輪椅上的見證 - 任原生

我今年52歲,下肢截癱已經36年。這些年來我做過五次大手術,八九次小手術,幾次死去又活了過來。40歲時,聖靈進入我心,我重生得救!從此,我 的生命發生了天翻地覆的改變……

  「半個兒子」

  我3歲時,母親從街上叫了個算命的瞎子給我算卦。算得什麼結果,因我那時太小記不清了。這個瞎子臨走時對我媽說:你只有半個兒子的 命。就他這句話,給我母親心裡繫了個疙瘩,一輩子都沒能解開。直到母親去世時,她的眼睛都沒有閉上。

  我小學畢業後,「文化大革命」開始了,整個中國陷入了深深的災難之中。那時學校都停了課,我和大多數中小學生一樣,閒散了三年多。 1970年初,山西鐵路建設兵團開始招人,我虛報大兩歲而入伍。五月初全部人馬就開往繁峙縣去修京原鐵路。我從小愛好文藝,加入了連隊的文藝宣傳隊。我們 還編了舞蹈,曾經演出過幾場。

  當年7月14日,大難臨頭!在一次塌方事故中,我被埋了進去。戰友們七手八腳把我拉出來,我已經說不出話來,隨後就休克過去。五六 天後我清醒過來,已做了一次大手術。命是保住了,但從此下肢失去了知覺。也就是說我僅僅在大地上行走了十六年。

  翌年3月,鐵建兵團將我送往上海治療。誰曾想,一場更大的災難降臨。一次按摩治療後,我突然雙眼模糊,牙關緊咬,又一次休克了。這 家醫院查不出原因,請來上海最著名的幾位專家還是查不出來。他們懷疑我是敗血症,然後下了病危通知書,並告訴陪護我的姐姐準備後事。我姐姐當時就放聲大 哭,她根本無法接受這個事實……那段時間,我水米不進,只憑輸液維持著生命。半個多月後的一天清晨,我奇跡般地睜開眼睛活了過來。一個禮拜後,這家醫院才 找出我休克的原因——按摩醫生把我雙腿膝蓋上端股骨給折斷了!……

  1972年「鐵建」解散,我被迫回到家裡,從此成了家裡一個沉重的負擔。父母親為照顧我的生活操碎了心。母親常常提起我小時候那個 算命瞎子的話,以淚洗面。為了安慰母親,也為了減輕家中負擔,我開始了艱苦的自學。學音樂、書法、繪畫、寫作等技能。學了七八年,還是一事無成。後來在一 個朋友的啟發下學了電器修理。終於在1980年春,開了個電器修理部,能自食其力了。這期間我參加了自學考試,白天修理電器,晚上學習。還在各類報刊上發 表了不少文章。九十年代初受到殘聯和政府的表彰,各類榮譽證書也獲得了好幾本。我還經歷了一次婚姻,有一個可愛的女兒。

  由於長時間坐著工作學習,身上的褥瘡從沒有斷過,腰越來越彎。每天夜裡往床上一躺,就恨不得不要再起來了!現在回想那時的情景,也 覺得太不自量力了。如果說,修理電器是生活所迫,學那些大學課程幹什麼?寫那些文章幹什麼?說穿了還是為了兩個字:名、利。

  1987年我母親為我耗盡心血,離開了這個世界。

  四年後,妻子也離婚走了。當時女兒五歲,老父親七十歲。老弱病殘三口人相依為命,苦度光陰。

  1993年國慶節後,又是因我的不自量力,引發了褥瘡潰爛並發了尿路感染、腎積水,天天高燒至40度左右。輸液時用最好的抗生素都 無效。一直燒了一個多月。一天夜裡,我測了體溫又超出了40度,我用冷水洗臉洗頭,又服了退燒藥。一個多小時後,我出了滿身大汗,燒退了。我關了燈準備睡 覺,忽然一團黑色的東西向我眼前撲來,嚇得我一下開了燈。可是什麼也沒看見,我又關了燈,這個黑東西又撲了過來,還有個女人的聲音喊著我的名字。我又驚得 拉開燈,心裡怦怦直跳。以前我從不信鬼神,這時卻嚇得拚命祈禱,求什麼玉皇大帝、觀音菩薩、各路諸神保佑我……

