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家:這屆美國政府為何交班不順

JGospel 北京時間2017年1月8日消息)在美國這樣一個政治體制相對成熟的國家,交接班工作弄成今年這個樣子卻不多見。

1月3日,美國民主黨議員查爾斯·舒默作為參議院少數黨領袖首次公開演講,抨擊當選總統特朗普不靠譜。同時,《華盛頓郵報》披露,民主黨全國委員會正著手設立一個“作戰室”,專門研究如何對付特朗普,捍衛奧巴馬八年任期積累的政治遺產……

利益有別、政見不同,讓多黨制背景下不同政黨間的執政權輪替過程充滿著各種無奈和不爽。不過在美國這樣一個政治體制相對成熟的國家,交接班工作弄成今年這個樣子卻不多見。

為了政權無縫交接,確保國政順利運作,奧巴馬政府早在去年3月份便開始籌劃交接班問題。按照慣例,總統的顧問們要與各位參選人的助理們提前接觸,坦誠討論交接班中的各種規劃、需求及問題。在外圍,非營利組織“總統過渡中心”也會從法律性的角度全程參與、全力幫忙。任務還是蠻多的,需要重新組閣,需要選拔和替換4000個聯邦政府高層雇員,其中包括100個機構主管,需要重新安排巨額的財政預算,等等。本世紀以來,克林頓和小布什、小布什和奧巴馬之間的權力交接都曾十分順暢,被視為典范。

美國國會1963年通過《總統交接法》,要求聯邦總務管理局為交接過程撥專款,包括交接團隊的訓練等。2010年的修正案甚至明令主要政黨及候選人在競選期間就要協助交接團隊的形成與程序。將交接問題入法而且不斷修正,目的就是為了不推卸責任、不相互歸罪。同時,通過確保權力秩序的穩定,把社會各階層勢力拉回到團結的軌道上來,讓民眾不再沉浸於競選期間的對立情緒中。說到底,以法律程序,樹立新權力的合道德性,引導其合利益性,讓新總統做“全民總統”。

這屆的交接各方面都出了問題。以往的總統候選人,大選投票前幾個月便會把過渡團隊組建好,然後像精密機器一樣運轉,而特朗普,直到知道自己當選後才開始認真做這件事。而且,物色人選的過程中,過去被政治領袖們視為“座上賓”的戰略家和政策分析家們大都靠邊站,政治“旋轉門”更多開向了富商和將軍們,不少人有豐富的商場和戰場經驗,卻缺乏職業官僚和智庫學者特有的那種冷靜、謹慎和謙和,其中不少還在種族主義問題上劣跡斑斑。另外,特朗普的三個子女也打破慣例出現在過渡團隊中,雖然舉賢不避親,但終究免不了留下話柄。特別是媒體揭出其中兩子女違規向外兜售總統見面會門票之後,過渡團隊的資質和能力受到了更多質疑。

把總統權杖交給特朗普,奧巴馬貌似一百個不放心。不過,時間所剩無幾,奧巴馬只能“爭分奪秒”地為特朗普播撒政治荊棘,簽署與特朗普意見相左的法案、發布加強對俄制裁的總統令……當年亞當斯向傑斐遜尷尬交權的那一幕再次上演。有美國媒體甚至稱,特朗普的當選已經讓奧巴馬不得不重新規劃起了自己的退休生活。這位總統臨了又有了鬥志,急著向民主黨人傳授競選經驗,再起東山。那些有氣難出的民主黨精英們,也已經開始探討和謀劃2020年大選了。

在美國,權力的和平過渡被看作“健康的民主制度”的重要標志。但如今,左、右陣營沖突難消,現有選舉制度的缺陷明顯,得多數票者未能當選。同時,“少數票總統”又不知反思、不摒棄偏激觀念、不去主動迎合多數選民、不去主動化解利益沖突,即便權力和平交接了,又能解決什麼問題呢?

□史澤華(北京外國語大學國際關系學院副教授)

來源:新京報