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孩子的牧者

(Family Foundation : Spiritual Formation)
靈命塑造,

——司布真

西門彼得不是威爾士人,但他身上有許多我們稱之為威爾士之火的東西。他正是那種吸引小孩子的人。小孩子喜歡圍在一堆火的周圍,不管這火是在壁爐裏還是在心裏。某種人看來是由冰做成的,當冷血的人管著孩子們的時候,這些孩子就會快快地躲開聚會,每個禮拜日的上課的人就越來越少。但是當一個男人或婦女有一顆善良的心,孩子們看來就很容易聚過來,就像秋天的蒼蠅成群聚在一堵溫暖,曬著太陽的牆上一樣。所以耶穌對熱心腸的西門說:“喂養我的小羊。”他是做這份工作的人。

而且西門彼得是一個有經驗的人。他明白自己的弱點,他曾經感受到良心的陣痛,他曾大大犯罪,又被大大赦免,現在他被改變,有柔順的謙卑,可以承認耶穌的愛,承認他值得去愛。我們需要有經驗的男女去和歸信的孩子們交談,向孩子們說主為他們做了些什麼,他們曾經遇到的危險,他們的罪,他們的痛苦,和他們的安慰。年輕人喜歡聽那些在生命路上比他們走得遠的人的故事。我也許可以稱這些人作有經驗的聖徒——他們的嘴唇上有知識。帶著愛心講述的經驗是適合年輕信徒的食物,像主一樣的教訓可以在恩典中祝福他們的喂養。

西門彼得現在是一個欠債極多的人。他虧欠耶穌基督太多,按著天國的法則 ——多得赦免的要愛得更多。哦,你們這些從來沒有做過這種服侍,但又可能做得很好的人,請馬上上前,說道:“我曾把這工作交給了更年輕的人,但我不再這樣了。我有經驗,我相信我胸懷裏有一顆火熱的心,我要去加入這些工人,他們在奉主的名堅持喂養小羊。”這就是蒙呼召喂養小羊的人。

當主呼召一個人去做工,他會給他這份工作必需的預備。彼得是怎樣被主預備去喂養基督的小羊的?首先,他自己得到喂養。主在給他任務之前先給他吃了一頓早飯。除非你自己得到喂養,否則你就不能去喂小羊,也不能喂大羊。你在主日大部分時間教導,這很好,但我想一個不來聽福音,使自己的心得到喂養的教師是非常不明智的。首先自己得到喂養,然後喂養其他人。

但是彼得因著與他的主同在而特別得到預備去喂養小羊。他永遠不能忘記那個早上,和它一切的事情。他聽到的是基督的聲音,刺透他心的是基督的那一眼。他呼吸著那包圍著複活的主的空氣,這種與耶穌的相交滋潤著彼得的心,潤色著彼得的話語,使他可以後來出來喂養小羊。我建議你們學習關於教導的書,但最重要的我建議要學習基督,讓他成為你的圖書館。靠近耶穌,與耶穌一個鍾頭的相交是去教導年輕人抑或老年人最好的預備。

彼得還是通過一種更痛苦的方式得到預備——就是通過自我反省。問題臨到他三次——“約翰的兒子西門,你愛我嗎?你愛我嗎?你愛我嗎?”通常盛水的器皿需要用自我反省來得到潔淨,然後主才可以好好使用它來裝活水給幹渴的人。一個真心實意的人察驗自己的,被他的主察驗和試驗,這並沒有什麼壞處。假冒為善的人卻是害怕試驗他的口頭稱信的真理,試煉的講道,試煉的默想,他是恐懼。但真誠的人要明確知道他是不是真的愛基督,所以他省察自己裏頭的,問自己,再問自己。

主要這反省是看我們的愛心,因為為教導基督的小羊做的最好的預備就是愛心——愛耶穌,愛孩子們。除非我們像亞倫一樣在我們的胸牌上披戴他們的名字,否則我們就不能作他們的祭司。

