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易君弟兄見證:從此,有信有望有愛

(Family Foundation : Gospel Corner)
信徒見證, 信望愛

親愛的朋友,今天,我願和你分享福音是如何扭轉了我的人生。

我祖祖輩輩都是拜偶像的。我是中原人,在中原有七十二位各種各樣的偶像,我從小是在這樣的環境中長大。我的父母用“立功、立德、立言”來教導我。我的小學老師曾是建國前的私塾老師,他用儒家的“修齊治平”來教導我。上初中後,學校用“思想政治教育”教導我。所以在我的人生當中有三個核心的觀念:

第一個是權力。農村的觀念就像我的父親教導我說的:你要當官,當了官別人才會尊重你,不會欺負你,也只有當了官別人才會看重你,因為你有身份了;如果不當官,你在這個社會上是沒有身份的。並且,知識分子所言的“學而優則仕”,也是修齊治平的“治國平天下”的觀念一直占據著我的內心。所以我從小就想當官,並且是做大官,將來當不了主席也要當個省長,開輛寶馬車回家讓別人都看得起我。所以我本科讀的專業是思想政治教育,研究生讀的是政治學。

第二個是錢。我從小家裏很窮。1978年農村聯產承包責任制之後農村開始逐步地富起來,但是一般的農民生活不會太好,家裏的餘錢很少。記得小時候我跟父親要五分錢買五個糖豆,我父親就說:“你伸出手來。”當我伸出手時他一巴掌打了過來。從那之後,我再也沒有敢跟我父親要過錢。所以,我常想自己一定要掙大錢,有錢之後好好享受。在我的成長中錢也是一直捆綁著我的。自己窮,但是又愛顯擺 ;想掙錢,但是又沒有門路可以掙錢。

第三個是名。在我生命中最核心的觀念是名,就是一定要出名,讓別人知道我。所以我沒有信主之前經常在百度上搜我的名字,看我發表的論文被別人發現了沒有。我竭盡全力地想讓別人看得起,特別喜歡在一個群體當中被稱贊說“這個小子你看他多厲害”。所以我做學生的時候就競選學生會主席,工作的時候就爭取不斷晉級,無論在哪裏,都想要做“頭”。

權、錢、名,我覺得這就是我人生的目的,覺得它們能夠讓我活得像個人,其實在它們背後是我內心的空虛和迷茫。我心裏一直有三個極為困擾我的、找不到答案的問題:

第一個是死亡。這是我最深的恐懼。我們村四五千人,在中原不算大村(中原一萬兩萬人的村也很多),但沒有斷過死亡,從小我就看見很多人去世。在農村,人死了之後會被塞進棺材裏,放五天、七天或者十天,然後挖一個坑埋了。守靈的時候,所有的人都要穿上孝服,然後排隊大呼大叫的。我跟著吊喪的隊伍跑到墳頭,看到他們哭著喊著把人埋在土裏面,我就想有一天我也會被扔進去,我就特別害怕。我最切身經歷的一次死亡,是我外婆過世。我從小是外婆帶大的,和她的感情特別深。她是特別強壯的一個老人,但她死的時候像嬰兒一樣,變得特別短,我記不得有多長了,只記得她骨瘦如柴,只是占了棺材的一半。那麼強壯的老人只占了棺材的一半,瘦成那個樣子……我看著她,我就哭。我問我母親說 :“媽啊,我外婆死了,你難受不難受?”我母親說 :“孩兒啊,我難受,以前我要是遇見難事可以跟你外婆說,但是現在你外婆死了,我有難事了跟誰說去呀!?”這句話特別觸動我的心,我想將來我的母親也要死,她死的時候我這個做兒子的有了難事跟誰說呀?

所以死亡這個問題一直縈繞在我的心頭。我相信你也有同樣的問題,無論有多大的權力,有多少錢,無論曾經多麼健康,幾十年之後都是一樣的結局。聖經傳道書裏說:“無人有權力掌管生命,將生命留住,也無人有權力掌管死期。這場爭戰,無人能免,邪惡也不能救那好行邪惡的人。”(傳道書8:8)死亡臨到的時候沒有誰可以逃脫,這是眾人“定了的結局”。

第二個是讓我傷心的問題,我不堪提起它,就是罪的問題。我的身上充滿了詭詐和謊言。我從小在拜偶像的環境中長大,父母燒香拜佛,我也跟著拜;他們算命我也跟著算 ;他們去那些巫婆的家裏,我也跟著進,我從小看慣了行邪術的女人。

我還淫亂。我之前沒有看過黃碟,上大學之後我的同窗好友說“:你太土了,連黃碟都沒有看過,看看吧,普及一下教育。”我就跟他們一起看,後來就不以為然。據我聽聞就是女生宿舍也在看。這是一個人心特別敗壞的時代,不知道什麼是真理,也不知道什麼是原則。

