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釘與複活的基督

複活的基督

作使徒的保羅(不是由於人,也不是藉著人,乃是藉著耶穌基督,與叫他從死裏複活的父神)和一切與我同在的眾弟兄,寫信給加拉太的各教會。願恩惠、平安從父神與我們的主耶穌基督歸與你們。基督照我們父神的旨意為我們的罪舍己,要救我們脫離這罪惡的世代。但願榮耀歸於神直到永永遠遠。阿們!(加拉太書1:1-5)

到底該從哪開始幫助基督徒重新發現恩典的福音呢?尤其是那些恢複的法利賽人?在接受真正的福音之前,人們首先得了解福音是什么。所以,福音本身正是談論的起點。這就是為什么保羅致加拉太信徒的信要從福音本身開始談起。保羅一開始就提到基督被釘十架的福音和複活的基督。福音是由基督被釘十架和基督複活升天這兩個最重要的救贖事件組成的。

保羅傳講福音時,總是從事實講起。他會簡單重述耶穌在人類歷史上為拯救他的百姓脫離罪惡所作的大工。

保羅在給哥林多人的信中也用了這個方法:

“弟兄們,我如今把先前所傳給你們的福音,告訴你們知道。這福音你們也領受了,又靠著站立得住;並且你們若不是徒然相信,能以持守我所傳給你們的,就必因這福音得救。我當日所領受又傳給你們的,第一,就是基督照聖經所說,為我們的罪死了,而且埋葬了,又照聖經所說,第三天複活了。”(哥林多前書15:1-4)

福音就是基督為我們的罪死,又複活了。

保羅給加拉太人的信采用了近似的策略:

只不過這次他從基督的複活講起:“耶穌基督,與叫他從死裏複活的父神”(路加福音1:1)。耶穌並不是普通人,盡管這不是保羅要強調的重點,這裏其實暗含著道成肉身的教義。保羅把基督和父神上帝視為一體,神的呼召和基督的呼召等同。

接著保羅談到耶穌不同於必朽壞的人(“不是由於人也不是藉著人”),而是用了一個介詞“藉著”(“through”)把耶穌和權能的神放在同等位置上(“乃是藉著耶穌基督,與叫他從死裏複活的父神”)。

當然,耶穌是人。保羅在後文中稱基督為“女子所生”(路加福音4:4)。但是拿撒勒人耶穌既有人性又有神性。他和父神同質,為永恒的合一。耶穌基督和父神沒有“本質區別”。路德寫著說:“除了耶穌基督沒有別的神……若我們要看神,就只能看這位道成肉身具有人性特質的耶穌。”雖然耶穌是人,但他也是獨一真神在肉身的顯現。

這位耶穌既是神又是人,父神使他從死裏複活。

保羅為什么要從複活開始談起呢?

一直到第四節保羅才提到耶穌被釘十字架,顯然保羅沒有按時間順序講。保羅這樣的寫信思路與他個人經歷有關。想想保羅起初是怎樣與基督相遇的吧。保羅沒有在耶穌釘十字架的時候遇見他,而是與複活的主相遇,並蒙召成為基督徒進而領受使命成為使徒。當時,保羅正在去大馬士革的路上,“掃羅行路,將到大馬士革,忽然從天上發光,四面照著他。他就仆倒在地,聽見有聲音對他說:‘掃羅,掃羅!你為什么逼迫我?’他說:‘主啊,你是誰?’主說:‘我就是你所逼迫的耶穌’”(使徒行傳9:3-5)。所以當保羅在加拉太捍衛自己的使徒權柄和所傳講的福音真理時,他很自然地從基督並他的複活說起。

耶穌基督的複活是令人震驚的神跡。拿撒勒人耶穌的身體從羅馬的十字架上被取下後放進一個猶太人的墳墓。直到第三天,神藉著無限權能使耶穌從死裏複活。神不僅使耶穌活過來,而且用超自然的能力使耶穌有了一個榮耀不朽的身體。

保羅壓根兒就沒信過耶穌的複活直到他親眼見到了複活的主耶穌。當然,除了保羅的記載,有關拿撒勒人耶穌複活的事實也被其它許多可靠的文獻作為人類歷史上發生的真事記載下來。無數的目擊證人談到複活的主基督。有好幾周,無數男女、信徒、不信的人都見到了帶著複活身體的主耶穌。他們有機會親眼得見複活的主耶穌。他們和複活的主同行、交談過。他們完全一致的見證表明他們的確曾和複活的主基督同在過。

被釘的基督

耶穌基督的複活是福音真理,但耶穌複活本身並不是福音。複活雖然證明神有權柄戰勝死亡,但複活不能解決我們罪的問題。這就是為什么要引進耶穌被釘十架。保羅在《加拉太書》中談到這一救贖事件為“基督照我們父神的旨意為我們的罪舍己,要救我們脫離這罪惡的世代”(加拉太書1:4)。

這節經文教導了關於基督被釘十架的四件很重要的事:

【首先】這節經文表明十架上的甘心樂意。

被釘十架是甘願的自我犧牲,耶穌給了我們古往今來最珍貴的禮物,他“為我們的罪舍己”(加拉太書1:4),《聖經》也經常用“完全傾倒自己”(以弗所書5:25;參提摩太前書2:6)和“為我們舍了自己”(提多書2:14)等,來描述耶穌被釘十架。沒有人奪走基督的生命,他是情願獻出,“我父愛我,因我將命舍去,好再取回來。沒有人奪我的命去,是我自己舍的。我有權柄舍了,也有權柄取回來。這是我從我父所受的命令。”(約翰福音10:17-18)這也是《馬太福音》記載的重點,裏邊用了不太尋常的一句“氣就斷了”(馬太福音27:50),來表達耶穌當時死的狀況。

【其次】這節經文也表明十架的目的。

基督犧牲自己的性命乃是因為“我們的罪”(加拉太書1:4)。十架上有一筆神聖交易。我們本是被釘之人,因我們犯罪抵擋神欠下了無法還清的罪債,而基督替我們被釘十架。他成為我們的替罪羊,成為因我們的罪被獻上的祭物。他集人類所有的罪於自己的肩膀,然後用自己的生命來償還罪債。因此,基督被釘十架不單是崇高之死的典范,而是實實在在為了償還人類的罪債。基督受死滿足了神全然公義的要求,神便赦免我們這些罪人。

基督為我們的罪付上如此大的贖價,我們才知道人根本無法贖自己的罪。這贖價大到一個程度,只有耶穌基督,神獨生愛子的寶血才有功效。我們的信心在於相信耶穌為我們每個人個體的罪而死。馬丁·路德(Martin Luther)甚至想象自己如何在魔鬼面前宣告這樣的信心:“魔鬼控告我們說:‘你是個罪人;因此你該下地獄,’我們回答說:‘因為你魔鬼說我們有罪,那我們就是義的可以得救。’魔鬼說:‘才不呢,你們一定會下地獄。’我說:‘不,我不會下地獄,因為基督是我的避難所,他已經為我的罪獻出自己的生命。’”

【第三】這節經文表明十架的功效。

基督被釘十架是“要救我們脫離這罪惡的世代”(加拉太書1:4)。一想到十架我們通常首先會想到贖價。如上所述,基督為我們的罪獻出自己的生命,同時也要救我們脫離這罪惡的世代。福音是救贖大工,好比讓奴隸得自由,囚犯得釋放。

談到“罪惡的世代”,保羅是指“這個世界的思潮已經完全受到罪的玷汙”。另一個解經家說保羅是指“人類生活的方方面面都已經被罪轄制來抵擋神”。我們的世代是一個墮落腐化充滿死亡氣息的世代,被各樣罪惡充斥,如戰爭、謀殺、壓迫、奴役、亂倫、墮胎等等。

耶穌被釘十架為要拯救我們脫離所有的罪,不是某個罪,而是所有的罪,讓我們成為全新的人。提摩太·喬治(Timothy George)寫:“保羅講到耶穌舍命不僅成就了我們個人的救贖,更是完成了天父上帝在更廣泛的時空裏的救贖計劃。”我們雖然肉體仍然活在這罪惡的世代,但藉著十字架我們正在被拯救。將來的世代已經臨到現在的世代。我們再也不需要像過去一樣活在罪的權勢之下,而是開始活出將來世代該有的生活樣式以成就天父的旨意。

我們常常禱告神“救我們脫離凶惡”,像主禱文中說的一樣(參馬太福音6:13),我們祈求神完成基督在十字架上開始的工作。所以,加拉太書是讓靈魂得自由的書信,宣告耶穌已經死在十架上可以救我們脫離凶惡。萊特富特(J. B. Lightfoot)說救贖是“加拉太書的主旨,福音就是救贖,使人從捆鎖中得釋放”。

【第四】這節經文還表明十架的由來。

耶穌被釘十架乃是“照我們父神的旨意”(加拉太書1:4)。拿撒勒人耶穌的受難並不是一個突發的悲劇,不是歷史上一次純粹偶然的事件,而是神拯救罪人計劃的一部分。使徒彼得認為那些親手釘死基督的人也在神的計劃中。他在著名的耶路撒冷講章中說:“他既按著神的定旨先見被交與人,你們就藉著無法之人的手把他釘在十字架上殺了。”(使徒行傳2:23)

保羅的看法和彼得一樣,他告訴加拉太信徒十字架從創世以來就在神的計劃中,表明神的愛,基督的愛。三位一體神之間沒有沖突,不能誤解成一位滿有慈愛的兒子救我們逃脫一位忿怒父親的手。恰恰相反,聖子甘心樂意為我們舍己正是遵行父的旨意。聖父並不是因為聖子為我們死了才愛我們,而是因為聖父愛我們聖子才會為我們死。十字架出於我們天父的心意。

轉自建造幸福家庭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