董凡的見證:從佛門居士到基督徒

(Family Foundation : Gospel Corner)
信徒見證, 基督徒,

西安火車站出站口對面便是古城牆遺址,走在大街上古建築隨處可見,厚重的古文化至今仍在影響著人們對精神生活的追求,董凡姊妹便是其一,從事藝術工作的她在父親的影響下曾是佛門居士,現在她卻是忠心服事並希望把兩個兒子培養成為神的仆人。

"你崇拜一個人,你會喜歡他的一切,包括他的氣質、性格、愛好等等,你會渴望成為他那樣的人,也許還會不自覺地走上與他一樣的人生軌跡,這是一種深度影響,他會影響你的選擇,人生方向的、感情的選擇、職業的選擇、甚至於信仰的選擇,慢慢的這也會是一種慣性,你在這種慣性裏面,會變得越來越像他,最後,你會發現,你已經在一條和他相似的人生路上走了很遠了。

我認為給了我最大的影響的人,就是我的父親,他曾經是我的人生夢中最完美的人,他所信的佛,也是最正確的選擇,於是在二十五歲那年,我也正式皈依佛門,拜在西安臥龍寺如成住持名下,法號:常凡。

我絕對無法想像,這一切,有一天會改變…… "

服事神是最大的幸福

在熟人眼中,她跟別人不一樣,不僅因為她是一個虔誠的基督徒,更由於她對待信仰“如饑似渴”近乎癡迷的態度。有信仰的人不少,但覺得自己就是為信仰而活著的人並不多。“如果沒有上帝,我這一生不知道會走到哪裏去,感謝上帝救了我,任何語言都無法表達我對上帝的感恩和贊美!”她喜歡對每一個認識的人這樣說。

她的名片上寫著“XX雜志總編”,但她從不主動跟人談她的職業,她最喜歡談的是她的信仰,她所信的上帝、耶穌基督,一談到信仰,她的雙眼總是閃閃發光:“在我三十六歲以前,絕不無法想像我會信仰上帝,這一切都太不可思議了……”

董凡姊妹生活在古都西安,她曾是家中第三代佛教徒,每天虔誠念佛,即使身懷六甲,也從未間斷過;現在她是一位虔誠的基督徒,在工作上,她是一個盡職的職業人,在教會中,她帶查經班講道,在家庭中,她是一個好妻子,有一個十八歲的兒子;去年,43歲的她再得一子。

“能服事神是人生最大的幸福。”在剛見面不久D姊妹這樣分享到,每當看到有老人在聚會中認真事奉的場面她都會很感動,她希望自己到老都一直過這樣的生活。她還提到傳福音中重要重要的是傳正確的福音,她接觸的很多信徒把上帝當菩薩拜,現在她自己也在學習神學,很認真地在裝備自己,糾正錯誤的福音。

從佛門居士到基督徒

生活一個十三朝更跌的城市,厚重的文化積澱,本身從事藝術相關工作的D姊妹對父親所教所信的佛教曾篤信不疑,她也在信仰方面虔誠尋求,二十多歲就皈依作了佛門居士,每天打坐,念一萬遍佛號,當時很認真地念佛,即使身懷六甲的她,在念佛、拜佛的事上也毫不松懈,在大兒子臨盆前,每天還打坐,念一萬遍佛號,初一、十五上香、拜佛,從不間斷。

即便這樣,她還是覺得內心似有空缺,2002年,D姊妹的父親、兒子還有D姊妹本人,一家三代一起得了抑鬱症,由於兒子的病很重,已經到了沒法正常上學的程度,只好去就醫。

當時帶她去看病的阿姨也是個基督徒,這位阿姨對她和家人說,“不要憂慮”,就講了聖經中上帝養活飛鳥的那一段經文,回到家中她還和父親探討這個故事的確有道理。並且一直想著這件事。