  第二天我住了院。一直到1994年春節前三個多月裡,我倒換住了三家醫院,做了一次大手術。出院回家時的情景還歷歷在目。老父親在 我搞修理的工作台上放著案板切菜,小女兒站在旁邊呆呆地看著,家裡冰涼。我病了幾個月,原先擺得滿滿的電器都取走了。我鼻子陣陣發酸、淚水刷刷地流了下 來……。

  俗話說,窮則呼天,痛則喊娘。我又窮又痛,但是我呼天天不應,喊娘娘早已離去……

  「一個兒子」

  ……叫我們得著兒子的名分。你們既為兒子,神就差他兒子的靈進入你們的心,呼叫:「阿爸父!」可見,從此以後,你不是奴僕,乃是兒 子了;既是兒子,就靠著神為後嗣。(加拉太書4:5-7)

  1994年5月21日,教會在一個公園裡舉辦了一次傳福音聚會,邀請了十幾位殘疾人參加。我搖著輪椅也去了。一位弟兄和一位姊妹先 後過來向我講耶穌,講靈魂,我聽也不想聽。後來他們禱告開了,阿們阿們的。我一聽就冒火了,心想:什麼年代了,還搞這反革命活動,我搖上輪椅就出了公園。 前面一個殘疾人也退了場,他叫我去給他修一件電器,也許他有什麼急事,開上三輪摩托車先走了。那時的我驕傲得很,見他一走,我心中立時不快起來,調轉車頭 向反方向走。搖了一段路,心裡不住問自己,到哪去?回家吧,不想回;逛街去吧,沒半點心思。猶豫了幾分鐘,「要不再回去看看熱鬧吧。」我就又進了公園聚會 現場。

  我們的神就是這樣奇妙,他在我彷徨之時又伸手把我拉了回來。這時一位姊妹拿出一本《聖經》和一本《認識真理》要送給我。我立時警覺 起來:原來是藉機賣書的。我問她:「多少錢?」她笑了笑說:「不要錢,是送你的。」她還告訴我先讀《認識真理》,再讀新約的《馬太福音》。

  當晚,我躺在床上翻開了《認識真理》,書中的話語一下就抓住了我的心。我一口氣讀到半夜,當下就信了神。心想,這四十年白活了,為 什麼沒有讀過這樣好的書!

  從這天夜裡起,我像變了個人。煩惱憂愁一掃而光,喜樂平安充滿我心。第二天,我開始讀《馬太福音》,主耶穌的話句句都像是號角,聲 聲呼喚著我!我以認罪悔改之心,接受耶穌為自己的主和救主。感謝救主耶穌,在我人生絕望之時向我伸出了溫暖的手,把我拉向了他的懷抱!我真是個有福氣的 人!如果說,在這個世界上,我曾經是我母親的半個兒子,1994年5月我成了神的兒子,一個完整的兒子!

  不要再問「為什麼」

  每個人都有過這樣的經歷,白白得到利益、得到好處時,從不問為什麼;一旦遇到艱難困苦、生病殘疾時就要喊地呼天,一連串的「為什 麼」就要脫口而出——這就是罪人的表現之一。

  信主前,我認為自己是天底下最苦的人。我還寫過一首歌曲《問蒼天》,其中一句歌詞是「蒼天啊,你瞎了眼,為什麼讓我受這煎熬?」

  信主後,有了屬靈的生活,生命有了質的變化。但還是試圖從神那裡、從《聖經》中找出答案。我一遍遍讀《約伯記》,發現約伯也曾埋怨 神。神從不正面回答他。約伯雖然受了那麼多苦,但他受苦頂多也就一兩個月(我自己瞎推算的)。可我呢,幾十年就要這樣苦下去。為什麼?憑什麼?

