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林嘉文事件看學生跳樓

(Our News : Christian News)
基督徒, 林嘉文,

18歲史學奇才林嘉文於2016年2月23日晚在家跳樓自盡。消息傳來,除了震驚和惋惜,更是發人深省……

近年來幾乎每年都有至少上百名大、中學生跳樓自殺,甚至自殺的年齡日趨低齡化。傷心之餘,我們是否應該想一想,到底是什么原因,促使這些年輕的學子放棄寶貴的生命?

詭詐虛謊的學術

《大學》曰∶“大學之道,在明明德,在新民,在止於至善。”《說文解字》言∶“術,邑中道也。”《廣雅》曰∶“術,道也。”學術即為學道。柏拉圖創立雅典學院,重要宗旨是尋求智慧。中世紀的修道院,是大學的原型,宗旨也很明確,就是求“道”,也就是攻克己身,親近上帝。

從本意上講,學校是學術的淨地,是人專心尋求大道和意義的地方,是“詩意的棲居”,是“生活在別處”。然而,“應然”和“實然”之間,存在著很大的張力。現實中,我們看到有些從事“學術”的人不學無術∶竄梭於商海之爾虞我詐;迷醉於燈紅酒綠之娛;自得於抄襲偷竊、造假欺哄之潮流;放蕩於肉體糜爛之罪獄;溜需拍馬、阿諛奉承於泱泱官場;自誇虛浮、炫耀於三尺講台┅┅

現在的學術界有幾大“可悲”∶

第一悲期刊變成“資源”

學術期刊和雜志,本來是知識份子展示意見和學術創作的重要平台,而今卻成了利益交換的工具。

第二悲學術變成了“抄術”

“天下文章一大抄,看你會抄不會抄”,上至博導,下至普通學生,做論文的時候,有多少人認認真真地做學問?教授等為了評職稱,千方百計地湊字數,發文章,一文多發、一個內容出幾本書,屢見不鮮。

第三悲科研變成了“騙錢”

從學校到國家附屬研究機構,許多“科研”僅僅為了“吃飯”而存在,不注重品質,不注重成果,只是盡其所能地騙取國家的錢財。

第四悲學生變成“謊生”

學生一方面想持守良知,一方面卻不得不隨從虛謊,以便在學校、在社會上生存。

奴顏婢膝的精英

孔子言∶“道不行,乘桴浮於海”,“不義而富且貴,於我如浮雲”。中國儒家知識份子具有很強的“人文關懷”,這種精英關懷,對於傳統社會秩序的維持和民族的延續,有至關重要的作用。“民胞物與之量”,“為天地立心,為生民立命,為往聖繼絕學,為萬世開太平”的使命意識,開出了中華文明┅┅

根據莫斯卡、帕累托的觀點,精英是金字塔的頂層,“精英”這一稱呼本身攜帶有天然的責任。沒有責任感的精英,從某種程度上說不是精英。

而現今的精英,以知識精英為例,存在以下4種可歎之狀∶

第一歎攀龍附鳳交權貴

知識份子是國家的良心,之所以尊貴,乃在於有獨立思考的靈魂。當知識不對真理負責,反倒向權貴摧眉折腰的時候,知識就貶值為惡者手中的工具。目前即有許多知識精英,包括大學教授、研究機構人員、各類學者,並不守素安常,而是到處結交政治人物,希望得到些許好處,恍恍惚如喪家之犬,全無知識份子之操守,讓人扼腕。

第二歎削尖腦袋只求財

知識份子也是人,需要生存,但是知識份子之所以為知識份子,乃是因其追求知識和智慧。當其削尖腦袋只為銅臭的時候,他就已經墮落了,不能再稱為知識份子。從社會分工的角度來講,應該稱其為商人。

第三歎心只有官本位

目前,許多學生希望畢業之後考公務員,不僅因為這個飯碗穩定,更重要的是,傳統的“官本位”思想,使得許多學生的眼睛僅僅盯著 “官位”,把這當作唯一的目的。可想而知,一旦出現失敗,將會是什麽樣的境況。

第四歎師道不存國危矣

當教育變成了交易,當教學變成了利益,當傳道授業成為應付,當教師只為稻糧謀的時候,這個國家就危險了。韓愈嘗言“師者,所以傳道、授業、解惑也”,道之不傳,業之不授,惑之不解,有何面目稱為師?學生跳樓,與其說死的是學生,不如說死的是傳統的師道。

缺少貴族的國家

中國沒有傳統意義上的貴族久已。建國後的歷次反右傾、反左,特別是文革,洗劫了這個民族最後的一絲貴族精神。

在這個沒有制約的國度裏,權力的掌握者和普通的公民,一樣帶有天生的不完整性(或者說罪性),難免會利用公權換取私利。公民對分配不公出現不滿,導致了80年代末那件具有歷史意義的事件。

這件事情在“新中國”的歷史上,具有劃時代的意義,因為在權力腐敗的基礎上,分化出一批“黑領”——權可熏天,飛揚跋扈,富可敵國,紙醉金迷┅┅由於富貴的來源不正當,財富的分配不是源於正義,這些人貌似“貴族”,其實在精神上是侏儒。他們惶惶不安,怕自己的財富哪一天被人奪去;他們看起來富貴,其實心中貧乏,所謂金玉其表,敗絮其中。他們占據貴族的職分,卻在精神上名不符實。

真正的貴族不在乎有多少錢財,也不在乎有多少權力,而是社會道德的持守者,是真理的尋求者,是美善的堅持者。真正的貴族是一種內在的氣質,不與世俗同流合汙,不媚上,不鄙下。在目前的中國,具有這樣的貴族氣質的人,少之又少。

