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志伟博士的见证

人生的奋斗

  我从小就在教会里聚会呀!上主日学呀!参加团契呀!当我读初中的时候,就在一个夏令营里认识了神,接受了主耶稣作为我个人的救主,成为一个基督徒了。从此以后,我在教会当中还是很活跃的,什么少年团契呀!主日学呀!都参加,且在学校里也是很用功的。我还记得我打小就是好积极的人,不仅是读书,样样都得比人强。总之,都欢喜出人头第。当时老师啊!父母啊!都挺喜欢我的,都说这孩子不错。那么我呢?也就是抱着这样的心情,读完了中学。然后来到北美州了。
  我到了美国。刚下飞机的时候,马上就觉得这个时代是一个充满希望的世界,非常适合我本人的性格。我相信我很快就能出人头第的。开始的时候,我在加洲大学读书,以后拿到了一个学士学位,就考进了医学院,两年以后在一个特殊的情况之下,得到了一个加拿大勋章学会给的奖学金。这样,我就转到加拿大的温哥华去完成我医学博士的这个进修了。然后我又读了一个哲学博士。从离开香港到拿了两个博士学位,前后花了九年时间。
  当时我心里感觉非常满足了,于是我就再回到南加洲。这里很多同学跟我说加洲的机会多。记得当初我回去的时候,有很多医生都邀请我跟他们合作。还有些退休的医生,甚至于把他们自己的诊所要卖给我,我都没有接受。因为我觉得我不要靠别人,我觉得我要靠自己一定能行。就这样,我在加洲开了一个医务所,我请了一个女职员,那是我太太啊!头一天,我只看了一个病人,那还是我房东送来的。我想她当然怕我付不起房租,是不是?居然间我没有使我失望,在短短的三年当中,我的诊所就从一个职员一个病人,发展成了十几个职员,甚至还请了两位医生来作我的帮手,当然收入是非常好了。在美国,有了钱就可以得到非常好的享受。住大房子,开漂亮的汽车,如果你想环游世界,什么时候都可以去。可是跟着我就想了,书么!念完了,事业呢!也打好了基础。钱呢!也有了我还想要什么呢?过去不断的新挑战,现在心愿也完成了,还有什么挑战呢?有吗?
  我记得我刚出来做事的时候,我的病人当中,有的需要住院,可我的诊所里边没有地方,那么就在一个犹太人开的医院当中做医生了。而那个医院呢!是差不多可以说青一色的都是犹太人,虽然当中也有三个中国的同事,但是他们三人都默不作声,只做自己的事,什么医院里的发言政策!他们都不参加意见。所以,我就觉得作为一个中国人,比这些犹太人有什么比不上呢?我知道我读书比他们多,诊所比他们好,病人也比他们多,我也比他们强,那我就要在这个医院当中作医生的头。可我太太呢?本来很多事都顺着我,原来读两个博士学位,她从来不反对。我喜欢小孩子呢,她替我生了三个孩子。可是,我告诉她我要在这犹太人的医院里作医生头的时候,她说这可不行!犹太人是神的选民,特别聪明,手段可厉害,你可千万别得罪他们。如果要和他们争,恐怕你的前途都会断送了。她这么一说,我反而觉得是一个极大的挑战,我还非做头不可。就这样,果然就在三、四年之后,经过了很多的代价和牺牲,终于达到我的愿望,成为这个医院里医生的头了。不仅如此,还成为那个城市里医生社团的会长。
  当时,我只有三十七岁。我自己觉得我这么一个亚洲的移民,来到北美洲,短短的日子,得到最好的学位,有了出色的诊所,有好多病人,又在犹太人的医院里成为医生的领袖。我当时真的觉得非常的满足,不知不觉当中也就从一个自信满足的人变成一个相当骄傲自负的人了。我常常对自己说:有什么可以难倒我呢?我赤手空拳十几年的功夫,来到北美洲。自己决定要做的事,只要我肯干,用脑子,我什么都可以得到。这个时候的朋友啊!亲戚啊!也都非常羡慕我,我对自己的成就也沾沾自喜。因为我的命运就在我自己手里.我就是我自己的主宰么!
