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驗對人格的影響

(Family Foundation : Spiritual Formation)
靈命塑造,

經驗對人格的影響。經驗為什麼對人格有影響?這不是別人的人格對我的影響,是我自己在人格過程中間所經曆的事情、所投下的印象。這是個人印象(Personal Impression)、個人實驗(Personal Experiment)、個人經驗(Personal Experience)、個人經曆,是重要的事情。經曆對人的影響大得不得了。

經過一場大病以後,你的看法完全不一樣,有這樣的經驗嗎?被侮辱一次以後,思想完全改觀,有沒有這樣的經驗呢?當你親眼看過人性的可怕以後,你不再隨便輕看人、不隨便依靠人,你有這樣的經驗嗎?你家進過一次賊,把你全家的東西偷光了,眼巴巴看著他帶走,從今以後看見比較像他的你就害怕,你有這樣的經驗嗎?經過一次男人把你玩弄、拋棄以後,你看全世界的男人都是仇敵,你有這樣的經驗嗎?所以經驗對人格的影響是很大很大的。我們不可以隨便輕看這一方面的因素。

但是同樣的經驗可能產生不同的反應。同樣的經驗為什麼產生不同樣的反應呢?當你面對某經驗時,你用怎樣的態度來作決定、前面應當怎麼走,每一個的反應與決定不同,這個很重要。所以我特別提到Self dialogue (自我之間的交談)、Self determination (自我的決定)。當你面對各樣的困難、經曆過很大的事情之後,你怎樣對你自己講話?那個自己對自己講話,只有人才可能,狗不會自己對自己講話。當你自己對自己講話的時候,你講些什麼話就決定了你以後的人格怎樣走。遇到一件事、經過一場風波以後,你要注意你以後對自己講什麼話。

被騙以後,你說原來做人是會給人家騙的。好,騙人使人受苦,我就決定從今以後不騙人,我不要別人和我受一樣的苦,那你就變成好人了。相反的你說:"原來世界是這樣的,我既然給人家騙了,表示這個社會是騙來騙去的社會,好!從今以後天天騙人。"你看到了嗎?所以同樣的經驗產生不同的人格、同樣的經驗產生不同的方向、同樣的經驗產生不同的果效,表示什麼呢?有一個很重要的因素就是自我對自我講了什麼話。請你注意,你一生中一些重要的時刻;我不用時間,時間是間,時刻可以刻下去的,所以比較有印象,叫時刻。在你一生中有一些重要的時刻,你對自己講過一些話,你自己叫你的名字,暗暗的在你房間,深刻的時候對自己說:"唐崇榮呀!從今以後要怎樣呢?"我告訴你,那個你就是我,我告訴你?我告訴你?一樣的:"從今以後不能這樣,不能那樣。""好!決定。哼,有什麼困難!"

你自己對自己講話很重要,那是極具存在的時刻(very esistential moment )、那是極富決定性的時刻(very decisive moment )、那是極具影響的時刻(very influentisl moment ),那是非常重要和顯著的時刻(very very important and significant moment )。所以你怎樣對自己講話,經曆之後,你怎樣自己決定以後要走什麼路線,這相當影響你的人格。這其中最大的關鍵有哪裏?就是你透過什麼來看自己?(Through what kind of means do you estimate and evaluate yourself ?)你衡量自己、你審察自己、你估量自己的時候,根據什麼?這是蘇格拉底沒有回答的問題。蘇格拉底提到你要認識自己。詩篇七十八篇七十至七十二節"又揀選他的仆人大衛,從羊圈中將他召來,叫他不再跟從那些帶奶的母羊,為要牧養自己的百姓雅各和自己的產業以色列。於是他按心中的純正牧養他們,用手中的巧妙、引導他們。"

