見證:當我來到十字架前

(Family Foundation : Gospel Corner)
見證, 十字架, 信徒見證,

從2003年聽到福音,到今天十多年已經過去了。回想起來不覺感慨,神在我身上所成就的是何等大的恩典!對我這在罪惡的黑暗中完全沉淪的罪人,他竟然滿懷憐憫、慈愛和忍耐,並滿帶著智慧和大能引導我,使我悔改並接受他寶貴兒子耶穌基督為救主。何等蒙福,神沒有任憑我沉淪和滅亡;多麼蒙恩,神揀選我,並把他兒子耶穌基督啟示給我。主耶穌親自為我舍命流血,就是為了使我不下地獄,並且跟他一同享受天國福樂。這愛是何等的深,這恩是何等的大啊!

我願截取蒙恩之路上的若幹片段,與你分享和見證主的恩典、見證福音的美善和大能!

一黑暗和迷茫中聽見福音

“在黑暗中行走的百姓看見了大光,住在死蔭之地的人有光照耀他們”(以賽亞書9:2)

我第一次聽見福音,是在武漢讀大學的時候。那時候,我經常被同學嘲笑和排擠,原因是我迂腐。的確,在高考的重壓之下,我只顧拼命學習。我也知道自己這方面的問題,因此期待改變。剛入學我就一心想著通過文藝才能和社團活動證明自己。雖然性格內向怯懦,我卻很努力地爭取在人面前表現的機會,以期獲得同學們的稱贊和高看,實現自我價值的滿足。

但在幾個高傲的室友面前,我的每一次努力都遭遇了無情的打擊。他們是武漢本地的高材生,成績好、社會能力也強。我寫詩,他們說看不出一點詩意;我在樓道裏唱歌,他們說我是破鑼嗓子;我在宿舍裏大聲向女生告白,他們說我缺少起碼的自知之名;我學別人罵髒話以表現個性,他們就說我不知道自己在幹什麼;就連我吃飯吧唧嘴,他們也看在眼裏,說我沒修養、缺少社會責任感……總之,每一次我想博得稱贊的“表演”,都被他們毫不留情地澆冷水。慢慢地,在我心裏充滿了對他們的仇恨和憤怒,我想聯合宿舍裏另外幾個同學跟他們對抗,我自己反而被其中一個人下了定論:“缺少自我意識”。我躺在床上,對他恨得咬牙切齒,心裏一遍遍上演自己拿錘子把他腦袋敲碎的場景,後來給他寫了八頁的長信來控訴他對我造成的傷害。我的生活全面陷入黑暗和迷茫。一方面,宿舍同學的關系緊張、壓抑;一方面,我的內心常常面對巨大的空虛,對很多問題想不明白,對於未來充滿懼怕——我擔心自己無法適應社會找不到工作……我的價值感和虛榮心得不到滿足,內心非常痛苦。

我以為放縱可以解決問題。於是就和同學一起喝酒,一面喝一面旁若無人地抒發內心鬱結的痛苦。最後,爛醉如泥,人事不省,一覺醒來卻發現沒有任何改變;我以為宣泄可以釋放自己,於是沉溺於黑色搖滾,以空虛和絕望標榜,最喜歡許巍的《兩天》:“我只有兩天,我從沒有把握,一天用來出生,一天用來死亡”。我和一個同學在學校的山坡上嚎叫著歌唱,但內心的痛苦並沒有得到真正的緩解。

後來,我把希望寄托於書本,期待在那裏能找到我需要的人生答案。於是我就在圖書館裏查閱各種書籍,哲學的、文學的、心理學的……有些問題我怎麼也想不通,不想去想的時候,問題卻控制不住地不斷冒出來,令我非常痛苦,但最終也沒找著有幫助的書。我還去過學校的心理咨詢,無果而終。後來一度嘗試過日本的“森田療法”和道家的“順其自然,為所當為”。照著做了一陣子,但症狀仍不見消退。好不容易,有同學表揚我唱歌唱得好,正在我要自鳴得意的時候,卻再次遭到了室友的打擊:“你有什麼好得意的,還不都是我們教你的?”為此,我非常氣憤,發誓一定要完完全全憑自己做出點兒事來給你們看,叫你們知道我是很強大的。但是,當我坐在學校操場的草坪上的時候,卻無論如何想不出來我的生命究竟哪一點是完全與他人無幹的……

