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年見聞

我的童年生活大半是在鎮海駱駝橋度過的。那段時間是主後1923-1927年,當時虛齡10-14歲。

那時,我對當地的民風民情已經能稍稍留 心,略略記憶。在當時,在不信福音的人民群眾中,拜佛、燒香、測字、看相、卜卦、算命、祭祖、謝年等等的迷信習慣十分盛行。此外,每隔幾年要舉行一次規模巨大的迎神賽會活動並大演古戲,熱鬧非凡。為了擴大場面,容納觀眾,在丁字型的河面上,在靠近街邊的河面上,臨時搭起三座戲台,招請有名聲的民間戲劇團體在三個戲台上同時演出各色古戲。每逢那個時刻,從遠近各地前來看戲看會的男男女女、老老少少,總有幾千人,或者上萬人,這樣,不但街上沒有空處,就是河面上也泊滿了來自各地的民船。船在河面上擁擁擠擠,人在船艙中密密麻麻,真是人山人海。這樣的熱烈場面要進行幾日幾夜才能結束;消耗的民財、民力、時間、物資,自然是十分驚人的。

在那些年代裏,民間還有一種不良的奇怪風俗,稱為“陰配”。如果未婚的青年死亡了,活著的父母要為已死的兒女找個已死 的對象,為他們舉行婚配之禮。據他們說,如果不這樣做,兒女在陰間的靈魂就會更苦,只能算小鬼,不能稱大鬼。此外還有許多迷信思想和迷信行為,他們都習以為常,不以為怪。

現今回憶起來,教會在當時好比什么呢?他們好比是小星星分布在寒夜的天空中,散發出微弱的光芒;又如同幾盞零零落落的路燈,分散在冷冷清清的野地裏。他們雖能標出路向,但質量和數量卻都顯得十分不夠,可是他們的存在卻是重要的、必要的、有意義的。

當時傳福音所常用的話語是:“離棄偶像,敬拜真神;破除迷信,接受真道;離開邪俗,歸向耶穌”。或者說:“棄邪歸正,改惡從善;信從耶穌,奔走天路”。

此外,又提倡婦女讀書,“放天足”,勸導她們丟棄纏小腳的惡習。教會又發起“拒毒運動”,號召大家反對販毒、吸毒等等。除了這些以外,我父親又利用自己的中醫知識,為病家開藥方治病,作為福音工作的一個有益輔助。

和今天的情形相比,當年傳福音的艱難程度不知要大多少倍。一般地說,當時農村教會參加禮拜的,只有五十餘人到七十餘人,到聖誕節才多一點。原因在哪裏? 除了上面所說民間風氣閉塞,迷信習慣深重,民智未得開發等原因以外,教會自身力量單薄,又有“洋教”的味道,都是重要原因。然而又不得不承認,如果當時沒 有教會及其福音作夜空的小星星或曠野的小路燈,那個迷信泛濫的夜景,不知要淒涼多少倍。今天的教會又應當看到如果沒有當年教會的艱苦工作為後人打了基礎,那么30年代、40年代農村教會的蓬勃氣象也是難以想象的。

世界是變動的,落後的社會將會逐步前進,閉塞的民智將會得到開發,愚蒙黑暗的風俗將會漸漸改觀。因為創造人類的大主宰以其大智大愛,默然運行於億萬百姓中間,人的是非之心和善惡觀念必將化為力量,化為行動,化為事業,啟發人心,接受來自上頭的“真光”。

正如別的事業一樣,教會在救靈事業中出現一些偏差、錯誤、挫折是不可免的,是可以理解的。神的教會將在工作過程中得到經驗,增進認識,豐富自己,提高水平,使教會的素質和事工得到促進,得到發展。道路是崎嶇曲折的,前程是光明榮美的。

主的榮名終將為億萬人所認識,為萬族人所崇敬。《聖經》預言說必有一天“認識耶和華的知識要充滿遍地,好象水充滿洋海一般”(賽 11:9)。“萬軍之耶和華的熱心,必成就這事”(賽 9:7)。

今天,我們這些已經認識神的人哪,我們還是“返求諸己”罷!我們對主的存心如何,日常的表現又如何?這是最實際、最切要、最近便的自省和自勉呀!

經文對照:

“你們是世上的鹽,鹽若失了味,怎能叫它再鹹呢?……你們是世上的光……是不能隱藏的。”(太5:13-14)

來源:上海基督教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