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祖先是怎樣接受福音的

(Family Foundation : Gospel Corner)
祖先, 福音, 見證

一個黃昏時分,我在寧波百丈路教會住宅的小院子裏,在自己所培育的葡萄樹下納涼。老母親對我談論往事。這些往事是我從未聽到過的家庭歷史,很值得筆記下來。以下就是她老人家說到的一些事情。

大約在公元1880年前後,先父從他朋友那裏聽到了福音而且接受了。當時我們的家是在浙江省象山縣南端一個叫作南田的海島上,以農為業。先父懂得一些中醫知識,是半農半醫的謀生者。

離我們村子大約二裏路的鶴浦小鎮,同隔海相望的石浦大鎮之間的交通還算方便,每日有航船往返。先父年輕時就同石浦鎮上的一位銀匠黃桂林師傅相處得很有交情,並從這位朋友接受了耶穌的福音。若幹年後,盛家和黃家又結成了親眷。

大約也在這些年間,先父也結識了在石浦行醫的史致和先生。這位老叔後來也成了我們的親戚。在當時,他們三人都是青年朋友,信福音也是先先後後的。那時石浦大鎮上已經有了教會,由范三多老師傅(修造木船的)主持著。

先父初信福音時,並沒有在家庭裏公開自己的信仰,只是暗暗地作耶穌門徒。一則因為當時信福音是不大自由的,容易引起家中長輩的反對和平輩的誤解,認為一個家庭成員一旦信奉了外來的教門,就不再敬拜廟裏的菩薩,不再祭祀祖先,家中就斷了香火。這樣就無異破壞古風,出賣祖宗。這是一種大逆不孝的行為。二則因為父親是初信福音,信仰上的認識還淺薄,擔心自己承受不起家庭的壓力。

但是,這種暗暗作門徒的生活畢竟是很不自在又很不自然的,也不是天上的主所樂意看到的。神更為樂意的乃是看到自己的兒女能夠不以福音為恥,在眾人面前承認自己的信仰。

幾年以後,某一個月,家裏發生了一件不平凡的事件。我的先伯母。就是我父親的嫂嫂病倒了,而且病得很厲害,後來到了諸醫束手,無法可施的地步,合家充滿了失望和悲哀,好友和鄰居也都無不同情和擔憂。

然而,這件不幸的事卻成了又真又活的神在人心中作工的一個機會,同時也成了我先父公開自己信仰並把福音介紹出來的一個機緣。

一天,先父誠懇地說出了自己的信仰,並向先伯父介紹了福音的好處。他對著自己的哥哥說:“關於嫂嫂的毛病,我們一切的法子都用過了,都不見效果。現在還 有一個方法,不知哥哥是否肯用?”先伯父和先父之間的兄弟之情本來就篤,在此時此刻哪有不願之理?他回答說:“只要弟弟說明,我哪會有不願之理?!”就這樣,先父公開了信仰,講明了福音。於是合家的人同心接受,一同跪下,為先伯母的嚴重疾病禱告了。這是我祖先們生平頭一次在自己所住的草屋裏所獻上的信主又求醫的禱告。“禱告是十分誠懇又十分悲切的”,母親這樣告訴我。“因為除了天上的力量以外,在那塊土地上,在那個家庭裏,再沒有第二個力量可以倚靠、可以 指望了。”

禱告以後抹了眼淚,問病人是不是願喝一點紅棗湯?病人表示願意……

母親對我說:“真是稀奇,這碗紅棗湯經過禱告以後竟然好似化為靈丹妙藥一般,你伯母的深重毛病就一天一天地好起來了……沒幾天,她就能起來為自己梳頭理發了。全家的人真是歡天喜地啊!”母親又說:“從此以 後我們全家的人都甘心樂意地公開做了耶穌的門徒了。我們開始知道,耶穌真是救人的主,福音真是救人的大道理。但是,在那些日子裏,我們所明白的道理還是極少極少的。我們最常聽又常說的話是:“棄邪歸正;改惡從善;醫病趕鬼;傳道救人。”

苦難如同使者,打開了盛家的窗口和門戶,福音大道的光輝就這樣照進來了,一直照到今天。

當時所說的“合家”包括我的祖父、祖母、伯父、伯母和我父母雙親六個人。大約過了十年以後,到了1901年,才生下我大姐姐陽春,1903年生下我二姐 姐安美。再過幾年,1906年我哥哥足慧出生。樹大分枝,家大分居,伯父和父親才開始分開居住。在那些年間“盛家村”的稱呼也漸漸出來了。1910年,小胞姐安卿出世。到1914年,我也出生在這個小島小村上了,我成了父母所喜愛的小兒子。

據母親說,當全家接受福音以後,我們家的一座較大型草屋,成立了家庭禮拜處。

在海島上,還有一個大村叫“大南田”,離我村大約20華裏。那邊,在較早的年月裏,已經設有一個小小的福音堂,常有布道員從那邊來到我家,在我們家中宣講福音道理。

布道員還勸說婦女識字,伯母和母親就是在那些日子裏開始學習識字的。她們先學羅馬拼音字,學會以後再學漢字。母親從未進過什么學校,也未能進當時的“私 塾”。她後來能讀全部新舊約,能唱當時的寧波話贊美詩,都是刻苦學習的收獲。母親說:“我當時年輕,眼目明亮,在明月之夜和燒飯時,都利用月光和火光學 字。因為農家家務特別忙,非這樣刻苦,就沒有工夫學……”她又說:“當時風氣閉塞,不允許女孩子進私塾和男孩子一同讀書的。當時有一種迷信的說法:如果讓男女孩子一起讀書,男孩子的一切聰明會被女孩子奪去,知識會被女孩子獨占。只有在教會裏才破除了這種迷信思想和不平等的規矩……到你們這一代福氣就更大了……”

我們的祖先就是這樣信奉福音的。

當我出生以後,我們村子裏信福音的人就不是一家二家而是不少家了。鄰居、鄰村都有人接受福音了。

到清朝末年,即宣統三年,我們村子裏也造起了一所小小以磚瓦和樹木為結構的禮拜堂,大門上有“耶穌堂”三個大字。一直到今天,那個小禮拜堂仍舊座落在村子裏,作為禮拜的場所。主在當時用著這個小教會,施行了許多神跡奇事,以此證明他恩惠福音的真實。

一些感想

(1)有經驗的福音使者說過:人的危機是神施愛的良機;人的末路是神作工的出路;人的盡頭是神動手的起頭。我祖先接受福音的經過,證明了這幾句話的真實性。

(2)吃了一點紅棗湯,疾病就發生方向性的變化,從死亡轉向生命與健康。這當然不是紅棗湯有什么神秘之處,而是神垂聽了人的悔改禱告,是神力發揮了作用。禱告是我們支取神力和神恩的必要途徑,必要條件。

(3)我的祖先得以蒙恩,認識了又真又活的神,這和朋友的介紹與勸導是分不開的。這使我們看到選擇朋友的重要意義。黑暗的朋友把人引向罪惡與沉淪,光明的朋友把人引向光明和幸福。良師益友,比金銀財寶更有價值,意義和作用也最大。

原文地址http://www.shjdj.com/ganen/zhuen/159.1-zuxian+fuyin.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