經驗與真理

有關人格建立的因素,我們提到了自然的環境、家庭環境、社會的環境、文化環境、包含曆史、傳統的等等。經驗是各人要自己經、自己驗的,叫做經驗。所以個人所經所驗的東西常常被認為是真理與人生命結合的一部分。許多人高舉經驗,把經驗當著真理。這是有可能進入很大偏差的一個毛病。我們不應當把經驗與真理等量齊觀。但是我們卻不能忽略經驗的重要性。

如果一個人沒有經驗真理的話,那麼他對真理的學習只停留在理性和知識的范圍裏面。但當一個人把經驗當作真理的話,他會把真理降低到經驗的層次去。所以,經驗與真理之間應當有正確的看法和正確的關系性的安排。如果我們對這兩者有正確的觀念,和正確的安排,我們就不會自我蒙蔽。

經驗與真理的關系,應當怎樣安排才算正確呢?真理是屬於神和他啟示的范圍,經驗是屬於人和人對神順服的范圍。所以經驗與真理的層次,是以真理來定奪經驗的價值,不是以經驗來定奪真理的價值。我不能因為我經過、我驗過、我親身經曆過、所以這是絕對不會錯的。這樣就把非絕對化的,絕對化了;把相對界的范圍,帶到絕對性的價值裏面去,這是錯誤的。所以不是以經驗來定奪真理,乃是以真理來定奪經驗的價值。為這個緣故,讓神所啟示的真理,來光照引導我們的生命,使我們在所經曆的生命過程中被真理引導、被真理光照,我們的經驗才能進到更合乎真理的地步。這樣以經驗服在真理的原則之下,以神所啟示的真理作為我們經驗的導師,這才是對的。所以,經驗是在人過程中所產生的個人經曆,真理是神的范圍、自我啟示的奧秘,先將經驗與真理的范圍分界以後,你才會把它安排得好。不但如此,當經驗與神所啟示的真理產生現象性的沖突時,你不應當把它歸為本質沖突的問題,因為現象的沖突不等於是本質的沖突,所以,有一些沖突的事件,不一定應當把它嚴肅的劃成是本質上的沖突。相反的,如果經驗和真理是完全一致的。一個人能從現象的蒙蔽中掙脫出來,看到本質上的最嚴格的要求時,這個人是很靠近真理的。為這上緣故,我們看經驗和真理好像相合的時候,不必太快認為一致;與真理看起來好像相對的時候,也不必太快定奪是沖突。慎思明辨、細心考察,是非常重要的。

有許多基督徒學了許多真理卻沒有辦法經曆體會它,因為他把這個學習停留在他的理性層次的裏面。另外有一些基督徒,他把經曆過的事都當作絕對不會錯的,來代替真理,這是個很大的毛病;以經驗當作真理去教導人的人,就把真理局限在有限的經驗裏面了。所以,層次弄清楚以後我們就知道要用真理定奪經驗的價值、要用真理來引導經驗的過程、要忠於真理來批判經驗的真假,那就對了。

但是,當一個人在經驗過程中,他一定會產生許多自我分析和批判。所以,我們提到你自己對自己講些什麼話?那些重要的時刻,相當決定以後你的人格的發展。如果你的經曆使你產生什麼決定,你應當很謹慎地把你的意志放在真理之下,否則,你所決定的事,很多時候會違背真理。我要再重複一次,你要把你的意志放在真理之下。平常當我們提到理性、信仰與真理這個大題的時候,我的重點會提到把你的理性放在真理之下。但是,當提到決定順從和歸回的時候,我就提到把你的意志放在真理之下。換句話說,我不能隨便做決定,我只能因為要順服真理才有我意志的決定。把你的意志放在真理之下做決定時,你前面人格的組成就在一個很健人康的康莊大道上。若不是的話,你很危險,因為你的意志不順服真理,你很可能要神的道配合你所要的。你就站在指揮上帝的道的地位上,做了顛倒的工作。這樣,自我決定要定下意志和方向的基本前提,就是要把你的意志放在真理之下,這對人格的組成是不可忽略的。