我還說謊。我的導師跟我說過,中國人撒謊跟撒尿一樣,隨便就來了,撒謊之後耳不紅心不跳 ;所以中國人講話,真話假話分不清楚。但只有中國人是這樣嗎?萬物都沒有人心詭詐,我發現我身邊的人和我一樣詭詐,我在犯罪他也在犯罪。

我看慣了各種各樣的罪惡,我相信你裏面也有這樣的罪惡。在我小的時候,有一個經歷特別地震撼我。那時我的母親開了一個小賣部,一天她去要帳,有一家人把她按在那裏打了一頓。這個對我刺激特別大,我說他們為什麼那麼壞,憑什麼打我母親?欠債還錢天經地義,他們為什麼打我母親?我心裏面恨得不行,就拿著菜刀過去准備砍他們,路上被人攔下來了。

不管是農民、工人,還是商人、官員,同樣都是充滿罪惡。我的父親曾經在一個工廠裏工作,朱鎔基進行國有企業改革的時候,很多人把廠裏的東西拿回家,化大為小,化小為零,螺絲、螺絲帽都拿到自己家裏。我的父親就跟我講,你看這些人什麼都想著自己,偷公家的東西。我的母親也常常跟我講,村子裏這個跟那個不和,這個欺負那個。中國人比什麼都麻煩。我特別愛我們的國家,但是我也敢於揭露這樣的罪惡。五千年的傳統,五千年的罪惡,傳下來的不光是優秀文化,更多的是糟粕。人與人之間的不饒恕,彼此勾心鬥角,還有內心當中對生存極深的渴望和恐懼:害怕別人看不起,害怕被餓死,害怕被別人欺負——因為被別人欺負夠了,因為餓夠了。所以單單生存下來的欲望就使人變得極其沒有尊嚴。後來進化論在中國傳播開來,說人只是兩條腿行走會思考的動物,這樣和動物平級之後人就更加不要尊嚴了。

還有一個問題是鬼。“鬼”在聖經裏面叫撒但也叫邪靈。鬼是實實在在的,我從小看著我父母去找那些巫婆,那些人真是有能力的,當時我和母親看著那些巫婆在廟裏下神,一個女人用男人的聲音大喊大叫。所以我對靈界從來不陌生,這是實實在在的。而且我發現鬼轄制人,讓人不能得自由,恐嚇人,讓人害怕,讓人死亡,就如聖經裏說的:“盜賊來,無非要偷竊、殺害、毀壞。”(約翰福音10:10a)

錢、權和名對我來說是向上的,罪、死、魔鬼這一直讓我不得解釋的問題是向下的,把它們連起來的是——Who I am ?我是誰?我從哪裏來,我要去哪裏?我的歸宿是什麼?我是一堆肉?還是只是一個會思考的動物?我去問,問很多人,但人們對我說:“別問了,飯還吃不飽呢,問這個幹什麼呀?”還有人說我好高騖遠。但無論怎樣的答案都不能使我得到滿足。

有一天,一個基督徒領我去教會。那時我想這幫人就是挖社會主義牆角,他們肯定是有目的的。我每次去都會用唯物主義,用儒、釋、道的觀念和他們辯駁,但每次辯駁都沒有什麼結果,因為牧師不理我,無論我怎樣說,他就跟我念幾段經文,就不理我了。我去教會慕道半個月和牧師吵了半個月。

半年之後,不知道怎麼回事,我腦袋跟被撞了一樣,突然想:看看聖經吧,這幫人一直琢磨這個,如果他們不是神經病的話,一定是有某種原因的,那我就了解一下吧。所以,我以學習西方文化、了解基督徒的心態開始看聖經。然而,我信仰上真正的轉折是在2005年。

那年我考研失利。在此之前我特別自負,我常說男子漢肚子裏面要長牙,哭什麼哭啊,失敗了再幹一次不就行了嗎?我從小沒有輸給過“失敗”,很多人從我這裏得力量。可這次失敗之後,我覺得人生再也沒有盼頭,名也沒有了,錢也沒有了,權也沒有了,我就想我死了算了。親愛的朋友,你有沒有想過這個問題,你人生的意義是什麼?我曾問過一個八十多歲的老教授:“奶奶啊,你活了八十三年有什麼感受?”她就跟我說 :“活著不如死了好。”那時她剛信主,告訴我她信主之前八十三年的感受。其實,沒有救恩的話,活多少年都是沒有意義的。

我正准備跳樓的時候,突然電話響起來了,我不想接,可響了三次。我特別地煩,不得不去接,一接是一個基督徒。她那時是我的師妹,說她做了可樂雞,想拿給我一些。我說那我就做個飽死鬼,不做餓死鬼,吃完之後再死。吃完之後,我就不想死了。這個當時以可樂雞救了我一命的基督徒現在是我的妻子。

不死之後,我拿出聖經開始讀,認真地反省一些問題。聖經中的一句句話進入我的心裏,我發現其中有三樣東西開始深深地吸引我:

第一個是望。聖經說對於得救的人,神要賜給他們盼望。我當時就想什麼是盼望呢?我的盼望就是考研、當官、做主席或是省長,再想想我還有別的盼望嗎?沒有了。我自己的盼望就是功利。那時我讀到一段經文,希伯來書 9:28 說 :“像這樣,基督既然一次被獻,擔當了多人的罪,將來要向那等候他的人第二次顯現,並與罪無關,乃是為拯救他們。” 我想這是一個怎樣的盼望?耶穌基督釘了十字架,複活了,將來有一天要再來,他再來的時候要接相信他、等候他的人去天國,這天國和現在眼所能見的這個世界完全不一樣,是極有榮耀的 ;這個盼望真是大的。當時我就想,如果這是真的,我這輩子就不為別的活了。這個盼望開始震撼我,讓我開始理解十字架到底是怎麼回事,我也開始查明十字架到底是怎麼回事。我去北大圖書館查了所有的有關耶穌基督是否複活的書,不管是反面的資料還是正面的資料。我發現如果我不是一個傻子,如果我是一個正常人,如果我還有一點點判斷力,我就應該說耶穌基督釘十字架是真的,耶穌基督複活是真的,將來還要再來也是真的。

那麼第二個問題就顯現了,就是信的問題。既然如此,我不信他行嗎?我不信他不行,那好我信!所以我就開始悔改。聖靈那一段時間非常強烈地在我裏面動工,說悔改、悔改、要悔改!我就跪下來禱告。我每次跪下來就流淚,每次跪下來就認罪,從小的時候偷別人的小雞、水果、蔬菜,跟別人打架,幫老師打水的時候往裏面撒尿……到看黃碟、淫亂、不饒恕,驕傲,形形色色各種各樣的壞事一點一點、一條一條地在神面前認了。神說他是信實的,是公義的,你若認你的罪,他必要赦免你的罪,洗淨你一切的不義。我發現我越認罪就越清醒,越認罪我的心裏面越幹淨。

以前我是苦大仇深的人,是恨別人恨得不行的人,一肚子火,看見誰都想跟他幹仗,用心理學的術語就是抑鬱症,或者是狂躁症。但別人還覺得我是正常的,因為從各方面看我還是挺成功的,也有憐憫之心,看見過街天橋上的乞丐也會給人家點錢,可我內心當中的不安、恐懼、害怕、忐忑,那是真實的,那是沒有辦法回避的。然而,認罪之後,我覺得自己心裏開始笑了。

真正讓我崩潰,讓我不得不承認這位神真的厲害,讓我放下所有自己的尊嚴跪在他面前的,是基督的愛。我發現耶穌基督在十字架釘死不是一個傳說,耶穌基督在十字架上釘死乃是實實在在發生在你我的生命中。我發現神看千年如已過的昨日,又如同夜間的一更,在耶穌基督被釘的那瞬間,我就在現場看著他被釘在十字架上,而且那個喊“釘死他、釘死他”的人就是我!我發現我這樣如此敗壞、如此惡心、如此自己都沒有辦法接納自己的一個人,神竟然為我的緣故釘死在十字架……為著我的罪他被釘死。本來我該死,但是他說孩子我替你死,按照聖潔的律法你該死,但是孩子我替你死,所以你不用再死了。我不僅替你死我還要替你活,從而使你有複活的盼望 ;從此之後你不再是罪人,乃是義人。你雖然是不堪的生命,但是神給你一個完全的生命。你雖然是一個卑鄙、汙穢、自己看不起自己、覺得自己是一個渣滓不應該活在世界上的生命,但是基督說你有正當性。他說,我賜你在這世上活著的身份,你是我的孩子,是君尊的祭司,是聖潔的國度,是屬天的子民,不僅今天我愛你,將來我來的時候你也要與我一同繼承產業,所以我要稱你為後嗣,而且我要稱你為聖潔,不再汙穢了,我要稱你為聖潔!那你說如果我要再次犯罪了怎麼辦?沒有關系,基督一次性的贖回就是完全的贖回,就如同一個奴隸,他被買回來之後他的身份就是自由人了。而且耶穌知道我們的軟弱,他愛我們,這愛不是虛假的口號,這愛是實實在在的,一個重生得救的基督徒我相信都有被基督愛的體會,無論他多大年齡,無論他信主多少年。基督的愛讓我把所有的這些東西都放下了。

在 2006年到 2007年那一兩年的時間,我記得每天晚上被聖靈帶著去山上禱告,不管下雨、下雪、刮風。我記得特別清楚,我去禱告往地上一跪聖靈就讓我認罪,為著我們的國家,為著我們的同胞,為著我的家族,為著我自己認罪,一年多時間就是認罪悔改;然後,在這個過程中神將信、將望、將愛,將福音的真理奧秘顯給我。

親愛的朋友,願耶穌基督祝福你,願耶穌基督揀選今天仍然在流浪的孩子回到他的家裏,願基督感動你我的心讓我們以福音為珍貴。

作者郭易君:1980年出生於河南省安陽,2005年畢業於中國青年政治學院,2009年獲北京大學政治學專業碩士學位。於2004年蒙恩信主,現為教會傳道人。

轉自博文建造幸福家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