在圖書館裏,我找到一本叫《愛的藝術》的書,當時是因為情人節的緣故借了這本書。這本書所講的愛並不局限於男女情愛,而是更廣義的愛,有點像我們從小所聽的歌曲《愛的奉獻》裏唱的那樣的愛。作者認為,真正的愛裏包含尊重、接納、給予等因素,還列出了無神論者的愛和宗教信仰者的愛之間的差異(作者不是基督徒,只是從不信的立場而有的分析)。我直接把與神的愛相關的章節略過不看,但是其他章節的內容仍然給我很大的沖擊。我覺得這個真好,因為我缺少的就是這個愛,並且我斷定了我身邊的這些人他們就是缺少愛。

沒過多久的一個晚上,我跟當時來往比較多的隔壁學哲學的阿木在操場上聊天,談人生、社會、哲學、文學……在一同慨歎社會敗壞之餘,我現學現賣地把《愛的藝術》裏的內容拿出來賣弄:“只有愛能拯救這個世界”。其實只是故弄玄虛,自己都不知道自己說的到底是什麼意思。沒想到阿木深為贊許:“真難得你也這樣想”。接下來,他很快把話題轉向一個我未曾期待的領域:“你知道基督信仰嗎?基督信仰就是關於愛的信仰。聖經講,愛是恒久忍耐,又有恩慈……”阿木說他最近在學校英語角認識了一個基督徒,他們在一起讀聖經,還在東湖邊禱告。他說可以帶我一起去買聖經,如果我願意還可以帶我去見那個基督徒,和他一起讀聖經。雖然覺得自己還不至於到尋求信仰宗教的地步,但試試也無妨吧,我就答應了阿木。

不久,阿木帶著我認識了那位名叫阿龍的基督徒,並開始了一起的查經。每次阿龍到學校來,我們都一起吃飯,然後就在校園裏找個地方坐下,按照不同的主題查考聖經經文,我還記得第一次主題是“尋求神”。阿龍鼓勵我以後每一兩周都一起查考聖經,我同意了。接下來的幾個月,我們查了“耶穌是誰和耶穌的性格”,後來又查考了關於“罪”的主題。罪是射偏靶心,沒有達到神的目的,帶來的後果就是與神隔絕。他們讓我對照聖經中羅馬書和提摩太後書對罪的陳述,來省察自己的罪,把從小到大所犯的罪都寫在一張紙上,並為這些罪悔改。當時,我寫了自己專顧自己的罪、爭競的罪、嫉妒的罪、性方面的罪等。

接下來查經的主題是“十字架”。我們一起讀了約翰福音中對耶穌受難的記載:主耶穌在客西馬尼園的憂傷,鞭打的疼痛,十字架的羞辱……阿龍問我:耶穌是為我而死的,如果我就在現場,我會怎麼看?這是我第一次聽到十字架的福音,心裏覺得這真好。耶穌是神的兒子,竟然願意為我死。這個不就是愛嗎?有誰願意替我死呢?我所尋求的不就是愛嗎?如果這是真的,我不應該錯過!

在學習聖經的同時,我也開始參與教會活動,接觸更多弟兄姐妹。我發現這群人確實很不一樣,我期待能有他們那樣的生命。他們陽光、喜樂,對人有愛心,迥異於世人的冷漠、自私。當然,這個過程中,對於到底有沒有神,我依然還有一些掙紮。最後,面對是否願意以洗禮表明自己願意接受耶穌基督的時候,我也掙紮了一段時間。直到有位弟兄跟我分享使徒行傳中記錄的關於埃塞俄比亞太監的經文:“這裏有水,我受洗有什麼妨礙呢?”面對這個太監的信心,我也被折服,我願意接受耶穌做我的救主和生命的主宰,2004年6月3月我在武漢受洗歸入基督。

二真正面對罪與審判

“他既來了,就要叫世人為罪、為義、為審判,自己責備自己。”(約翰福音16:8)

信主後我在武漢過了兩個月的教會生活,就來北京讀研了。阿龍夫婦專程到北京幫我介紹了當地的一間教會。就這樣,我這個屬靈上的小嬰孩就被神帶到了北京。面對新的學校環境和新的教會生活,我感到無所適從。軟弱、跌倒讓我內心痛苦無助,於是我就嘗試向一些弟兄姐妹尋求幫助,我們小組的組長王雷和組裏的弟兄成為了我經常的求助對象。

