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祖父的遺言

(Family Foundation : Gospel Corner)
信徒, 見證, 福音故事

我的老祖父活到80歲那年(主後1917年)才與世界和親人告別,歸回天家。他在當時,算是長壽的了。那年,我還只四歲。

先祖父留給我的只有一些零星的印象。他常領我到室外,在陽光下取暖。他有一只手提的瓦質小火爐,在寒冬時用以暖暖雙手,又把幾粒黃豆煨在瓦爐中,煨熟了就給我吃,逗我喜歡。

我還記得祖父去世時,遺體放在中堂間。我似乎還不知道他已經死亡,走到他的身邊去摸摸他腳上的新鞋子,而且搖搖他的腳,希望把他搖醒,要他起來。此外我什么也回憶不起了。

老母親告訴我,先祖父平時身體健康,性情溫和。他又是早期來到南田荒島上開荒的農民之一。那時候,伯父和父親都跟著他在島上開荒。兩代人是靠開荒起家的。<注>

老母親又告訴我一件關於先祖父去世前的事。她說:一天下午,祖父在床上休息,他忽然招呼我們兩個媳婦(即我的伯母和母親),說:“鮑家人(伯母的父家姓 鮑),你去拿一小撮鹽來。他接到鹽就吃下了。接著又對我母親說:“朱家人,你也去拿一小撮鹽來。”接到後又照樣吃下了。之後,祖父又開口說囑咐的話:“你 們要記得牢啊,要常常把道理講給別人聽。道理象口糧一樣,要緊啊!”說了這些話,又躺下休息,過幾天就歸回天家了。

老祖父的這些行動和囑咐給 伯父母和父母留下了深刻的記憶。伯母和我母親都是農家婦女,識字不多,不會作有條理的講道,她們能讀《聖經》,知道其中的歷史性事情和一般的教訓。她們抽暇去探望信徒和病人。海島上多瘧疾,又多爛腳的農民,她們就在這方面作出一些貢獻。這些簡單的醫療法都是在信主之後學會的。在今天看來,這些服務是微不足道的小事。但在那些年代裏,在荒僻落後的海島上,在農民的心目中,都是很受重視的。她們的探望、施醫和勸化,也表明先祖父的遺訓受到了重視。

到今天,我們仍然需要“鹽和口糧”。我們要用“鹽”消滅靈性上的病菌,用“糧”喂養屬靈的生命。

(注:據歷史記載,明洪武十七年(1384年),信國公湯和巡視浙東沿海,封禁南田8島108嶴,居民內遷,遂空其地。直到光緒元年(1872年),南田諸島開禁,故有此開荒歷史。)

原文地址http://www.shjdj.com/ganen/zhuen/162.1-zufu+yiyan.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