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斯帖與王昭君

(Spiritual Living : Devotion)
每日靈修, 靈修生活, 聖經,

作者:董元靜

東方古國四大美人之一:漢代的王昭君以其天生麗質、高潔品格、超凡氣度而享譽華夏。無獨有偶,西亞古老文明之波斯帝國的亞哈隨魯王的王後:一位猶太民族的絕色美女以斯帖,她的名字和傳奇經歷也載入了史書和基督教的聖經,被世代傳頌。將這兩位東西方古代美人作一比較,或許可以給我們帶來全新的審美視野。

公元前550年,以色列國的耶路撒冷已經淪陷,猶太人被擄到巴比倫,公元前539年,波斯帝國擊敗巴比倫,開始統治從印度直到古實的一百二十七省全境。亞哈隨魯王在位第三年,派官在各省招聚美貌的處女。容貌俊美、父母雙亡的猶太少女以斯帖也被送入王宮。她遵養父末底改所囑,沒有將宗族籍貫告訴他人。

眾女子照例先潔淨身體十二個月:六個月用沒藥油,六個月用香料和潔身之物。滿了日期,才挨次進去見王。以斯帖也按次序被引入宮見王,王一見大喜,頓覺群芳失色,眾星無光。聖經中描寫:“王愛以斯帖過於愛眾女,她在王眼前蒙寵愛比眾處女更甚。王就把王後的冠冕戴在她頭上,立她為王後。”(參斯2:17)

為什麼她會如此順利?僅僅是由於美貌嗎?可我們知道,亞哈隨魯王先前的王後瓦實提也是容貌甚美的佳人,卻因違命而被廢。作為猶太女子的以斯帖自小研習猶太教的經典,虔誠信仰耶和華上帝,每日禱告讀經,敬畏神。聖經中寫,以斯帖雖受宮中總管的喜悅,卻只收本分之物,“別無所求”,“凡看見以斯帖的都喜悅她”。如果容貌姣好可以博得第一眼的好感,那麼一年多後大家還能愛她,就只能是因為她天性的善良純潔和真摯了,敬虔的信仰令她具有一種由內而外的聖潔和超凡脫俗的美,穀中的百合花就這樣脫穎而出,戴上了高貴的王冠。

再看王昭君。她姓王名嬙(qiáng),字昭君,於公元前52年出生於南郡秭(zǐ) 歸縣寶坪村,今湖北地界。漢元帝建昭元年,下詔征集天下美女補充後宮,王昭君年當二八,仿佛幽蘭獨立,納選入宮。然而,王昭君入宮之後,並未見到元帝。

《後漢書•南匈奴列傳》記載:“昭君入宮數歲,不得見禦,積悲怨……”這又是為何呢?其中緣由,葛洪《西京雜記》有所敘述。王昭君入宮之後,按照慣例須由畫工畫了容貌,呈上禦覽,以備隨時寵幸。而當時主畫的毛延壽生性貪鄙,屢次向宮女索賄,宮女為得召見,大多傾囊相贈。因此,筆底添出豐韻,易醜為美,易美為醜。王昭君家境一般,更自恃美冠群芳,生性奇傲不肯遷就,不肯賄賂畫師。因此,畫像平平無奇,“入宮數歲,不得見禦”。

然而, “自古窮通皆有定”,命運總在無聲無息之中發生著變化。做了王後的以斯帖與失意的王昭君都想不到,生命中嚴峻的考驗和機遇又突然出現!

以斯帖的養父末底改因不肯跪拜王宮的權貴哈曼,以致哈曼竟然起了歹意,要設毒計滅絕通國所有的猶太人,滅絕末底改的全族。他在亞哈隨魯王面前進讒言詆毀猶太人,捐重資求得了王的旨意,擇定日期殺戮滅絕波斯帝國全境的猶太人!諭旨所到之處,“猶大人大大悲哀,禁食哭泣哀號,穿麻衣躺在灰中的甚多”。

絕望之時,末底改托人告知王後以斯帖,“並囑咐她進去見王,為本族的人在王面前懇切祈求”。以斯帖回複道:“王的一切臣仆和各省的人民,都知道有一個定例:若不蒙召,擅入內院見王的,無論男女必被治死;除非王向他伸出金杖,不得存活。現在我沒有蒙召進去見王已經三十日了。”

這是以斯帖面臨的生死抉擇,違例進去見王風險很大,不僅王後之位可能不保,甚至死罪也難逃。她之前的王後瓦實提就是前車之鑒。怎麼辦?以斯帖感到命懸一線,踟躕(chí chú,心中猶疑,要走不走的樣子)難行。

這時末底改的一番話警醒了她:“你莫想在王宮裏強過一切猶大人,得免這禍。此時你若閉口不言,猶太人必從別處得解脫,蒙拯救,你和你父家必至滅亡。焉知你得了王後的位分,不是為現今的機會嗎?”

驚雷炸響,一道閃電淩空劃開了愁悶的雲層,瞬間,以斯帖望見了雲上的慈容!天父啊,掌管萬有的神,這是你的安排和旨意嗎?那麼,求你親自與我同在!望天呼求之後她不再遲疑,回報末底改說:“你當去召聚書珊城所有的猶大人,為我禁食三晝三夜,不吃不喝;我和我的宮女也要這樣禁食。然後我違例進去見王,我若死就死吧!”