  人生的思索有一天,我坐在家里的游泳池旁边享受的时候,有两个念头突然走到我脑海里。头一个就是说,下一步我要作什么呢?哎!我觉得这个奇怪,我就想深一层,我在社会上已经挣扎了十七年,已经奋斗过了,尽了好大的努力,付出了好大的代价,成就也都不少。不错,很多人也有我这样的本领,但是事实上却没有我这么好的运气,所以他们得到的没有我多。竟然没有这么好的运气,这么好的成就,为什么我还要想下一步作什么呢?跟着就想到第二个念头。那就是说,过去的十七年眨眼间就过去了。离开香港启德机场的情况就在眼前,可是已经十几年了。不可否认这十七年过的非常的快,转眼之间我已经快四十岁了。既然好多人说人生四十是刚刚开头,但如果第二个十七年也像头一个十七年那样快的话,那我不就很快六十了?结果到了六十,总不能说六十才是人生的开始吧!这一阶段,这就是一个非常严重的问题了。因为我已经达到了我想要得的东西了,我的学位呀!事业呀!我的地位呀!还有钱财……等等,但是,似乎这些并不能给我真正的满足。
  我马上要进行下一步了,找一个新的挑战,一个新的追求。那就是说,我已经拥有的东西并没有真正的价值。过去十七年的挣扎所得到的,如果不是真的有一种永恒的价值的话,那我一辈子所作的事,很可能也没有什么意义,没有什么价值。当我想到这儿的时候,我知道自己面临一个非常严重的问题。为什么我拥有的东西不能给我真正的价值的感觉呢?当然啦,我不是说学位不好,也不是说我的事业不好,甚至不能说钱对我没有用。我总希奇的是,当我拥有这一切的时候,为什么不能带给我真正的满足呢?在吃的方面,我记得我们中国人常说:“民以食为天”。有了钱,就去找什么山珍海味呀!甚至欧洲法国一百元钱的美金吃一顿,我觉得也不错。当时实在给我满足感。但是深想一点,可能我太太在家里做一餐便饭给我吃,会给我更大的满足吧!比如说住的问题,很多人都觉得应该有一个漂亮的房子,结果我来到美国以后就不停的搬,越搬越大,越搬越豪华,最后搬进八千多平方尺的房子里去了。里边有游泳池啊!网球场啊!都有了。但是,好多时候自己想一想是不是真正享受到了? 因为读书我是坐在书房里,睡的时候也不过是4X6尺的床,其他的地方很少用。觉得人一生就是为了追求这些东西?现在追求到了又怎么样呢?越想越烦啊!