  後來我讀到《羅馬書》第9章20節「……你是誰,竟敢向神強嘴呢?受造之物豈能對造他的說:『你為什麼這樣造我呢?』窯匠難道沒有 權柄從一團泥裡拿一塊做貴重的器皿,又拿一塊做卑賤的器皿嗎?」這段經文就像神站在我面前指著我的鼻子質問,千百個為什麼頓時化為烏有。我無言以對,「只 好用手捂口。」(約伯記40:4)

  奇妙的神還讓我看到比我更苦的殘疾人;有的雙殘,又殘又瞎;有的攣縮成了一團;還有一位女青年因醫療事故癱瘓了,五年來一動不動地 躺在醫院的床上。沒人照顧她的生活,床上臀部位挖了個洞,床下放著便盆屎尿任流……。而那些「白衣天使」們卻對她嗤之以鼻……。

  神還讓我看到一些健全人,他們全身沒有殘缺,但他們生不如死。他們或跳樓,或上吊,或割腕……用各種各樣的方法消滅自己的生命(肉 體生命)。

  神又讓我看到了蔡蘇娟女士寫的《暗室之後》。蔡女士比我苦多了,她除了肢體殘疾外,幾十年間連光都不能見。窗戶用黑簾子蒙著,燈泡 用黑紙裹著。但是神卻點亮了她心中的燈,也就是這盞燈,照亮了千千萬萬去拜訪她的人——上到國會議員,下到普通學生。

  「難道神有什麼不公平嗎?斷乎沒有!」(羅馬書9:14)「我將你興起來,將要在你身上彰顯我的權能,並要使我的名傳遍天 下。」(羅馬書9:17)神給我的答案再清楚不過了!「我們卻是天上的國民,並且等候救主,就是主耶穌基督從天上降臨……將我們這卑賤的身體改變形狀,和 他自己榮耀的身體相似。」(腓立比書3:20-21)

  神就是愛

  信主快12年了,如果有人問我最大的感受是什麼?我毫不遲疑地告訴他一個字:愛!《聖經》中講得最多的就是這個字;主耶穌為我們這 些罪人釘死在十字架上,用自己的血洗淨我們的罪,也正是體現了神的大愛。

  12年前我進入了一個新的大家庭。這個家裡沒有歧視,沒有詭詐,沒有謊言,沒有嫉妒。弟兄姊妹們一同敬拜神,一同禱告,彼此相愛。 尤其對身有殘疾的弟兄姊妹更是加倍關懷。

  1993年和2003年,我又先後做過兩次手術,然而這兩次卻與信主前的境況判若兩人。第一,我心中沒有任何懼怕,也沒有任何負 擔;第二,弟兄姐妹對我的愛鼓舞我笑對病魔。這裡我特別要提到的是,03年春那次手術。手術後,一位七十多歲的主內老姊妹,每天傍晚都把熬好的稀飯、炒好 的菜給我送過去。她說醫院的飯不可口,還是家裡的飯香。這位老阿姨我以前從未見過,到今天我還不知道她的名字。有時想問問她的名字,但心中又一聲音說,有 這個必要嗎?

  主說:「你們若有彼此相愛的心,眾人因此就認出你是我的門徒了。」(約翰福音13:35)醫院同病室的病友們,通過弟兄姊妹對我的 愛,也看出了我們基督徒與眾不同,甚至引起他們的羨慕。他們紛紛向我索要屬靈書籍,詢問這樣那樣的問題。有位病友的兒子準備去澳大利亞留學,他擔心兒子, 問我那裡有沒有信耶穌的。正好那天有位弟兄和他妻子都在,大家不約而同發出了善意的笑聲……

  社會上有沒有愛?有!這些愛都是有條件的愛;有些宗教也講愛,你只要花錢,幾百塊錢買最粗的香去燒,「愛」就給你了。這些有動機有 目的的愛是無源之水,無本之木。正如一首電視劇插曲中所唱的那樣「這就是愛,說也說不清楚,這就是愛,糊裡又糊塗。」唯有耶和華神的愛才是沒有任何條件的 愛,是白白賜給我們的愛,是永不止息的愛!

  以上簡要地講了我信主前後的經歷。鐵的事實證明:主耶穌愛著我們每一個人,你只要來到他的寶座前認罪悔改,無論你有多麼重的擔子, 主也會替你擔。你就能得到真正的平安,真正的喜樂;你就能得著永遠的生命!

  任原生 中國大陸基督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