聖經《詩篇》12∶8:“下流人在世人中升高,就有惡人到處遊行。”人類如果拋卻了超越性的上帝,還能有多少道德?想以人的各種主義、制度代替上帝,結果必然雞鳴狗盜,地痞流氓之徒得勢。

由於我們的同胞選擇了建立人間天堂,而不是追求真正的救贖和天堂;由於近代以降,我們對救國的追尋沒有脫離器物、制度等形而下的層面,沒有追求基督信仰,結果就是目前的狀況。同胞們不要抱怨什麽,這都是自己的選擇。

理想志向的幻滅

嵇康在《家誡》中言,“人無志,非人也”。然而經歷過幾十年的折騰,中國民眾的心都被掏空了。現在的國民,有志向尋求意義的少,無志向只為活著而活著的人多。

2003年,筆者在北京的一些高校做過問卷調查,70%以上的男生的志向是“車、房、好老婆”。當物質成為唯一的追求的時候,當有限被當做無限的時候,當短暫被當做永恒的時候,秩序就亂了,人心也就亂了。

如果人看不到永恒,死了比活著更容易一些。當生活沒有意義,生命怎能承受如此之重?如果人死如燈滅,一切都沒有了——沒有靈魂,沒有天堂,沒有地獄,人可不是只能追求這個世界,追求權力、金錢、肉欲的滿足嗎?因為,除此之外,人還能做什麽?

沒有理想,也沒有志向,所以現在許多學生並沒有做應該做的正事。蹺課、混學分、作弊、看黃碟、同性戀、一夜情、未婚同居、傍大款、打遊戲、抽煙、喝酒┅┅

西方後現代的垃圾文化,我們的大學生毫無保留地吸收。濫交、性解放,被冠以“自由”的名號。他們忘記了,在道德上,自由不是想做什麽就做什麽,自由是不想做什麽我就不做什麽。

缺少信仰的國民

許多人處於什麽都不信的狀態∶國家不可信,親人不可信,朋友不可信┅┅沒有什麽可信的,只有“錢”可信!然而,正如耶穌所說∶“駱駝穿過針的眼,比財主進上帝的國還容易呢!”(《馬太福音》19∶24)人若把錢當做自己生命的唯一,就很危險了。

由於社會資源被權力磁場圈私有化了,整個國家處於極大的不公平狀態。當知識和能力不再重要,是否有錢、有關系、有後門,成為獲取職位的關鍵,就更促使了學生的貶值。

貧富之間的裂痕越來越巨大,社會矛盾越來越激化,導致社會越來越不穩定。沒有內在信仰的人,在這樣的背景之下,心中必然會產生較強的不合作和不滿的情緒。又由於沒有正常的表達言論、結社、集會的自由,青年學子的這種不滿無法發 出來,直接導致了心態的扭曲。

信仰可以促使學生思考生命的意義,尋求真理,在自己的生命和永恒的生命建立聯系的同時,找到自己在歷史和社會中的位置。更重要的是,靈魂找到一個可以安息的港灣。如此,學生才能過正直、有盼望和愛的生活。所以,要允許青年去追求真正的信仰,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了,這是最有效的品德教育課。

少年人不堪重負

負重是人生的必然。聖經講到∶“人在幼年負軛,這原是好的。他當獨坐無言,因為這是耶和華加在他身上的。”(《耶利米哀歌》3∶27-28)。孟子言∶“故天將降大任於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勞其筋骨,餓其體膚,空乏其身,行拂亂其所為,所以動心忍性,曾益其所不能。”

年輕的時候吃些苦頭,有點壓力是正常的。家家有本難念的經,人人都有苦悶事。世界上的人皆俯在虛空之下,不是自己願意,乃是罪使其然。

現在的學生,的確有很大的壓力。特別是來自農村或者是城市貧民階層的孩子,本身就被寄托了很多期待。許多學生剛上大學的時候,懷有美好的夢想。上了大學才知道,不是自己想像的那樣。教材陳舊,人心叵測,富家子弟炫耀財富、鄙視窮人,心裏難免生出不平。再加上畢業後找工作非常困難,到處是“大學生賣豬肉”這樣的無聊新聞,知識被無知者貶低、嘲弄┅┅學生的心涼了,對自己的信心也沒有了,於是就從高樓上跳下來了。

溫室中柔弱花朵

現今一代學生在和平時期成長,沒有經歷過太多艱難,也沒有吃過太多苦,因此也就吃不得苦。

但人一生卻有很多的苦∶上學有上學之苦,工作有工作之苦,婚姻有婚姻之苦,養兒有養兒之苦。不過,任何的苦都是一個相對概念,苦與樂總是分不開的。聖經上說∶“你們所遇見的試探,無非是人所能受的。上帝是信實的,必不叫你們受試探過於所能受的。在受試探的時候,總要給你們開一條出路,叫你們能忍受得住。” (《哥林多前書》10∶13)中國人也常講“天無絕人之路”。面對苦楚,應該嘗試去忍受——對於基督徒來講,十字架的恩典可以勝過一切的苦楚。對於未信的人,可以嘗試了解基督的愛。除了基督,在這個世界上沒有任何人、任何事、任何物,能夠給人真正的愛、喜樂和盼望。

結語

筆下沉重,心更沉痛。

大學生跳樓等自殺現象,是這個國家、社會的縮影,是信仰迷失的必然結局,是精神淪落的中國大地上的“淺影”。筆者在揭露這樣的黑暗的時候,並沒有覺得自己是個“好東西”,而是深深地知道,自己也是罪人。

之所以說出來,不是為了論斷他人,也不是為了掀起仇恨,乃是為了讓人對人性、對世界絕望。因為,沒有對人性和對世界的絕望,就不會生出對基督真實的盼望

作者:郭易君弟兄

選自《海外校園》116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