90年代末,董姊妹的一個好朋友在國外信了主,這位好朋友知道她是一個虔誠的佛教徒,就很委婉地勸她“既然有了燈光(指基督教),誰還需要蠟燭(佛教)呢?”她聽了這話很不高興,朋友擔心再說下去朋友也作不成了,因此就不再說什麼了,後來聖誕節時朋友邀請她們母子到教會玩,當時她的兒子正在生病,教會弟兄姊妹也在禱告希望她們能去。後來她帶著生病的兒子一起去了,並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但她覺得佛已經成為她生命的一部分,自己的信仰不可能改變了,因此,竭力和基督徒保持距離,到第二年過聖誕節時,兒子吵著鬧著要去教會,還把給教會小朋友的禮物都准備好了。

但董姊妹拒絕帶兒子去教會,還不許他再提此事,原來她的兒子還很小的時候,在一次外出時遇到一位“活佛”,她就讓孩子過去求祝福,活佛看到這麼小的小孩子,很高興,就摸著小孩子的頭祝福並送給小孩子一個護身符和一條雪白的緞子“哈達”,她一直都當寶貝收藏著,並且將小孩子也許身到寺廟皈依,並取了法號。她相信這個孩子有“佛緣”,至於董姊妹本人,甚至有了四十歲以後就出家的打算。

2003年,董姊妹的家庭生活上遇到了很大的困難,夫妻關系緊張,婆媳矛盾很深,最好的朋友又移民加拿大,她感覺很孤單,也很無助,就想起基督徒來。當時還和父親討論,基督徒為什麼活得這麼快樂,佛教徒就活得這麼辛苦,父親說是因她性格孤僻,也建議她去教會看看,父親認為,佛教博大精深,佛教徒也不怕接觸其他信仰,因為“真金不怕火煉”。

董姊妹開始走入教會,那時正值“非典”,“過去不來教會的人都讓非典給嚇來了,”教會中有人這樣分享到,對此她十分不理解,因為這不是她來教會的目的,當時來聚會的人很少,這樣以來,只要到教會的每個人都會被密切關注,於是D姊姊跟那些熱心的基督徒辯論起來,這時有人勸她,不要頑固地辯論,“你有沒有把你的痛苦告訴過上帝”這一句把讓她開始反思並冷靜下來。

當天晚上,她就在自己家裏第一次(那時還不會禱告)跟上帝禱告,盡管心裏還是有很多疑惑,在她看來真正有理性的人不會相信上帝的存在,包括死人會複活,童女生子等等,禱告時把她自己的痛苦告訴上帝,也在禱告中向上帝提了很多問題。這天夜裏,D姊姊失眠了,於是她起來上網,奇妙的是,她所看到的幾個網頁似乎全是她針對她在禱告中向上帝提出的問題,她覺得太不可思議了,難道上帝真的聽禱告嗎?

接下來的幾天開始發生奇妙的事,曾經讓她很痛心的是以前信佛時,每逢她與丈夫發生矛盾,丈夫總是說“虧你是有信仰的人,你外表看上去很虔誠,對人很友善,不和別人爭,實際上比別人心眼還小,還自私,你的內心一點沒變。”每次聽到這種話,她的心裏都非常痛苦。當時又遇到了曾經會令她很生氣的事,結果她試著一禱告就不生氣了,因為她以前無論念多少遍佛心裏還是會生氣。

經曆了這些事情讓她真切體會到上帝是真的存在,也確信一點,人憑自己是絕對找不到上帝的,都靠上帝的憐憫,所以那時感覺每天生活在神的恩典中,禱告都得著回應。接近周末時,教會的師母打電話問她的近況,她說堅信不移(和一周前的沮喪完全兩個狀態)的時候也著實讓對方嚇到了,因為之前教會的牧師還和師母說她是不可能信主的。

無可否認的見證

去年年底她生了寶寶,老大已經18歲了,她從來沒想到會在這個年齡生二胎,也沒計劃,一直和上帝禱告,不管上帝帶領她到哪講道或其他事奉都很樂意,從來沒想過上帝對她的帶領是在家當好一個母親,因為她本身的性格是喜歡往外跑,一直不是太合格的妻子和母親,在她生寶寶以前,家裏經過一場大的磨難,自己也有過輕生的念頭。