有幾位弟兄都跟我談起罪,並提醒我現在的軟弱很可能是犯罪導致的。有人問我有哪些具體的罪,可以去承認和面對。我當時對罪很麻木,只是知道我犯了聖經上所說的某個具體的罪,但沒有認識到罪的嚴重性。回想起來,在武漢和阿龍以“十字架”為主題查考聖經的時候,我就有疑惑。一面我覺得耶穌甘願為我死是好的,一面心裏也有另一個聲音:我的罪真的那麼嚴重,嚴重到需要耶穌替我死嗎?因此,在北京,不斷有弟兄問我的時候,我開始想起自己更多的罪,比如性方面的罪,中學的時候對班上很多女同學甚至老師有性幻想,有手淫的惡習,看色情電影,一再汙穢放縱,還在同學中引以為豪,甚至有過同性戀的邪惡想法。但現在想起來,那時候只是承認有這些罪,但並沒有為這些罪憂傷痛悔,而只是羅列出罪名,並不真覺得有那麼嚴重和得罪神。

後來又一個弟兄約我分享,在陳明自己的軟弱後,他鼓勵我敞開分享自己的罪。為了能改變自己糟糕的狀況,我就向他一條一條地坦白我的罪,甚至特別私密的,包括對許多姐妹(包括已婚的)動過淫念,我自認為她們的某個言行是對我有意思。說完了之後,這位弟兄問我:“你覺得這些要是說給阿龍聽,他會怎樣對你?”我說:“也許阿龍會原諒我吧。”他接下來說:“他為什麼要原諒你呢?我覺得阿龍會這麼說,你這個爛人,滾開吧,你不配站在我面前。你既自私又軟弱,讓我感到惡心。要是現在出門被汽車撞死的話,你會上天堂還是下地獄?”說完他就為我流淚禱告:“謝謝神讓阿亮存留到現在,求你饒恕他……”

當晚,我打車回學校宿舍,那時已經淩晨一點,路上沒有什麼人了。想起那位弟兄的話,我突然恐懼萬分,感受到地獄就像一個巨大而恐怖的深淵要把我吞進去,而且我將永遠沉沒在其中,永遠沒辦法再出來。我感覺自己馬上就要被地獄吞沒了,自己的靈魂馬上就要飛出肉體被魔鬼擄走了。我戰戰兢兢地拿起手機,打給那位弟兄,又打給阿龍向他承認我心中曾有過的對他的論斷,然後問阿龍,他是否原諒我,神是否會原諒我。

不久後,我收到教會的通知,說我暫時不要來教會了。我想應該是考慮到我身上的罪,以及出於教會的聖潔和保護教會裏姐妹的考慮。王雷引用哥林多前書5章的經文向我解釋這麼做的原因:敗壞他的肉體,使他的靈魂在主耶穌基督的日子可以得救。

這一切的發生對我來說是始料不及的。至今,我仍然不能完全明白事情為何如此發生。但整個過程中,讓我最為刻骨銘心的是經歷神的憤怒,他如此恨惡我的罪,也如此恨惡我這個罪人。從前我知道自己的罪,但是不真覺得會有後果,但現在才知道,我的罪如此地得罪和冒犯這位活著的神,引發他公義的烈怒,以至於他必須追討,並向罪人傾倒他的怒氣。

背負著罪疚感和恐懼感,我離開了教會,過著失敗痛苦的生活,每天被噩夢糾纏。常常是只要我心裏頭動一絲惡念,對審判的恐懼馬上就臨到,有時候因為怕一句話說錯而陷入恐懼,我就向神認罪,但又對神的饒恕沒有信心。阿龍跟我說,要相信神的恩典,跟神的關系是很甜蜜的,像在小羊被牧者引到青草地上,到可安歇的水邊。我覺得詩篇23篇裏的美好應許是寫給大衛的,但不是為我寫的,大衛是神所喜悅的,我這麼差行嗎?況且大衛犯罪,神不是依然懲罰了嗎?他跟拔示巴的兒子出生不久不是就夭折,任大衛怎麼禱告也沒用嗎?阿龍說,但是他們的第二個兒子所羅門不是成為以色列榮耀的君王嗎?盡管如此,我仍然對恩典沒有信心。

