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專輯稱耶稣改变了整个人类历史

(Our News : Christian News)
中央電視, 耶穌改變人類歷史, 宗教開放,
央视專輯稱耶稣改变了整个人类历史
2011美國加洲立例禁止並判罰在家中開聖經研讀小組重大消息:中国基督教政策全面改善

最近,央视竟然播放了一部耶稣的专题片(CCTV9频道:“人类,我们的故事”),长达42分钟多,相当详细、正面、客观地评价了耶稣对于人类历史和文明的至高无上的美善影响。

你能想到吗?CCTV公开播出的耶稣专题片竟然承认在古往今来所有领袖当中,耶稣所具有的至高无上的影响。专题片的开篇就讲道:“有一个人的生死,将触动无数人的心灵,改变一个帝国的命运,同时还会影响整个人类历史的进程。”

全世界哪一个人的爱最大,是耶稣,因他为罪人而死,“我死你活”,从而改写了人类几千年“你死我活”的野蛮信条。全世界哪一个人影响最大,是耶稣,因信他的及他改变的人都是最多的。全世界哪一个人最良善,是耶稣,因他的一生,没有一句话和一件事是违背上帝的。

人人都有生,但没有一个人的生命能具有耶稣那样巨大的对人类文明的影响。人人都有死,但耶稣的死却具有独一无二的拯救和改变生命的能量。片中引用了美国学者的话说:“数千人死于这种酷刑,但我们只记住了一个人。我们只记住了他的死,就好象他的死是独一无二的。这是因为耶稣的死,改变了世界的每个地方、每个部分、每个角落。”

的确,耶稣不仅改变了当时全世界最强大的帝国——罗马,还带来了西方基督教文明,成为近现代西方文明的代名词以及迄今为止的人类文明的巅峰,影响了整个人类历史的进程。

专题片详细介绍了基督教的起源和演变历程:从罗马帝国边沿地区的一小群人,最后传播到整个罗马帝国,再成为普世宗教。专题片坦承基督教是人类第一大宗教,信仰耶稣是基督的人胜过任何其他信仰的人群,“如今全世界三分之一的人,都将他奉为神明。”

耶稣专题片特别讲述了耶稣受难,使徒保罗及早期基督徒受残酷迫害的经历,正面介绍了基督教“信、望、爱”的崇高教义,指出这样的思想提升和改造了我们的文明。事实上,正是耶稣的救赎和基督教的信仰,将人类文明从愚昧和野蛮带向了真正的文明和智慧。

片子还指出在当年的罗马帝国,政教不分,信罗马皇帝就不能信基督,信基督就不能信罗马皇帝,信的人被残酷逼迫,但基督徒们宁愿受死,也不放弃对基督的纯正信仰。其结果,基督教“越逼迫越兴旺”,最终反成了罗马帝国的精神支柱,并让已衰朽的希腊-罗马文明获得新生。

拿破仑在他临死前说过的一席话:“世间有两种武器:信仰和利剑。在短期内,利剑可能凌驾信仰之上,耀武扬威;从长远看,信仰必将打败利剑。我曾经统领百万雄师,现在却空无一人;我曾经横扫三大洲,如今却无立足之地。耶稣远胜于我,他没有一兵一卒,未占领过尺寸之地,他的国却建立在万人心中。”

是的,耶稣没有留下一张照片,但全世界最多的画为他而作;
没有留下一行文字,但全世界最多的书为他而写;
没有留下一处房产,但全世界的教堂都以他的名字命名;
没有一兵一卒,但无数人为他折服、向他屈膝,世上的王尊他为“万王之王”
……

耶稣今天还对人类历史有影响吗?2014年6月,全球第一智库——美国布鲁金斯研究所首度在华盛顿召开了“基督教与当今中国”的研讨会,我应邀出席并从经济史、制度史以及中国实践的角度作了发言。现借CCTV耶稣专题片推出之机,再作简要论述,供朋友们思考:

一、基督徒人数最多、分布最广,是全球第一大人群系统:如今全球共有22亿基督徒,接近世界总人口的1/3;基督徒改变了世界的每个地方、每个部分、每个角落。由于非西方和发展中国家的基督徒人数早已大大超过西方基督徒人数,因此称“西方的基督教”已不再合适。

