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鹿原》停播之谜:重剪还是被央视选中?

(Family Talk : Entertainment )
白鹿原, 央视, 白鹿原禁播

  (JGospel 北京時間 2017年4月20日)近日,電視劇《白鹿原》開播一集便遭遇“腰斬”,引發多方猜測。有傳聞稱,該劇其實並未被“禁播”,而是由於央視一套將擇期與江蘇、安徽兩家衛視“三星聯播”,所以臨時讓《白鹿原》下檔。對此,該劇片方今日(4月19日)向騰訊娛樂直接否認了此傳聞,而江蘇、安徽兩家衛視平台則不予回應。

  改編自陳忠實同名小說,由張嘉譯、何冰、秦海璐等主演的電視劇《白鹿原》可謂命途多舛,先是經曆了長達十年的立項期,而後又多次更換制作班底,起始投資2.3億超出6、7000萬。直到4月16日,該劇才終於在安徽衛視和江蘇衛視首播,但令所有人都沒想到的是:這部戲才播出一集,就遭遇撤檔。

  4月17日晚,在電視機前等待《白鹿原》的觀眾發現,該劇並沒有如期播出第二集,安徽衛視和江蘇衛視分別以音樂真人秀《耳畔中國》和電影《港囧》填補空檔,而視頻播出平台樂視網則沒有更新也沒有下架,仍保留著已經播出的第一集和五段預告片。次日,電視劇《白鹿原》官微聯合安徽、江蘇衛視發表微博回應停播一事,但內容極其簡短,“為取得更好的播出效果,電視劇《白鹿原》將擇機播出,感謝大家關注。”

  《白鹿原》突然停播,一時間流言四起,坊間更是猜測紛紜:

  傳言1:廣電總局發令,要求該劇停播重剪?

  所謂的“政治因素”,是目前《白鹿原》遭停播傳聞中流傳最廣的版本,有消息稱,《白鹿原》小說中以田小娥為頭織成的性關系網不適合在電視台播出,因此被廣電總局的部門領導緊急叫停。

  但是,這種說法的漏洞也顯而易見,因為經曆了相當長的籌備期和審查期,電視劇《白鹿原》早已通過廣電部門的全劇審查並取得了播出許可,播出一集被臨時叫停的可能性很低。即使是十多年前同遭遇嚴格審查的曆史大戲《走向共和》,也只是邊播邊改,一個月之後才停播。

  相反,在今年1月13日召開的中國電視劇導演年會上,主管電視劇審查的廣電總局電視劇司司長毛羽曾對《白鹿原》做了高度評價,稱“今年又將有一部劉進導演的《白鹿原》會成為中國農民的心靈史。”

  至於部分業內人士提到的“《白鹿原》為重大曆史題材劇,或將遭遇總局最嚴審查”的說法,騰訊娛樂查閱資料後發現,這部劇的發行許可證機關為陝西省新聞出版廣電局(許可證:(陝)劇審字(2017)第002號),而並非國家新聞出版廣電總局“親自審查”。這說明《白鹿原》從劇作立項再到送審其題材並不敏感,並不屬於廣電總局親審的“重大敏感類”題材。在這樣的情況下,貿然讓廣電總局“背鍋”,確實缺乏依據。

  傳言2:央視一套也看中了《白鹿原》,將擇日三星聯播?

  除了廣電總局,中央電視台目前也晉升為二號“背鍋俠”。據揚子晚報消息,一位重磅知情人士向其透露了一個“可信度極高的原因”,“事情其實是央視也看中了該劇,希望能夠“三星同播”,由於近期調不開檔,只好臨時讓兩家衛視暫停播出,等待時機一起播出。”

  這也是目前關於《白鹿原》停播的最新“官媒版本”傳聞,此消息一出,便引導了一些輿論猜測:“之前《人民的名義》央視原本是要買下的,但要求壓縮劇集,不能超過45集。而如果劇集少,劇組投資就可能收不回來,央視只好忍痛割愛。湖南衛視最終高價買下版權。而戲播出後,各方面反映出乎意料地好,可謂是口碑爆棚。這讓央視背負了輿論壓力,這一次《白鹿原》剛播就收獲好評,該劇同時又貼上了弘揚民族文化,繼承文化傳統的標簽。在央視播出能起到更好的效果。而央視則可以借此劇找回在《人民的名義》上丟失的面子。”

  對此,騰訊娛樂隨即聯系到了該劇的兩家衛視播出平台求證此事,江蘇衛視方面對此表示“不清楚”,而安徽衛視則始終保持沉默。但不久後,該劇出品方卻向騰訊娛樂直接否認了此事。

  傳言3:同期競爭太激烈,播出平台片方聯手停播搞炒作?

  目前網絡流傳的第三種猜測,則與《白鹿原》的播出平台江蘇衛視、安徽衛視有關,許多微博大V甚至直言,這可能是他們聯手片方進行的一次“營銷策劃”:

  電視劇《白鹿原》首播當晚,兩家平台只取得了CSM52城0.654和0.523的收視率,相比同期獲得CSM52城4.202收視成績的《人民的名義》簡直一個天上一個地下。再加上熱劇《外科風雲》、《擇天記》接連上檔,競爭日益白熱化,為了止損,兩家衛視和片方不得不“出此下策”,主動退檔停播,並親手制造了這場別開生面的“炒作”。

  但關於這種說法,也有一些不可忽視的疑點:電視台進行電視劇排播是有周期的,四月中旬大劇雲集並不是秘密,調控為何不趁早?而且,這樣的“炒作”風險成本很高,不容易控制輿論導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