特殊經驗的價值

除了這些經驗對整個人格的影響之外,我們還要注意到有一些特殊經驗有特殊的位份;或者特殊的經驗,有特殊的舉足輕重的價值觀在裏面。那是什麼呢?就是受辱負重、患難、遽變和奮鬥等等。我要特別分析這幾樣東西。

1.受辱

第一樣,就是受辱的時候。當一個人受羞辱、被輕看的時候,正是他發現他有尊嚴的同時。許多時候你不能自尊、你不懂得自重,是因為根本還沒有受過人格所面對的羞辱的考驗。所以當人侮辱你的時候、當人輕看你的時候,你內中馬上有一個很切身的正義感,怎麼可以這們待人呢?何況那個人就是我。你發現這件事嗎?你這個人怎麼可以對別人這樣呢?我當然注意我的問題。所以當你受羞辱、被輕看的時候,那個時候是你心裏產生最新鮮的印象、最深刻的記憶、最難忘的生命雕塑的一個時刻。(The time to shape your life ,that is the very special moment of shaping your life when you are treated unfairly ,you are treated unjustly ) 當人不公義對待你的時候,你馬上發現人性的尊嚴。而這個人性的尊嚴也就是你的尊嚴,因為你是人。所以,受辱的經驗是很寶貴的。你們也許知道中國曆史裏面有胯褲的事情、有斷炊的事情。蘇秦斷炊,聽過這事嗎?這個痛苦受羞辱的經驗,使一個人的人格被建立起來。當然如果一個人不懂得在面對受辱的時候有自覺,很可能他不能像蘇秦、韓信,斷炊和跨褲羞辱的結果,就認命說:"我本來就是這種命嘛,我本來就要給人欺負的嘛。"我想帝國主義和殖民主義統治之下的百姓,長久受羞辱的結果,就變成奴才相。只有一些人感到事情不應當如此,就產生了物極必反的作用,那叫做革命。所以每一個人自尊怎樣培養起來,這與受辱的時候你怎樣自覺、怎樣反應,是有關系的。

2.患難

第二方面,就是當我們在大患難時,怎樣決定自己前面的路線?比如說,你有過很窮的一段經曆,那個時候你非常非常的困難,面對每一個苛刻的今天、面對需要吃飯的身體、面對貧窮中很難挨過的時刻和日子,你就有了自我的決定。有一個十四歲的孩子,父母離婚把他丟掉了。有一天他把他的日記給我看,我看見其中有一段這樣寫:"我太窮,我竟然落在這地步裏面,我應當決定我要怎樣走這條人生的道路。十四歲的孩子,這些做父母的敢把我生出來,也敢把我丟掉,我現在是應該用偷東西來渡日呢?或者我應當咬緊牙根貧窮的活下去呢?或者我應當等候有一條新的道路為我開,而我能夠有我的前途。" 就在他很短的幾句話裏,我看見在患難中,人心靈的反應是非常實際、也是非常富於存在色彩的(very real and very existential)。我們每一個人在患難的日子中,在痛苦的時候,不應當用悲觀的命運、宿命論的態度來面對這樣的時刻。相反的我們應當認為這是上帝給我們有特殊權柄的時刻。因為天降大任於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勞其肌膚,饑其腹,勞其筋骨,這正是大好時機。所以我要每一個青年人,和每一個在患難中的生命,不要向患難低頭,也不要在患難中做那些自暴自棄的決定,相反的,你要認定這是上天,或者上帝特別給你機會的時刻。你要使用你的特權。

