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難是孩子成長的禮物

(Family Foundation : Spiritual Formation)
靈命塑造,

小摩西剛上幼兒園的時候,我真是希望孩子凡事順達,希望他聰明健康,愛學習,凡事討老師和同學喜歡。我以為那樣便是一種榮耀神的生活,從私處來說,沒有一個母親不希望孩子這樣。然而,事實並非如此,第一天上學很乖,之後也經曆了不願上學,每次去都哭鬧一番的景象。我的心就在這個過程中生出一絲說不出來的滋味,確切的說,應該是有一絲的失望,我為此禱告,後來內心漸漸平安喜樂起來,聖靈給了我一個很大的光照,並非我們眼裏一切順達才是榮耀主,而主所要的榮耀是絕對的順服,不是我們自己能夠榮耀神,乃是聖靈透過我們榮耀基督,所以順服就成了必須。

我也一直祈禱神讓孩子身體健康,去年一年都沒生過病,我一邊心存僥幸,一邊也暗自祈禱,希望孩子能越過所謂的“幼兒園生病定律”。可是,當我還沒有回過神,第二個星期,小摩西就病了,請假一周沒能去上學,在家借著禱告吃吃藥也就好了。這件事也沒有對我造成什么困擾。但是,誰知道,再去上課兩天,又開始感冒咳嗽,再請假吃藥,好了再去上學,停停上上,九月份就過完了。雖然停停上上,但總是會偶爾有咳嗽現象,鼻子也總有吸溜的感覺。直到十一放假,他的鼻子始終這樣,後來去醫院檢查,最讓我不能接受的事還是發生了,真是慢性鼻炎。我的心就很軟弱,對神我有一個問號,我知道問題不在神,在於我,因為主權在他,但我不明白為什么這么小的小孩,因為一次小小的感冒,就得了鼻炎。咳嗽也越來越厲害,吃藥也總不見好轉,去醫院查了支原體,還好沒感染,就是有點支氣管發炎,開了很多很多藥,回家吃。十多天的藥吃完,跟狗皮膏藥似的咳嗽終於好了,鼻子依然吸溜,我心疼也無濟於事,只能禱告。然後再送去幼兒園,說實話,我內心都有了一種恐懼,怕他上幾天又生病了。誰知道,一個星期之後,又開始劇烈咳嗽,去醫院看了,也開了藥,開了三天的肌肉注射針劑。也不知道是我內心太焦急還是藥真的不太管用,我感覺似乎絲毫作用都沒起。每天看著孩子大把大把的吃藥,我真是心疼。孩子夜裏睡覺的時候,常常會咳嗽醒,然後大哭不願意睡覺。

有一天晚上,他從睡下就劇烈的咳嗽,咳嗽得很深很深,而且是一聲一聲接連的很急。我聽的心驚肉跳,根本無法睡覺,我軟弱的根本不想禱告,我也禱告不進去,我感覺神不會醫治他,我雖然知道也相信神對他所懷的是賜平安的意念,但是我軟弱的不想和神說話。但是他這樣一聲一聲的咳嗽又使我心很不安很不安。我終於忍不住,我哭了,我趴在枕頭上,我說神啊,怎么會這樣,怎么會這樣,到底是為什么,為什么?你忍心聽著你所愛的孩子這樣咳嗽嗎?主啊,你告訴我為什么?我的心真的很糾結很痛。突然,我白天所寫的一篇微博出現在我腦海裏:“能夠使你在患難中安息下來的確據就是,你確信你的神對你存著全善全愛的意念,你確信你的神是永不會做錯事的神,你確信你的神掌管一切,並讓萬事互相效力,要叫你得益處。當你在患難中,起初你可能有憂慮,有疑惑,有懼怕,但當你仰望他的時候,你就必得著深深的安息,因你知你所信的是誰!”哦,感謝主,我反複的默想這句話,力量就漸漸增加,我的眼睛從環境中逐漸轉到神身上,是啊,我的神掌管一切,他掌管小摩西的生命存留,若他許可小摩西咳嗽,也許可他吃藥,那自有他的道理,雖然我不明白,但我知道他愛小摩西比我更甚。他會把最好的給我們,他的愚拙遠比我更有智慧。當我這樣想的時候,突然就釋放了,小摩西的咳嗽再也無法使我不安,我的心真的是安息了,深深的安息。