當時父親得了一種病,運動神精元病,俗稱“漸凍人”(《時間簡史》的作者霍金患的就是這種病),就是混身肌肉痿縮,到最後就完全不能動。家裏妹妹過去是一個長期吸毒的人,在董姊妹信主二年後,母親悔改信主了,三年以後,妹妹戒毒成功,到現在已成功戒毒五、六年以上,而且父親這個病主要靠妹妹來照顧,很盡心的。

以前妹妹還吸毒的時候家人都躲著她,每次找父母手裏拎的都是磚頭,花盆,每次都直接砸門,然後往地上一躺,就要錢。後來出現幻覺精神失常,但精神病院也不接收,說她有毒癮,管不了,送到戒毒所,人家也不收,說她有精神病,沒法管。

全家人為此受盡了折磨,但是現在妹妹反而成了家裏的祝福,盡心盡力地照顧生病的爸爸,精神病也沒有再犯過,每天陪父親出去轉,洗臉,按摩,擦身上,還料理吃喝拉撒,細致周到,不了解的人,都誇她孝敬、懂事,誰也不會想到她以前的樣子。連很多不信主的人都說這是上帝在她的家中興起的一個大奇跡。

而她的父親也是虔誠的佛教徒有六十年的時間了,從爺爺奶奶那裏傳承下來的,父親給她的教導就是要念佛念到夢裏都是佛號才行,從小就崇拜父親的董姊妹,深受父親的影響,因此也自然而然地選擇了信佛,甚至還有出家的打算。

董姊妹起初信主時,父親的反應非常強烈,一看到她去教會就忍不住發火,有時還破口大罵,還威脅她說:“我現在殺了你的心都有,我作夢都沒想到從小最聽話的女兒會在生死的問題上會跟我分道揚鑣!”。

後來父親慢慢看到她和她母親在信仰後的變化,父親終於理解了她的信仰,並形容她們母女信主後的變化是“上善若水”,父親是文人,他說美好善良的東西是像水一樣能把你融化的,董姊妹及其母親的變化就是這樣,不是怎樣說服你,而是讓你點點滴滴都能感受到溫馨與善良。

上帝的安排總是最好的

43歲再次懷上寶寶,對她來說很意外,當時還誤把懷孕反應當成是更年期,在懷孕過程中,她經曆的很多創傷得到了醫治,當她再回想這段經曆時,才明白,原來上帝要把她裏面人的執著和心中的偶像要拆毀、破碎,在沒有經曆這些苦難之前,她說一生全心全意事奉神是假的,只是嘴上的,連自己都以為是真的,當經曆苦難後,她發現這個世界只有上帝是真正可以依靠的。

當得知第二個孩子依然是男孩時,一向喜歡女孩的董姊妹心中多少有些失望,但是在教會師母的提醒下,很快又轉過彎來,想道,既然是個母親就有培養傳道人的責任,或許上帝是要她培養傳道人,這也是神美好的計劃,於是開始為這個孩子禱告,希望孩子一生順服如撒母耳,忠心如摩西,一生為上帝所用。盡管如此,心裏還是會有一定的壓力,畢竟這麼大年齡了,孩子生下來,一來上戶口是個問題,二來一個非常不錯的工作也有可能會丟掉,熱愛工作的她可能從此就步入家庭婦女的行列了。

董姊妹當時向上帝的祈求是,希望能事奉神到生命的最後時刻,她每個禮拜堅持帶查經班,到生孩子前的最後階段,事奉都很正常,生下孩子二周後開始正常聚會,二個月後回到講台上,工作也沒丟。但一邊工作一邊帶寶寶,真的很困難,就在這時,有個姊妹,是別人介紹的,來到她家裏,幫著她帶寶寶,這個姊妹也是個老基督徒,很愛主,也很愛寶寶,從小給孩子唱贊美詩,還不會叫媽媽,就會叫阿門。

作為兩個孩子的母親,她有不同於其他母親的想法,她一心要把他們培養成為忠心的神的仆人,她動情地說到每次看到老奶奶唱詩,傳道,都特別感動,很希望自己老的時候也要這樣。“但是一切還要看上帝的安排,上帝的安排總是最好的!”

轉自http://blog.sina.com.cn/s/blog_643320d90102du4p.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