我依然每天翻看聖經,處處看到的是聖經定我的罪,看到其中的罪惡、審判和刑罰,這些越發加添了我的恐懼。而聖經中那些恩典和饒恕的話語都與我無關,因為我是不配領受的。我每天想盡各種辦法、找各種書,研究怎樣才能做一個聖潔無瑕、不被神厭棄的人,但每次都徒勞無功,反而越陷越深。自己的罪是何等敗壞和根深蒂固,按照上帝的話語,配得的就只有審判。王雷曾跟我說,犯罪就相當於在耶穌基督的脊背上捅刀子,是可憎惡的,然而我總是覺得自己無法勝過罪,總是在傷害神。我每天承受著巨大的精神壓力,就這樣在暗無天日的生活裏過了一年多。有一段時間,幾乎每個晚上我都要從噩夢中驚醒,在夢中我與罪惡爭戰,我還夢到身處極其危險的境地並因此被嚇醒。遇到下暴雨打雷,我也特別懼怕,擔心是主耶穌就要來臨了,我就要遭遇審判了,因為到那時候我仍然在罪中。我壓力過大,很少有舒緩的時候,於是身體也受到很大的影響,神經衰弱很嚴重,脾腎也都有問題。

在困境之中,我不敢找別人談,我擔心找基督徒的話,會再被斥責,那樣的話自己會完全承受不起;找非基督徒訴說的話,我又擔心這是不蒙神喜悅的,反而惹神惱怒。就這樣,我在痛苦掙紮中過了一年多,情況並沒有好轉。王雷跟我學習聖經的時候,他曾經跟我說在武漢的時候我並沒有真正悔改,所以需要重新學習聖經。他引用哥林多後書7:11告訴我,悔改就是依著神的意思憂愁,生出殷勤、自訴、自恨、恐懼、想念、熱心、責罰……沒有這些就沒有真正的悔改。可我卻覺得自己無論如何也悔改不幹淨。

三十字架:唯一的拯救和安慰

“律法既因肉體軟弱,有所不能行的,神就差遣自己的兒子成為罪身的形狀,做了贖罪祭,在肉體中定了罪案,使律法的義成就在我們這不隨從肉體,只隨從聖靈的人身上。”(羅馬書8:3-4)

現在回想起來,那時候雖然說自己信主,但是內心深處並不真正知罪,也沒有力量向神回轉,也不覺得自己是完全敗壞的,唯有基督的寶血才能拯救。我還以基督徒的身份來增添優越感,自以為人品和行為就比別人好了。我的人生目標仍然是屬世界的,內心企盼的還是“如神一樣”的世上的成就。離開武漢去北大讀研之前,我曾給自己制訂了一系列雄心勃勃的學習計劃:第一學期學習歷史方面的課程,第二學期哲學,第三學期藝術,第四學期醫學……一心想的成為超越於眾人之上的博學之士。但神完全沒有讓事情照著我所期待的發生,反倒是他藉著聖經和教會不斷揭露出我的敗壞和罪惡,在被定罪的光景叫我為罪、為義、為審判,自己責備自己。而就在我不斷恐懼地呼叫“禍哉,我滅亡了”的時候,神也開始把福音真正的內涵印在我心裏,讓我去投奔基督的救贖!

在教會外一年多的流浪後,神藉著一個高中同學帶我來到另外一間教會聚會,就是我現在所委身的教會。在一個相對寬松和相愛的氛圍裏,我慢慢適應和融入下來。有了教會生活和弟兄姐妹的相交,使我的困苦和掙紮得到了一定的緩解,但內心深處的黑暗和定罪感並沒有真正驅除。聖經上說神是慈愛的,但我有如此多的罪,神會對我慈愛嗎?聖經上說神赦免罪孽,但我犯過的罪得到了赦免還會再犯,神憑什麼會一直赦免我?畢竟聖經裏如此多的經文在講神審判罪惡,絕不姑息。所以每次無論是心思上還是行為上犯罪,心中所存的仍然只有恐懼。