我安息的同時,小摩西的咳嗽突然就停止了,我真能感到我的心“騰”的跳了一下。我在內心感謝主,我贊美他醫治了小摩西。大概過了半個多小時,那種劇烈而急促的咳嗽又開始了,我的心又緊張的跳起來,我解釋不清這是為什么,我的心有種茫然,正當這時候,聖靈在裏面很清晰的光照我:“你的信心是在神那裏,還是在孩子的病情上面呢?”是啊,我的心如果是建立在神的身上,為什么小摩西咳嗽停止我就喜樂,小摩西再次咳嗽,我就又被捆綁了。我趕緊向主認罪,並求神加添我的信心。我就一直在默想主,默想那個微博的內容。然後,我的心就再次安息下來。之後,那一夜,小摩西究竟咳嗽了多久我不知道,因為疲憊的我也睡著了。

第二天,小摩西依舊咳嗽,我不再關注他是否繼續咳嗽了。該吃藥就吃藥,我知道這裏有神的美意。當我真正不再關注小摩西咳嗽或者其他情況的時候,我發現我是多么的自由和釋放和喜樂。這裏有一個很大的變化,不是我刻意忍住不去關注小摩西的病情,乃是我仿佛突然之間就具有了一種可以不去專注他病情的能力,他咳嗽的如何,根部半點不能影響我裏面的平安。這真是基督複活生命的大能。(就算不信主,你的憂愁也不能使病情好轉,這是撒旦的詭計。)

後來,小摩西的病情就開始減輕了,後來就好了。之後,小摩西還生過病,也是咳嗽,而我真的不再受其困擾,該吃藥就吃藥,不能送就在家休息。鼻炎也一直沒有得著醫治,也會偶爾吸溜流鼻涕,但我的心一點也不緊張了。

我這樣禱告:“主啊,既然你許可這一切的事情發生,就算是因為我不會養育孩子造成的,但是主,我依然感謝你,雖然孩子生病很痛苦,但主,你給我們的都是最好的,沒有比這個更好的了,我贊美你。越感恩越喜樂,越喜樂越是容易感恩。我真是體會到了什么是得勝,得勝就是環境還在,但我們卻能為此感恩,不再被其捆綁。榮耀歸主!”

後來思想這件事,才想起,原來神真是要使我的信心得著更新,其中,神也知道我的軟弱,體貼我的軟弱,因為小摩西咳嗽最劇烈,我最軟弱的時候,小摩西雖然咳嗽很深,卻一夜睡的很深,居然從來沒有醒來鬧過。難道這不足以證明神掌管一切嗎?他給我們的,使我們所能勝過的。一切都是恩典。贊美主,榮耀歸主!