3.試煉

第三樣,當我們遇到試煉和試探的時候。你先要分清楚,試煉從神而來,試探是從撒但而來的。但是,有一個相同的地方,在你受試探的時候,你是站在一個被動的地步。當你得勝的時候,你是要從被動爭取到主動。這一個時刻,你自我的肯定是不可以放松的。如果一個人在受試煉當中,他隨便放松自己;在受試探時,他隨便放棄自己得勝的機會,他就沒有辦法從被動的地位化成主動的地位。我們在人生波折、患難的日子裏,需要神特別的恩典;而這個恩典,要以一個受造者依靠上帝的智慧做出發點,去慎思明辨,否則的話,我們很容易掉在試探之中,變成犯罪的人;也很可能在考驗中顯出我們不配蒙恩。就這樣,失去我們自己的機會。

4.劇變

我特別提到一些劇變產生的時候,要怎麼樣?那劇變的產生常常使人因為心理不受准備,也沒有足夠的時間准備,馬上就失敗了。所以劇變是一件非常容易使人失去安全感的事情。但是,人生變幻無常,特別是遽變來到時,我們應當有一些心理准備。

許多做父母的,最盼望他的孩子比別人更平安、更甜蜜、更安靜、更安全,所以把孩子放在一個非常安靜的地方、舒適的地方,表示他的母愛,比別人的母愛大一點,表示他的關懷比別的關懷高一級,表示他比別人父母更會照顧孩子。其實這些,相反的作用常常會使人進到更可怕的地步,所以過分的保護是非常危險的(over protection is very dangerous ),過分的愛護常常在組成人格的時候,變成很大的危機。有句話說小知識是大危機(Small knowledge is big danger)。照樣過分的保護也是一個蘊藏著的危機。所以你把孩子放在房間,外面特別寫著"我的寶貝在這裏睡覺,大家安靜。"(silent ,baby sleeps here )。這樣的環境長大的孩子是最沒有用的,因為有一天當忽然間爆炸,馬上嚇死了。這樣都不能應付,怎麼能應付火山爆炸的事件呢?所以,一個孩子從小沒有太安詳的環境,不是他的災難,倒是他的福氣。一個在很安定、很富有、經濟絕對沒有困難的家庭中的孩童,常常不能應付遽變。相反的,在變幻無常中間過慣這種遷動的生活的日子的孩子們,他們很容易面對不同的環境、很容易適應突然而來的新改變。

所以遽變產生以前,應當有心理准備。而為人的父母、為人的師尊,我們應當不要給我們的孩子們祈求太過安詳的日子,也不要因為我們有許多時候進到不夠安全感的環境,而埋怨上帝。正像麥克阿瑟將軍的父親的祈禱裏面的一句話,他不求他的孩子順利平安,他求上帝給的孩子大風大浪,有這樣的爸爸嗎?有,就是他:"上帝啊!我不求你給我的孩子安詳順利的生活,我求你給他在大風大浪中,不但自己沒有跌倒,還可以幫助那些因風浪而跌倒的人。" 當遽變產生的時候,危機來到了。從生理學和優生學來看,遽變不是進化的原因,遽變是退化的原因。所以,一個很突然的改變常常是惡的兆頭,不是好的兆頭。你體內的系統和細胞裏面,突然有遽變的時候,常常會產生癌(Cancer )。所以從這個理論來看,進化論是站不住的。因為遽變如果不產生,好像進化不可能,但是事實證明,遽變的產生只有退化的可能,沒有進化的可能。進化論在以後的日子,科學繼續進步中會慢慢越來越顯明,是站不住腳的。正如人生命裏,有一個很特別的,靈性上的可能,就是當我們遇到環境不順利的時候偉大心靈已經被培養到一個地步,能夠在遽變中,建造自己更偉大的人格。在身體上、生理上,遽變產生退化。但在心理上、在靈性上,只要你懂得什麼叫做萬事互相效力,叫愛上帝的人得益處,遽變常能讓人從危機中看到轉機。你不是在危機中間歎息消沉,在危機中間你突然看見一個新的盼望。所以柳暗花明又一村。你馬上看見前面的道路是可以走的,不是不可以走的。這是關於患難遽變所帶來的果效。

原文地址http://blog.sina.com.cn/s/blog_96fdf2d70101725r.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