我在黑暗中向光明發出求救。這其間,神也曾經將福音的亮光向我顯現。一個假期,我去一位同學家裏玩,他的母親信主,家裏有些屬靈的書我就翻出來讀,有一本書講到耶穌的十字架,分七八條講耶穌釘十字架給我們帶來的恩典。我如獲至寶一般如饑似渴地讀下來,如同疾病纏身的病人飲下一劑良藥,帶來的是靈魂的醫治和安息。耶穌替我們受咒詛,使我們可以得祝福;耶穌替我們受刑罰,使我們可以得著平安;耶穌替我們成為罪,叫我們因他成為義;耶穌替我們死,使我們可以得著生命;耶穌為我們被棄絕,使我們可以被神接納……原來十字架救恩有這樣的果效,可以給人如此的拯救,正是在黑暗中的我可以倚靠的。

我的罪惡是如此重大,但是耶穌在十字架上的死可以替我背負所有的責罰。我本該被神恨惡和咒詛,但耶穌在十字架上擔當了本該由我承受的所有咒詛,如今我就可以得到神的祝福。我的確是邪惡可憎的罪人,但耶穌替我成為罪,只要信他,我在神眼中就是義人,不再被定罪了。並且,我如今不再會因罪而被他棄絕了,因為耶穌已經為我被父棄絕,如今借著他我可以被神接納為兒女,也稱神為自己的父親。原來十字架真如避難所一般,罪人隨時奔入便得平安。我把這本書借回家仔細閱讀揣摩,假期要返京不能帶走,我就把那幾段話,和相關的經文抄在一張紙上,夾在聖經裏。有半年之久,每逢被魔鬼控告就拿出來讀和思想,這些真理真如大光一般照亮了坐在黑暗死蔭之地的我,帶給我心靈長久的安慰。

其實一聽到福音的時候,我就聽到了耶穌釘十字架的信息。但那時候我並沒有明白它真正的含義,它也並沒有成為我信仰關注的核心。來北京時,教會帶領人問過我對福音的理解,我記得我當時輕松和得意地回答說:耶穌是我們的贖罪祭。但其實那時我並不知道,我們有多麼需要作我們贖罪祭的這一位,而且是每時每刻都需要。後來在罪惡的痛苦和掙紮中,我回過武漢找帶領我信主的阿龍弟兄,我跟他說:我罪惡深重,不知道神會怎麼對待我。他的回答我至今印象深刻:神已經對待過你了。我大概知道他是在說十字架,但並不明白那對我來說到底意味著什麼。出於對基督徒需要讀經和禱告的這一點認識,我每天都會讀些聖經,但只讀到神的公義和對罪人的審判,但這也只是出於罪人心中的良心和自義的傾向,我並不知道神已經完成的基督的十架救恩是多麼寶貴。但如今,神終於把我帶到十字架面前,讓我悔改降服,真正地仰望主耶穌的十字架!

不過那時候整個教會的狀態是也知道十字架是信仰的內容,但沒有專注於福音核心的信仰告白和整全的教導及牧養。我自己也是,一段時間的亮光和感動並沒有使我建立起以十字架為核心的信仰根基。後來幾年中大體如此,教會關注人跟人的關系,卻不足夠重視和高舉神的道。對我自己來說,雖然有過對審判的懼怕,但對於罪的理解更多局限於道德性的,沒有為愛世界、追求世俗成就的罪而有真正的悔改。很多時候,我對神的理解跟成功神學是一致的,認為神愛我們就會幫助我們取得世上的成就。因為犯罪的本性,又沒有在十字架福音上專注建造信仰,很長時間仍然沒有穩固的得救確據。

感謝神帶領教會在幾年後開始有一個改變。而神也在此過程中使我在他所愛的共同體中經歷他的恩典。教會在講台開始專注於宣講耶穌基督並他釘十字架的道。也開始建立以基督為中心的牧養體系。在門徒訓練中,牧者帶領我們十幾位弟兄一起進行靈性習慣建立、救恩真理系統學習、門徒生命實踐等操練。期間,牧者推薦鍾馬田的《只誇基督十架》這本書給我們。非常奇妙,在這本書的幫助之下,我開始有了穩固的得救確據,從此我基本沒有懷疑過是不是得救了,至少是長時間的懷疑沒有。當人注目於十字架,思想神的救恩、神的屬性,思想神永恒的定旨、耶穌基督舍命流血的救贖,神對於悔改和信靠他兒子耶穌的人的心意是何等明顯!甚至能來信靠主耶穌的人,都顯明是被父親自吸引,出於神無條件的慈愛揀選!十字架是神公義和慈愛交彙的地方,神在他兒子肉身上定了我們的罪案,使律法的義成就在我們身上,使我們能得享永生和他永恒的慈愛!想到神的救恩怎能不叫人激動感恩?這救恩就是我居然在神永恒救恩計劃中,我是神心中所念所想的一位,神犧牲和成就這一切都是為我!何等奇異的恩典!