  认识我太太和一些接近我的朋友就建议说:大概是因为我以前过去几年太忙了,需要休息休息了。于是我就放下一切的工作。结果是更多的时间去思考这些问题,但是仍然没有答案。我又花些时间去读文学啊!诗词啊!历史啊!甚至艺术等等。我是希望藉着这些精神活动带给我一些满足。结果一个很惊人的发现,就是这些音乐家也好,文学家也好,他们好像都和我有一个共同的毛病,他们也正在找人生的意义和做人真正的价值。但是很可惜, 从他们的著作作品当中绝对没有给以人生的答案。但经过各方面的研究挣扎,仍然找不到一样东西能把我心里的结儿给解开。我是越来越不开心了,我要结束我的业务,我甚至于要离开我的家乡。当时我的心情是非常难受的,我已经接近了一个绝望的阶段。
  为了要明白自己多一点,我决定去找一位心理医生。我想问问他,是不是我精神有毛病呢?还是我心理有毛病呢?医生告诉我,他不觉得我有什么精神病或是心理病。那么就证明,经过一年多每个星期的去看医生,他都没有给我一个很好的答案。有一次,这个医生好象给我说笑话。他说,从前亚历山大帝就像你现在这个样子。他年青的时候东征西战,当他三十二岁的时候,什么地方也都征服了,再也没有新的挑战了。他就觉得人生没有价值了。结果什么样呢?结果是喝酒喝死了。我听了医生这番话,心里很不是滋味儿,为什么呢?我连喝酒的机会都没有,因我自己是一个戒毒戒酒中心的主持人。在过去的五年当中,有超过一千个病人,他们都是有烦恼啊!有吸毒啊!又喝酒,到头来麻烦就更大了。我知道喝酒、吸毒绝对找不到人生的答案。我连这一步也都免了。当我在种种方向找不到答案的时候就想到死了。也许死是人生真正的了结,可是作为一个医生来说,对自杀这回事不太向往。我自己虽然觉得人生的结局可能越早来越好,但是总是没去想自杀。很多时候,我自己抱着一个非常无奈的心情去上班,一边开着车,眼泪很自然的就流下泪来了。我常常想好像我自己是坐在一辆特别快的火车上,它要带我到一个我不愿意去的目的地,心里很想跳下来,但是没有这个力量。
  就在这个时候,有三个同学(三个基督徒的同学)来找我。这三个人是我的老同学,我们一块儿读中学。后来一块儿读医学院。医学院毕业以后都作医生。按说他们也可以在社会上得到一定的地位呀!和我一样赚很多钱呀!事实上他们没有这样做,他们和我的分别,就是毕业以后并没有觉得什么了不起,仍然爱他们的神。依靠他们的神。毕业以后自然都作医生了。但是,有一个去到神学院,教神学了,还有一个去做社会工作了,另外一个干脆去作了宣教士了。可想而知,他们的生活不仅不富余,简直是很穷。住的地方又小,也没有车子。甚至连起码的安全感都没有。下个月的生活费从哪里来也不知道。也不知道自己的孩子有没有机会读大学。这一些好象他们全不在乎。他们却关心我来了,听说我感到人生没有意义,没有目的,没有满足感。他们来看我的时候,提醒我。志伟呀!咱们年青的时候,都敬畏神哪!在咱们的生命里有一个神哪!你今天觉得人生没有意义,没有价值,活得这么痛苦,那是因为你离神太远了。
  人生的危机我没办法接受他们的劝告。因为,我觉得我自己十七年的奋斗,自己很有成就。我就是我自己的主宰么!我觉得我的命运就掌握在自己的手里。我并不需要神来主管我的生命。不过我也得承认,当他们看我的时候,我就觉得他们在世上的物质啊!地位啊!其他的东西好象都很缺乏,可是在他们的生命当中,有一种平安、喜乐和充实。我当时也觉得非常奇怪,为什么他们什么东西也没有,但有平安、喜乐呢?而我什么都有了却活着一点儿也不快乐,反而非常痛苦、忧虑,有一种失落感。但是我呢,当时心里很硬,虽然知道他们生命的当中,可能是因为有了神的缘故。但是我要主管我的生命。我也不要交给神。有时候我和自己说,如果我的生命真的象一般美国男人那样,能活到七、八十岁的话,我还要活三十多年啦!强是有的时候呢?我正在觉得连一天都熬不过去了。么长的时间我怎么活啊!我就坐这儿想了,到底我的生命到什么时候才会结束呢?但是出乎意料我的生命很快就要结束了。比我想象当中快得多了。
