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煤改氣加劇霧霾”“石油焦是禍首”等謠言,你中招了嗎?

(World View : China )
煤改氣, 霧霾, 石油焦, 謠言,

去年12月底開始的一輪空氣重汙染持續時間長、影響范圍廣、汙染濃度程度高、能見度低,影響十餘省市。與霧霾同時彌漫開的,還有各種謠言,你中招了嗎?

【謠言一】“煤改氣”加劇北京空氣汙染

相關文章稱,天然氣鍋爐排煙是造成北京地區“豐富水汽”的主要原因,是加劇灰霾空氣的“幫凶”,稱北京發展天然氣是雙刃劍,既有清潔能源的一面,又有排放水汽的負面影響和氮氧化物的汙染。

【真相】

無論是燃煤、燃氣還是燃油,都會排放氮氧化物。如果采用了低氮燃燒技術,氮氧化物的排放量就會降低。

北京市環保監測中心主任張大偉說,天然氣是目前能利用的化石能源中最清潔的,除高溫燃燒把空氣中的“氮氣”氧化出“氮氧化物”外,剩下的排放物是二氧化碳和水。目前,北京市在進行燃氣鍋爐“低氮燃燒改造”,通過控制燃燒器溫度,使氧化的氮盡量減少。

中科院大氣物理所研究員王自發表示,按照我國當前每年燃燒天然氣產生的氣態水在3億噸左右,平攤在全國人口集中的東部地區(估算面積約360萬平方公裏),液態水的厚度連0.1毫米/年都不到,僅占大氣中可降水量的幾十萬分之一,影響微乎其微。所以說,“煤改氣”不會顯著增加北京市大氣中的濕度,不是北京地區“豐富水汽”主要來源。

【謠言二】“石油焦”是大氣汙染的罪魁禍首

有文章稱,我國每年進口1000多萬噸石油焦,這些“進口垃圾”造成了嚴重的空氣汙染。

【真相】

所謂“石油焦”,是石化行業利用焦化技術,對減壓渣油、二次加工尾油等重質油,進行高溫深度加工後留下的固體殘渣,含碳量在80%以上,熱值是煤炭的1.5倍,含硫、氮和重金屬等元素。

行業內按照含硫量是否高於3%,來區分“高硫石油焦”與“低硫石油焦”。中國環境科學院研究員柴發合說,“高硫石油焦”主要應用於電力、玻璃、水泥、工業矽、碳化矽等行業,作為燃料使用。我國新近頒布施行的《大氣汙染防治法》要求制定石油焦質量標准,明確銷售、進口、使用不符合質量標准石油焦的罰則,並明確要求限制“高硫石油焦”的進口。

資料顯示,2016年前11個月進口高硫石油焦201萬噸,較2015年同期減少51%。

柴發合說,石油焦對空氣汙染的貢獻程度,取決於其硫含量和生產裝置的脫硫設備。即便有些電力、玻璃、水泥企業用石油焦作為燃料,企業也必須進行脫硫、脫硝、除塵、重金屬治理,不論用什么做燃料,達標排放的標准是一致的。

據了解,煤炭在全國能源消耗結構中遠超過60%,我國年消耗煤炭幾十億噸,盡管煤炭含硫量遠低於石油焦,但石油焦使用量比起煤炭少很多。霧霾的原料,煤炭仍是首要貢獻。“從目前統計的200多萬噸進口高硫石油焦來看,二氧化硫排放量應不足10萬噸,約占全國排放總量的0.5%。不像網絡所言,排放30萬至50萬噸硫磺和重金屬顆粒。”柴發合表示。

此外,國家能源局網站顯示,2016年12月,為推進大氣汙染防治,嚴格限制石油焦等高汙染燃料的汙染物排放,國家能源局和環保部聯合發布了《關於嚴格限制燃石油焦發電項目規劃建設的通知》。通知要求,京津冀魯、長三角、珠三角等大氣汙染防治重點區域和重點城市,禁止審批建設自備燃石油焦火電(含熱電)項目。

【謠言三】汽車尾氣比空氣幹淨10倍

“汽車尾氣比空氣幹淨10倍,機動車對霧霾的貢獻並沒有那么大。”一段來自某汽車網站的視頻中,在空氣重汙染天,把空氣質量檢測儀伸到了一輛小汽車的尾氣排放管口,PM2.5讀數從接近500降到了48。繼而得出結論,霧霾比汽車尾氣髒10倍。

【真相】

北京市環保局宣傳中心主任淩越說,PM2.5是顆粒物,汽車尾氣對PM2.5的大部分貢獻是間接產生的,尾氣中含有氮氧化物、揮發性有機物(VOCs)等物質,這些都是氣體,不會反映在測量PM2.5的空氣質量測試儀中。但是這些氣體既是產生PM2.5的“原材料”,同時也是“催化劑”。機動車排放的汙染物對北京本地PM2.5的貢獻是31.1%,在非采暖季要占到40%。其二次轉化生成的有機物、硝酸鹽、硫酸鹽和銨鹽,累計占PM2.5的70%。

【謠言四】風電站“偷”走了大風

為何北京12月中旬以來的風那么少?有文章指出,內蒙古建設了大量風電站“偷”走了北京大風,三北防護林使北方風力衰減,導致霧霾無法被吹散。

【真相】

風碰到障礙物繞流是可以恢複的,局部風力發電或局部防護林不會對距離較遠的下遊風力造成影響,霧、霾形成的根本原因還是因為地面汙染物碰上大氣靜穩條件。目前沒有任何的科學研究顯示風電場或防護林與霧霾的形成有因果關系。

北京市氣象台台長、京津冀環境氣象中心主任喬林稱,“緯向環流”“靜穩”“高濕”等不利氣象外因“紮堆”,助推12月中旬以來,北京及周邊地區的大霧、灰霾持續。

“一是,我國中高緯地區受‘緯向環流’影響,不利於極地冷空氣南下影響華北地區。二是,近期北京地區處於‘高壓後部’,大氣維持靜穩,不利於霧和霾的清除擴散。三是,12月中旬以來,空氣濕度大,曾多次出現‘霧凇’,有利於顆粒物的吸濕增長。”喬林說。

此外,北京三面環山,西面、北面的弱冷空氣不易進入平原地區,而來自北京南面的外來汙染物卻能長驅直入。

新華社“中國網事”記者倪元錦 王迪邇

來源:新華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