我們一定要去愛,否則我們就不能去祝福。當愛離開,教導就成為糟糕的工作,這就會像一位打鐵匠做工卻沒有火,或一位建房子的人做工卻沒有灰泥。一位不愛他的羊的牧人只是一個雇工,不是一位牧者,在危險的關頭他會逃跑,撇下羊群給狼。

哪裏沒有愛,哪裏就沒有生命,活生生的小羊是不能由死人來喂養的。我們傳講愛,教導愛;我們的話題是在基督耶穌裏神的愛。如果我們自己沒有愛,我們怎麼可以教導這個呢?

我們的目標是在我們教導的人心中創造出愛,在愛已經存在的地方加強這愛;但如果它不是在我們自己的心裏被點燃,我們怎麼能傳遞這火焰呢?兩手濕濕,沾滿世俗和漠不關心的人,他在孩子心裏所做的就像一桶水,而不是一團火,他怎麼可以挑旺這火呢?羊群裏的這些小羊活在基督的愛裏,他們豈不應當活在我們的愛裏嗎?他稱他們是他的小羊,他們確實是這樣;我們豈不應當為他的緣故愛他們嗎?

他們在愛中蒙揀選;他們在愛中被救贖;他們在愛中得呼召;他們在愛中得洗淨;他們被愛喂養,他們要被愛保守,直到他們進入天上山頭的青草地上。除非我們的心充滿了對這些蒙愛之人的愛的激情,否則我們就和神浩大的愛格格不入了。愛是對事奉最大的支持,無論事奉的是會眾還是主日學。去愛,然後去喂養。如果你有愛,喂養吧。如果你沒有愛,還是等候主使你蘇醒吧,不要把你這未得聖潔的手按手在這神聖的事奉上。

面對羊群中的弱者,羊群中新信的人,羊群中的小孩子,我們主要的任務就是喂養。每一篇布道,每一次上課都應該成為喂養的布道,喂養的講課。站起來敲擊著聖經呼籲:“相信,相信,相信!”如果沒有人知道要相信什麼,這就是沒有什麼用的。我看小提琴,手鼓是沒有用的,小羊和大羊是不能用銅管樂隊來喂飽的。一定要有教義,實在,純正的福音教義要作真正的喂養。如果你在桌子上擺上大塊的肉,就搖響開飯的鈴鐺吧;但如果食物不擺上來,鈴鐺是喂不了人的。如果你不在孩子們面前擺上拯救靈魂,滋潤靈魂的真理,那麼讓孩子們在早上,在下午聚集,這是浪費他們和你的勞動。喂養小羊;你不需要向他們吹號,或者把花環擱在他們的頸項上,你只需要喂養他們。

這喂養是謙卑,低下,毫不張揚的工作。你記得一位牧羊人的名字嗎?我知道一個兩個跟從這呼召的人的名字,但我從來沒有聽別人好像講論偉人一樣說起他們的;他們的名字不出現在報紙上,我們也沒有聽說過他們這個行業大吐苦水,宣稱要立法機關關心他們。

牧羊人通常是不出聲,不張揚的人。當你看牧羊人的時候,你看不出他和耕農或馬車夫有什麼不同,他整個冬天毫無抱怨地辛勤工作,早春的時候白天黑夜都沒有休息,因為小羊需要他。他年複一年這樣工作,但他從來不會被授予爵位,也不會被高升成為貴族,盡管他比那些只是吃吃喝喝就得高升的人幹的活可能要有用得多。許多忠心的小孩子的老師的情形也同樣如此;你幾乎沒有聽過他的名字,然而他正在做一件偉大的工作,將來的世代要稱他為有福。他的主知道他的一切,我們要在那日聽到他的名字;也許不必到那日就可以聽到。

