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六歲孩子學教義

(Family Foundation : Spiritual Formation)
孩子, 聖經, 靈命塑造

我的女兒塔麗薩今年六歲。最近我們夫妻和她一起閱讀羅馬書。她剛開始學習閱讀,於是我逐字指給她讀。在5章的開頭,她在一個句子中間停下來,問我:“‘稱為義’是什么意思?”你會對一個六歲的孩子說什么?你會不會說:我們還有更重要的事情需要思考,所以你只要信靠耶穌,做個乖乖女?或者你說:這個問題太複雜,甚至大人也不能完全理解,所以等你長大了再來思考這個問題?抑或會說:這很簡單,就是說耶穌為我們死了,因此我們所有的罪都得到赦免?

我們臨時編了一個故事,說有兩個被控告的嫌犯,一個做了壞事,另一個沒做。沒做過壞事的那個人,被所有的目擊者證明是無罪的,所以法官稱他為“義”。也就是說,法官告訴他,他是個守法的人,沒有犯罪,可以自由地離開了。另一個犯了罪的,他真的幹了壞事,被證明是有罪的,所有人都看見是他幹的,但法官也稱他為“義”,說:“我把你看做一個守法的公民,享有我國公民的所有權利(而不僅僅是被赦免的罪犯,無法得到信任或享有完全的自由)。”說到這裏,塔麗薩滿臉疑惑地看著我。

她說不出問題在哪裏,但感覺到這樣做有問題。所以我說,這有問題,對吧?一個人,他真的犯了法做了壞事,可以被法官告知說他是一個守法的人,一個公義的人,可以自由享有國家賦予的所有權利,而不需要進監獄或被處罰嗎?她搖了搖頭。然後我翻到羅馬書4:5,向她指出神“稱罪人為義”。她皺起了眉頭。我告訴她,她犯過罪,我也犯過罪,我們都像那第二個嫌犯。當神稱我們為“義”的時候,他明明知道我們是罪人,是“不敬虔的”,是“違背律法的”。然後我問她:“神對我們這些罪人說,你沒有罪,你在我眼中是守法的,是公義的,你可以自由享有這個國家賦予你的一切權利。神做了什么成就了這一點?”

她明白這跟耶穌及其降世和受死有關,她學過這些內容。耶穌完全遵守了律法,他從未犯罪,而且做了那法官——也就是神——和他的國家所期望他做的一切;如果她信靠耶穌,讓耶穌成為她的主和救主,神會把耶穌受的刑罰和耶穌的義算做是她的。耶穌在世和死時,他不僅替她承受了刑罰,而且替她遵守了律法;所以當神稱她為“義”的時候,也就是宣告她是一個蒙赦免且被稱義的人(盡管她未受刑罰,也未守法),他這樣做是因為耶穌是她的義,耶穌完美地替她成就了良善,完美地替她代受刑罰。

然而,世界上有千千萬萬的基督徒家庭從沒進行過這樣的對話,無論孩子在六歲還是十六歲時。顯而易見,很多教會的教導很弱,很多青少年事工的教導也是嬉戲膚淺,而這些青少年在高中畢業後迷失的比率就非常高。如果父母每周從講台上聽到的是“教義並不重要”的教導,那么他們該如何引導他們的兒女呢?所以說,我需要照顧家庭,因此我必須理解信仰的核心教義,理解得足夠透徹,以至於能夠用不同的語言來教導我那些處在不同年齡段的孩子。

作者約翰•派博(John Piper)是美國明尼蘇達州牧師,也是一位多產作家。他的著名著作包括《渴慕神》(Desiring God);《至高喜樂的傳承:在恩典中得勝的人》(The Legacy of Sovereing Joy);《思想的境界:讓頭腦被靈性的激情點燃》(Think:The Life of the Mind and the Love of God)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