二、基督教代表着人类文明与发达的最高水平:目前全球公认的发达国家共有18个,其中17个都是以基督文明为主导的国家(即美国、德国、法国、英国、意大利、加拿大、瑞典、丹麦、挪威、芬兰、比利时、卢森堡、瑞士、奥地利、荷兰、澳大利亚、新西兰)。

三、基督徒引领着人类科学与技术的进步:据中国国家宗教事务局《中国宗教》2003第2期的报道: “自1901至1996年,共评出诺贝尔奖各项得主639人(物理奖148人,化学奖123人,生理或医学奖159人,文学奖91人,和平奖81人,经济奖37人)。其中,信仰基督教的有596人,占93.2%;犹太教8人;佛教8人;伊斯兰教的4人;印度教的2人;不信仰宗教或宗教信仰淡漠者共21人。”

四、基督教带来的改变不仅包括精神文明、制度文明和物质文明,也包括让我们不知不觉受益其中并习以为常的生活方式和习惯:例如,世界现行的公元纪年,就是以耶稣诞生之年作为纪年的开始(即公元元年);圣诞节,为的是纪念和庆祝耶稣诞生;世界各地统一的公休日星期日,也是为纪念耶稣死里复活而专门设立的日子……

这一切当然都要归功于2000年前的一个人——耶稣所带来的力量!

《圣经》上早就记着:“以耶和华为神的,那国是有福的。他所拣选为自己产业的,那民是有福的(【诗篇】33篇12节)。” 由此可见信仰上帝对于个人、民族和国家的祝福。但耶稣讲得很清楚,不借着他,没有人能到上帝那里去;天上地下,没有赐下别的名,除他以外,别无拯救。

基督信仰对于处在文明转型关键期的当今中国,具有重要的价值和意义。

2010年,在“一代人见证”中形成的《旧金山共识》中曾谈到:“中国大陆正处于前所未有的变革中,经济、社会、政治与文化面临着全面转型。在这场变革取得重大成就的同时,也面临着更巨大的挑战。由于缺乏神圣的信仰资源可供国人汲取,导致道德沦丧、诚信匮乏、社会脱序。人们试图在世间各种文化、哲学、宗教中寻找心灵的支点,结果仍是没有出路。”

拿破仑说得好:“基督存在的本质是奥秘的,我并不明白。但我明白一件事,他能满足人心。拒绝他,世界就成了一个费解的谜;相信他,人类的历史就可以找到圆满的答案。”

耶稣自已早已向世界告白:我是道路、真理和生命。这话是可信的,基督信仰诚然是包括经济转型和法治转型等在内的中国文明转型和升华的唯一光明道路。

中国近现代,有一大批卓越的基督徒涌现,政治家如孙中山,教育家如张伯岑,梅贻奇,作家如老舍、巴金、林语堂、冰心等,他们祝福了当时的中国文明进步与转型的进程。

今天,在中国走向更加自由、文明的公民社会进程中,基督徒群体也正发挥越来越大的推动作用,特别是在中国当前最为需要的仁爱、信实、公义、和平、饶恕等方面,活出了有目共睹的生命见证。

如同相对论虽然先发现于西方科学家,但并不只是西方的真理一样,上帝也不只是犹太人的上帝、西方人的上帝,同样也是中国人的上帝,基督当然也是中国人的基督。基督教的普世性决定了基督教文化的普世性,但中国文化的特色尤其是历史所积淀的优秀文化传统同样不容轻易否定。因为历史原因,西方文化比中国文化更早、更多、更深地受到基督教影响,但中华文明其实与犹太文明、基督文明一样,其源头是上帝信仰,其线索也是上帝信仰,其本质同是天道文明(中国人几千年信仰的历史主流是至高上帝即“天”以及从至高上帝生出的“天道”)。随着基督教在中国的发展,或产生“有中国特色的”基督教文化或者东方的基督教文明,既使基督教文化得以发展、丰富,也令中国文化得以更新、光大。

历史上,儒道融合于汉,进而支撑了中国的第一次大国崛起;

儒道佛融合于唐,进而支撑了中国的第二次大国崛起。

传统中华文化与基督信仰若能和谐、和平地融合于今,生成海纳百川、有容乃大的“新中华文化”,必助推中国从财富崛起进一步上升到文明崛起,从而真正实现“为万世开太平”的仁者理想。

一句话,既然央视都已经承认“耶稣改变了整个人类历史”,這連西方, 美國的政府傳媒也不能講. 

JGospel 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