最近幾天,送小摩西去幼兒園,每當快到學校的時候,兒子的腳步明顯減慢,起初我沒在意,今天他的腳步更慢了,我就蹲下來問他:“小摩西,你怎么了?不願意上幼兒園嗎?是不是誰欺負你了?”他用夾著哭腔的聲音回答我:“媽媽,我希望今天不要再吃肉卷和營養卷了。”我立即意識到,可能他對這兩種食物產生了某種厭倦。我知道不能指責孩子,因為這對他而言,已經有了一定的心理負擔,使孩子因此失去了一定的快樂和自由。我笑著摸摸他的鼻子安慰他:“不要擔心,每天的飯是不一樣的,你是不是不喜歡吃營養卷和肉卷?”他點點頭。我不可能用大道理使他對食物產生喜好,我自己也不能接受生薑的味道。我求神給我智慧來安慰孩子。我對小摩西說:“媽媽不逼你一定要吃,如果你真的不願意吃,那么你可不可以和媽媽一起為這件事禱告,求神來幫助你,使你喜歡吃這兩種食物,若神還沒有回答你的禱告,你若實在不愛吃,你就少吃一點,但不能浪費。媽媽不怪你,主也不會怪小摩西,因為小摩西是個誠實的孩子。”他臉上有了一點晴朗,估計心裏還不安於上次挑食而受的懲罰。我繼續說:“媽媽不會怪你,也不會因為你不愛吃這兩種食物而回家責罰你不給你吃東西,你有難處告訴媽媽,咱們就一起求神來幫助,上次你挑食媽媽不給你吃飯,媽媽懲罰你,是要讓你知道隨著自己的性子挑食是不對的,而做錯事肯定會有不好的結果。但今天,媽媽看得出你不願意因為挑食而讓主傷心,但你確實不愛吃,主耶穌是理解你的,也願意幫助你,他不會覺得你不乖。媽媽仍然為你感到驕傲!”他立即破涕為笑。

看他不再帶著心理負擔進入學校,我真是感謝主。於是在內心向主做了一個禱告:“天父,我何等感謝你,感謝你又讓我遇到了“狀況”,但是主,若非你的許可,這件事不會發生,既然發生,主啊,願你賜給我樂意順服的心,使我和孩子,都能從其中得著益處。主啊,我也曉得孩子是軟弱的,他不愛吃肉卷就是不愛吃,主啊,唯有你曉得他的軟弱和有限,主啊,這件事你看怎么好你就怎么做。天父,我真是感謝你給小摩西這些難處,求你使他能夠學會依靠你而活,求你借著每一個細微的小事使他明白你是他唯一的信靠。同時主啊,也求你借著這些小小的難題,讓他明白人活著不可能凡事隨自己的心願,讓他脫離自我中心的陷阱,也讓他明白人的有限。主啊,我贊美你,你所擺下的都是豐盛的宴席,賜給我和孩子順服的心來享受。”禱告完,很釋放,很感恩。

說到這裏,有一件事不得不說,就是關於孩子受苦的問題。現在很多家長非常寶貝自己的孩子,生怕孩子吃苦受累,所以,家長盡可能的免除孩子遭遇的失敗,挫折和苦難。

苦難中有無盡的祝福,是我們所不能完全明白的,一個沒有吃過苦的孩子,他是不會明白幸福的涵義的,一個沒有吃過苦的孩子,他也不可能珍惜幸福並珍惜和看重給他創造幸福的人。所以,現在孩子普遍缺乏感恩,忘恩負義,自我為中心,自私自利,這正是家長辛辛苦苦培養出來的。這是一方面,另一個方面是,一個從小沒吃過苦的孩子,就像一個營養不良的畸形兒,在這個競爭殘酷,人心冷漠的時代生存,他內心的承受力和性格豁達的程度無疑是無法與生存的挑戰相匹配的,肯定要吃更多的苦頭,受更多的挫折。現代人需要更加強大的內心,其中,最重要的就是應付挫折,失敗,被人漠視等。家長一味關注知識結構的培養是遠遠不夠的,知識是死的,能力是活的。

何況我們基督徒的孩子,凡事都有神的美意,不都說苦難是祝福,患難是恩典嗎?,但是,在受苦中,必須使孩子會學會依靠神,當一個孩子從小學會依靠神而活的時候,所有的苦難都會成為天梯,使他離神更近。

如果你真正愛你的孩子,就把神介紹給他,並幫助他建立起和神個人的關系,但不要當他的挑夫,學會欣賞他在生活中必須經曆的一切酸、甜、苦、辣,做一個認真的觀眾,適時的給他鼓勵,給他安慰,給他掌聲和勸誡,與他一起在基督的愛裏成長並成熟。

來自建造幸福家庭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