* 鄧先生和鄧太太已接受耶穌為救主,在千橡城的一間華人教會中聚會,並得到當地信徒的款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