  那是1987年10月份的时候,我突然之间觉得我肚子的地方有一个硬块,当我察觉这个硬块的时候,心里觉得这是一个严重的问题,很可能是个肿瘤了。如果是肿瘤的话,那我生命就要结束了。既然我不想活着,我何必去检查呢?可是我太太不能放我过去啦!是不是?就在十月份我太太带着我去医院做了一次彻底的检查,我记得那一天正好是洛杉矶大地震,在我的生命当中那天也是一个大地震。当医院里经过了几个头钟的彻底检查,用的都是最先进的一些仪器、设备、方法。检查的结果,是发现在我肝左边查到有一个五寸半的肿瘤。而且很大的可能是恶性的肿瘤,而且已经扩散到大肠、小肠、胰脏等等。那么当天他们就把肝脏抽样做了切片,第二天就送到南加洲三个医疗中心。经过六位病理学权威仔细的分析,他们肯定是肝癌了。而且是末期的肝癌。那么这样一来,他们就告诉我太太说,你先生大概最多有两三个月可以活。我太太一听应急了,赶紧打电话和台湾、香港的医生联系。他们的回答说,太晚了。他们劝我留在美国。但在美国也没有其他好办法。唯一的那就是加洲大学,或者可以把我的生命延长一些,做一个换肝的手术。但是大家知道换肝的手术危险性很高的,也就是一半儿,一半儿的可能性。那就是说有50%可能活,有50%是要死的。那我再想不到经过三年心理不断的挣扎和痛苦,找不到人生真正的意义,过的是流泪的空虚的生活。而突然之间,就要面临死亡了。
  真奇怪有很多的时候,我以为我是很想死的,但是真的死亡来到跟前的时候,又觉得死亡太可怕了。感到一种难以形容的绝望,好象四面都被好黑好黑的东西包围住,使得你没办法走出来。
  就在这个时候,我面对死亡的时候,对自己诚实了。过去在世界上,事业上、名誉上、地位上的追求,好多时候只是说为了家庭啊!为了儿女啊!为了父母啊!等等的。其实我还有一个就是为了自己,为了满足自己的欲望,满足自己野心,自己的权利欲。还记得过去的二十年,为了得到这些,我要我的家人,我的太太,我的小孩付出了很大的代价,而我永远都没有时间给他们。当我太太需要我的时候,我都在学校里,办公室里,医院里。还记得下班的时候,就算是我孩子只需我五分钟、十分钟的时间,他们等我一天,当他们见了我高高兴兴想说话的时候,可能这个时候电话又来了。我还是没有时间听他们。现在当我面临死亡的时候,一幕一幕地都出来了。我心里好难过,我实在觉得对不起家庭,对不起太太,对不起孩子。我没有好好的利用时间,跟他们在一块儿。但是现在当我了解过去错误的时候,已经太迟了,已经来不及了。
于是,我就买了很多录音带和卡片回来。希望录一些声带,等着他们每年生日的时候,或者毕业的时候,那么这个时候可以和他们说点话。卡片,是希望圣诞的时候,生日的时候,可以寄给他们。可是,当我写了几张卡片,录了几个带子以后,又一想,我何必呢!也许过了几年以后,他们也许忘记了这个已经死去的爸爸了。何必再提醒他们呢!可是又想,如果我放弃了这个录音、写卡片的机会,可能连这个机会也都没有了。这些让我心里烦乱得不得了。因此在我面临死亡的那几天当中,那个绝望的心情,真的是难以形容。尤其当我想到另外一件事的时候,那就是死亡不仅是当事人的绝望和灭亡,也是给活在世界上的亲人,留下很大的痛苦。我还记得我有一位同事,他四十七岁,在有一天早晨无缘无故心脏病突发就死了。当然我们当时很难过,但是更难过的是他的十四岁的儿子。这个孩子本来又乖又聪明,可是等他父亲死了两年以后,这个孩子居然因为吸毒被学校赶出来了。那我就问他了,你为什么这么做呀?他回答说,我为什么不应该这么做呢?我已经没有希望了,他对我说的话,我一辈子也忘不了。那么当我知道我要死的时候,就想起来这个年青人的遭遇,这样的遭遇也可能临到我的孩子身上。