“我若死就死吧!”這種感天動地的精神也會感動君王嗎?是的。三天後,“以斯帖穿上朝服,對殿站立”。也許是她那種為民族赴死的勇氣,也許是她那種舍己坦然淡定的氣度,奇跡出現了,“王見王後以斯帖站在院內,就施恩予她,向她伸出手中的金杖;以斯帖便向前摸杖頭。王對她說:‘王後以斯帖啊,你要什麼?你求什麼?就是國的一半也必賜給你。’”死神緩緩退去。雖然離問題的解決還遠,但反擊奸臣哈曼的第一個回合成功了!

王昭君呢?漢元帝在位期間,南北交兵,邊界不得安靜。公元前34年,北方匈奴呼韓邪單於(chanyu)被他哥哥郅(zhi)支單於(chanyu)打敗,南遷至長城外的光祿塞下。公元前33年,匈奴首領呼韓邪單於(chanyu)主動來漢朝,對漢稱臣,並向漢元帝請求和親,以結永久之好。元帝同意了,決定挑選一個宮女當公主嫁給呼韓邪單於(chanyu)。當呼韓邪單於(chanyu)挑選闕氏(閼氏yanzhi為匈奴語,王後之意),內外震動時,其他宮女們顧慮踟躕(chí chú,心中猶疑,要走不走的樣子),不能決斷。王昭君則深明大義,挺身而出,慷慨應詔,願意出塞和親,令管事的大臣喜出望外。

與以斯帖一樣,昭君不是沒有疑慮。異域的胡邦,人多暴猛,士多驕奢,以氈裘為衣,以羯膻(羊臊氣 。羯jié 公羊,特指騸過的:羯羊。 膻 shān 像羊肉的氣味:膻氣。)為味,大漠荒沙,胡風浩浩,胡笳(jiā:中國古代北方民族的一種樂器,類似笛子)淒蒼,孤煙嫋嫋(niǎo:柔弱,繚繞),隴水嗚咽(wūyān:形容低沉淒切的聲音),以自己的玉容嬌弱,怎抵塞外的冰刀霜劍?“翩翩之燕,遠集西羌(qiāng),高山峨峨,河水泱泱。父兮母兮,進阻且長,嗚呼哀哉!憂心惻傷。”她寫的這些詩句正表達了自己的心曲。但昭君非尋常之女,其志向必然與雁齊飛!

元帝見報吩咐大臣選擇吉日,讓呼韓邪和昭君在長安成了親。隨後,王昭君在車氈(zhān)細馬的簇擁下,肩負著漢匈和親之重任,別長安、出潼關、渡黃河、過雁門,於第二年初夏到達漠北。她在坐騎之上,撥動琵琶琴弦,奏起悲壯的離別之曲,聲聲催人淚下。傳說中,南飛的大雁聽到這悅耳的琴聲,看到坐在馬車上的這個美麗驚豔的女子,忘記了擺動翅膀,紛紛跌落地下。從此,昭君就得來“落雁”的代稱。後來人們多用“沉魚落雁”來作為美女的代稱,其中的落雁出典就在於此。

以斯帖為民族不懼赴湯蹈火,王昭君毅然出塞,順應歷史潮流,從而也爭得了寶貴的自由。不僅如此,她們兩人還有同樣的智慧,在接下來的人生境遇中均有不俗表現。

以斯帖知道亞哈隨魯王重用惡人哈曼,當王問她求什麼時,她兩次用緩兵之計要王邀哈曼赴她所預備的筵席,等待聖靈動工,等到王想起她的養父末底改曾救王有功的有利時機。於是,以斯帖在席間回答王說:“我若在王眼前蒙恩,王若以為美,我所願的,是願王將我的性命賜給我;我所求的,是求王將我的本族賜給我。因我和我的本族被賣了,要剪除殺戮滅絕我們。”以斯帖特別機智地站在王的利益方面提醒王說:“我們若被賣為奴為婢,我也閉口不言,但王的損失,敵人萬不能補足。”當王問及敵人是誰,她便決絕地回答:“仇人敵人就是這惡人哈曼。”王果然大怒,原本就看不慣哈曼的太監也進言揭露哈曼。結果,哈曼被處死,掛在他為末底改所預備的木架上。以斯帖又俯伏在王腳前,流淚哀告,求他另下諭旨,廢除先前哈曼所傳的那旨意。王終於向以斯帖伸出金杖。猶大人的反擊大獲全勝。

王昭君出塞後,呼韓邪單於(Chán yú)封她為“寧胡閼氏(yānzhī)”。昭君在匈奴期間,慢慢地習慣了匈奴的生活,和匈奴人相處得很好。她一面勸單於(Chán yú)不要打仗,一面把中原的文化傳給匈奴。她利用漢王朝逐漸強盛的影響力,參預政事,對於漢匈溝通與和睦起了調和作用。她多次勸說單於(Chán yú)修明法度,多行善政,舉賢授能,獎勵功臣,以得民心,取漢室之優,補匈奴之短。同時,在春日之際,管理草原,植樹栽花,育桑種麻,繁殖六畜,並向匈奴女子傳授挑花繡朵的技巧,講解紡紗織布的工藝。從此,漢匈兩族團結和睦,國泰民安六十年,“邊城晏閉,牛馬布野,三世無犬吠之警,黎庶忘幹戈之役”,邊關大漠展現出欣欣向榮的和平景象。她讓一個太平盛世,在那黃塵滾滾、青草連天的土地上鋪展開來。昭君去世後,她的兒女們又繼續為和平做著努力。

什麼是真美的極致?讀者自有判斷了吧!一如百合,一如秋月,即使在被擄的苦境裏也能盛開,即使在邊關大漠上也能輝映。這豈是玉環飛燕們所能企及?古今中外概莫能外!

來源:《天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