厲害了!原來霧霾還可以這樣玩……

(World View : China )
霧霾, 中國新聞網
官方密集回應近期重汙染天氣熱點:釋疑成因 強化治理“煤改氣加劇霧霾”“石油焦是禍首”等謠言,你中招了嗎?

預警“北京市發布空氣重汙染紅色預警:12月16日20時至21日國Ⅰ國Ⅱ排放標准機動車禁止上路行駛,國Ⅲ及以上機動車單雙號行駛;事業單位可根據情況錯峰上下班、調休或遠程辦公,中小學幼兒園采取彈性教學或停課等防護措施。請廣大市民做好健康防護!”

這是北京市今年入冬以來發布的第—次空氣重汙染紅色預警,之前已經發布過兩次橙色預警,分別在11月16日、12月1日。

整座城市籠罩在灰色的空氣之中,可見度非常低。一切都在混沌之中,來往的人們似乎也在這濃霧裏迷失了。

古雅精致的古建築消失了,只留下模糊的影子。人們帶著厚重的口罩在城市裏穿行,到處彌漫著壓抑沉悶的氣氛。

不止是北京,全國各地都飽受霧霾的侵擾,河北、山西、四川……人們生活在這樣的環境裏,安全感極度缺失。

我們,

正共同經歷這場浩劫,

而除了待在家裏躲霾,

我們還能做些什麼呢?

我們能夠做的其實還有很多!

持續不斷的霧霾天,

讓藝術家蠢蠢欲動。

他們,

勇敢地向霧霾宣戰,

以自己的方式與霧霾抗爭!

“心由霧生的油畫”

生存在一個能見度低、對比度低、飽和度底,沒有層次感的“霧霾灰”的世界裏,我們的心境也因此而蒙上陰影。

▲ 朱毅勇《心境No.29》

中國當代藝術家朱毅勇因鼻竇炎引起的頭痛徹夜難眠,為了緩解症狀,他不得不每天往返三十多公裏去做足部穴位刮療,經過長達三年多時間的治療,病症有所減輕,但還是隨著環境的變換時好時壞。

▲ 朱毅勇《心境No.45》

因為有了這段經曆,在這個霧霾肆虐的艱難時代,朱毅勇由生活和身體實際出發,他的創作也從原來透過肖像表達人文訴求轉到對自然環境的關注。

▲ 朱毅勇《心境No.30》

為了展示這個灰蒙蒙的時代裏他的切身心境,朱毅勇經過不斷的探索和反複琢磨,摒棄了早期“先勾線、後上色”的鄉村畫作畫法,改為今天的“先上色、後勾線”的“灰塵感”畫法,來進行創作。

▲ 朱毅勇《心境No.35》

灰色的毒氣掩蓋了世界原有的色彩,所以朱毅勇的“心境”也是沒有任何的色彩,極為真實的描繪出中國現代城市中受到嚴重汙染的黯然景象。

“記錄天空的顏色”

在今年英國 RCA 皇家藝術學院的畢業設計展上,就讀於信息體驗設計專業的畢業生霍奕瑾帶來畢業作品“天青”(Sky-Blue)。

▲ “天青”(sky-blue)系列

一面高3.8米的龕架,56個格子裏分別放著一件瓷瓶,後面標注著日期、天氣和 PM2.5 數據。觀者可以清楚地看到數據和釉色的關系,然後聯想與之對應的北京當日的天空。

▲ “天青”(sky-blue)

霍奕瑾曾在位於北京的中央美術學院念本科。霧霾的顏色讓他想到了北宋時期的天青釉汝窯瓷器,那是一種被形容為“雨後天空的顏色”的瓷器色澤。

於是,他根據北京去年 11 月至 12 月份天空的顏色,制作了 56 只釉色各異的瓷瓶,以此記錄北京在八周內的空氣質量變化。

▲ “天青”(sky-blue)

霍奕瑾提到:“天色之所以變得奇怪,是因為空氣中的顆粒物反射了太陽光。”他以宋代天青瓷為載體,以釉色的差異直觀地反映北京天氣的變化,極具實驗性。

100天收集北京霧霾: 灰塵制成板磚

一位來自深圳自稱“堅果兄弟”的小夥,發起“塵埃計劃”,使用工業吸塵器為北京吸霧霾100天,最終將收集的灰塵做成一塊板磚。

▲ “堅果兄弟”正在馬路上吸塵

他在此過程中用的吸塵器是一台功率為1000瓦,流量每小時234立方米,過濾精度0.2微米的工業吸塵器,該電瓶充一次電可用4天時間,粗略相當於62個一天的呼吸量。

▲ “堅果兄弟”在天安門

▲ “堅果兄弟”在央視大廈前

▲ “堅果兄弟”在奧林匹克公園

他將吸塵器收集到的灰塵趕赴唐山一家制磚廠,在經過兩至三天的晾曬後,這塊“濕餅”將被標上記號入窯烤制成磚。他計劃將這塊板磚用於北京建築工地材料,以此行動隱喻塵埃對人類生存境況的影響。

▲ “堅果兄弟”拿著制成的板磚

他提到:“ 我們的城市,成了汽車堵城,成了化工圍城,成了大地工場。我們追求得越多,對資源求得越多,我們制造的塵埃也越多。等地球所有資源有一天耗盡時,我們也都會成為真正的塵埃。”

荷蘭人的淨化塔:霧霾變鑽石

荷蘭設計師丹·羅斯加德2013年曾經作為設計活動的演講者來到北京,他對北京的霧霾天氣感到非常痛心。他在采訪中提到:“我希望現在立刻就能解決這個問題。能改善環境汙染,持續發展綠色新能源。”

▲ 設計師羅斯加德

那時他第一次興起了制造除霾塔的念頭。隨後,羅斯加德召集自己名為Studio Roosegaarde的團隊,在經過長期的研究和嘗試後,設計出了目前世界上最大的“電子真空吸霾器”。

▲ 羅斯加德設計的淨化塔

▲ 正在運行的淨化塔

這座大型空氣淨化塔高6.5米,外觀為白色百葉窗結構,吸入被汙染的空氣後,經過淨化後再將幹淨的空氣排出。每小時能吸收3萬立方米空氣中的灰塵。

▲ 淨化塔收集的灰塵

這個荷蘭人發現,開機4小時後,收集的灰塵當中40%的成分都是碳,於是他突發奇想,將它們壓縮做成黑色“鑽石”,並做成戒指、紐扣等物件。

▲ 灰塵壓縮成的“小鑽石”

制作一顆這麼大的“鑽石”,大概需要淨化1000立方米的空氣。羅斯加德表示:“每當你購買一枚霧霾戒指,你就為這個城市淨化了1000立方米空氣。”

▲ 霧霾戒指

“戒指本身也許並不能解決問題,但它可以成為一種媒介。”將從霧霾中提取的粉塵制作成做成可佩戴的藝術品,能時刻警醒著人們關注環境保護。

在這個別樣“灰暗”的霧時代,

在這個你我都無法避開的霾時代,

藝術家們較著真,

設計師們努著力。

他們,

以藝術為武器,

積極地面對著這場聲勢浩大的霧霾。

因為,

蒼穹之下,

萬物其中,

這是我們共同呼吸的大氣層。

轉自微信公眾號 京扇子J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