  那时候我的痛苦难过和无奈真的是没有办法形容,因而终于能够了解到,原来我的生命不在自己手里,我自己也不是我生命的主宰。虽然我是个医生,但是到了这个时候,我连自己也没有办法救自己,甚至连一天也不能够延长。
  人生的转折有一天晚上,我忽然想起了以前在香港的一个牧师,我就很想和他通通电话,或者他能读一点诗篇给我听听安慰我,也或者讲一些什么神迹给我听听,总之能安慰我就好了。当我打电话打通了,我就把过去十七年的经历挣扎都跟说了,我就提到我现在面临的是绝望,面临的是死亡。等我说完了以后这个牧师心里非常痛苦,他说,许医生,我听了以后非常难过,我现在实在不知道怎么安慰你才好,我是不是可以提一个建议,希望你考虑一下。我知道你是一个基督徒,也知道你过去曾经爱过神,只不过后来你是半路走开了,离开了神了。那么或者在你临死的时候,我提议你与神和好,只要你与神和好,神一定会赐下神的平安给你。那么当你和神和好以后,我也建议你进一步和你的太太和好,因为从你谈的和你经历来说,实在你对你太太有很多亏欠,她为你受了很多苦。你现在突然之间就要离开世界,把几个孩子留给她,她对你过去的生活,心里一定是并不快乐。如果你能得到她的谅解,至少当你死了以后,她也可以安乐一点是不是啊!也能够有益于与孩子们和好。当然我知道你给过他们物质上的享受啊!栽培他们读书啊!但是有一件最重要的事你却忽略了,没有做到,那就是没有带他们认识主啊!是不是?有一天你离开他们以后,他们在世界上很可能是痛苦的,也可能对这个世界是没有希望的,他们也不会想到去教会。这样他们就也没有永生的盼望。如果你在这个时候和他们和好,我相信一定会把他们带到主的面前的。
  他的话实在深深的感动了我,我再也没法子挣扎下去了,所以就跪在床边,做了非常简单的祷告,我说:“神啊!我知道你是存在的,以前我认识你,但是过去的二十年,我实在离开你太远太远,远的几乎感觉不到你的存在了。但是我今天来到了人生的尽头了,在我绝望的时候,神啊!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求你赦免我离开你的罪,求你赦免我敬拜这个世界的罪……”
  我再也祷告不下去了,我就这么简单的祷告,但是,我第一次清清楚楚的这样的忏悔,知道是我做错了。我二十年以来是我头一次求神赦免我的罪,求神再回到我的心里。真好奇怪,我就这么简单的祷告,我三年来痛苦的挣扎、失意的空虚和面临死亡的恐惧和绝望,就在这么简单,这么谦卑的情况之下,神真的回到我心里。把所有的那些绝望一扫而空,取代的是好大好大的几乎难以形容的平安,难以形容的喜乐和满足。别忘记了我当时是肝癌的末期,这是事实,是不是?按说我不可能有什么喜乐和平安,是吧!但是神真的再回到我心里啦!他把我这三年以来心灵里的毒瘤给我彻底的切除掉,我当时非常高。立即去找我的太太,向她道歉,请她宽恕我对她不起,给她带来的痛苦。我也提醒我的太太,你也已经因为我的缘故,离开神好远好远,咱俩也都应该与神和好。就这样我们俩个双双跪在床边祷告了。