人心很容易偏邪,對於福音非常遲鈍,但神對於他的百姓真是滿有忍耐、慈愛和智慧,也極其地公義。我們雖然如此邪惡敗壞(即使是真正信主後,也仍然常常抵擋神、反叛不順從神、不榮耀神),他卻寧願舍棄自己寶貴聖潔的獨生愛子,來救我們這汙穢不堪的罪人,讓他受再重的刑罰和羞辱也在所不惜。他成就了義,在他兒子身上刑罰了罪惡,使人知道他自己是義的,也稱信耶穌的人為義。他把白白的義加給了我們,完全不是因為我們好,而是他揀選我們,在永恒中把我們算在他這一邊的,這是用他兒子耶穌的血親自買贖的歸屬關系。並且神一步步地以公義和恩惠引我們進入他的救恩。這是怎樣不可思議難以測度的慈愛!

結語認識基督就是永生

“人有了神的兒子就有生命,沒有神的兒子就沒有生命。我將這些話寫給你們信奉神兒子之名的人,要叫你們知道自己有永生。”(約一5:12-13)

認識了主耶穌的救恩後,主如何繼續帶領我過聖潔生活呢?從前我自以為明白福音,因此我覺得應該追求更高級的真理,並且要過更進階的基督徒生活。但重新思考自己的信仰,會發現自己對於福音很無知——有好幾年我讀新約聖經中的教會書信是只讀一半內容,這部分內容的核心是教導我怎樣過一個靠自己根本無法達到的品格高尚的生活。而我故意忽略不讀的另外一半內容實際是對福音的說明。我看不明白這部分就覺得這些繞來繞去、囉裏囉嗦的,也覺得離自己很遠。但神藉著聖靈和教會宣講的道,打開了我的眼睛,讓我看見那才是更重要的部分,那裏所講的神的工作就是神為我們成就的救恩,才是我們的安慰和動力泉源,是我們首先需要的。神的工作就是福音,看起來簡單,其實有非常深刻的內涵,是需要我們專注並客觀了解、深入體會也以生命去回應的,其核心就是基督的位格和工作——就是耶穌是誰,耶穌為我們做了什麼。我現在知道耶穌是基督,他替我們死並為我們複活,成就了替代性的救贖恩典!神本性一切的豐盛,都有形有體地居住在基督裏面了,神透過他兒子的工作把赦罪的恩典和今生永世的應許賜給了我們,當你深入在福音裏尋求,會發現這是何等一個恩典的寶庫!

說到底,福音並不是一套道理,或是一個思想體系,而是一個人,是關於這一位的事。當神使我們明白,對於一個罪人,耶穌基督的十字架才是他唯一的指望和安慰,他也開始更多引我來認識這一位耶穌。他到底是誰?他釘十字架到底意味著什麼?從前對我來說耶穌可能只是遠景,而如今越來越就近他,就近他的十字架。很多時候,覺得並不認識他,像保羅所說的,憑外貌認過他,也曾掙紮,這位真的就是上帝道成肉身來到我們中間嗎,為何思想舊約神的形象和新約的基督感覺如此不同,一位上帝成為人並且以如此羞辱的方式死在十字架上這真的是可能的嗎?上帝親自到我們中間來的時候,我們認不出來,是因為人裏面根深蒂固的榮耀神學傾向和顛倒了的是非善惡觀。是神藉著他的話語和他聖靈的光照,我才能認出基督的確是永在而早就預言要來的那位“神並人”,而且是父神定意要我們通過他認識神的三位一體中的第二位,而他的死也是早就預備好的救恩計劃,受苦正是這位彌賽亞的生命特征。曾經模糊的基督形象,在以基督為中心的整本聖經的研讀中逐漸清晰起來,神也帶領在對他道的順服中,被人的罪性所遮蔽的基督的榮耀越發被看見。

至高之主,為我受死,我當以一生跟隨,認識基督就是永生。口渴的人,當就近水泉;願意的人,白白來喝。罪人,快快回轉,何必滅亡呢?回轉到耶穌基督這裏,他已經為我們預備了永生!

作者:阿亮弟兄

轉自《教會》雜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