喂養小羊還是一件細心的工作;因為你不能隨便用你喜歡的東西來喂,特別是基督的小羊。你會很快用壞的教導一半毒害年輕的信徒的,基督的小羊太容易吃那些有害的草了,我們要小心把他們往哪裏帶。如果人要小心自己聽到的話,我們該更何等小心我們教導的話呢。單獨喂養每一只小羊,按其所能領會的教導每個孩子真理,這是一件細心的工作,而且這是一件不斷的工作。

“喂養我的小羊。”這不是一陣子的功夫,而是全時間的工作。如果牧羊人只是一個星期喂小羊一次,他們是活不成的。我想他們會在星期天和下一個星期天之間死掉的;所以好的小孩子的老師有機會是在一個星期的每一天看顧他們的,當他們不用口裏的話教導他們的時候,他們在用禱告和聖潔的榜樣為他們的靈魂操心。對小羊的牧養是每一天,每一刻鍾的工作。

什麼時候牧羊人的工作會完呢?每天他勞動多少個小時呢?他會告訴你在產小羊的時候他的活是永遠幹不完的。在他可以的時候他間歇睡一睡,只有一眨眼的工夫,然後就要把自己喚起來幹活。那些喂養基督的小羊的人也是如此;他們不會休息,直到神拯救他們親愛的孩子,使他們成聖為止。

這還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至少,那些不辛勤工作的人交賬的時候可苦了。你會以為神的工人的生活會很輕松嗎?我要告訴你,那使之輕松的人在臨終時要發覺事情不輕松了。再也沒有什麼比蒙召看護靈魂更使一個人竭盡全力的了,所有教導人的人也是如此——他們不完全把自己投入就不能行出善行。

你一定要學習功課,你一定要給你的學生帶出一些新鮮的事物,你一定要教導,一定要在孩子頭腦裏留下印象。我不懷疑你常常為此受到極大的催促,驚奇你怎麼可以捱過去直到下一個主日。我知道如果你盡心盡力,你有時候會受到極大的壓力。你不敢沒有預備就匆匆來上課,把不耗費你一絲一毫的獻給主。如果食物要有智慧地擺在小羊面前,讓他們可以領受,你就必須付出艱苦的勞動。

要做成這一切,就必須要有一個特別美好的靈;真正的牧者的靈是許多寶貴恩典的彙總。他要火熱,充滿熱情,但不是脾氣暴躁;他溫和,但可以控制學生;他滿有愛心,但不縱容罪;他對小羊有權柄,但他不轄制人或凶惡;他喜樂,但不輕浮;自由,但不放縱;莊重,但不死氣沉沉。

那看管小羊的人自己要作一只小羊。感謝神,在他的寶座面前有一只羔羊看顧我們大家,更有果效,因為他在凡事上與我們相近。牧者的靈是一種珍稀無價的恩賜。一位成功的牧師或一位成功的教師是有特別的品格,使他與其他人有別的。

一只鳥孵蛋,或小鳥剛剛孵出來的時候,它是有作母親的精神,使它可以把全部的生命投入到喂養它的小寶寶,而其他的鳥兒正快樂地展翅高飛,但這只鳥兒白天黑夜整天坐著不動,或者它唯一的飛翔是為了給那些看起來永遠填不滿的張開的嘴提供食物。一種激情控制著這鳥兒;真正贏取靈魂的人的也有類似的,他會為贏得靈魂而甘願去死;他歎息,他懇求,他辛勤工作祝福那些他傾心的人。如果這些人可以得到拯救,他寧願為此把他天上一半的福分押上;是的,有時候在火熱的瞬間,像保羅一樣,他願意把他所有天上的福分押上,為要贏取靈魂;他寧願自己被咒詛也希望他們可以得救。這種值得稱頌的熱情許多人是不能領會的,因為他們自己從來沒有感受到這點;願聖靈在我們裏頭動工做成這點,使我們可以對著小羊行事為人像真正的牧者。這個就是“喂養我的小羊”的工作。

選自司布真《眾弟子啊,你們當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