  祷告完以后,神把我们俩个心里的对死亡的威胁全部给除掉了。取代的真的是喜乐和平安。也就这样,我们俩个赶紧的把三个孩子叫来,对他们说: “孩子们哪,你们的爸爸妈妈从前都是基督徒,但是,到了美国以后,因为追求世界上事业的成功,离开神,离开的很远很远,所以你们从来没有听爸爸妈妈给你们讲耶稣,是不是?现在我告诉你们,世界上有个神啊!这个神就是创造天地万物的,也是造人类的。但是人常常很软弱,又喜欢世界,又受到恶魔的引诱,结果沉沦在灭亡之中,离开神了,与神隔离了。虽然这样,神还是爱我们。他不愿意我们因为罪的缘故,和他永远的离开,所以神就派他的独生子,来到世界上替咱钉在十字架上。只要我们肯向他认罪,只要我们肯接受耶稣作我们个人的救主啊!咱们的罪就可以得到赦免。咱们就可以和神和好,咱们就可以成为神的儿女。”于是我就把这救恩的真理告诉孩子们。真好奇怪,连我十岁的小女儿都听明白了。就这样,我们带着他们三个孩子一块儿在那儿祷告。他们自己也都祷告,求神赦免他们的罪,求主耶稣作他们个人的救主。
  当我们一家五口人告完的时候,我抬起头来看看,真的看到简直难以形容的一个奇怪的现象,我的三个孩子由过去一个礼拜当中,他们知道,他们的爸爸就要快死了,他们也和我一样难过、挣扎。他们和我说话的时候,从来脸不对着我的脸,眼睛都看着地下。因为什么呢?知道这爸爸快要死了,但是当我们祷告完了,这个时候,我再看孩子们的脸,真的都闪闪发光,充满了希望。这是前些日子根本没法子看到的。我清楚的记得小女儿对我说的非常动听的一句话,说:“爸爸呀!你快去动手术吧!神一定会保护你的。现在我们家是一家六口啦!因为神也住在我们当中了。我们再也不一家五口啦!”弟兄姐妹,这真的不象一个十岁的孩子所说的话,给我带来极大的鼓励。就这样,我们就决定了,我到加洲大学去做手术了。
  当然事后我才知,好多基督徒的朋友,他们在北美呀!在香港呀!在世界好多地方的弟兄姐妹都为我祷告。神实在听了大家的祷告,不仅重新回到我心灵当中,割除了我心灵的毒瘤,还使我重享天伦之乐,饶了我一死,给我家重新享受了他的喜乐和平安。那么等我去加洲开刀的时候,这医生打开我肚子一看,怪了!本来在电脑里显示扫描看到的,那个扩散的现象现在没有了。这简直不能相信,因为从电脑的扫描到开刀只不过几天的时间,实在不可能会发生这样的变化。他们不管怎么说,就把这个瘤经过九个钟头的手术就割下来了。
还有一件事,因为已经经过两个礼拜详细的检、开刀以前有六、七位病理的专家、权威异口同声的说:“这是肝癌的晚期了。”现在切开来一看,居然是个良性的肿瘤。他们再送到华盛顿再化验一次。仍然是良性的肿瘤。我还记得这个加洲大学的医学教授跟我说:“怪事了,我们的电脑扫描差不多可以说是100%的准确,你的那个癌老早已经扩散了。但是打开肚子,居然没有发现扩散,我们的这个肝脏切片很清楚,你自己都知道,那是肯定是毒瘤。现在拿出来切片一化验,竟然是良性瘤,我们实在没办法解释,好象有人给改了一样。”加洲大学的教授不明白,我可明白是改了,不过是神改了神把毒瘤改成良性瘤了。而且神不仅医治了我心里的毒瘤,甚至按照神自己的旨意,把我身体在肝里的毒瘤都给治好了。
  或者可能有人会说,这是巧合了,当然我也不否定神会用这一连串的巧合完成他要做的工作。但是在我的生命当中,那是如此的真实的一个神迹,其实对我来说,那是如此真实的一个神迹,其实对我来说,最大的神迹那还是我人生的改变。老实说,两年以前,我自己做梦也没有想到,今天我会来到大家当中分享我自己的经历,把神的恩典告诉大家,我非常感谢神。从今以后,我不再觉得人生没有意义了。当然是说,这些对我来说也不再介意了,因为神已经给了我一个更加美好,更加美满,更加有意义的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